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深渊(九)(1/1)

“下面是什么情况?”希光不在意阳萌的冷脸,“晨东居然完全变成木植的模样,暂时无法恢复,我让穷奇把他送上去。”

“一个叫晨的女尊。”阳萌本不欲和他交谈,但刚才晨东胡言乱语什么喜欢,让她心里及其介意,如果真不和希光说话,仿佛被晨东说中心事心虚一般,于是还是开口了,“据她说这晨明是她身躯所化。”又想起自己对他沉沉的恨意,巴不得马上与他解除誓约杀之而后快,又道,“我的神木枝呢?”

希光从怀中捧出金色的枝条递给阳萌,阳萌伸手要拿,希光却向后退。阳萌缩手,恨恨看他。

希光银色的双目晶亮,其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专注看阳萌的时候,十分温柔,他道,“你真想杀了我?”

阳萌挑眉,不说话。

“还没弄清楚我能控制你到哪个程度?”希光笑得更温柔了。

阳萌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希光实在贱|人!

“我可以给你指点一条路,你要不要听?”希光把玩金色的枝条,等待阳萌同意。

阳萌瞥他一眼,心念转动,数百枝蔓爆起将希光卷成一团,伸手去夺那建木枝。希光在自己被捆死之间,将金枝复又放回衣内,笑吟吟看着阳萌,似乎笃定她不会再接触他的身体。阳萌恼恨,一把撕开他的上衣,露出其精巧的锁骨,金枝飘落,她一把纳入空间中。

希光似有点遗憾,“我有个办法,能杀死吠,你要不要听?”

“没用的。”阳萌道,“除非你能把地下的晨给杀了。”

希光歪头,“他们是一体的?”

“我怀疑是。”阳萌道,“她的身躯早已物化成为这晨明星,按旦传授的知识,这星球便是她的身躯,她是不可能脱离这些土地自由活动。但是在下面的洞窟里,她说她的祭品全部都不见了,她要恢复人性去找他们。人形的身体已经十之八|九,唯她所说的根还被星核束缚,无法脱离,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她就能将自己连根拔起。”

“她在收集能量?”

阳萌点头,“这星系中什么东西能量最多?”

希光道,“强大的战士、女尊以及——太阳!”

阳萌点头,“所以了,吠和这些异兽肯定是她弄出来收集能量的。”

希光笑,“她吃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子孙后代以及太阳,就是想离开这里去找祭品?”

“听她的意思,一直在等汤谷的人来!”阳萌心念几转,看在深坑上召集百兽徘徊的吠,“你知道汤谷在哪里吗?”

“汤谷?”希光摇头。

“希光——”阳萌深吸一口气,血往头上涌。

“在!”希光回应阳萌的召唤。

阳萌看着他,一个念头在脑子里盘旋,一个恶念喷薄而出。

希光伸手欲抚摸她的脸颊,被藤鞭打开。

阳萌吞下原本要说的话,转身,“你能不能结阵将吠阻在这之外?”

“你刚才想对我说什么?”

“晨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迷糊,一边想要走一边却想将晨明完整保留下来。清醒的时候让我用火去烧她本体上被污染的阴气,迷糊的时候却要想吃了我补充能量。”阳萌道,“我要试试将她主根烧干净,看看会发生什么。”

“那你给我点东西。”希光知道阳萌刚才要说的不是这个,但现在不是理论的时候,只道,“太阳之火太过霸道,普通的材料根本无法承受。我要你一些枝蔓来存放太阳之火,以之来结阵,这样才不至于浪费。”希光看一下周围四处飘洒的光芒和火焰,一脸不赞同的表情。

阳萌点头,断了一截绿色的枝条给他。

希光立刻拿了枝条,坐在泥地上制作符笔,随手还收集了一些太阳余火。

阳萌注视希光的动作,看他的表情似乎很轻松,少了许多往日的戾气和急迫,甚至连眼睛都温柔了许多。阳萌皱眉,这家伙怎么回事?

感受到阳萌的视线,希光抬头冲她笑一笑,前所未有的温柔。阳萌身体打了个寒战,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金色的结界以希光为中心升起,将整个深坑保护其中,一层薄薄的太阳火光在结界上燃烧,偶然有石块掉落其上便被烧成粉碎,可见其威力比以往制作的符阵都要强。吠却根本不在意这结界,将集结的异兽一群群驱赶下来,咬着它们扑到结界上去,兽血和黑气的阴气覆盖在结界上,火焰熊熊燃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消磨掉。吠又将四肢挂在深坑壁上,想要撕裂大地直入坑底。

阳萌的心悬挂起来,坐在希光身后不远处,开始召唤阳里的建木母树,之前在神林中得到了母树的帮助,她希望能够再次召唤它,以摸清晨的本体在地底的分布范围。

土壤的最深处确是让人难以忍受的冰寒,距离又太过遥远,阳萌只得到一些微弱的信号反应,下了简单的命令,请母树的根向此处生长,如果遭遇阴气和污秽便报告具体位置。这一番来往,对阳萌的精神损耗巨大,身后一直燃烧的火焰也开始微弱起来。

希光关切道,“你怎么了?”

