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兽潮(三)(1/1)

晨南全权负责后勤的分配和运送,将城墙下一大片堆放物资的仓库指给阳萌和万清波看后,交给她们各自一份需要携带物资的清单后,站在两列阵前训话。

阳萌接了单子,两眼抹黑,一个字也不认识,她伸了一下舌头,“希光,你认字不?”

希光探头看了一下,摇头。

万清波弹了下清单,“夕照,交给你处理。”

夕照接了两人的单子,走向库房,和库管交接后将阳萌和万清波接了进去。库管早将物资分成了两份,夕照一一检查确认无误后对万清波道,“尊者,你负责这一边从一至一千号的箱子。”

万清波估了一□□积,勉为其难收了进去。

阳萌看分派给自己的上千个箱子,她的空间里全是岩浆,这木制的箱子一进去,就该飞灰湮灭了。她试着找一块岩石地,绕着空间检查了一大圈,一无所获,又被几人盯住,心里一着急,只道怕是要将空间内的火全都给灭了才好。她神思一想到此处,空间中一片翻腾的岩浆果然逐渐冷却下来,渐渐凝成一片黑色的火山岩。阳萌大喜,扬手一招,一个个箱子一溜烟进去了。

“你的空间有多大?”万清波走向阳萌,“我这边装起来还有点勉强。”

“挺大的呀!”阳萌一边和万清波说话,一边控制神思打开一个箱子看,却是满满一箱子的干粮,她又开了一个,却是一箱子的药品,她道,“你的空间不够吗?”

“嗯,还压了我几颗长成的树苗。”万清波询问道,“旦说让我不要随意将活人或者异兽收入空间,除非决定和他们分享自己的土地。”

阳萌略有点嫉妒,哥哥可没和她说这些事情。

“异兽那么强大,咱们这一次想必也不轻松——”万清波想了一下,“咱们有没有自己传信的方式?”

阳萌懵懂地摇头,“找找,看这边的物资里有没有通讯器什么的!”

万清波对夕照道,“夕照,你去询问一下,北方有没有通讯的网络!”

夕照恭敬同意了,又跑向库管咨询。阳萌看夕照满头的金发,疑惑道,“清波姐,你还真敢用他?”

“他的命现在在我手上,为什么不敢?”万清波看一眼希光,将阳萌拉到一边,小声道,“我给你说个事情,你自己留心。”

“什么?”

“我的观念里,打仗,拼的是后勤。”万清波道,“星空中或许有些变化,但物资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也许是我多想,也许是我小人,但是,一个合格的领导是绝对不会将最重要的步骤放在不熟悉的人身上。”

“你是说小和女在算计我们?”阳萌声音压更低。

“我怀疑她在利用我们做诱饵,吸引那些异兽的注意力。”万清波指了指阳萌眉心一点的日晕,“她说过,那些异兽是冲着我们来的。”

阳萌怔了一下,有些恍然,在小和女提议合作之初,她本能地认为是出于善意并且好玩,于是同意了。

万清波叹一口气,拍了一下阳萌的肩膀,“易方把你保护得很好,你对谁都是从好处去想。不过,作为一个曾经的企业管理人,我不论对错道德好坏,而是事实有多重可能性,每一重我们都得做一些相应的准备。”

“可是哥哥同意了!”阳萌有点怀疑。

“他呀!我现在是更看不透他了。”万清波看夕照从库管手中又领了几套小装备,道,“也许,他不愿束缚你的本性,是自信你捅出什么篓子他都能解决。但是,我从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每一个人,这个事情,我们能够主导一部分是最好的。”

“清波姐,你想怎么做?”阳萌全部的固执只用在易方身上了,对别人的合理建议,很听得进去。

“对我来说,萤草也好,发光树也罢,我没有立场,谁能让我活得更好,我都会合作。”万清波看着夕照对阳萌道,“那个夕照有点傻,明显是中二期少年被人怂恿和忽悠的,我准备通过他和发光树那边的人接上头。”

“然后呢?”

“见机行事了!”万清波耸肩,“我不会把宝押在一方。”

“嗯,好吧!”阳萌眼睛转了一下,“可是,清波姐姐怎么会突然和我商量这些事情?”

万清波笑一笑,“从现实出发,我们目前阶段是利益共同体。我们约定一个暗语,当我对你说某个词的时候,代表很危险了,必须要撤退并且回去。”

“好!什么暗语?”

“就太阳吧!”

