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对抗(四)(1/1)

希光给阳萌找了块干净石头,又找人要了张垫子,那些晨明的士兵一听说是阳萌要用的,都极殷勤快速地给准备好了。希光将阳萌拉到垫子上坐好了休息,阳萌坐在高处,好整以暇观察晨在自己火焰中的变化,不知是否眼花,她总觉得晨石化的根上,黑气的浓度在一点点减少。

“晨洛来了!”希光道。

“快去叫清波姐姐过来。”

阳萌起身,果见晨洛被夕照领着过来,晨洛后面跟着一身银光的虞姬。虞姬银发及地,走路风姿绰约,吸引了一路的目光,连小和女也气哼哼跟了过来,很不客气地让人拦了夕照一行人,“你这个贱|人,又来作甚?”

虞姬声音仿佛从嗓子眼里哼出来一般,施施然转身看对面被群兽包裹起来的晨,欣赏晨立在虚空中蛛网一般的树根,道,“原来物化后再行逆转,是这么一种样子啊!”说完又挥挥手,“小和女,发生这样大事,晨雷长老也没给个说法边擅自索要种种财物,怎么也说不过去吧?我来这里看看,谁也拦不住我——”

虞姬说完这一番话,视线游戏,最终落在阳萌和她身后快步前行的万清波身上,她露出一个笑容,示意身侧的晨洛。

晨洛冲小和女笑一笑,抱歉道,“小和女,还请你让路,不要令大家为难。”

小和女一巴掌甩在晨洛脸上,力量之大,声音响彻整片山崖。晨洛偏了一下头,唇角流出一行鲜血,他伸手抹去血痕,扭头还是冲着小和女笑,“小和女赐教,晨洛不敢忘。”

阳萌忙上前,拉了小和女的手,微微冲她摇一摇头。

万清波向夕照示意,夕照立刻领了一行人绕路。

阳萌这才对小和女道,“小和女姐姐,你就心甘情愿把一切都献给晨?”

“当然不愿意!”小和女斩钉截铁道,“我就是气晨洛,怎么吭都不吭一声就跑那个贱|人那边去了。”

阳萌不懂这位大姐的脑回路,腹诽谁做内奸还要大大咧咧四处敲锣打鼓,“那不就是了,看在要联合起来对抗晨雷长老的份上,暂且忍她。”

小和女瞥一眼阳萌,“我是不喜欢晨雷长老的决定,但要和我那个贱|人同流合污,门都没有。”

“那你想怎么办?”

“哼!什么叫做要晨明最强的战士?根本就是要我的命!谁不知道大和女的誓约转移到我身上后,只我一人麾下便有数千祭品,他们谁不是千里挑一挑出来的?明摆着就是要抢我的人!”小和女愤愤道,“且看我和家的老祖宗来了怎么说,什么晨老祖宗,我不认的。”

也就只有女尊能说出这么叛逆的话来而不引人侧目。

阳萌拍拍小和女的肩膀,“你有家里撑腰,尚可多等一些时日。我和清波姐姐刚立足晨明,可不敢这样想,我去和虞姬谈谈看。”

“去吧!”小和女很好心道,“到时候,我罩你!”

阳萌点头,小和女又加了一句,“如果你愿意把旦给睡一次的话!”

阳萌抚额,着小和女还真是本性难移。

“原来晨已变成了如此怪物。”虞姬坐下来的第一句话就不好让人接口,她也不在意,对晨洛道,“你且去晨周围看看,仔细查一查,有没有我家老祖宗的痕迹。”

晨洛行礼退去,虞姬对万清波道,“你召我来,为何?”

“当然是为了晨明存亡大事。”万清波冷静地打量虞姬,她见识的人多,自有一套识人的本领。眼前这虞姬看起来冷冰冰没有烟火气,但眼中的精光灼人,比万清波见过的任何萤草一族的女尊都精明了许多,万清波敢确定,这是一个野心勃勃而又十分强大的尊者,很是棘手。

“别用大话来忽悠我,区区晨雷,还强迫不到我们发光树一族做不愿做的事情,何来晨明存亡大事?”

“晨物化后构成了晨明星的大部分土地,现在她想要抽离自己。”阳萌道,“她现在的状态,近乎于疯狂,一心只想着要找自己消失的那些祭品。若是连最后的三分清明都消失了,不管晨明的死活,直接剥离,你觉得晨明会怎么样?”

