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三)(1/1)

阳萌只真觉得委屈了,同时又有点怕怕的,她和希光,头回出门就给惹了这么大一件事出来,不论对错,要是坏了旦的计划怎么办?她怕他生气,更怕他觉得她成事不足,于是抱住旦的胳膊就不放手,自然而然就红了眼圈。

旦拍拍阳萌的肩膀,对晨雷道,“刚成年的小家伙,还不懂事得很,见谅了。”

晨雷一脸认同,这晨明星上,哪一家的女尊不是飞扬跋扈任性嚣张的呢?即使是到如今风雨飘摇之时,有什么好东西,也是给她们管够,只要不过于离谱的要求,一一满足。他看着盘坐在地上的默语叹一口气,对旦道,“旦先生,还请阳女将默女放了,咱们坐下来好好说话。”

旦只是微笑,没有直接回答,希光道,“不行,她还没有向尊者道歉。”

阳萌瞥一眼旦,感觉他没有生气的意思,大着胆子道,“是啊,她没有道歉,我不放。”

五长老悲愤道,“大兄,我默家的祭坛,毁了!”

晨雷叹一口气,走上前,躬身触摸缠在默语身上的符文,他双手微微用力向两边扯,不知用了多大的猛力,符文寸寸断裂。默语得了自由,缓缓起身,高傲地仰起下巴,一身草团化为蓝紫色的衣裙,她道,“长老,我热血在沸,祭坛却毁了,这笔账,怎么算?”

旦看晨雷解除了默语的束缚,拉着阳萌上座,又请了万清波坐阳萌身边,“晨雷长老,不如我们去别的厅详谈?”

晨雷看一眼五长老,道,“五弟,你跟我们来,将这些小家伙留这里。”说完,又环视几个无法无法的年轻人,“你们都给我乖乖呆在偏厅里,不准到处溜达,不准吵架,更不准动手。”

默语不忿,晨天抱住她安抚道,“尊者,请你放心。”

阳萌发愁地看三个老家伙出去商量怎么处理他们,忧愁地叹了一口气。

万清波好奇问希光,“怎么回事?一会儿功夫就闹得天翻地覆的!”

希光说不出自己被人抢的话,只哼了一声,阳萌道,“默语要抢他去做祭品咧,真是倒霉。”

“抢他?”万清波和阳萌一样不懂这晨明的规矩,诧异道,“这边,还可以抢人的呢?”

阳萌第一次觉得和万清波有了共同语言,“是啊,一个个野蛮得很,就和没开化的原始社会一样。”

默语讥道,“一个戴着装饰面具的低等祭品,在观礼的人里,自然是可以随意取用。不懂礼节的野蛮人!”

晨天道,“两位尊者,在晨明,观礼的女尊带来的祭品是可以让主人享用的——”

希光面色不好,“荒谬。”

“太荒唐了吧?”万清波道。

“就是,自己愚昧还不讲理。”阳萌看向默语,“即便有这个规矩,我们已经说了不给,那就是真的不能给,你们还要硬抢那就是不讲道理。”

万清波突然笑起来,希光被笑得火冒三丈,“你笑什么呢?”

万清波再三想要忍住笑,可实在忍不住。

希光恨恨地看着万清波,再看向晨天和默语,真是恨不得将这两个让他威名扫地的人碎尸万段。

“其实,我也觉得好搞笑。”阳萌嘟嘴,“我从来也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要和人抢男人。”

晨天道,“如果希光先生不想被误会,最好将面具戴上。”

“戴上做什么?告诉别人来抢我吗?”希光一把从怀中摸出那个面具,单手捏成粉碎,“我倒要试试,还有谁敢来抢我。这劳什子东西,不戴就不戴——”

晨天吃惊地看着希光,仿佛见了鬼一般,默语也是一脸惊诧地看阳萌。

奇怪地,阳萌并不觉得生气,反而怂恿道,“就是,这个面具吧,现在实在没必要戴。”

晨天有点不懂阳萌和希光的画风了,但内心深处明白,眼前这些人,和他们,是泾渭分明不一样的人。

“你和哥哥来灯塔是办什么事情的?”阳萌冷静下来开始关心旦的行踪,“都办好了吗?”

“本来是要申请征召祭品的,但晨雷长老说身份|证办好了,所以顺便拿了证件。”万清波好好说话,“晨雷长老说,没有根基的女尊立足寻找祭品,普通人家的儿子都不会送过来,只有在囚徒里面寻找。”

“那怎么办呢?”

“易方将夕照要了过来。”

“不会吧?干嘛要他?”阳萌不解。

万清波微微一笑,“我也觉得他还可以。”

阳萌皱眉,想了一想,“可是,他好像很崇拜月亮。这一片的人,应该是崇日的——”

“是啊!”万清波没有深入分析的意思,对希光道,“易方的意思是要尽快去立足之地,到时候我把夕照交给你,你帮我调|教调|教。”

“没空。”

“那我让易方给你说。”

“你——”希光被旦吃得死死的,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但年轻人要面子,火气盛。

万清波伸出手摸了一下椅子,道,“室内温度都上升了啊!”再不去立足之地,也许她和阳萌身体的异常,怎么都瞒不住了。

几人斗鸡一般瞪来瞪去,等候了一刻钟以上,旦和五长老分别来领人了走了,显然已经达成了共识。

阳萌乖乖跟在旦的身后,默语也很不甘心。

旦又向晨雷长老要了一辆陆地车,一行人大摇大摆地穿过灯塔外围观的人群,由晨雷长老亲自送行,着实表明了态度。

一场风波,在晨雷长老的协调下消弭,双方均有妥协,可在明眼人眼里,默家吃的亏是清清楚楚的。一行异乡人,生面孔,居然有本事让晨雷长老压着五长老不吵不闹,那么,他们凭借的是什么?

