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026章(1/1)

楚荧惑是事发后半小时接到的消息。

那时狱长还晕着,秦老被连续的地震弄醒, 代替狱长处理海啸危机, 抽空询问了1号岛的情况, 便联系了领主。

1号岛的研究所在秦老来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狱长的解释是那里研发的东西属于高级机密, 出于安全考虑,便将地址选在了星球监狱。

秦老曾一度怀疑他们想用犯人做实验,可这么多年星球上的犯人只增不减, 他便打消了疑虑, 结果现在一看死亡名单, 花香99的名字赫然在列。

他瞥了一眼研究所的负责人。

所长知道他的威名, 低着头不和他对视。

这名单是秦老向他们问出口令,从保镖机器人的记录里得来的,唯一庆幸的是这些普通试验品都是犯人,而溪林人族长的等级比较高, 一般口令不起作用,这才没被翻出来。

秦老道:“犯人的调动要通过司法部,我怎么不知道花香99他们在这里,嗯?”

所长更不敢看他, 没有回答。

秦老也没再问,因为他知道这肯定是领主的授意。

他回想整件事的经过, 脑中闪过钟佐的身影, 暗道有胆, 他真是一百多年没见过敢这么玩的年轻人了, 希望没死,死了太可惜。

楚荧惑推掉手里的事,亲自到了星球监狱。

那向来带着几分笑意的脸上一片平静,虽然看不出怒火,但眉间却隐约有股极淡的阴沉,狱长他们当即心脏一抖。

秦老则很淡定:“领主。”

楚荧惑点头:“现在情况怎么样?”

秦老道:“1号岛被炸平,2、3号岛被淹没,4号岛被淹没一半。2号岛的犯人当时在7号岛上,躲过了一劫,3号岛的犯人都被关着,没那么幸运,死了两个。4号岛上的犯人都活着,只有几个受了伤。”

楚荧惑道:“给我看看监控。”

秦老早有准备,点开了视频。

这是钟佐一行人从被押送回来到1号岛被炸的全过程。

楚荧惑坐在椅子里平静地望着1号岛被炸成巨坑,眉头都没皱一下。秦老原本想问问花香99的事,见状便打消念头,领主第一次露出这种强势的姿态,显然正在气头上,硬杠并不明智。

楚荧惑看向他:“秦老今天辛苦了,早点休息,不用在这里陪我。”

秦老心知其意,便回房睡觉,离开时体贴地为他们关上了门。

观察室静下来。

狱长、所长和空间站的队长提起一颗心,等着领主训话。

然而楚荧惑没有骂人,甚至没有看他们。

他输入指令调出研究所内部的监控,看着钟佐和蓝鸿宇一路直奔地下室,接着将两艘飞船坠毁的画面又看了一遍,问道:“有什么想说的?”

狱长道:“这肯定是有预谋的。”

楚荧惑道:“我知道。”

狱长噎了一下,有心想补充几句,但他实在想不通钟佐他们好好的为什么要把自己折腾死,何况这事归根结底是他以为在1号岛上架个能量网便安全了,谁知会被钟佐轻而易举地轰开。

所长压根不管监狱的事务,便闭嘴不言。

倒是队长开了口:“我让他们仔细检查过空间站,防御是没有问题的,飞船能突然进来,我觉得应该装有隐形系统。”

狱长惊讶:“隐形?”

队长道:“只有这样才说得通。”

狱长下意识想问他们哪来的技术,接着想到什么,闭上了嘴。

楚荧惑和所长的心里也同时闪过三个字:溪林人。

溪林人太聪明,据说族里有很多未发表的研究成果,或许便有隐形技术。

楚荧惑没接话,重新观看监控,尤其是两次飞船坠毁的镜头。

他点击暂停,把水花放大,一点点拖动,耐心地从头看到了尾。

事情很好分析。

他们抢飞行器、炸能量网、冲进地下室等一系列的行动都很明确,绝对是事先谋划好的。

星球监狱的人一向安分,这些年唯一的变量就是钟佐,主犯八成是他,加上他当初杀开膛手的时机选的太巧,所以这事乍一看是:溪林人花言巧语说动钟佐帮他们找族长,等钟佐混进星球监狱,便通过“契约”定位,拼着“主人死亡丢半条命”的反噬,把人一窝端了。

但问题是他们用了两艘飞船。

想要灭口,只用一艘足够了,何况第一艘落下来后,阿光他们全冲进了研究所,虽然地下室的监控没有远程连入观察室,导致他看不见里面的人做了什么,但他绝不会认为阿光他们是真的想去救人。

所以事情有第二种可能:那就是溪林人或许掌握了短途跃迁技术,第一艘飞船是为了打掩护,等第二艘飞船坠毁时,钟佐他们已经转移了。

只可惜水花太大,他看了半天都没找到证据。

他不说话,狱长几人也不敢轻易开口,便安静地陪着他,片刻后才听见他道:“都去休息吧。”

狱长犹豫几秒,想立刻就走,但身上的职务让他不得不壮起胆子问了一句:“那……那新闻要不要发?”

楚荧惑道:“发,按正常程序走。”

如果真是跃迁了,他们不就希望他当他们死了么?

