第二十章 各自肚肠(二)(1/1)

万清波站在易方的小院门外,抬手要敲门,想了一下收回手摸出钥匙开门。

易方立在假山之上,抬头看天上的太阳,他丝毫不躲避刺目的阳光,整个人身体周围浮现一圈金色。

“易方,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万清波走入院中,高声道,“你将我们全部人都拖入黑名单,是要决裂的意思吗?”

易方居高临夏看万清波,跃下假山,不紧不慢道,“我已经表达过自己的意见,你又来找我做什么?”

万清波气急,口不择言,“为了一个小孤女,做到这种程度,值得吗?”

易方转身,“你走吧!”

万清波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转到易方正面,直视他的眼睛,“不,除非你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为什么抛弃家人来守着这个孤女?为什么不给任何理由要求放弃三棵树?”

易方皱眉,万清波从包包里摸出一叠资料,肯定道,“三棵树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你知道,但为什么不明说?”

易方接过万清波手中的照片和文字,是一片工程机械开挖出来的废土和山石,土壤中半掩半埋了一些人力修整过的石块以及金属器物,又有一张简易的地形图,里面剖出了三棵树镇外山体内部结构层,一大片中空的区域。

“前几天破土,挖下去就弄出来一些古钱币和器物,有一些带金的被工人哄抢了。现场项目部第一时间控制住了,收回一部分,但现在根本不敢上报政府,只有我们自己找人勘探,看看挖到的到底是一个什么玩意儿。”万清波紧盯易方的脸,“大笔的钱已经投下去,停一天损失的就是一天的钱。要是确定了下面有墓葬群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国家征收了,谁来赔钱?”

易方摇摇头,将资料交换万清波,“你来找我没用,已经晚了。”

“不,你肯定知道。”万清波强道,“这个山体内部,超声波探测出来的结果显示,地下几乎全部都是空的。我带人去看了,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当年和我林清迷路的地方。”

“你要做什么?”

“我不能让公司赔钱。要么,你告诉我哪个方向没有那些玩意,我们去改规划。要么,你告诉我哪里有足够惊骇世人的文明遗迹,我找人合作开发,创造更大的价值。”万清波笃定地笑,“易方,不要拒绝我,我知道,你肯定对立面的东西一清二楚,不然,这十来年,你为什么一年一年往山里面跑?我不清楚你的打算,但是——”

易方拉起万清波的手腕往门外走,将她推出门,转身欲关闭院门。

“易方,这一次,你为什么不将我打晕了,再篡改我的记忆?”万清波高声,“就像你以往坚持不懈做的那样。我们认识了近三十年,你对我们没有恶意,我们对你也充满了关心,你为什么不摊开一切——”

“清波,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易方毫不留情地关上院门。

万清波看着木门,狠狠跺了一下脚,“易方,你别怪我不客气了!”

万清波摸出手机,直接联系保全公司的人,调了一车人,从蜀都下南水。

安排好一切,万清波抬头看天色,又驾车去阳萌的家。

希光痛得在地上打滚,银发沾满草叶和尘土,狼狈不堪,他道,“因为我说了真话就折磨我吗?胆小鬼,为什么不肯认清现实?自欺欺人!”

“希光,放我出去。”阳萌不和希光争辩,沉下心来,仔细感受两人之前的呼应,嘟着脸认真操控。

希光痛过去,瘫在地上看阳萌,圆嘟嘟的脸做出严肃的表情,十分不搭调,笑出声来。

“不许笑——”

“别折腾了,等我伤好了,自然放你出去。”希光坐起身,“虽然我为你奉献了全身的血液,但也担心某些愚蠢的人一出去就翻脸不认账,和易方合起来要我的命。”

希光说的是真话,阳萌完全肯定。

“说好了,身体好了我就走?”阳萌眼珠转了个圈儿,妥协道,“要多长时间?”

“总得有个十天八天的吧?”希光漫天要价。

“不行,最多一两天。我看你现在身体好得很,一点也没要死的样子。”

“心真狠毒。”

阳萌一点也不心疼希光,最多只略微觉得有一点点歉疚,转身看丢在地上的小菜包装还好好的,捡起来去厨房收拾干净,又倒了一杯温水自己喝了。阳萌探头看独坐在地上的希光,倒了一杯水出去。

“喝水吗?”

“谢谢。”希光接了水杯,仰头喝干,修长的颈项连接强悍的胸膛,呈现完美的线条。

“有什么想吃的吗?猪肝补血最好,我打电话叫人送菜?”

希光舔一下唇舌,被阳萌的话勾起食欲,饥火熊熊,灼烧他的理智。

“喂,喝了我那么多的血,你的空间激活了吗?”希光抓一下胃部。

“什么空间,在哪儿?”阳萌不明白道。

“每一个女尊成年都会被激发的空间,你刚才那动静,和成年也差不多少了。你试试看,有没有一块土地,跟随你的身体和意识。”

阳萌默想了一下,脑海中有一些隐隐绰绰的影子,山水画一般,一片赤地,黄沙千里,但她摇头。

希光颓然,“果然是还没激发成功吗?”

“你那么失望做什么呢?”

“我饿啊!”希光舔一下唇,饥渴地看向阳萌。

“你看人的样子好吓人,真有那么饿吗?”阳萌摸出手机,“要不,还是随便吃点吧?”

