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011章(1/1)

星球监狱是他们第一星系的领主下令建的,位置很神秘。

理论上外界的人不可能知道,但实际少数位高权重的家族是知道一点内-幕的,只是他们在这样的环境长大,从小就懂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泄密的几率很低。

另一个可能是,在每年一次的探监活动中,有犯人想方设法用密码语言传达了实情。如果钟佐是通过的这种渠道,那里面关押的某个人肯定与他或他的家庭背景有关,所以他才会知道有星球监狱。

然而星球监狱不是想进就能进的,钟佐哪怕把米奇的变态全杀掉都没用,可他现在的状态又不会轻易放弃,他想用什么办法进?

王大少见他的脸色不太好,提醒道:“这只是你的猜测。”

王容均道:“……我知道。”

但这猜测相当可怕。

王大少道:“你还没查到他的身世?”

王容均摇头。

王大少不好轻易下定论,只能安慰他别总往坏处想。

王容均便心事重重地回到卧室,仔细看了看专家整理的文件,觉得专家分析得貌似正确,但万一有错呢?

要是真有错,有两种情况能解释。

一是钟佐仍保留一点人性,几次收手都和祁政有关。

二是钟佐恰好就是追求生活环境的那极少的一部分X型进化者,如此一来,他想换到高级监狱便合理了。

王容均牢牢抓着这两根救命稻草,终于舒坦了,准备洗个澡休息。

等把上衣一脱,他再次想起白天的事,联系米奇的狱长一问,得知长发男竟是臭名昭著的开膛手,而且他们两个人还住在一屋!

他先前不明白钟佐为什么会同意人家的邀请。

现在看,或许因为都是同类,钟佐起了一点兴趣?

狱长在那边道:“二少?二少?”

王容均回神:“能把他们分开么?”

“够呛,除非他们主动提出换房间,”狱长为难道,“监狱的大部分管理都由机器人负责,我们很少能干涉。”

王容均只觉糟心不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难眠,第二天木着一张脸下了楼。

首都星的富宅区地广人稀,王家占了一大片建筑群,这栋房子只住着王大少和王容均。王大少在餐厅落座,扫见弟弟的样子,暗道幸亏不用去主宅吃饭,成功避免了父母见到小均这张脸的一串提问。

他真是第一次见小均能为一个人这样,问道:“小均,你喜欢他什么?”

王容均一脸悲催:“我要是知道为什么就好了。”

王大少道:“放得了手么?”

王容均纠正他:“我没伸手,都说了那是我兄弟的老婆。”

王大少道:“确定这辈子都不伸?”

王容均沉默。

王大少扬眉:“嗯?”

“……我不知道,”王容均道,“先别问我这个。”

王大少于是开始用餐。

餐厅静下来,片刻后,王容均忍不住道:“你有什么看法?”

“你难得看上一个人,我当然支持,”王大少道,“但现在的问题是他被判的刑太多,我知道你想给他减刑,可他不配合,你再怎么着都没用。我的看法是如果你能成功矫正他并让他出狱,我会祝福你们,如果你做不到,那我不赞同你把感情耗在一个不会回应你的人身上。”

王容均道:“我会矫正他。”

不只他,他们黑狮队全队都会努力。

先前有魏家和军部的高层作梗,加上有钟佐的前车之鉴在,黑狮队的人都不能轻易出基地,哪怕少数情况被允许外出也不能来首都星,如今魏家要走下坡路,钟佐也被调离了首都星,副队他们都能探监了,就是一月一次比较麻烦。

王容均心中一动,想到一个好主意。

反正魏家自顾不暇了,估计没空搭理他。

他找大哥商量了一下,很快搞定转业工作,穿上警服跑到米奇,在狱长热烈的欢迎下见了几位同事,融洽的寒暄后问道:“他呢?”

狱长道:“现在是饭点。”

此刻钟佐还不知道要受到长期骚扰。

他坐在餐厅里用饭,开膛手与他面对面,笑得依然很好看。

X型进化者要是想干一件事,往往会非常有耐性。

开膛手那天一看钟佐的身手便清楚自己打不过,没再对他动手动脚,而是蛰伏起来等待机会。

钟佐懒得理他,夹起一根青菜放进嘴里嚼了嚼。

有了短时间内连跳三家监狱的丰富经验,他能直观地感受到伙食是一家比一家差,扫见狱警路过,叫住了它:“为什么你们这里的饭那么难吃?”

“不会呀,”狱警道,“我们使用的是高级料理机器人,用的都是好食材,做的饭菜绝对是营养结合的,在外面要卖很贵呢!”

钟佐道:“不是故意把味道搞这么惨的?”

狱警伤心道:“你怎么能这样想我们?不行我要去缓一缓。”

它说完嘤嘤嘤地就跑了,显然钟佐的话触发了程序。

哦,看来是故意的。

这里的犯人都注定被关到死,总吃这种东西估计不会太好受,很符合那位司法部长的尿性,不过毕竟是高级监狱,休闲区里有很多收费美食,只要花钱就能吃。

钟佐又夹起了一根青菜,今天的套餐和他进监狱吃的第一顿套餐相同,所以他才问了一句,其实并不在意味道。

开膛手必然也不在意,笑眯眯地陪着他一起吃。

王容均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心里凉了一半——不是因为开膛手,是他试吃过犯人的午餐,推测如果钟佐真的是极少数在意生存条件的X型进化者,肯定是吃不下的,可现实给了他沉痛的一击,瞬间毁了他一根救命草。

钟佐很快发现他,思考几秒道:“你退伍转业了?”

