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阳里(二)(1/1)

阳萌是在光明中醒来,睁开眼睛,身下垫的是粗麻布床单,身上盖的也是粗棉布的被套。简陋的被窝,但阳萌就是觉得舒服和自在,像回到了地球老家那个老房子一般,到处都是她熟悉的味道。阳萌在床上翻滚了几圈,舍不得起来,但身体舒爽的感觉告诉她,她已经睡够了。她哼着不成调的曲子,钻出被窝,拉开随便用一块布做的窗帘,外面一片明媚的奇景,近处是亮的,远处是暗的,地上是明的,天上是黑的,光与暗仿佛没有界线又仿佛随处都是隔阂。

几人分派卧室,阳萌挑了塔楼三层,是一个占据了半层的套间,内里的装饰全无,但从配置齐全的会客室、卧室、书房、更衣室、和卫生间来看,这应是主人房。房内的一应设施全朽败了,各种管线也老化不堪,蛇虫鼠蚁的窝在墙角隐蔽处,阳萌忍住恶心将朽败的杂物全部清出去,用希光给的一个扫尘符打扫干净后,希光借了外面爆裂的光将套间里里外外烘烤干净。阳萌嗅着房间里太阳的香味儿,随意用带过来物资在石板地面上垫了一个窝,这就是她简单的房间了。

这个城堡迫切地需要一切生活所需的物资,食物和干净的水。

阳萌没法儿短时间无中生有变出所需的物资,只能想方设法让居住环境更宜人一些,为此她甚至找了些大石板修平整后搬回房间,拼成简单的书架或者桌面。阳萌快乐的情绪多少有感染到万清波,她也帮忙分摊了许多工作,用粗布缝制被套或者床垫等物。两个女子在地球的时候都不精通这些细活儿,弄出来的东西歪歪扭扭,只能说能用,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阳萌洗漱完毕,趴在窗台上把玩长辫子,室外的空气有点凉凉的,但已经是高于冰点,庭院里的霜冻早化了,地面湿|漉|漉的。夕照换了一身短打衣服平整庭院,这个小家伙力气很大,直接用手和脚将庭院的碎石踩成粉末压紧。阳萌没四处搜寻旦和万清波的身影,无果,有点失落。

庭院后是一整排的辅助用房,希光端着一个小盘子穿过庭院,阳萌高声道,“希光,你在忙什么呢?”

希光抬头看一下阳萌,冲她招手,阳萌起身,一边把头发束好,一边换了外套往外冲。跑过宽敞的走廊,鞋子打在石板上的回声清脆,阳萌拉起裙子冲下楼梯,最后一级的时候跳下去,双手平举做冠军状。

“你在傻乐什么呢?”希光眼下面有浓重的黑眼圈,脸上怎么都掩饰不住的疲惫。

阳萌看他手中端着的面包和水,“这是我们的早饭吗?”

“不是!”希光指指塔楼顶上挂的人,“他们的!”

“我的呢?”

“旦去七叶镇换肉和物资了,等他回来我们就有得吃。”希光打一个哈欠,“我得去给他们送点儿吃的,不能让人死了啊!”

“一起吧!”阳萌对那些驻防的战士也很感兴趣,旦也没有给她安排任务,闲得慌。

塔楼外有一圈旋转向上的石台阶,阳萌跟在希光身后,“你还没休息过呢?”

“事情太多了,忙不过来。”希光首次在阳萌面前没精神的样子,“时间紧,只来得及在周围做了一些警示符。城堡里全部的房间都要清理出来,地下的能源中心也要检修,饮用水和生活用水要净化,通向各个房间的上下水措施和能源系统也要想办法恢复。”

“我能帮什么忙吗?”阳萌顿时对自己的轻松罪恶感起来。

“旦肯定会给你和万清波分派别的任务。”希光道,“我现在觉得旦就是一个拿着鞭子的可恶监工,见不得人休息一分钟。每当我停下来歇一口气的时候,他就说,希光你去做这个,希光你去做那个。”

“真是辛苦你了。”阳萌抬头看一下塔楼顶上的光亮,越往上走照度越大温度也越高,这是久违了的温暖,怀念得想要哭起来,“哥哥点亮的这个光源,肯定很引人注目。”

希光笑一下,跨上一个小小平台,平台十分宽敞,中央一栋瞭望台,墙壁上挂的正是那两位被抓的士兵。此时,两位士兵似乎根本没有感受到被束缚成十字架形状的痛苦,反而满脸惬意地享受温暖的光,他们的眉心没有徽记,显然没有女尊,但脸上的表情舒服得仿佛在度假。希光伸手招了一下,符文松动,两人掉落下来,金属盔甲发出撞击的脆声。

希光看两人横七竖八躺在石板上不想动,将餐盘放在地板上,道,“吃吧!”

两人很不客气地一人抓了一个大面包狼吞虎咽起来,两三口塞完后又去抢那唯一的一杯水,瘦的那一个动作灵活占了先机,狠狠喝了一大半杯子的水才恋恋不舍地将剩下的给了大个子。

“厉害的小家伙,还有得吃吗?”瘦高个回味着面包的香味,拍拍空空的胃,“没有饱。”

大个子一口喝完水,打了个咯,道,“再去拿几个大面包来。”

“没有了。”希光捡起餐盘,勾手又要将两人吊上去。

“等等,等等,让我们活动活动身体。”大个子忙道,“吊了十个小时了,肌肉都僵了,再吊下去,胳膊就要废了。”

瘦高个看看希光眉心的徽记,对他没戴面具的行为也不好奇,道,“我叫晨东,这个大个子叫晨洛,你叫什么名字呢?”