阳萌不答话,只在脑海中将母树传给自己的一个个阴气郁结的地下节点记起来,同时开始尝试让自己的枝蔓往土壤里钻。

希光看阳萌的藤蔓一点点钻入地下,“这样钻要到何年何月?”

“晨的根在更下面的地方,我钻过去,把火送去。”

希光二话不说,提起拳头冲地下就是一拳,打出一个深坑来。

阳萌无语,“真是粗暴。”

希光往下跳,“那样太慢了,你给我指点方向。”

阳萌跟着跳下去,希光随手在身后又布置了一层符阵保护。阳萌核对着自己母树传递过来的消息,指向更深处,希光又是一拳。

一人开路一人指点方向,越来越往下走,逐渐开始看见一些比人还粗壮的黑色根状物,散发着又香又腥的味道。

希光封闭五感,阳萌道,“怎么了?”

希光面色发红,“这味道会让人□□涌|动。”

阳萌看一眼他下身,嫌弃道,“毫无自制。”

“你的血脉在作怪。”希光凑近黑色的树根,张开眉心的第三只眼睛,一束小小的火光打在树根上刻出一个符文来。

树根吃痛,树皮扭动。

“别乱动,这些树根会跑掉的。”阳萌警告。

“不会,我现在不发动符文,她最多感觉被石头磕了一下。”

冻土的下方土壤该越来越坚硬,但阳萌却感觉脚下的泥土开始变软,如果不是用树枝隔了一层,她的身体变要陷入淤泥中了。同时,坑洞中有流水的声音,腥香的味道也更加刺鼻,时而有庞大的骨骼化石拦路。

阳萌捡起一个拳头大小的骨节,“这是指骨?”

“已经石化了!”

“是里面的能量被抽干了!”阳萌随手放入一个密封盒里塞入空间,“拿回去让长老们看看。”

大地晃了一下,土块掉落,阳萌被溅了一身泥点。

“吠追过来了!”

“看来我们做对了,它着急了啊!”

希光连续打出几拳,又是一道深深的坑洞,但在坑洞里却远远传来一点回音。

阳萌惊喜道,“到底了?”

“快走!”希光拉起阳萌的走,飞快在坑洞里下降,这洞越往下越深,逐渐能看见一根纯黑色的石柱状物体深深扎入地底。石柱通体黑色,偶尔闪过一圈萤黄色的光芒。

“就是它了!”阳萌欣喜道,“这也太大了太黑太冷了,哪里来的这么多污垢?”

希光半晌落地,两人在这石柱下方异常渺小,待要评价几句,却又是一阵地动山摇。

“来不及了啊!”阳萌笑,“那我就只管开始烧了!”

希光扬手打出一串符文,爬在石柱表面,缠绕着上升,而后爆开,一个巨大的护罩将两人和石柱下|部环在其中。

阳萌放出自己的金色建木,干脆地将之放置在石柱下方,金色火焰落在黑色石柱上,一点即着,这空旷的坑洞立刻成了火场。

一个尖利的女声由远及近,一圈圈黑色的阴气在石柱中翻腾,一张苍白的女性面孔浮出来,她恼怒地发出一连串声音,洞顶被撕开一条裂缝,吠从此钻下来,虎视眈眈看着阳萌。

“来了!”阳萌兴奋道,“你只要去挡住吠,晨拿我没办法的。”

晨恨极了,想要调动其余树根,奈何身躯庞大繁重,不是一时间能达成的,只眼睁睁看自己的主根被焚烧着,发出温暖芳香的味道。片刻后,晨仿佛想通了一般,“去找灯塔的人,让他们来救我!”

阳萌怔了一下,希光马上飞身上前,甩出一圈符文罩住吠,双手去抓吠的后肢。

“前辈,你已经很多年无法召唤祭品了,灯塔的人也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已经不是晨明的尊者了!”阳萌打击道,“谁来也没有用!”