希光不着声,放弃地躺倒在地上,完全不在乎尘土。

“喂,我给你买牛肉吃好不?那个热量高,比馒头什么的还是好一点吧?”阳萌蹲在希光身边,“或者巧克力糖果之类的,怎么样?”

希光胳膊挡在额头上,睁眼看阳萌。

阳萌手指戳一下希光的肩膀,“要不然,买一点补血的药?”

希光恨恨,视线随着阳萌白生生的手指动,张口含住她食指指尖,用力咬下去,清新香甜的血味儿充满口腔,入口即化为能量流淌进入他的咽喉。希光双眼一亮,抓住她的手腕便欲扩大战果。

“放开我!”阳萌扯回自己的手,呵斥道。

希光又开始胸口痛得全身蜷缩起来。

“你是狗吗?”阳萌心有余悸地跳开,查看伤口,食指指尖一个小小的牙印,有血渗出,“怎么能随便咬人?”

希光忍过一阵儿痛,全身发汗,喘息道,“你弄不死我,就别折腾我行不?”

阳萌看希光脸色苍白,原本粉嫩的唇乌青,易方的话不假,她可以操控他的身体。阳萌用力捏一下食指伤处,有血珠渗出,甜甜的香味儿又浓起来,希光不安地看一下阳萌,低头摆弄身体周围的符阵,妄图隔绝她的气味。

阳萌笑一下,开始觉得好玩了,再不怕希光,主动凑近,将血珠子递到希光面前,“你刚才,在吸我的血吗?”

希光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不由自主随血珠子动起来。

“你很想要吗?”阳萌使坏地将血珠子滴在沙土中,希光一脸可惜,扭开头。

阳萌跟着转过去,“咋不说话了呢?”

希光看一眼阳萌,“你想调|教我?”

“嗯,谁让你不听话。”阳萌干脆盘坐在希光对面,“想和我讲和吗?不好意思对我屈服,所以假装不在乎不在意不让我知道我的血很有用?”阳萌笑嘻嘻,“没用哦!哥哥说过,我会变强的,那我的身体肯定会更有能量。对了,你说前几天我没吃饱的时候随时散发气味捕猎你,你抗拒得很艰难,最后还是破罐子破摔了。那现在,你饿了,肯定对我的血味儿更敏感,没吃够苦头,还要抗拒啊?”

“小人得志。”希光不服输地看着阳萌,“不知道自己是在玩儿火吗?食欲和性|欲从来都是一体,你挑逗我的食欲,我会对你的身体更有兴趣,要继续没有做完的吗?”

“这样和我闹脾气,不好哟?”阳萌占据了心理优势,强忍住那些蚀骨的亲密感带来的羞涩,自觉破下限后脸皮越来越厚,“其实我觉得你把我关在这里,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的。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把我放了,再向我道个歉,咱们两清,以后我不招惹你,你不欺负我。我一高兴,说不定会赐给你一点血哦!”

希光明显不信任,无动于衷。

“哼,不想要就算了。你继续饿着吧!”

阳萌去厨房看了存货,冰箱里只有一些水果蔬菜,米柜里有半桶米,灶台上还有一些油盐酱醋,能坚持几天。她比较关心住的问题,穿过堂屋打开卧室门,门内是一个收拾得非常齐整小世界,清爽的味道,阳萌很满意。

她冲院子里的希光喊,“我征用你的卧室啦!”

希光揉了一下眉头,阳萌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对她的不良企图。

希光仰天看流云,云层之上是一个自由的世界,他伸出手去触摸,阳光从指缝里穿过,影子留在身后,光明是需要付出代价。

阳萌靠在门里,一边吃水果一边看希光保持那个奇怪的姿势,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是和易方较劲,就是和自己较劲儿。

小院的木头门被敲响,有客人来,希光叹一口气,拨开石头符阵站起身,甜腻腻的味道充斥他的鼻腔,他甩一下衣袖,尘土不沾。

门开,万清波双手抱胸在门外徘徊,见了希光,喜出望外,“希光先生,你在家呀。”

希光自然地收拢松垮散乱的衣服,遮掩外露的春光,“有什么事情吗?”

万清波看向他身后,“我来找希光先生谈点事情,不如,进去坐坐。”

“不太方便。”希光拒绝。

阳萌奔出来,硬挤在希光身后,希光将她挡在后,阳萌不服探头,见是万清波,有点失望。

万清波诧异,“萌萌也在这里啊?”

“嗯,我来玩玩。”

万清波看两人都不太热络的表情,道,“这次主要是来找易方,公司和他家里都出了一些事情,但我说服不了他,所以想请你们两位帮个忙。”万清波愁容满面,“三棵树那边的项目出了一点事,工人挖出来一些古物,如果确认是墓葬什么的,整个项目都要停摆,损失惨重。我私下找专家看了一下,专家说出土的小玩意和历史上传统风格的文物差距非常大,如果是零星几件算是偶然,如果数量庞大那就将是震惊世界的新发现。”

阳萌安静看万清波,万清波眼中有烦恼,但更多的是坚定的目标,她说,“如果易方有办法把那些玩意儿弄走,项目不会有事。”

“你和公司都搞不定的事情,为什么要为难易方哥哥?”阳萌声音清脆。

万清波勾唇一笑,“当然是因为,我确定,他搞得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