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立世(二)(1/1)

阳萌对着文书和手环上的资料学习法条,密密麻麻弯弯曲曲的字看得她头晕脑胀。她要搞清楚女尊之间的多重关系、祭品之间的上下级关系、女尊和祭品之间的从属关系,权利和义务,女尊物化前后不同祭品所能享有和继承的不同权限,需得花很长的时间。按照法条的解释,在申请纳苏的修复权的时候,她占据主导地位,所以在后续的权利部分,她的主导地位将得以保持和继承,她的家族可以放心地在此繁衍,灯塔以最高荣誉保障她在此的一切权利。

阳萌又翻到主祭权利的那一部分,一个字一个字抠了半天,找出一张纸来写写划划很久。

办公室门被踹开,阳萌抬头,却是希光大摇大摆带着穷奇进来,于是低下头继续看资料,道,“你就不能好好开门进来吗?”

“我现在心里很高兴啊!”希光将自己的身体丢到沙发中去,“想找你分享一下。”

“不是说水洛很难缠嘛!”阳萌一点也不乐观,“以他的脾性,本来同意我们修复纳苏就是没抱希望的事情,条件也没给我们设置得很苛刻。现在见到成果了,第一反应肯定是后悔,他不扒你几层皮,能轻易放你回来?还有汤谷里的那些异兽,怎么回事呢?”

希光伸出食指摆了摆,“嗯,才不是呢!”

阳萌放开资料,抬头,“难道,我低估了水洛先生的人品?”

希光散开面具,露出满面□□,咧嘴笑道,“不不不,人品这是什么东西?没这个概念!你从现在起应该明确,他是想要扒掉你几层皮,但是却很想要拉拢我哟——”

阳萌起身为他倒一杯水,递给他,他很放肆地半躺在椅子上接了,一口喝干后又将空杯子递给她,得意洋洋道,“水洛先生认为,你这个平台呀,太小了,不够我发挥。他可以为我提供一个更加宽广的世界,一个更加精彩的舞台,嗯,更美更强的女尊,只要我愿意,几乎是立刻的,就能站上虞渊的巅峰。”

“你就吹吧!”阳萌把杯子洗干净放好,坐到他旁边,“他都已经知道你是从第五星域来的了,现在肯定是要卯足了劲儿去那边挖墙脚啊!”

希光银眼梭一下阳萌,轻佻地用食指勾起她的下巴,“亲爱的尊者,这是你的小心眼吧?”

“那还有后续吗?他就这样开个空头支票来钓你?”阳萌咬一下希光的手指,希光闪开,她不满道,“至少,他也要给点实在的东西啊,一个指挥长,不应该这么抠门。”

希光抿嘴笑,似乎是很回味,收回的食指又冲阳萌勾了勾,“你靠近一点,我讲给你听。”

阳萌偏头,希光双唇含住她的唇,轻轻舔了舔,道,“我还没走出指挥中心的大门,就遭遇了三个不同风姿的女尊呀!又香又甜,看起来比你强了很多,而且对我的态度又和蔼又亲近——”

阳萌舌尖顺势钻入希光的口中,去翻搅他的舌,被吸住后两人纠缠着,亲了一会儿,她推开希光,笑道,“她们肯定不知道你是个多么嫉妒的人,要想得到你,就要抛弃全部。算算帐,真不值得的——”

希光偏头看蹲坐在阳萌办公桌下认真看两人交缠的穷奇,点了点下巴,无声道“出去”。穷奇不明白地眨着眼睛,但它已经被驯服了,还是乖乖地起身出门,门立刻被一道气劲推合并上了锁。

穷奇很识趣,阳萌也很配合,希光的心情十分愉快,他伸手将阳萌抱起半坐在自己怀中,一边亲着她的脸和颈项,一边道,“你不准备好好地挽留我吗?拿出你全身本事,讨好我,让我高兴,心甘情愿留下来为你卖命——”

阳萌双手扯开希光的外袍,深入他的胸襟内,掌心贴着他柔韧的肌肤,描画上面坚硬的线条,轻轻用指甲去挠他,黏糊糊道,“你对那些人,动心了吗?”

