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阳里(三)(1/1)

旦带了满车的物资回来,有肉类和各种主食,甜甜的糖果和高热量的巧克力,成捆的布料,精美的生活用品以及诸多女人使用的小玩意。有了肉便如过节一般,阳萌再也克制不住食欲,唾液分泌如瀑布狂潮,眼睛狼一样发光,身体不由自主地晃起来。阳萌迫不及待地帮忙搬箱子,仗着力气大,连叠了三个,口中还道,“好久没吃烤肉了,我去做这个,你们要不要吃?”

“要!”希光轻轻松松将剩下的十几个箱子叠成两叠,举在头顶,“再配一点汤什么的。”

万清波肯定也是饿的,道,“我见有面粉,帮大家煎几个饼吧!”

夕照举手道,“我能帮忙吗?”

“能啊,帮我切肉串肉吧!”阳萌飞快往城堡后面的辅助用房跑,“哥哥,你买了调味料没有?”

“有的!”旦跳下车,慢慢将袖口挽起来,“你跑慢一点,别摔了。”

阳萌转身退着走,“知道啦!”

夕照对异兽的肉很熟悉,不同种类的肉以及不同部位的肉有不同的食用方法,他主动负担起最脏最累的挑肉和切肉的活儿。

阳萌从箱子里翻出干净的大烤盘,各种调味料并香料一一放好。万清波找了一块废布将厨房上上下下擦干净,因没有干净的水,拿了一个盆便要去城堡前的浊河打水。

“去打水吗?”阳萌忙对搬东西的希光道,“晨明这边的水不好,又苦又涩,还很脏。希光,你有办法用你那个鬼画符,弄点干净水出来吗?”

希光也很受不了一路上喝的涩口的水,将箱子全部堆在厨房墙角后,擦干净手掏出符笔尝试。阳萌三人对希光神奇的力量还是很好奇,将他团团围住,只见无数水蓝色的符文从他的手上飘出来集结在一起,一忽儿闪电雷鸣,一忽儿狂风肆意,将厨房里的东西折腾得乱七八糟。阳萌很不客气地嘲笑希光,万清波也开口道,“别搞乱了,出去打水吧。”

夕照有点被这轻松的氛围迷惑,主动道,“还是我去打水吧,水净化一下,也是一样用。”

希光不服气道,“马上就好了。”

希光话音一落,一蓬水从天而降落在他身上,浇了个透心凉。阳萌再也忍不住,笑得肚子痛。

“呀,成功了啊!快把水放水缸里来。”万清波忙让希光把水引到厨房角落的蓄水缸里。

希光略有得意,又是一串符文,烘干身上的水迹,将一注水流导入水缸中搅拌清洗干净后,放了满满一大缸子水。

“怎么样?厉害吧?”希光用符笔敲打着手心。

“好厉害——”阳萌夸张地夸奖,“我给你烤一块最大最好的肉。”

希光还想趁机再要一点好处,旦在庭院中招呼道,“希光,出来一下。”

希光背对庭院,对阳萌做了一个哭脸并翻一个白眼,无声道,“监工——”

阳萌笑着对他挥手,安慰道,“我再给你做一个大饼——”

希光走出厨房,旦上下打量希光,“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绕着城堡转了一圈,你的防御系统还没完成。”

“时间太紧了,只来得及做了一个预警系统。”

“危险不等人。”旦挑眉,“你耍猴戏找乐子,洋洋自得——”

希光笑嘻嘻道,“你嫉妒啊!”

“去,把防御系统完成了。”旦黑眼睛中又有些翠色显露,“和屏的人快来了。”

希光想了一下,指指塔楼,“楼上那两个家伙,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了?”

“吊了□□个小时,反而比刚被抓到的时候强了许多。”希光皱眉道,“我对你们第七星域的男人了解不多,他们这种表现,在阳光下生长,是植物性的意思吗?”

旦笑了一下,“还不算太笨。”

“还真是这样?”希光大惊。

“只有高等级的战士才能直接吸收阳光中的能量,这两个人,在和屏的地位不低。”旦道,“除了偶尔送点水去,没必要再送食物了,他们不需要。”

希光想了一下,慢慢看向塔楼上的光源,无数星空中恒星的光点在眼前闪过,心中有点骇然,这种特性,是否意味着,凡阳光所在之处,这些战士都不会灭绝?他态度立即很好地点头道,“那我去弄防御系统了。”

还算识时务。

旦小小教训了一下希光,站在厨房外看阳萌三人配合,夕照串好肉后,将箱子里的各种厨房用具搬出来装置好,调试烤箱、炒锅等等;万清波负责准备面饼,阳萌一脸迫不及待的表情和夕照学习怎么使用烤箱和烤盘。

