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骨头(一)(1/1)

“始终没有办法称呼汤谷为虞渊,阳女果然也是太阳氏族呢!”甘都看着面无表情的阳萌,开始佩服自己的眼光,果然从一开始,他就更看到阳萌而非默语是正确的,“太阳氏族的人,是怎么把太阳藏在你空间里的呢?真是好巧妙的手段,我怎么想都没想得到——”

阳萌心慢慢放松,这小子以为她空间里的太阳是藏起来的?

“你和阿加不是一伙的呢?”阳萌看甘都这表现,心中立刻明了,“想背着他讨点好处?”

“所以你要是想杀我,不就更是暴露了吗?阿加会很在意哦!被阿加盯上的话——”甘都语带威胁。

“他不是已经让你盯上我了吗?”阳萌道,“你们说得太大声了,我还让希光来提醒。”

“他不亲自来,都算是放松警惕。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和我合作,一起糊弄阿加?”甘都道,“我可以秘密帮你处理你的火焰果,你放心,我的门路,没人查得出来。而且,你荒野玫瑰的身份,我也可以帮你掩饰——”

“你图什么?”阳萌道。

“你尽可以相信我,毕竟我是做得出能把兄弟送给太阳氏族献祭的人。你说是不是?”甘都冲阳萌眨眼,“我们是同一类人,阳女你也是能做得出将信仰随手摆在一边的人啊!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你觉得呢?”

“你可以献祭给尊者!”默旭道,“不然无法保证你的可信度!”

阳萌居然开始考虑这个可行性。

“小崽子,这是你该插嘴的地方吗?”甘都呵斥默旭,“给我乖乖闭上你的嘴巴!”

“我觉得默旭的提议很不错!”阳萌笑嘻嘻道,“只要你成为我的祭品,要什么样的信任,我都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这可不是一个好主意。”甘都道,“我目前还没有想要为自己找一个尊者的打算,而且,如果我献祭给了你,我会彻底失去阿加的信任,也无法和其他氏族建立信任关系。我相信,阳女并不缺少祭品,但是,却非常缺少合作伙伴——”

“你怎么保证不会背叛我呢?”阳萌打量着甘都,这个时候,希光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她在心中呼唤希光的名字,得到了一个不耐烦的回应。

“我可以以我的信仰发誓。”甘都道。

“你的信仰?”阳萌微笑着看甘都,“你这样妄顾他人信仰的人,还会有自己的信仰吗?也许你的信仰,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能说出来的,都不能相信。”

甘都看着阳萌,“那你是想让我现在去告诉阿加,你的空间里有一颗太阳吗?”

“不,当然不。”阳萌感觉到希光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道,“我有更好的办法。”

甘都心中有点不妙,可惜要走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希光直接进入了这间宠物房,随手关上了门。

希光看着阳萌,“叫我有什么事?”

“我和甘都先生谈成了一笔交易。”阳萌道。

“并没有达成共识。”甘都反驳。

“但是我们双方都没有保障这一笔交易的抵押品。”阳萌微笑。

“那是因为阳女不够信任我,出去打听打听,自由兵团的甘都先生,从来做生意最重信誉——”

“所以,我不得不单方面做一个防护措施。”阳萌对甘都的辩解充耳不闻,“需要你提供一些帮助。”

希光回头,上下打量甘都,甘都感觉自己仿佛被狼盯上一般,退后一步。

“甘都先生请放心,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记号而已。”阳萌偏头,“还是说,你对我其实也没有信任?”

甘都心里计划着,如果现在暴力跑出去找阿加,还来不来得及,他真是小看了这个小女尊,以为她像这星域里广大其它女尊一般天真无邪好说话。他就该知道,能做得出伪装自己血脉,将信仰丢开的女尊,不是一般人。

希光看一下甘都的表情,掌心翻动,一串符文飞出来形成一个结界护罩,将整个房间隔绝。

甘都叫苦,悔之晚也,深恨自己的贪心——

“你想我怎么做?”希光看着阳萌。

阳萌道,“甘都先生发现我的伪装了,因为我空间里成熟的火焰果带着太阳的味道呢!他认为,太阳氏族的人用非常巧妙的办法,藏了一个太阳在我的空间里。”

“杀掉吗?”