虞姬摇头,“她不会成功的。”

阳萌笑,“我们从外面来晨明星系,一路上星系破碎,行星碎裂,可见已经有不少女尊强行撕裂自己物化后的身体了。”

虞姬看着阳萌和万清波,“两个小丫头骗子,哄我做刀呢,好大的胆子。”

万清波笑,“虞姬前辈,我和阳萌刚立足晨明而已,神木和祭坛均为稳固。且我自家的船在头顶上飘着,如果不想呆晨明了,召来飞船,一走了之也不是多难的事情。我想你先前是看了我族战士强大的力量,只凭借双手边扯掉了吠的半身,凭借这一的力量,要闯出晨明,不是难事。”

“那多简单,将你族的战士召来,直接灭了吠,晨不足为惧。我见你放置在晨根下的神木神光十分凶猛厉害,晨几乎是不能抵抗的。”虞姬也是绝不轻易松口。

阳萌笑道,“这就是前辈不知了,我为你详细解释一下。我和我这个姐姐刚成年,我族的规矩,成年之际我们必要独立处理立足的事情,作为成年的考验。我和清波姐姐选中了晨明,守护者旦为我们立足,之后的考验便是我和清波姐姐的成年试验,如果不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完成,那便要面临比这更艰难的任务。”

“原本我和姐姐以为,不过是协助和屏的人驱逐百兽而已,不想打了好大一场,出来的却是这样一件事情。”阳萌偏头,“已经破例让守护者出手灭了吠半条命以平衡难度,就不能再要求守护者。”

“那么就是说,无论发生何种状况,你们两姐妹的命是能保得住的?”虞姬挑眉,“那于我又有何益处?”

万清波自信一笑,“夕照从灯塔拿出来的火种,现在在我手中。”

“那火种不过是一萤草女尊的遗骨,储存了一些能量而已。萤草一族自欺欺人,妄图以遗骨充做火种点燃太阳,注定是要失败的。”

“不。我们有办法解决太阳真正的问题。”万清波道。

“还有,请你看看这个。”阳萌从空间中摸出一个密封的盒子,里面装的正是她捡的那枚指骨。

虞姬半信半疑接了盒子,打开,脸色突然全变了。

万清波不知发生了什么,希光却眼尖地瞧见了这一切,道,“我与尊者从深渊下去,打穿不知几千米的地层,在晨主根的下方,这样石化的骨头还有许多。”

虞姬吊着眼睛看希光,希光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但本能就觉得虞姬的眼睛里不怀好意。她捏着盒子,对阳萌道,“这个盒子和盒子里的东西,借我一用。”

“当然!”虞姬起身,夹带着万年寒冰的冷气而去。

万清波和阳萌面面相觑,不知她们的游说是否成功。

夕照迟疑了半晌,道,“我对晨洛说过,在晨的主根下方有发现过类似发光树遗骨退化的痕迹,请他来一观。没想到,阳女真的有发光树遗骨的化石——”

希光清了清嗓子,“那是什么?”

“女尊在未完全石化之前,如果意外殒命的话,残存的血肉会化成遗骨。遗骨你们都看到过,是非常多能量的结晶体。但如果女尊在还活着的时候就被吸收完了能量,只会形成毫无能量的骨化石。”夕照道,“歪打正着了!”

希光用力拍两下夕照的肩膀,夕照差点没站得住。

希光毫不吝啬自己的表扬,“兄弟,干得漂亮!”

“如果是这样,真是要出大事了!我们还是快点闪吧!”夕照诚心诚意道,“两族的人打起来,比兽潮恐怖多了。晨完全活吸了明,令发光树一族失去信仰和轮回数千年,这恩怨委实大了一点。发光树虽然背弃了关于太阳的信仰,但究其原因却是晨尊者的自私,这——”

阳萌迷惑了半晌,眼中爆出狂喜的光芒,唯万清波和希光理解。

阳萌没想到,她想要的一切发生得那么快!

虞姬拂袖而去的三个小时后,从晨明星的背面,升起了无数明黄色的球状物,那些微弱的光球飘荡在半空中,发出光芒照耀晨明的高山、河流和大地。全副武装的军队在月亮们光芒的指引下,浩浩荡荡穿过大片大片的雪松林,向北方进发。

原本为阻拦异兽而建设的和屏,摇身一变成为萤草一族和发光树一族对峙的前线。

月亮们飘在天上,无所顾忌地越过高高的和屏,向深渊的方向进发,她们要以自己的方式,向萤草一族复仇。

万清波赞叹地看着满天银辉,对阳萌道,“原来,真的有这么多的月亮啊!”

