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迎客(一)(1/1)

和屏之北永夜无眠,和屏之南昼夜分明,光源在高天之上移动,以日为界,划分阴阳。

和屏之上,宽处逾千米,窄处也有三百余米,每隔千米便有一处箭楼,箭楼之上火网密布,箭楼之下,正对北方的和屏壁上,沾满一层层鲜血和陷阱。寒风夹杂冰雪从北而下,扑到墙壁之上,将血肉冻在墙壁里,一年覆盖一年,最终血色变黑。

一条人影从和屏之北奔来,穿越无数重陷阱后攀上城墙,双足轻轻点了一下,便飞跃千米高空。

人影落在和屏上,立即有侍卫官上前,“你回来了?还好吗?”

“灯塔那边的消息回了吗?”晨东捂住胸口咳出一口淤血,深邃的眼看向正当空的光源以及光源下方恢弘的城堡,三十年之前的繁华已经消散,只余下从七叶镇至城堡损坏大半的石板路遗迹。晨东转身,走向不远处的小楼,那是他的宿舍。

“回了。是晨曦主祭直接回的信。”侍卫官一进房间便为晨东卸掉盔甲,一边道,“晨曦先生讲,阳女和万女立足晨明星系,获得了灯塔的同意,并且已经取得了合法的身份。万里祖地划拨在阳女名下,以后称呼为阳里,所有萤草的女系均可在条件合适的时候搬回阳里居住。另外,晨曦主祭还请求,在兽潮汹涌的时候,如有余力,可助阳里一臂之力。”

晨东揉了一下胸口,身体内还感受得到那黑发男子凶戾的攻击,断掉的七八根肋骨戳得内腑生痛,如果不是最后关头进入了藏在和屏北方一株死亡的萤草神木下的本体,他这威名赫赫的东线武官就要死在战场之外的地方了,“为什么?”

“晨曦主祭没有说原因。”侍卫官关切道,“需要请大和女来为你调理身体吗?”

“不要!”晨东挥手,“我不想看见那个女人。”

侍卫官立即低头,不想听这大逆不道的话。

“阳里的女尊刚成年不久,主事的是一位旦先生,很厉害。”晨东想了一下,“他们带来这光源,还不知好坏,灯塔那边又不尽不实。你下去,挑十个厉害一点的家伙,配龙骑,再去请大和女,我们要去阳里拜访——”

侍卫官道,“你和晨洛长官去七叶镇巡夜的时候,大和女就带人去西线了。”

“去西线?”晨东将盔甲下破碎的里衣扯下,露出伤痕累累的*,肌肉紧紧贴在钢骨之上,硬如磐石,“西线怎么了?”

“说是上一次兽潮,有人在西线看见了蛟龙。和女一直想要驯服一只异兽转为神兽,所以带了全部她的祭品赶过去布置了,誓言要在下一次兽潮将其捕获。”侍卫官不敢看晨东铁青的脸色,又道,“小和女这一段身体还不错,不如请她——”

晨东躬身脱下裤子,腰腹八块肌肉并腹股沟显露无疑,侍卫官忙递上干净的里衣,“二长老巡查防线去了。”

晨东用手将断掉的肋骨接好,纱布重新将身体包裹起来,这才接了衣服,展臂着衣,精干的身体如标枪挺立。

“晨东,听说你回来啦——”小和女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晨东扫一眼侍卫官,侍卫官道,“不是我说的,是小和女每天都派人来盯你的行踪。她对你和晨洛长官哪,可是痴心一片。”

晨东忙抓了一件外袍套上,一边栓腰带一边道,“边去,我对做祭品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房门被推开,一个高个女子进入,身上披着银裘,衬得她皮肤雪白。

“晨东,你真回来啦!”小和女欢快道,“我正准备下七叶镇去找你和晨洛啊,你看见没有,方家老宅子那边居然有人立足了哎。还有,天上那个小太阳,绕着祖地起落——”

“现在,要称呼为阳里了。”晨东推开小和女靠过来的身体,“阳里的旦先生发了请帖,请我们上门拜访。小和女,还要劳烦你出行。”

“没问题,我让晨南去准备东西。”

晨东对侍卫官道,“去准备厚礼,阳里可有两位女尊呢!”