王容均应声,走过去道:“别吃这个,我带你去吃别的。”

钟佐道:“无所谓,反正快吃完了。”

王容均等着他吃完,带着他去操场散步,沉默一会儿把魏家绝地反击的事告诉了他,见他很平静,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钟佐道:“没看法。”

王容均道:“不生气?”

钟佐道:“没什么好气的吧。”

王容均仔细观察他的神色,又试着说了几件关于祁政的事,见他还是那样,另一半心也凉了,暗道专家猜的果然对。现在唯一的安慰是星球监狱很难进,他们在钟佐把自己弄进去前如果能成功矫正他,一切危机就解除了。

两个人绕着操场走了一圈,王容均突然想起了那堆“防作妖”的东西,说道:“这里到冬天了,我上次送你的毛线可以拿出来织条围巾。”

钟佐平静地扭头看着他。

王容均下意识做好准备听他说“幼稚”和“早就扔了”,便听他道:“我不会。”

“……”王容均道,“我……我教你?”

钟佐道:“行。”

于是当狱长等人午休完回到观察室,便见他们的新同事拿着棒针和毛线,正对着视频研究怎么织围巾。

几人:“……”

王二少的学习能力还是很不错的,狱长几人傍晚再看,就见钟佐随意找了个墙根靠着,而堂堂二少则站在他旁边织东西。

几人:“……”

我的妈,辣眼睛。

王容均耐心讲解完,递给了他。钟佐接过来试了一下,把不远处的狱警叫来,问道:“会织围巾么?”

他本来没报希望,但没想到官方把“人道”的表面功夫做得非常好,机器人在居家上的程序很多,说道:“会呀。”

钟佐便把东西塞给它:“织吧,我戴。”

狱警道:“好哒。”

说完也往墙根一靠,与他们排成一条线,紧挨着犯人给他织围巾。

王容均:“……”

狱长几人:“……”

王容均确定钟佐对织围巾不感兴趣,提起了十字绣。

然而伟大的机器人连十字绣都会,于是众人便见狱警给某人织完围巾,小媳妇似的围着他开始秀十字绣了。

王容均便又选了拼图,发现钟佐终于稍微感一点点兴趣了,这时副队他们恰好赶过来,自此拉开了黑狮队拯救大兵活动的序幕。

队长和副队是一冷一热的类型,副队平时非常照顾他们,而且很居家。

他不知从哪听来的意见,弄了本心灵鸡汤坐在会见室给钟佐念。钟佐平静地听着,没有丝毫不耐烦。一个小时后,副队期待地问:“有什么感想?”

“挺好的,”钟佐道,“基地是要举办演讲比赛?你的声线很适合这本书,应该能拿奖。”

副队:“……”

副队一脸打击地出去了。

王容均正在外面抽烟,见状问道:“不管用吧?”

副队点点头,叹气道:“我听说矫正X型进化者很难,小政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王容均道:“我也想知道。”

此刻被惦记的人还在第五星系的治疗舱里飘着。

他身上烧伤的部分已经长出新肉,右手和脑壳也被修复了,且修得特别完美,原因是先前某位赫赫有名的将军踹开房门跑进来看见了烧糊的患者,当场就抽过去了,苏醒后便暴躁地来回踱步,四处喷火,差点炸了整艘战舰。

少校的声音直抖:“快快赶紧修,要不咱们都得倒霉。”

医生终于明白患者的身份了,战战兢兢为患者做了修复,见某人依然暴躁,结合患者等同于活死人的情况,商量后想出一个办法:“将军,我们接下要修复他的脸部,您可以给个参照标准。”

他们把虚拟人脸软件递给他,想让他自己去玩,别打扰他们,反正患者的颏部损坏严重,既然怎么着都得在上面动刀,不如给将军找个活干。

将军闻言迅速点开自己的相册调出一张照片,告诉他们按这个整。

医生看着上面的美人,提醒道:“将军,这是女的。”

“我知道,”将军道,“这是我老婆,我做梦都想养个和老婆长得像的女儿。”

医生道:“您这是儿子。”

“儿子怎么啦?”将军反驳,“儿子才应该长得像妈!”

医生懂了,拷贝了照片开始干活,很快就整完了。将军过来一看,愣住。医生小心翼翼观察两眼:“这样行么?不行还能改。”

将军沉默良久,颤颤巍巍捂住胸口,老泪纵横:“儿纸,这些年你受苦了。”

医生:“……”

将军道:“他什么时候能醒?”

医生看看他这状态,犹豫了一下没敢说实话:“得看情况,目前不好说。”

事实上,患者这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醒。

将军“嗯”了声,站在治疗舱前给里面的人讲故事,边讲边哭,最后被手下强行拖了出去。医生面无表情目送他,继续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