万清波和阳萌几乎没有身为女尊的自觉,许多事情亲力亲为,万清波略能使唤一下夕照,阳萌却是很干脆地撩袖子自己上。夕照还年轻,被这样两个不在乎身份,用传统观念看有点粗鲁不尊贵的女尊吓得不知所措,他因还未正式献祭给万清波,所以动作还带着未成年人的羞涩和不自在,眼睛里也有深深的疑惑和不理解。夕照又因年轻而桀骜,即使面对两位女尊不合时宜的举动被吓得不行,但却也没有出言阻止,隐约间还有些纵容和试探。

旦又揉了一下眉心,再想起希光那张毫无遮挡的脸以及阳萌对他不自知的纵容态度,深深叹了一口气。

阳萌点燃火,将烤盘架上去,肉串一一摆好,不一会儿便嗅到了浓烈的香味。

“好香好香啊,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阳萌陶醉地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什么肉呢?”

“这是野豚的肩肉。”夕照小声应答,“野豚是最常食用的异兽肉,没什么危险性,产肉量也大,每次兽潮出得最多。”

阳萌拿起一根烤好的肉串,看旦一个人站在庭院里,又拿了一把,跳出去将热乎乎的肉递给他,“哥哥,吃肉吧!”

“你吃吧。”

“你吃嘛——,我见你都好多天没吃东西了,肯定饿坏了吧?”阳萌自己咬了一根肉串,“好香,好好吃啊。”

“我需要吃的,是别的东西。”旦看阳萌狼吞虎咽,摸摸她的头。

阳萌抬头对旦笑一下,满足道,“终于吃到肉了,有一点点饱足的感觉了。”听了旦的话,阳萌又道,“哥哥,那你要吃的是什么?”

“更高品级的能量作物和肉,以及,阳光。”以及你的血,旦隐下了最后一句话,柔声道,“你和清波都赶紧吃,吃完了我还有事情要和你们说。”

阳萌立即想起希光对旦的评语,闷声笑了一下,跑回厨房。

万清波的第一锅煎饼出炉,顺手递一个给阳萌,阳萌趁热咬了一口,“清波姐姐,这个也好吃。”

万清波笑一下,又递一个给夕照,“夕照,吃一个饼!”

夕照看着万清波手中香喷喷的煎饼道,“尊者,感谢您的厚赐。”

阳萌圆圆的眼睛看看万清波,再看看夕照,道,“你在船上还劲儿劲儿的呢,现在怎么说话跟缺口气似的?”

夕照没有理睬阳萌的挑衅,将煎饼放在一个单独的餐具中,又去准备更多的肉串。

阳萌一手肉串一手煎饼,对万清波道,“清波姐姐,你发现没,他们这边虽然科技比地球发达,但是阶级意识保留在古时候呢。”

“这不挺好的么,全方位维护女性权益。”万清波小小咬了一口煎饼,“每个社会的结构必然有其相适应的自然环境和文化环境,这种制度也许是经历了千万年的优选才形成的呢?”

“嗯,想想也是,连这个星球都是女尊的身体化出来的,如果活着的时候没点特权,还真容易心里不平衡啊。”阳萌吃完一个饼,摸摸胃,似乎还能再吃一个,于是又从锅里拿了一个,“喂,夕照,你之前为什么要偷火种呢?”

夕照看一眼阳萌,阳萌冲他笑一下,“你那么喜欢月亮,都没有把火种给月亮,肯定是有很特别的原因,是吧?”

“不愿意说吗?”万清波喝了一口清水,“你犯的错不小,但也没怎么被惩罚,我也很好奇这一点。”

“是晨曦在帮你脱罪吗?”阳萌继续问,“把你塞我们这边来,天高皇帝远,灯塔的人抓不到你,发光树那边的人也找不到你,你就安全了。”

“才不是这样的。”夕照忍不住了,反驳道。

“那是怎么样的呢?”万清波步步紧逼。

“就是!”

夕照一双俊秀的眼睛看着万清波,不想说。

“不想说啊?”阳萌有点可怜道,“我怕等你想说的时候没有人要听了哦!”

万清波也吃完一个饼,又吃了一根肉串,饱了。

阳萌将剩下的饼和肉串找了一个保温盒放起来留给希光,然后对夕照道,“你在厨房自己做好的吃吧,我和清波姐姐要和哥哥说话去了。”

旦看一下一脸餍足的阳萌和万清波,道,“跟我走吧!”

旦穿过宽广的庭院,绕着主楼和塔楼,到了城堡后一个缓坡上。

站在坡顶,可观城堡全貌,也可俯瞰附近的地形,缓坡之下是一目千里的如镜冻原,一条浊水从城堡外流过后淌过冻原,出去几千米便结成冰河。浊水旁,希光站在河边不知捣鼓什么,河水不断升腾起数十米的浪头。

阳萌看旦在坡顶站了一会儿,正要开口说话,旦抬手指向不远处的光源,光源便缓缓上升,直至化为一个小小的光点,近处的光变得有点黯淡,但却照得更远。

“哥哥,你在做什么?”

