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对抗(二)(1/1)

万清波力竭昏迷,夕照将她抱得很紧。小和女的祭品带着小和女的信物和消息找到了母树下休息的夕照,夕照得知是阳萌的召唤,立刻带着万清波起身前行。

阳萌看到夕照怀中的万清波,关切道,“清波姐姐怎么了?”

“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会儿。”夕照小心翼翼抱着万清波,环视周围糟糕的环境,“阳女找尊者,是什么紧急的事情吗?”

“是的。”阳萌觉得事情紧急,万清波脑子一向清楚,搞合纵连横比她强。

小和女还呆在一边和自己的祭品说笑,阳萌心里划分出了你我,示意希光和夕照跟在自己的身后,走到距离较远的一块山石后面,又让希光起了几个静音的结界。

“接下来的事情,我希望大家都坦诚。”阳萌第一句话是看着夕照和希光说的。

祭品永远不能对尊者说谎,希光不需要过多表白自己,夕照便知道这事和自己相关了,于是点头。

“你能联络到发光树的人吗?”阳萌直言不讳。

夕照摇头,“我不能直接联系到他们。”

“那你是怎么被怂恿着去偷了火种的?是谁怂恿你的,心里没数吗?”阳萌好奇。

“我哥哥有一个好朋友,是和屏上武官,他和我一样。”

“晨洛?”阳萌立刻吐出他的名字。

夕照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我一直认为用火种点燃太阳不是彻底的办法,哥哥的牺牲不过是白费。晨洛很赞同我的想法,说没有火种的话,点燃太阳的计划就实现不了。”

“他侧面引导,你就真去干了?”

“我也不是很信任他。”夕照道,“他给了我一段信木,说是在兽潮的时候偶然得到的,让我有事情点燃信木召唤他即可。信木是发光树之间用来传递消息使用的,他是和屏的战士,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所以得到火种后,我没联系他。”

“信木还在?”希光问道。

“在的。”夕照不确定道,“你们要用?”

阳萌点头,“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和清波姐姐自愿做诱饵来帮灯塔的人吸引百兽,出人出力就不说了,结果挖出来那么一个玩意儿。我们刚立足晨明,根基不深,晨雷长老要牺牲我们,将我和清波姐姐献祭给那个晨也简单得很。正面硬干是最差的办法,你觉得呢?”

“所以你想引发光树的人来,任他们自己是撕扯?”阳萌的想法很好猜。

“是,这个办法很简单,但我觉得会有效。小和女那边我不是很相信,清波姐姐和我立场一致,现在就看你了。”

夕照低头看沉睡不醒的万清波,这个女人现实功利,但该信任他的时候毫不含糊。

“把晨洛召唤来后,你要做什么?”

“让他去给月亮们传信,让月亮们来好好问问,他们的老祖宗明,去哪里了。”

夕照想了一下,摇头道,“这个说法不妥当。这些年来发光树和萤草互相针锋相对,说起来是意识形态层面的不对盘,但落实到最初,却是发光树的始祖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就已经确定物化了。发光树们无论如何献祭,都得不到始祖的回应,没有始祖的回应,他们的轮回便是不完整的,所以逐渐的,他们也就更相信自己而非轮回。萤草这边,断断续续一直到一百年前,都能得到回应,虽然不明确,但轮回和知识的传承一直都很顺利,所以萤草对轮回深信不疑。究其原因,其实是两位始祖的能力从一开始就有很大的区别。”

“如果晨雷要用整个晨明给晨献祭呢?晨明的命运,可不是萤草一族能自行决定的。”

夕照终于点头了,想要找个地方将万清波放下来,哪里料到她就张开了眼睛。

夕照脸红了一下,万清波道,“放我下来吧!”

万清波站起身,挽住夕照待身体的僵麻感过去,“阳萌,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你的意思是,那个叫做晨的老祖宗,让晨雷把我和你献祭给她。”

“对!”阳萌看着万清波,“因为她要在保住晨明的情况下离开晨明去找她的祭品,所以需要很多能量来重塑身体。吞噬了太阳显然还不足,她又看上了整个晨明最强大的战士。但我确定,即使献祭了那些战士,她还是不够的,而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她肯看得上我们的血脉。”

“这就麻烦了!”万清波沉吟了一下,“旦真是挖了好大一个坑给我们跳。”

“他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就等看我们如何挣扎吧!”希光说了一句大实话。

阳萌没有如以往那样出生支援旦,万清波奇怪地看了她几眼。

“我同意联络发光树那边,夕照,你快去吧!”万清波吩咐夕照,夕照匆匆忙忙去安排。

阳萌有话想要单独和万清波说,支开希光道,“希光,你去看看晨东那边办得怎么样了。”

希光从容走开。

“你有话要对我说?”万清波打量阳萌,这姑娘看起来变了不少。

“比较起来,现在居然是我们两个更能互相信任。”阳萌道,“毕竟,我们有共同的血脉。”

“你不是更信任旦?”