阳萌和万清波有第一次善意的合作,获取了大量的物资和两套简单的通讯设备。向晨南报道后,晨南将她们各自安排进入一支队伍,阳萌所在的后勤支队着白银甲,佩长矛,战士们身上还挂了许多她不太看得懂的装备。万清波所在的后勤支队着黑甲,配重剑和腿部的一对助跑的奇怪机械。

阳萌唯一能确认的是,当晨南向战士们介绍她的时候,人群爆发出强烈的喜悦立刻让也被感染了。

白银甲的战士走西方,黑甲战士更深入北方。

两队战士分开的时候,万清波远远向阳萌挥手,又指了指她的眉心,阳萌向她回了一个ok的姿势。

“怎么突然和她这么好了?”希光将一些简单的护具穿戴好,不明白道。

“我觉得吧——”阳萌拖长了声音,“要是万清波不和我抢哥哥的话,我和她暂时做做互利互惠的合作伙伴什么的,应该是不错的。”

“小恩小惠,就把你收买了?”希光笑着看晨南向战士分派任务,“以你的心眼,你是算不过她的。”

“这个当然,但是我为什么要算过她呢?”阳萌笑嘻嘻道,“我觉得,我比她厉害多了。”

希光伸手拉一下阳萌的长发,阳萌吃痛,瞪着希光,希光指指那些战士,阳萌看过去。

蓝紫色的光芒下,大地一片模糊,除了远距离有一些黑影之外,什么也看不清楚,但那些战士却一个个跃向空中十余米高,仿佛站在什么东西上,全速凌空前进,不足十分钟,百余名前往西方的战士全部散光了。

“咦——”阳萌走近了想要看得更清楚,血气充盈双眼,果见那些战士脚下是一根不足大拇指粗细不知由何种材质制成的绳索。阳萌吃惊,看向晨南,道,“晨南先生,咱们一路上,都是这样行军?”

晨南点头,指向前方隐约燃烧的神木和神木旁边的高塔,“整个北方大陆,依托我们的神木为点修建了一个个防卫用的高塔,高塔上装备了各种武器和设施,高塔和高塔之间利用钢索相连,战士们便是利用这些钢索前进。”

“为什么?”阳萌不理解道,“这样会很慢。”

“为了安全!”晨南道,“许多小型异兽会从地底钻出来突然攻击。对我们而言,高空是异兽的地盘,地下没有神木的根守卫的土地也不属于我们,只有这些钢索笼罩的空间才是我们的活动区域。”

阳萌看看脚下,晨南道,“三十年里,这和屏下的每一寸泥土几乎都被战士们的鲜血染尽了,这也是我们所能够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

“好吧,我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来熟悉熟悉。”阳萌仰头看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的钢索,她不担心自己的力量,但是技巧是个大问题。

“和屏下还算安全,我先走,在第一个高塔处等你。”晨南毫不犹豫跃上钢索,转眼便消失了。

“我去试试!”希光飞身跃上去,双足立定,一步步向前迈,开始是普通的步行速度,很快便调整了身体的中心如履平地飞奔,他试了几百米后返回,“很容易的,你也上来试试吧!”

阳萌跳上钢索,重心不稳,身体晃了几下,希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带着她慢慢一步步向前走。阳萌没有时间对自己进行特训,身体的成长很迅速,但综合协调的能力却逐渐下降,此时身体悬空,才开始慢慢学会使用肌肉和腰的力量。

“就这样,把重心放低一点。”希光脚尖在钢索上踮了踮,“这钢索的材料很特别啊,这么多人同时行进,居然没有晃动。”

阳萌逐渐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慢慢放开希光的手,“你走前面,慢一点就可以了。”

希光放开阳萌的手,阳萌一步步踏上去,笑道,“哈,我现在也可以说是一名优秀的走钢丝杂技运动员了!”

希光坏心地在钢索上跳一下,钢索有微微的动弹,但传不出去一米远便消失了。阳萌身体依然被影响,动了两下,短促地尖叫一声,“坏家伙,你在做什么?”

“调|教你的身体能力啊!”希光又高高跳起,看远处的火焰,“还有好几千米才到高塔,你这样慢吞吞走一晚上也到不了,得加快速度,看我的。”希光将脚底绷紧,摸出符笔架在钢索上,踩上去,形成一个小小的滑行支撑点,身体如风一般溜出去,眨眼功夫便是百余米远,“阳萌,要这样走——”

阳萌想了一下,脚底化出一块光滑的盾面死死扣住钢索,双足平稳地踩在盾面上,重心果然安稳了,微微用力,盾面便快速滑动起来。她放缓呼吸,控制全身肌肉,胆战心惊道,“好像可以了啊!”

“行,那我再快一点了!”希光转身,双眼放在阳萌身上,背对前进的方向。

只片刻功夫,阳萌便适应了身体肌肉的紧绷程度和发力的方向,自然而然放松了身体,感受在风中前进的快意,也才开始有功夫观察周围起来。不远处,向北方的钢索上,一个个战士的身影滑过,如一片片飞花,其中也有万清波被夕照拉着前进的样子,她笑嘻嘻道,“这样,真好玩啊!”

“是吗?”希光伸手,“你快一点,我拉住你啊!”

阳萌向希光的方向伸出手,两手正要交握,却听得风中一声锐利的声响,两人同时转头,只见北方的钢索下,一只锐利的尖角从泥土中翻出来,扎入了钢索上一位战士的大腿。

“两位女尊,快走!”对面的钢索上传来士兵的催促。

阳萌还没回过神来,浓烈的血腥味被风吹散,一点温热的血落在她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