旦的表情看不出来喜怒哀乐,他特意开车从默家的祭坛处路过,全城的灭火车集中过来,高高的水柱喷洒,又有能力者用冰封住整片街区,可火仿佛是从地心冒出来一般,怎么都无法熄灭。沸腾的岩浆只在祭坛原址处翻腾着,火光照亮半条街。

旦将车停在路边,看了一下那片火光,摇下车窗,伸手向外,五指虚空一抓,岩浆由外而内地缩小,最后成一小点,终至熄灭。

阳萌看一眼希光,希光不满地道,“熄了干嘛?得让这望野城的人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默家的祭坛一日不恢复,他们一日就不会忘记你。”旦平淡到,“但你和萌萌留下来的力量痕迹,却要被有心人收集起来,研究得透透彻彻。现在,你连一个长老都没法打过,还是把尾巴夹紧点。”

希光切了一声,但心知他说的是正确的。

一行人回了别墅,旦道,“把行李收拾好,我们去灯塔接了夕照就走。”

“哥哥,怎么那么着急?”阳萌眨眼,摸出晨天给的那把钥匙,“我们用灵石换了一些物资,这是默家人给的仓库钥匙,怎么也要把这个带走。”

阳萌问的问题也是希光和万清波想要问的,三双眼睛同时看着旦。

旦接了钥匙,想了一下,“物资不要了。”

“为什么?!”阳萌着急,“这是我们花钱换的。”

旦叹一口气,对三人道,“我、晨雷长老和五长老达成了协议,默家不道歉,不再提供物资,也不追究祭坛的事了。”

阳萌觉得有点窝囊,“哥哥,是不是我办错事,让你为难了。”

旦展颜一笑,“不,你做得不错。”

“那为什么要妥协?”阳萌不忿道,“明明是那个默语太过分了,还有晨天,一点点小事,就起杀心。”

“你交换条件是什么?”希光不相信狡猾的老家伙抓住这一一个好机会会随便让步。

“我们的立足之地阳里,是萤草一族的祖地,出让祖地需七个长老签字同意才有效。晨雷长老和五长老现在都同意了,也愿意帮我们说服其他五位长老。”旦笑一笑,“而且,你和希光这么闹一场,也足够了。”

希光哼了一下,他就知道,这个老家伙才不会平白吃亏。

“那默语呢?”阳萌不相信她会善罢甘休。

“我会想办法处理她的事,等我们在立足之地阳里安顿下来,五长老会亲自把她送过来调理身体,这也是交换。”旦摸一下阳萌的头,“萌萌很能干,现在,咱们也算顺利和默家搭上线了。”

阳萌半晌才转个弯儿来,旦确实是存心让他们懵懵懂懂闯进去捣乱的,虽然一切发展都是朝着意外的方向狂奔,但旦必然是有自信能处理任何意外。他不惧怕发生任何风波,他只怕一切风平浪静,从望野城走一趟,无功而返。

希光眨了下眼睛,“旦,你在望野也可以为默语调养身体,为什么一定要去阳里?”

旦背手,道,“阳里以北是驻防的前线,各家最强的战士都在防线上。防线之后,阳里首当其冲。我们刚去,立足之地太大,凭我们四个怎么也守不住的。”

“我觉得这主意不错,默语去了,至少默家的战士会尽心协防我们的地方。”万清波想了一下,“那么,至少我们会多几分安全。”

旦点点头,“好了,差不多情况就是这样了,大家快去吧!”

阳萌和万清波上楼,希光看一眼眼别墅外庭院里,只一夜时间而已,原本霜冻的大地化开,一些植被被温暖滋养,已经开始颤颤巍巍探出头来。他冲旦笑一笑,仿佛看穿了旦的担心。

旦见希光不上楼,勾了勾手指,“小家伙,你过来——”

希光上前一步,旦伸手,无形的手掐住希光的脖子,希光想要挣扎,却觉心脏被握在人手心,立即停止不动。

“这就对了。”旦拍拍希光的脸,“小家伙,之前我对你期待真是太高了,没发现你这么欠调|教。”

希光胀红了脸,“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的能力太差了,今天这么一个小状况,你居然无法处理,以致让萌萌动了真血的力量。”旦凌空一掌打过去,希光解开了束缚,身体却被打在墙壁上,一个人形大洞,“你既没有将生命奉献给萌萌的决心,也没有护卫萌萌的能力。”

希光翻身爬起来,旦道,“到了阳里,每天加强特训。没有下一次了——”

希光擦一下嘴角的血,银眼眯起,阳萌的血脉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居然让这个老家伙这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