阳萌摇头,“错了,我只是信任易方哥哥,旦不是易方哥哥。”

万清波开心地笑了,“对我而言,他们是一样的。”

“不,不一样。”阳萌看着万清波,“易方哥哥待人以诚,旦才精于算计。清波姐姐,你不觉得自己的血脉得来十分奇怪吗?”

“我可不怕旦算计我,这证明了我的价值,不是吗?”

“但你知道他要什么吗?”阳萌片头看万清波,“他有把我们血脉的来历和去向,全部一一告知你了吗?我想,他告诉你的无非就是,你得到了强大的力量,你的未来有无穷多的可能,你尽可自己慢慢去寻找。”

“我不用他告诉我,我确实也准备自己去查清楚。”

“但我怀疑在那之前,我们就会惹上麻烦。”阳萌深吸一口气,“晨有提到过,她一直在等汤谷来人。她派出自己的全部祭品,应该就是去寻找汤谷的人,但是那些祭品全部没有回来。从她只言片语推测,找汤谷的人,主要是为了解决太阳和她生病的问题。但是,我又从小和女处得知,晨的祭品已经消失了许多许多年,比太阳熄灭的年头久了更久。”

“也就是说,晨明早在太阳熄灭之前,就出问题了。小和女的说法又是,那些晨的祭品,是被中央灯塔征召去了边防线而非汤谷。”

“也许汤谷就在边防线上。”万清波眉头皱起来,“汤谷的人,有什么本事?”

“小和女称呼晨明为太阳氏族,而汤谷则是太阳的故乡,是全部太阳氏族的圣地。”阳萌饱满的唇勾起,“而晨看见了我的神木,一口就叫出来我们的族名,并且认为我就是汤谷来的人。清波姐姐,旦有告诉过你我们的族名么?”

“如果我们来自汤谷,拥有一个响亮的名号,是值得尊崇的太阳氏族,旦何须躲躲藏藏,那必然是有天大的麻烦啊!”阳萌侧头看远方自己依然在燃烧的神木,“这麻烦指不定就是导致太阳生病,晨生病,大片太阳死去的祸首。”

“你怕了?”万清波想从阳萌的表情里找到犹豫。

阳萌摇头,“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太相信旦。我们两个比较起来,他明显更保护我。”

“是因为你的作用更大。”万清波指出事实,“恭喜你长大了,终于可以心平气和与我讨论这个问题,不再被易方蒙蔽双眼。我的血脉纯度不能与你相比,我早就有心理准备。”

“那你还喜欢他?”

“这才有意思,不是吗?”万清波看着自己的手,“我早就说过了,我所有的东西,都是凭自己本事去拿的。”

“那你注定要失望了。”阳萌也道,“我要把旦驱逐出哥哥的身体,重新找回我的哥哥。”

“你找我,分析了这么多,就是要告诉我这个幼稚的结论?”

阳萌摇头,“我是来和你做一笔交易的。”

“你讲。”

“旦对你和对我的安排,不同。”

“是的。”

“我想和你换一换。”阳萌咬牙,确定道。

“你确定?”万清波冷静道,“旦一直想让你留在晨明成长,而把我放出晨明招摇。”

“对,我们的血脉存疑,他把你放在明处吸引潜藏在暗处的危险,我自己也琢磨出来了。”阳萌清亮的眼睛看着万清波,“你要换吗?”

“为什么?”万清波双手抱胸,“我不认为你是在同情我。”

“我刚才说了,要找回易方哥哥。这个宇宙对我而言太神秘了,我对旦一无所知,如果一直生活在他的庇护下,我永远不可能打败他找回我的哥哥。”阳萌越说越坚定,“我最初的目的,不管是做普通地球人也好,还是做星际中的女尊也好,只不过要求易方哥哥永远陪伴我而已。我要出去,去更远的地方,去汤谷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我要知道旦的隐藏起来的全部秘密。”

万清波吁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长大了,却还是那么天真。”

“这个你别管,你要不要和我交易?”

“这样好事,我当然不会拒绝!”万清波道,“但是,你认为我们加起来斗得过旦?”

阳萌脸上显出奇异的表情来,“我自有办法。”

“所以你联合发光树,让晨明两族撕扯起来,不过是要趁乱跑出去?你想往哪里跑?”

阳萌双手叉腰,“清波姐姐,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要多问了。”

万清波果断向阳萌伸出右手,“合作愉快。”

阳萌手握上去,“合作愉快。清波姐姐,这是我们的秘密,谁也不要说哦!”

万清波左手也握上去,微笑道,“当然!”/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