晨不听阳萌所说,焦急看黑气一点点减少,只催促吠,吠耐不得希光缠斗,干脆仰头向上,张开巨口,将上方无数泥石吞噬,显出一个庞大的坑洞来,无数蛛网一般密布的树根立在虚空中。

没有泥土的遮盖,阳萌的神光外泄,火焰也瞬间从黑色石柱上一路蔓延,点燃全部树根,树根中央盘踞的一点萤黄色光芒在太阳的光辉下,越加明亮起来,那光居然映照了半边黑色天幕。

阳萌看自己的光和萤黄色的光映照,知自己的光芒驱逐污秽后,晨的情况在好转,彻底放下心来。

吠那一口吞了半个深渊,身形暴涨,遮天蔽日,它一爪踢开希光又朝和屏的方向张口,那个方向,无数残存的神木奄奄一息,这一口下去,晨明的天便塌下去一半。

希光跃到吠身前,第三只眼的神光下,他清清楚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光芒下挥洒自如,以往无法使用的力量一一解封,他甚至看见了吠庞大的身躯里一个隐约的黑色漩涡。希光眨眼,甩出一张符网束缚吠的巨口,只身降落在吠后半身,双手成拳狠狠扎入吠的身体,吠坚硬的皮裂开,黑血四溅。

阳萌心中一喜,希光居然能伤到吠,看来她的血脉和神木果然很有用!

晨见状,开始召唤其余异兽,无数飞禽走兽从深渊四面八方赶来护卫主人,犹如飞蛾一般扑向坑底的金色护罩。

阳萌对晨道,“前辈,我把你烧干净,你就好了,别着急。”

一层一层的树根落到黑色石柱周围,将结界缠起来,用力,想要将之挤碎。

“前辈别白费劲了,你现在根本伤不到我了啊!”

晨不管,石柱内的黑气翻腾得越发厉害,最后如怒涛一般从树根中喷涌而出,直上天际,结云成雨,瓢泼一般降落,肆意挥洒,将整个北方大陆污染完全,无数原本燃烧着蓝紫色火焰的萤草母树因此而熄灭。

“你逼我的。”晨怒极而冷静,“我要收回以往所有的馈赠!”

阳萌抬头,只见那些黑气夹裹着无数奄奄一息的萤草母树,隐约有细细的哀鸣,在黑气中化为飞灰,黑气又粗壮了几分。

“你又把她们都吃了?”阳萌难以置信。

晨发出冷笑,面庞隐入黑色石柱内,“你逼我至此,那我们来试试,到底是你这颗没长成的小建木厉害,还是——”

“阳女——”

一声高呼从天而降,几个人影落在阳萌身边的结界外,小和女笑吟吟道,“好大的阵仗啊,你这是准备要掀了咱们晨明?”

小和女身边是晨南等几个祭品,又有晨雷长老,晨雷长老老态龙钟,满面疑虑。

“来得正好。”阳萌大声,见几人被结界阻拦无法进入,弹出一根藤鞭将他们扫进去,“正好让你们来看看老祖宗,她老人家说要收了整个晨明星,去星际浪荡——”

小和女仰头看巨大的石柱,“这是什么玩意?”

晨雷面皮抖动,连胡子都跟着颤,“这是——,这是——”

“这就是吞了你们太阳的祸首了,连吠都不过是她养的一个小宠物罢了!”阳萌正色,“晨雷长老——”

晨的脸又从石柱中|出现,她默默看着晨雷,突然道,“是你啊,晨雷——”

晨雷惊疑不定,面色变了又变。

小和女走到阳萌身边,“就是她把我们晨明搞成这样的?真是厉害啊!”

“嗯!”

“不过你也很厉害啊。”小和女纯粹赞叹,看着石柱下方的夺目神光,“你那是什么神木,居然如此厉害。老远就让我们感觉到汹涌的能量,不由自主就跟过来了。”

阳萌正要详细陈述,却见晨雷毫不犹豫下跪,眉头紧紧皱起来。

“长老,你腿吓软了呢?”小和女玩笑道。

“放肆!”晨雷呵斥道,“还不过来拜见老祖宗!”

阳萌觉得有点糟糕,收了笑脸看晨雷硬将小和女按下去,又看他俯地恭敬地向晨回话。她飞身出结界,见希光和吠在半空中打得热闹,一蓬蓬黑血飞洒,高声道,“希光——”

希光撒出一片符网,退至阳萌身边,吠一时间无法挣脱,也退到石柱上方,哀叫着□□身上的伤痕。

“怎么了?”希光擦掉脸上的黑血。

阳萌向下方示意,“晨雷长老和小和女来了。”

希光挑着眉毛看晨雷的表现,“他在做什么?”

“拜见老祖宗!”阳萌呵呵冷笑,“我们剿异兽,剿出祸来了。”

果然,晨无声接受拜祭后,对晨雷道,“我需要能量,把晨明最强的人都献祭给我。”

小和女仰头,又被晨雷硬生生给按了下去。

“是!”晨雷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晨满意了,转向阳萌,“把那株小建木驱出晨明,凡我的土地,不允许她踏入半步。”

晨雷半起身,坚定道,“是!”

小和女不安,晨雷按住她头的手却如铁钳一般,使她动弹不得。/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