“我得想想。”希光舒展身体,方便阳萌动作,任由自己慢慢赤|裸。

“还要想?”阳萌指尖钻出无数细小的藤条,又轻又软,仿佛羽毛一样滑过希光身体的敏感处,她微微眯着双眼看希光粉唇半张,控制自己身体的最末稍钻入他衣服的更深处,缠上他的火热坚|挺。希光的身体抖了一下,喉咙里发出缠绵的声音,银眼透出光,白皙的皮肤下透着红潮,他道,“是啊,我要好好想——”

“是吗?”阳萌微微用力,无数凉滑如玉细若发丝的的藤条滑动,将他下半身的衣物全部扯开,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将他完全包裹覆盖起来。她感受得到他光滑的皮肤,体温不断上升,随着呼吸,又有浓重的香气一点一点晕染开去,她在他颈项上舔了一下,“你想什么呢?她们能像我这样,让你爽得,骨头都在发抖吗?”

希光目光低垂,看着自己发红的皮肤以及无法掩饰的下半身,一丝丝的细线在其上滑过,每一次羽毛般的触感确实让他颤栗,他笑了,“你要试试吗?”

阳萌很不服输,俯身去亲他的颈动脉,嗅到他身上的香气,舔了舔唇,张口轻轻咬着。浅浅的疼痛更加刺激希光的感官,配合着那痛,无数发丝顺着血气流动的方向在他身体上游着,有的甚至散发着暖洋洋的温度,他只感觉得到整个人被包裹起来,又香又甜,心脏也跟随着阳萌的动作在跳动,仿佛她就主宰着他的整个世界。

希光的声音很好听,这个时候的他乖极了,嘴巴不会吐出刻薄的话,身体也任由她摆弄,阳萌看他呼吸有点急,因为情|欲勃发,肌肤被血气蒸出玉色来。阳萌的那些发丝越发用力,包裹他的力量渐渐大起来,希光专注地看着她,双手扣住她的腰,似乎无法忍耐想要争夺主动权,道,“阳萌,你放开我——”

阳萌恶劣地想要看希光失控的样子,舔着他耳朵道,“乖乖地,让我看着你——”

希光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那你快点——”

阳萌加快了那些发丝动作的速度,希光越发将身体的力量散开,半躺半卧在椅子上,散乱的衣襟下肌理分明骨肉均匀,长长的银发垂地,他半闭着眼睛仔细享受,偶尔道,“再大力一点呀!”

阳萌原本还怕把他给裹坏掉了,哪里知道希光舔着自己的红唇,嚷嚷着不够,骄矜地让自己前后左右动作,起了点儿坏心眼,双手探入他的身下,控制着发丝用力握紧。希光双手摸上阳萌的胸腹,喘息道,“继续,别停,就快了——”

阳萌感觉好热,额头的汗一颗颗顺着脸颊滑落,身体有点痒,空气有点热,希光低低的声音勾得她忍耐不住。希光终是忍耐不住,下巴高高扬起,颈项绷出优美的线条,一对锁骨仿佛精巧的玉件儿,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一阵清甜的草香味散开去。高|潮结束,希光懒懒地靠着,伸手揉捏着阳萌的肩膀,偶尔捏一下她的耳朵,看她发呆的模样,道,“看我这样,你满足了?”

阳萌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她垂着头,黑色的长发遮住了半张脸,吞了吞口水,摇头道,“你觉得呢?”

希光手顺着她胸脯线掠过小腹,下到秘源,嘴角勾起,“没有吧,还等着我呢?”