“给你们活动十分钟吧!”希光没有回答,站到阳萌身边,“就在这个平台上走走,不要耍花招。”

晨东看着阳萌,恭敬地行礼,“尊者,请原谅我和晨洛刚才进食的粗鲁无礼,希望没有破坏您的好心情。”

阳萌看这个男子穿着破破烂烂的盔甲,身上的毛皮披风不知道打了几重补丁,脸上挂满各种割痕,只有一双黑眼睛沉静如水,却做出彬彬有礼绅士般的行为,道,“谈不上破坏,我看见你们就挺高兴的。你们是和屏上驻防的士兵吗?”

“是的。”晨洛甩着胳膊,“尊者,我们按例巡夜,撞见了你们的车。这一片距离和屏太紧,兽潮爆发的时候是重灾区,虽然很好玩,但是不安全哦!”

希光目光盯住晨东和晨洛的身体,这两个男人自在极了,完全没有被俘虏的焦急和恐惧,还有心情开玩笑和说笑话。阳光下,一切无所遁形,希光看见两个男子盔甲内白色的包扎纱布以及盔甲表面上一些奇怪的花纹,银眼微眯。

“尊者,这个小家伙是你的祭品吗?”晨洛笑着走近阳萌,“很凶狠的样子!”

希光伸手勾起符文,硬生生将晨洛拖回去,道,“站在那里别乱动。”

“哇哦——”晨洛吹一个小口哨,冲阳萌眨眼,“确实很凶哦,尊者,要不要考虑换一个?”

晨洛是个大个子,面孔极方正,做轻浮的表情实在滑稽。

“换谁?”阳萌笑嘻嘻道,“你吗?”

“和屏上多的是强壮的战士,你要什么样的都挑得出来。”晨洛双手抱胸,上下打量希光,估摸着他可能不招尊者喜欢所以连获得面具的资格都没有,转身将晨东拉出来,“比如这个——”

希光翻眼角抽了抽,这两个男人有一种不对劲的味道,他暗暗将符文的数量增加了一倍,小小的符文在光线中慢慢游移。

晨东敏锐地注意到了阳光里的变化,拨开晨洛的手看一眼希光,伸手指指塔楼上方无法直视的强烈光源,“那是什么?”

“照亮用的啊,实在是很讨厌整天都黑乎乎的环境。”阳萌舒服地感受阳光的温暖,“喂,和屏上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晨洛和晨东交换一个眼神,晨东道,“是偷跑出来玩,没有获得望野灯塔同意的吗?”

“好了,时间到了。”希光不耐烦被套话,“两位先生,放风时间结束了。”

符文爬上两人的身体,强人将人抛上了塔楼的墙壁。

“喂,小子,你使用的是什么力量?”晨洛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在,反而十分好奇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驻防的队伍?是男人,就要去防线外狩猎异兽啊,只要试过一次自由的杀戮,你就会爱上——”

“烦死了!”希光丢了一张符文贴晨洛嘴上,“忙得要疯掉了,没功夫和你们瞎闹。”

晨东看晨洛嘴巴被封起来,笑了一下,“这小子,很有个性啊。”

晨洛呜呜两声,晨东又道,“看来还没人发现我们跑丢了。”

晨洛扭动身体,将尽量多的皮肤露在外面接受阳光的照射,晨东也舒服地发出声音,“唔——,已经多少年没有享受过这么温暖的阳光了啊,感觉全部力量又回来了,真是太让人怀念了。”

阳萌看着希光不太高兴的表情,道,“你怎么了?”

“那两个家伙,有问题。”希光抓了一下银发,烦躁道,“我没看出来是什么问题。”

“我也觉得有点奇怪。”阳萌耸一下肩膀,“感觉在故意逗我们一样。”

希光点点头,站在栏杆边上,“老家伙把光源放出来,太招摇了啊,不知道他又在搞什么。”

阳萌靠在栏杆上,看万清波从房子里走到庭院和夕照说话,夕照还没有正式接受万清波的血脉,但依然恭恭敬敬地站在旁边。阳萌双手托着下巴,“嘿,希光,你看那个夕照,我总觉得他不会是这么乖乖听话的人哎,但居然就这样和我们来这个荒原了。”

“过两天总是会露出小尾巴来的嘛——”希光倒是不担心,“旦和万清波不过就是想用他吊一些发光树的人出来。”

“你说,他为什么要偷掉火种呢?”阳萌不解道,“如果单纯只是崇月,将火种拿出来交给那些发光树就可以了嘛!”

希光呼一口气,“你别想那么多了,老家伙快回来了。”

“真的吗?”阳萌条件反射,有肉吃了。

“嗯,听见车子的声音了。”

“好哎,我出去接他!”阳萌蹦着,长长的绿裙子拖在石阶上,黑发被编程一个大辫子垂在裙子上,好看极了。

“嘿,你也快点下来啊,我们一起。”阳萌跳到台阶下面,回头看希光,白白的皮肤红红的唇,徜徉在日光中,一圈淡淡的金色光圈环绕她的身体。

希光微微一笑,“就来,我的小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