侍卫官告退,小和女立即又靠向晨东,“亲爱的,你还生我气呢?我这次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兽潮来得太汹涌,我力量用尽了,不得不临时找一些祭品补充体力,不然,我就再看不到你了。”

“我没有生气。”晨东又推开小和女,道,“是晨洛在生气,这一次也是陪他下七叶镇喝酒消愁。”

小和女喜笑颜开,“我就知道,你们还是喜欢我的。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贪吃你们训练好的士兵了——”

晨东面色如常,“那你尽快把我这边缺的士兵给补齐。”

“那你来不来?”小和女头靠在晨东肩上,手摸上晨东下腹,吹气如兰,“如果是你的话,产出的兵人肯定更强。”

晨东拉开小和女的手,“那样子,晨洛会更伤心,他会杀了我的。这次他还在阳里逗留,说是阳里的阳光才能修复他内心的伤痕。”

小和女满足了,为难道,“可怎么办啊?你们都这么爱我,我真是寸步难行——”

晨东面无表情走向屋外,晨南揭了面具笑嘻嘻靠在门边,“哟,回来了!”

晨东路过他,低声道,“赶紧把她给我弄走——”

晨南勾住晨东的肩,“死心眼,和屏上女尊凤毛麟角,你早对她投降的话,早就升级了。”

小和女跟随出来,对晨南道,“阿南,晨东要去七叶镇拜访阳里的两位女尊,要求我们一起呢!”

“尊者,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晨南飞了一个眼花给小和女,“我正想去享受享受阳里的阳光,有小崽子昨儿忍不住诱惑跑去晒了一下,就舍不得上来了。”

“嗯,这次去,好好谈,谈得好的话,也许能争取到就近晒太阳的机会。”晨东揉了一下胸口,“我们得去会会,到底是什么女系,居然逆流而上。”

“只是一个立足,就已经让和屏震动了,大家都想要去对这一个女系致敬。”晨南反身牵着小和女的手,“车队和仪仗已经下去了,我们也走吧!”

晨东立在高墙边缘,凛冽的风从城墙底部翻卷而上,雪花沾上他的眉和发。

晨南拥住小和女,走上下城墙的高阶,“晨东,走了!”

晨东眼前浮现旦鬼魅一般的身影,仓促间过了一招,他打中了他的胸,但自己受的伤更重,他不太服气勾起唇角,纵身向前一跃。

“疯子——”

阳萌在祭坛下找了个正对阳光的干燥地方,躺下晒太阳,消解心中的苦闷。希光睡没俩小时,但一沾了阳萌的身体就没完没了了,阳萌刚开荤,也有点收不住,两人胡闹了大半夜。

今儿五人在餐厅汇聚,头一回吃了一次整整齐齐的早餐,有肉有饼有汤,还配了两个小菜。阳萌坐在主位上专心吃饭,不想说话,旦公开了和屏的武官要来拜访的消息,给夕照分派了一些迎接的杂事。万清波果然很主动地接下了迎客的任务,又从空间里掏了一株长道手掌长短的小植株给旦看,旦赞许道,“长得很不错,这是火焰果的种苗,算是一级中比较好的了。”

万清波很兴奋,眼睛都亮起来了,虽然不想要张扬,但还是忍不住和几人分享了一些种植的心得。旦估算了一下万清波空间内植株的成长速度,得出一个结论是差不多只要等待一个月的样子,就可以吃到真正美味又能量丰富的食物了。

阳萌本来想显摆一下自己的岩浆池塘里也有很多种子发芽了,但万清波做了第一个,她再跟随未免失了风格,就算了。

阳萌抓着自己一根长辫子,在手里甩来甩去,太阳晒得她全身暖洋洋的,她翻了个身,撑头看旁边的希光拿着她给的那一根碧色骨节研究。骨节的一半已经被他分成了均等的几份,做成了一些怪模怪样的构件,拼装成一个立体的符文。

阳萌叹一口气,翻身坐起,从怀里摸出在飞船上做了一半的面具,继续剩下的工作。

金丝编制的面具做到一半,阳萌混入一部分绿色的发丝粗细的茎叶,最后的成品样子有点奇怪。

阳萌将面具扣在自己脸上,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起身跑到浊水河边临水自照,水中的人影倒映出来一点美感也无。

阳萌揭开面具,收回自己的茎叶,随手将面具揣在怀里,回祭坛下继续晒太阳。

阳萌昏昏欲睡中,听见轻巧的脚步声以及万清波说话的声音。

“最简单的献祭即可,我只需要确定自己对你的控制力。”万清波的声音很果断,“方法旦已经告诉你了,就不要再推辞。”

“尊者,我并非不愿意,但可否推辞时间——”

“不可。”万清波跨上祭坛,“我不会等到你的同伙来救你,而且,你也该为晨曦考虑考虑。”

夕照利索地跪在祭坛下,“尊者,我是萤草和发光树一族的混血,血脉不纯,以后升级有限。”

“没关系,我可以有很多个祭品。”万清波道,“你不献祭给我,也是别人。这几日相处你也该明白,我和阳萌,比你们本土的女尊好交流多了。所以,你不要得寸进尺,上来!”

