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共享(1/1)

第二章共享

天黑了。

雷森要离开,陈瓷挽着他的手出门送他。

到了门口,陈瓷笑着微微仰头,雷森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

他们的甜蜜,让站在不远处的苗郁青瞬间疼红了眼睛,忍了一天的泪水,啪啪嗒嗒坠如雨下。

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苗郁青无法再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

她的爱人出轨了,还爱上了她的妹妹。

可笑的是,她在之前一无所觉,现在甚至连戳破的勇气都没有。

苗郁青躲在卫生间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稍稍缓过来后,悄悄离开了陈家别墅。

郊外寂静,苗郁青独自一人在马路上晃荡行走。

走了两个多小时,苗郁青没有了力气,索性蹲坐在了路边。

她将头埋在双膝之间,无人的黑夜让人感到恐惧,心口的沉闷更是让人疲惫,苗郁青喃喃的叫着雷森的名字,她觉得自己快疯了。

“郁青。”一个男人叫她。

苗郁青恍惚之间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呆呆地抬起头来,她看见了雷森的脸。

苗郁青伸出双手抱住了雷森的腿,还蹭了蹭,委屈道:“你知道吗?我今天遇见了一个和你长得一摸一样的人,连名字都一样,他还和我妹妹在一起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雷森将苗郁青拉了起来,神色不变,语气淡然,他说:“那就是我。”

苗郁青觉得自己被人从春日里狠狠扔到了寒冬之中。

“为什么?”苗郁青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是我的男朋友啊,你怎么可以和我妹妹在一起?我们那么多年的相爱,难道都是假的?!”

雷森审视着苗郁青,明明是质问的话,这个女人的眼中却藏着脆弱的希望。

苗郁青是陈家失散多年的女儿,这是雷森意料之外的事,所以,他拉住苗郁青的手,说出了她想听的话:“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苗郁青心口暗暗一松,问他:“什么原因?”

“小瓷她有心脏病。”雷森看着苗郁青微微瞪大的双眼,知道她还是担心陈瓷的,于是捏了捏她的手,说,“别担心,前段时间已经找到配型吻合的捐赠者了。”

苗郁青刚松了口气,雷森却又说:“但是为了让她能积极的接受治疗,我答应了她的告白。”

苗郁青闻言一怔,她觉得这简直荒唐:“你这是欺骗她!”

“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苗郁青激动又愤怒,“我的男朋友和我妹妹订了婚,你让我以后怎么和她相处?你这么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

苗郁青用力的甩开雷森的手,想要跑开,雷森却一把将她强拉入怀中,发狠地吻住了她,两人的嘴唇用力的辗转厮磨,苗郁青挣扎不开,渐渐安静了下来。

唇分,雷森抵着苗郁青的额头,沉声道:“小瓷的心脏病很严重,受不得刺激。”

“况且她一个人坚持了这么多年,现在正是脆弱的时候,她需要有人支撑着他,让她积极的接受治疗,完成手术。”

苗郁青的喘息声中带着哭腔,却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她仰头问雷森:“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为什么一定要是你?”

雷森松开苗郁青,看着她的目光中带着失望,声音重了几分:“你是她的姐姐。”

苗郁青微微张嘴,想说话,却被人堵死了路,无话可说。

生了重病的女人不是一个陌生人,那是她的亲妹妹。

见苗郁青已经开始犹豫,雷森又说:“等小瓷手术成功后,我会向她坦白我们之间的事。”

苗郁青狠狠闭了闭眼睛,抬手抱住雷森,妥协道:“好,都听你的。”

雷森的脸上这才有了点笑意,奖励一般亲了亲苗郁青的唇。

苗郁青将头埋在雷森的胸口,亲昵的蹭了蹭,莫名的,却又觉得心口隐隐发慌。

可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探究,他愿意相信雷森,只要能守住这个人,她宁愿当只脑袋埋沙的鸵鸟。

可现在的她还不知道,很多事,不是你退一步,就能圆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