阳萌散开自己的衣裙,赤|裸着身体,挺起胸膛。

希光单手扣住阳萌的腰紧紧按在自己腰上,起身用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臀部,将她按到巨大办公桌上,扒开她的双腿缠在自己精干的腰上,俯身去吻她的胸。阳萌搂住他的背,急促道,“你还行吗?要不要休息——”

□□疼痛,阳萌惊呼一声,直起上半身,却见希光抬头,嘴唇一抹红,他居然将自己咬出血了。

希光邪邪一笑,仿佛要噬人的野兽,“阳萌,等会儿我要你哭着求我——”

阳萌也不是没和希光做过这样的事情,虽然很舒服也很令人沉迷,但也不至于不自控到哭的地步,不以为然道,“希光,你不要说大话。”

希光的手指钻入阳萌的下身,潺潺的水声,他抽出手指,放在口中舔了一下,复又下移,那种清晰的被进入的感觉,让她全身颤栗。希光认真看着她,仿佛她就是他眼中世界的全部,每一个呼吸和每一声呻|吟,都令他的血翻腾不已,这一段时间被强压下去的各种欲|望灼烧起来,立刻充满他的全身。他逐渐不能忍耐,但还是看着阳萌的身体发红,身体完全向他打开,他才拔出自己的手指,双手将她拖向自己,以他的利剑刺穿她毫无防备的身体。

阳萌闭上眼睛,比她身体还要火热的,令她又爱又恨的,控制和主宰了她的身体,在她的灵魂里掀起无数波涛。他的动作坚定且带着不容反抗的意志,他熟悉她身体的每一部分,仿佛是为了打败她一般,那坚|挺刁钻地压着她敏感之处反复摩擦,她知道自己已经不能自控了,全身的汗水将木头桌面印湿。

“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希光挤压着她的胸脯,抱起**的她换了一个地方,直接将她压在地毯上,“哪里来的那么多水?还有,你能别将我缠得这么紧吗?”

阳萌觉得缺氧,极需新鲜的空气,双臂抬起环绕希光的颈项,小腹用力缩紧,“把窗户打开好吗?我太热了——”

“不行!”希光身体一颤,声音柔和却态度坚决,“你声音太大了。”他伸手拍拍阳萌的屁股,“还有,放松一点!”

阳萌较劲,继续用力含着他,挑衅道,“我不!”

“你可真是找死!”希光双臂肌肉奋起,用力按住她的腰不让她动,下半身大开大合用力出去,完全不同于刚才的温柔缠绵,而是毫不留情地肆掠。

阳萌越发不能自控,蜷起脚趾,身体一点点绷紧,仿佛被压缩到极致的火山一般,最终无法承受,她双手用力去推希光,希光嘴角含着邪魅的笑,给予了她无数次的重击。地壳破裂,岩浆迸发,阳萌的身体反复抽搐瘫软着,整个世界唯余感官的世界,眼睛里满是五彩的光芒在飞,她深深地呼吸,身体无法负担的感情喷薄而出。

“希光。”

希光埋头苦干,银色的长发将两人裹在一起。

“希光。”阳萌喉咙深处发出迷糊的声音。

希光的手掐着她的腰,因为不能自控,阳萌的身体开始一点点显出植物的特性来,一根跟粗壮的枝蔓从她皮肤和关节处生长出来,将他环绕。

“希光。”阳萌的声音里带了泣音。

希光红着眼睛看她迷糊的脸,道,“我的小太阳,你在叫我,我听到了——”

“希光——”阳萌终是忍耐不住,“不要了——”

希光用强力抗衡她无意间展露出来的强大力量,对抗来自身后的推拉力,他死死地扣住她,尖锐道,“小太阳,你求我啊!”

阳萌被快|感冲击得完全失去神智,身体溃败而无措,粗大的枝蔓扎穿了整个舱室,身体里的金光仿佛隐藏不住一般。

希光看着已经迷糊的阳萌,心里叹了一口气,伸手打出一连串的符文,她颈项上的符文也亮起来,缓缓地将她的枝蔓收回去。希光还在阳萌的身体里,他眯眼感受其中的炙热和湿润,娇嫩的皮肤相触,这种感觉令人沉迷又无法放弃,他沉沉地叫着阳萌的名字,释放了自己。在阳萌汗湿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希光翻身,抱起阳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他低声道,“小太阳,你说过的,得让我吃饱,我现在,还没呢——”

作者有话要说:趁希光不忙了,车一下,啦啦啦/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