夕照身体伏在地面上,明显的抗拒,万清波站在祭坛边,突然伸手甩出一根百仞,将夕照叉了上去。

阳萌听到夕照不甘心挣扎的声音,翻身起来,揉两下眼睛转到祭坛的台阶上,踮起脚尖看,果然见万清波利落地将夕照定在祭坛上,夕照根本无法摆脱祭坛对他的束缚,眼睁睁看着鲜血流满了祭坛。

“呀!”阳萌惊讶一声,“清波姐姐,你自己一个人行礼?”

万清波转头,脸上只有一点点红,她道,“对,这个简单。”

夕照趴在地上,流出来的血被祭坛化为鲜血的镣铐将他锁住,他悲愤咬唇

阳萌不解夕照的抗拒,万清波无意道,“不知道他怕什么呢,旦说只有完全献祭才会要命,我一点也不想要他完全献祭。”

“那这是——”

“在地球的时候找个得力的助手也要把各种合同制约条款签签好,这边没有相应的体制来约束,只有自己想办法了。”万清波走到夕照身边,拍拍他的头,“这个小家伙,其实桀骜得很,我要不把着他的命脉,他指不定哪一天就能把我卖得一干二净。”

“我不会,我愿意发誓——”

“誓言要是有用,整个晨明就该废弃祭坛了。”万清波突然掐住夕照的脖子,将他拖起来,指甲划开夕照颈项大动脉,夕照瞪着万清波,满眼绝望。

万清波和夕照对视一番,眉头皱了又皱,似乎还没法突破心理底线去随意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有片刻的犹豫。夕照抓住了万清波片刻的犹豫,哭道,“尊者,只要再过一个月,等哥哥送默语女尊来阳里的时候,我和他见最后一面——”

万清波突然笑了一下,“都说了不要你命,还咬死了最后一面不放,果然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阳萌估计这其中的缘故恐怕和萤草遗骨相关,也就不插嘴了,眼见万清波咬开食指,挤出一点血液抹上夕照颈项的伤口。夕照满脸的惊恐不做假,身体怕到发抖,满身大汗,待万清波的血液进入他的身体,他更是双手掐住脖子,身体呈现诡异的红色。

一个人垂死挣扎是什么眼神?阳萌和万清波第一次亲见,阳萌被夕照仿佛从身体深处发出的惨叫惊了一下,万清波也有点不适应地退到祭坛边缘。

夕照满身血红的枷锁,颈项处开始有白色的火焰燃烧,冲天而起,熊熊烈焰映红了半边天。

“这是什么情况?”阳萌瞪大双眼,为什么夕照的献祭,连发色和身体都改变了?

“他死不了,我感受得到。”万清波眼中映照出火色,火光渐渐熄灭,一具被强行拉长的男体倒在黑色的祭坛中,金色的发尤其显然,而满地的鲜血不知所踪。

夕照激烈地喘息,身体承受不住这强烈的变化,无力起身。

阳萌待要说话,感觉身后有风声,她忙闪身,却是一个俊秀的白袍男子被抛上祭坛。

万清波随手一鞭子将白袍男子抽下祭坛,转身厉呵斥,“谁!”

雄伟的骑兵从浊水上踏水而出,骏马统一白色,在阳光里闪耀光华,鬃毛飘飞,额顶一对龙角飞翘。龙马神俊,马蹄飞扬,一展女系的徽旗飞出,一匹高逾三米的龙马奔在前方,有女子高声道,“阳里女尊行礼,我和屏和氏观礼,岂有不献上祭品的道理?”

阳萌低头看被万清波抽飞的男子,男子早翻身站在祭坛下,刚硬的脸上满是激动和憧憬。

“希光——”阳萌高声呼唤,“有人要闯祭坛了!”

阳萌的声音被风传得很远,远远地,一竖竖金色的结界从地底爆起,自称和氏的女子及女子身后的龙马速度太快,不及躲避,撞上结界后,龙马嘶鸣,将浊水河搅出惊天浪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