旦笑一笑,“我来告诉你们,何为女系。本来应该有一个盛大的典礼,但条件有限,我也不欲多余的人来碍事,所以,就这样吧!”

两双眼睛顿时全落在旦身上,旦从怀中摸出小小的青铜祭坛,“一个女系传承不灭的象征,要有祖先的土地,要有祖先的神林,要有净化血脉的祭坛,要有传承血脉的女尊,还要有优秀的基因祭品。”他将祭坛托在手中,“这样才不至于被驱赶而流离失所——”

旦将祭坛恭敬地放置在坡顶平地上,手上绿色的光芒闪耀,祭坛显出原貌来,一个庞大无匹的黑色祭坛端端正正挺立,基座深深沉入泥土之中,祭坛边的赤红色遗骨夺人眼目。

“你们两个,一起上来。”旦缓缓踏上祭坛的台阶,“我去和屏采购,因是生面孔,被质询过了。虽然提交了灯塔给予的身份资料,但这立足之地的合法文件未下来。和屏内外,兵事最重,他们有无数借口驱逐我们,所以,趁他们来之前,我们的族系必须要扎根了。”

祭坛地面不知由何种材质制成,隐约有花纹和异香,祭坛中央还是那一颗小小的神木以及神木下方的小神坛。

“过来,用你们的血将神林请出。”旦指向不足半人高的神木,“这是我在地球上,用你们前辈剥离出来的神木种子培育而成的神木,这神木会扎根冻原,只要它的根所达之处方圆千里,你们都能得到它的帮助。”

阳萌和万清波对看一眼,伸出手腕,旦指甲在两人的脉门划了一线,艳红的血滴滴洒洒而出,血液一接触空气居然化为团团白炽的火焰落在神木上。神木树枝在火焰中伸展,火焰浓缩成一点金光挂在枝头,代表阳萌的金色光点比万清波的小了一倍有余,阳萌奇怪地看了一下万清波。

“好了!”旦微微一笑,抬手向上,神木晃晃悠悠上升,脱出祭坛,比枝干更茂盛的根系显在空中。

旦缓缓走向祭坛的边缘,用目光测量方位,缓坡与城堡主楼所对应的方向落下,神木飞快扎向那处,根系入土,整个冻原地壳狠狠抖了一下。他又伸手控制飞高的光源,由东而西行,确认萤草祖地的边界。

晨洛正哼着粗野的调子享受阳光,光上升,温度降低,有点不满,他用力咬开希光封住他唇的符,道,“怎么回事啊?”

晨东抬头,光源飘飘悠悠向上,道,“升上去了。”

“这是要做什么呢?”两人均不明白,疑惑了片刻后,身体无端在空中抖了几下,墙壁上的碎石掉落几块,是大地在颤抖。

晨东道,“看那边,他们居然在立足——”

晨洛扭头,一个朴实的黑色祭坛扎在缓坡之上,祭坛侧面,一株峥嵘的神木深深扎入冻原之中,两叉树枝仿佛获得了根系的力量,快速粗壮成长,两个小小的光点挂在树枝上,摇摇欲坠。

晨东仰起伤痕累累的脸,道,“自永夜以来,一个个女系的祭坛和神林退出北方大陆,败走冻原之南。不知是哪一家逆流而上,居然敢在此时入主我们的祖地!嗯,我们也该回归本位,向这位刚成年的小女尊献上敬意啊——”

晨洛动了一下身体,金色的符文紧紧肋入血肉中,无法挣脱,“这什么玩意啊,你能脱得出来?”

晨东呵呵一笑,身体瞬间枯萎成一段枯木,皮毛盔甲散乱落地。

“疯子,以死回归本位,我才不干这傻帽的事儿——”晨洛咕哝着,依旧享受温暖的阳光。

枯木入土,扎入地底潜行回和屏。

同时和屏上下均见天边一个金色的小小光点,从和屏之东快速地飞向和屏之西,绕祖地边界一圈之后又回到和屏之东,落在了一株神木之上。

“是女系立足啊,有女系回归祖地——”

希光立在浊水边,手上符文喷涌,他抬头看天边划过的光源,“搞这么大阵仗——”

旦指挥天空中的光源确认祖地的边界后,将它挂在神木顶端,转身面向两女,道,“这光源,每一日会按照固定的路线照耀我们的立足之地,从神木起,从神木落。而这一片祖地,从今之后,便是阳里了。”旦看一下万清波,道,“清波,神木分两枝,其中一枝是你的,当你找到你的立足之地,可取它为你稳固大地。”

万清波一笑,“我该说感谢吗?”

旦不在意万清波的不满,从怀中拎出两个布袋,“这是从七叶镇上买来的一些种子,只有二三级的样子,你们最大的任务就是在空间中培育它们——”

阳萌伸手接过一袋子,“做什么?”

“用以养育你们未来的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