阳萌抬头看了一会儿,侧头冲希光示意,希光冲她点了点头,转身去准备一切。

万清波看周围慌慌忙忙组成阵型防御的萤草战士,问阳萌道,“你都准备好了?”

“嗯,等她们彻底乱起来!”

“我该说祝你一路顺风吗?”

“如果你能帮我一把,更好。”

“我会尽我的努力帮你拖住旦,但你要知道,我能力有限。”

“谢谢你了!”阳萌真诚道谢,“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你,但有时候觉得你这个人还算可靠。”

“看在你这么欣赏我的份上,我也想要给你一个忠告。”

阳萌请万清波直言,万清波便不客气道,“少女的眼睛里,世界总是黑白分明的纯粹,但要知道,你的天真和纯粹,可是一把伤人伤己的双刃剑。”

“我不会后悔的。”

“我才不怕你后悔。而是很多时候,无论你多么后悔,都挽回不了什么了!”

阳萌定定看着万清波,“清波姐姐,再见。”

“再见,不知何日再见了!”

阳萌一步步向外走,心里充满了执拗和悲壮,她似乎被自己的情绪感染。是的,当日在地球的建木祭坛下,她看得清清楚楚,自己的血滴在了旦的石头雕像上,那雕像活了,撕开了易方的后颈,尔后易方死旦活。她想,她只要找到办法,逆转时间和空间,砍断原本一切发生的可能性,易方便永远都不会变成旦。

阳萌在心里召唤着晨东,只等了片刻,晨东便急匆匆赶来,“尊者,大批月亮向深渊——”

阳萌抬手,止住了晨东无用的言语,道,“你跟我来。”

晨东充满疑惑地看阳萌,什么也没说,跟着她往晨的方向走。阳萌站在黑色石柱的下方,晨低头看见阳萌,痛苦地扭动起来。阳萌笑了一笑,“和自己的本能战斗,很痛苦吧?我现在就来结束它!”

在晨惊恐的目光中,阳萌将自己的神木收入空间中,一切太阳的神光消失,原本被驱散一部分的黑气又卷土重来。

“啊——,你做了什么,住手!”

阳萌看着晨的变化,道,“我一定不会变成你这个样子。”

晨想要驱动自己的树根去缠阳萌,晨东抱着阳萌跳开,吠马上响应晨的号召扑下来,哪里料得,无数银色的光从天而降。

阳萌后劲喷出一片枝蔓结成的盾牌挡住那些银光,心中召唤希光,只询问他飞船就位了吗?

希光匆忙出现,脸色有些凝重。

“怎么了?”

“船被动过!”

“被旦发现了?”

“他肯定是上船去过了!”希光肯定道,“无法确认他在上面做了什么!”

阳萌看满天飞散的银光,“顾不了那么多来,赶紧把船降下来。”

“不用那么麻烦!”希光伸出食指放入口中,咬开皮肤,利用流出的鲜血画了一组艳丽的符文,那些符文飘飘荡荡粘在三人背上。

“你们要干什么?”晨东用力去扯那些符文。

希光放声道,“你扯不掉的!别白费劲了!走了——”

随着希光的声音传开,三组符文爆开成羽翅,将三人拎上了高空,周围一阵惊呼声。

阳萌低头看下方,从未有过的心旷神怡,侧头去看希光,希光的表情比她还要兴奋。

下方兽群突然骚动起来,一只小巧的虎状兽咬开身边碍事的异兽,张开翅膀冲上高空,直奔阳萌而来。

阳萌呵呵笑起来,冲穷奇张开了双臂。

希光操控符文,羽翅狂震,只扇了几扇,三人一兽便飞入了云端。

阳萌对希光道,“希光,你来,隐藏我的气息!”

晨东看向阳萌,阳萌道,“不要让旦确定我的行踪!”

希光靠近阳萌,阳萌亮出自己的后颈,一组组金色的符文在她的皮肤上攀爬着,希光伸出手,那些符文如找到主人一般对他的手依依不舍。

“好了!”

晨东看不远处云层中若隐若现的飞船,“你们,想跑?”

希光从怀中摸出一块简易的控制面板,“是啊!阳萌还想着带上你,感激吧?”

阳萌仰头看飞船张开的大门,哈哈笑着扑上去。

希光欢喜地看阳萌真实的情感流露,对晨东道,“走吧!”/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