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绝望(1/1)

第九章绝望

雷森的声音隐隐含着怒意,却依旧沉稳:“小瓷,不要相信苗郁青的话。”

“你别这么说,姐姐也是关心我。”陈瓷的声音里带着鼻音,让人觉得她好像是哭过了的,可怜得很。

雷森冷笑一声:“她要是真的关心你,就不会对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小瓷听话,离她远点。”

陈瓷尴尬的看着苗郁青,歉意的笑了笑,随后委屈的对雷森说:“那你真的没有别的女人吗?”

雷森顿了顿,却也回答得诚实:“以前有。”

陈瓷看了苗郁青一眼,侧过头来,面上闪过一丝阴狠,对着手机,却难过得哽咽:“那你现在……”

“只有你。”雷森接过陈瓷的话,“从过去到现在,我只爱过你。”

陈瓷扑哧一声,破涕为笑。

苗郁青却脚步不稳的往后退了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觉得耳朵疼得厉害。

陈瓷看见了,急忙过来扶她:“姐姐,你怎么了?”

“没事。”苗郁青不动声色的挣开陈瓷的搀扶,她现在没法面对她。

“苗郁青?”雷森突然开口,这才意识到他们是开了免提的。

苗郁青猛然抬起头来,目光死死的盯着陈瓷手中的手机,一字一顿的问他:“你从没爱过她?”

不是不爱了,而是从没爱过?

雷森沉默片刻,他说:“是。”

“这不可能!”苗郁青尖利嘶吼,一把抢下陈瓷的手机,整个人隐隐透着癫狂,“你们明明相爱了五年,你怎么能说从没爱过呢?曾经那么相爱的,怎么就成了从没爱过?你在骗人!骗人!”

“苗郁青,你冷静点!”雷森的声音低沉得可怕,语气中透着浓浓的警告,“不要吓到了小瓷。”

“你回答我!!”苗郁青红着眼睛嘶吼,她的理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根本顾及不到其他。

“好,那我告诉你!因为她和小瓷长得太像了,我把她当作小瓷在爱,你听懂了吗?”

雷森的声音冷得像冬日里的冰针,刺得苗郁青一个哆嗦,手指一松,手机便摔在了地上。

“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呀!”陈瓷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她拉住苗郁青的手,焦急又难过,“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

“别碰我!!”

苗郁青的身体颤了颤,猛然一把推开触碰她的陈瓷,目光死死的定在她的脸上,悲戚到了极点,她摇着头不住地后退,喃喃低语:“骗子,骗子……”

苗郁青失魂落魄的走了,陈瓷站在原地,敛了面上所有的表情,一双眼睛冷得毫无情绪。

“苗郁青!你在干什么?小瓷,你怎么样了?”雷森的声音突然从地上的手机里传来,透着焦急的味道。

陈瓷的目光触到还没摔坏的手机上,勾了勾唇角,她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雷森和一个女人亲密的接吻,那个女人的脸被打了马赛克,看不清是谁。

可陈瓷知道,有人认得出来的。

这张照片她已经准备了很久,总算能够用上了。

陈瓷捏紧照片,突然开口,声音发颤得厉害:“姐姐,你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这个女人到底是谁?雷森爱的其实是她,对不对?你们只是怕我发病,所以都来骗我!我不需要你们的可怜!”

砰的一声,是鱼缸碎裂的声音,正好砸在手机上,让雷森再也听不到半点声音。

可这已经足够让他心惊了。

雷森立马打了急救电话,驱车赶忙陈家别墅,眉目阴沉得厉害。

郊外道路上,苗郁青踉踉跄跄的走着,双目失焦,整个人恍惚得厉害。

她原本以为,雷森对陈瓷只是假戏真做的意外倾心,没想到却是相爱已久,生死不离。

而她,苗郁青,只不过是个打发时间的替身玩意儿而已。

苗郁青笑了笑,讽刺又悲凉。

一辆救护车从她的身旁呼啸而过,苗郁青看了一眼,并不在意,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连思考都艰难,更遑论其它。

雷森找到苗郁青时,她正在酒吧里喝得烂醉。

正是迷糊之际,她被人扯着手臂粗鲁的拽了出去。

苗郁青拼命反抗,却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雷森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清晰了起来:“你竟然还有脸去酒吧喝酒!?”

苗郁青怔怔的看着雷森,身体冷得直哆嗦,心里却窜出了火热。

她已经醉得有些糊涂了,忘记了痛苦,只记得甜蜜。

雷森大半夜来酒吧找她,会这么生气,是因为爱她、担心她,毕竟她根本就不会喝酒。

那么多液体灌进去,全是苦涩难咽的滋味。

苗郁青喃喃叫了一声“雷森”,走上前去将他软软抱住,她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她还说“我以后再也不要来了,那酒真是太难喝了。”

可雷森却冷笑一声,猛地一把将她甩开,扯住胳膊扔到了车里,砰的一声,苗郁青的手背狠狠打在了方向盘上,疼得她哀嚎一声,却也让她彻底清醒。

雷森看她躬着腰身疼得脸色煞白,愣了一瞬,却根本不想理会,眸色森冷的将人带去了医院。

医院里,陈瓷正在急救室里抢救。

苗郁青见之,错愕不已,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我说过小瓷不能有事!”雷森将苗郁青狠狠压在墙壁之上,目光冷如刀锋,“你把我的警告当什么?”

苗郁青满眼惊惶的看着雷森,急切地解释:“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走时她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你要是不刺激她,她会变成这样?”雷森嗤笑一声,想到那张照片,看着还在狡辩的苗郁青,恨声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

苗郁青心口一寒,雷森厌恶的目光让她无力承受,别开视线,急救室的红光更是刺得她眼睛发疼。

她恨雷森,也怨陈瓷,在这段荒谬的感情中,她是受害者,小瓷却也是无辜的,她当时气疯了,什么也顾不了,小瓷是不是已经猜到了她和雷森的关系,所以才会刺激过度,进了医院?

苗郁青滑坐在了地上,垂下眼睛,艰难开口:“我没想到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