甘都听着希光毫无波动的话,挑了挑眉头。

“不用!”阳萌想了一下,“你不是有那种能控制人的手段吗?在他身上做一个,如果他一旦透露我的身份或者有任何对我不利的想法——”

“喂,阳女,我可没法控制我的思想。”

希光看一眼甘都,点头道,“这个容易。”

“不要当着我还这么嚣张地谈论怎么处理我,好吗?”甘都也是有尊严的。

希光走近甘都一步,没有了符笔的帮助,他要凝聚能量绘制符文有点艰难,而此事时间越短越好。他想了一下,揭开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五官真容,眉心闭合的第三只眼以及双耳的耳坠。

“你——”甘都的嘴再没法合上。

希光微微张开一点眼睛,一点点金色的光芒透出,他以手承接,指尖在空气中编织出一个极小的符文来。

默旭眼睛一眨不眨,似乎是崇拜一般地看着希光眉心神异的第三只眼。

“好了!”希光合上第三只眼睛,将那枚小小的金色符文捏在手中,看向还说不出话的甘都,“你准备好了吗?”

甘都看着希光,希光的面具缓缓合拢,只露出那双翠色带银的双眸。

“我只是想占一点小|便宜而已,我可不想卷入一个大|阴谋!”甘都的声音终于开始有点发抖,贪心害死人啊。

希望眼睛微微动了一下,手指在半空中略晃了一下,那金色的符文便如找到主人一般飘向甘都。

甘都欲回收,希光的手压在他肩膀上,慢慢将他压下去。

甘都从来没觉得自己弱过,但此刻,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高山,永远也无法逾越的高山,冷汗一层层冒出来。

希光安静地看那符文爬到甘都脸上,活动着,找到他太阳穴的位置,然后钻进去,消失不见,这才放开手。

甘都得到了珍贵的自由,抬头摸自己的太阳穴,什么都没摸到。

“甘都先生,你是把我们当成什么反派了吗?”阳萌看甘都被吓的样子,好笑道,“你放心,只要你对我们没有异心,你都是安全的。”

“并没有。”甘都恭恭敬敬地回话,似乎很在意希光的存在,离得他远远的,“我对每一个尊者都非常的尊重。”

“那么,你认为你卷入什么大|阴谋了呢?”希光说话。

甘都还是冲着阳萌说话,“我对阳女的族系和血脉传承一无所知,但是对战士的最高目标却很清楚。每一个战士都想要找到一个最好的尊者,得到最好的血脉和骨头,然后成为完整的祭品。当尊者用血肉制成的面具融入战士们的身体后,能够形成完整徽记的战士,才有资格被称呼为王或者帝——”

阳萌看一眼希光,眼神有些难过。

希光心里更有心结,这个面具,是旦不要的——

甘都直接跪了下来,哭丧着一张脸,“阳女,你就发善心,告诉我吧,你是什么颜色的骨头?你大人有大量,千辛万苦和主祭先生隐瞒身份,要谋一番大事,被我这样的小人物给打断了,但是我保证,我发誓,绝对不会——”

阳萌和希光对看一眼,默旭更是被这发展和变化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您要早告诉我您的身份,我是绝对不敢算计您老人家的。”甘都后悔得要死要活,太阳氏族的人躲躲藏藏了数千年,终于搞出来这样的一个神物,怎么就被他遇上了呢?憋了数千年出山,这是搞事,要搞大事啊!

“现在我们是合作伙伴了,你怕什么呢!起来说话吧!”阳萌和颜悦色道,“你放心,只要我们的交易成立的一天,你就安全一天。啊,对了,希光,你的符文,会不会被献祭这样的方式解除呢?”

“应该不会!”

甘都彻底哭了,连最后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阳萌满意地点头,“这样就对了,我还有很多生意,想要和甘都先生好好谈。”

“那你慢慢谈。”希光收了结界,“我身体还是有点不对,没有重要的事情,别随便叫我。”

阳萌耸肩,给了甘都一个无奈的表情,甘都可不敢给她任何回应。

希光走了,阳萌道,“我把我现在有的火焰果全部给你,你帮我换成物资,再招募一些战士成立护卫队。你看,够不够呢?”

甘都看着阳萌,阳萌笑嘻嘻地从空间里拎出一个箱子,她在空间中,已经把全部的火焰果摘下来,密封在空箱子中了。

甘都收了箱子,掂量了一下份量,看阳萌的目光更奇怪了,第一次收获就有这么多的果子,妈的,到底是什么颜色的骨头啊,心里猫抓一样又痒又好奇。

“好了,你快去吧,我等你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