行,他成全他们。

于是转天一早,新闻传遍了第一星系。

主持人道:“13号上午九点十二分,某监狱犯人发生摩擦,造成26人死亡多人受伤,以下是死亡人员信息。”

“钟佐,男,24岁,星历357年因故意伤人、杀人入狱,被判有期徒刑142年。”

“蓝鸿宇,男,32岁,星历351年因偷税漏税、走私、故意杀人入狱……”

“尤金,别名花香99,男,196岁……”

一长串的名单让民众们忘了要干的事,惊愕地瞪着屏幕,直到主持人全部念完他们都没回神,几秒后才开始惊呼咋舌。

上届那位司法部长不想让民众搞崇拜主义,所以犯人死后的信息只会写最初被判的年份,而不会写在监狱里加的刑。但一口气死这么多人,还包括花香99,民众反而都觉得是钟佐干的。

钟佐的粉丝太多,网上一片哗然。

他待过的前几座监狱的犯人和狱警也都惊了,一时议论纷纷,五味杂陈。

首都星王家。

王容均手指一松,餐具“咣当”砸进了盘子里。

王大少的心狠狠一跳,猛地看着他。

王容均嘴里的东西忘了嚼,整个人像被按了暂停键,新闻后面说的什么他一个字都没听清。王大少见他表情空白,忍不住喊了喊他。

王容均道:“嗯。”

答应完这一声,他重新拿起餐具,面无表情把盘子里的东西全部吃完,开始喝牛奶。

王大少道:“小均。”

王容均再次应声:“嗯。”

王大少道:“你要是难受……”

“我不难受。”王容均道。

他只是觉不出疼,也尝不出食物的酸甜苦辣而已。

首都星中央军校。

学生们结束早操,三三两两往食堂走,突然只听一声惊呼,继而响起此起彼伏的议论。聂正洋也关注了新闻频道,点开一看,整个人顿时僵住。

舍友奇怪地看他一眼:“走啊,吃完饭还上课呢。”

聂正洋站着没动。

舍友还想再问,旁边另一个舍友扯扯他,低声说了早间新闻。

他们都知道聂正洋是钟佐的脑残粉,看聂正洋这反应,显然是看了新闻。舍友干咳一声,主动拉住聂正洋往前走,暂时没有开口。

聂正洋浑身发冷,听着周围的议论,感觉喉咙被东西卡住,视线一片模糊。

死的不是一个犯人,不是一个男神,更不是一个什么正义的英雄。

那是他血脉相连的大哥,那是他花了十年才重新找回来的大哥,但他不能说,更不能像个神经病似的歇斯底里,他还得照常上课、照常训练,甚至连一场像样的葬礼都没办法给大哥办。

大哥他……他是怎么死的?

死的时候疼不疼?身边有人陪着他吗?

他有没有想过他们,有没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临死前是不甘的,还是……解脱的?

舍友察觉他的僵硬,试探地问:“你没事吧?”

聂正洋仍是往常那副桀骜不驯的模样,眼泪却止不住地往外涌,渐渐浸透了整张脸:“我没事。”

舍友:“……”

这一消息同样传到了聂家。

钟聂过完老爷子的大寿还没回嗨呀星系,起床看见早间新闻,顿时仰天大笑,脸上满是遮不住的狂喜。

钟佐那个烦人精终于死了!

钟思泽下次来第一星系出访,他也不用再担惊受怕。他虽然是假的,但从今以后他便是真的,聂家不会出卖他,他永远会是钟思泽的外甥!

钟聂高兴地洗漱完,快步来到餐厅:“爸,看新闻了么?”

聂父非常淡定,因为上面依然能随时用钟聂的生物信息要挟他们,钟佐死不死,其实没多大关系。他说道:“看了。”

钟聂打量他:“我看您不太高兴啊?不会心里难受吧?”

“不会,他离家那么久,我早当他死了,”聂父看着他,“再说他哪有你优秀?你才是我儿子。”

钟聂满意地笑起来,在他身边坐下了。

消息也同样传到了第五星系。

副官接到首都星的手下汇报,立即眼前一黑,反复确认了好几遍,做了一个深呼吸,拨通了将军的号。

此刻已是深夜,将军在书房伸了一个懒腰,正准备回卧室,看到通讯器的名字便按了接通,见副官忐忑地望着他,敏锐地道:“出事了?”

副官没敢用嘴说,而是把手下的信息复制粘贴,发到了聊天屏上。

将军:“……”

副官胆战心惊地等了几秒,试探道:“将军?”

将军:“……”

副官惊了:“将军?头儿?老大!你说句话啊,别吓我!”

将军缓缓转动眼珠看向他,没等开口,只听书房突然被敲了两声。他一个激灵,迅速关闭通讯器,望着儿子推门进来,镇定道:“怎么还不睡?”

“我出来倒杯水,”祁政道,“刚刚好像是副官的声音?出事了?”

“没事,那傻-逼经常抽风,不用理他,”将军道,“你快去睡吧,不早了。”

祁政看他两眼,点点头,让他也早点睡,便溜达着回了房。

将军绷着脸目送他离开,等了两分钟,赶紧跑回卧室,把门关严,走到小角落里拨通副官的号,一瞬间老泪纵横。

副官:“……”

将军倒满一杯酒,坐在地毯上哽咽地一口闷了。

副官张了张口:“头儿……”

“当初接到老婆出事的消息,我感觉天都塌了,”将军道,“要不是惦记着你们和儿子,我早跟着去了。”

副官二话不说也去倒酒,陪着他一起喝。

将军道:“他白天还问过我小佐的事。”

副官道:“少爷还年轻,会挺过去的。”

“你不懂,我们家的人都长情,”将军道,“你看我,这么多年也没再娶别人。”

副官道:“咱们带着他多认识一些人,兴许又能碰上喜欢的。”

将军道:“但愿,可现在怎么办?他才刚好利索。”

“要……要不给他找点事干?”副官提议,“再过不久第三星系的军火市场该开了,让少爷跟去看看吧,我亲自陪着。”

将军想了想,拍板道:“成。”

第一星系。

几位风云人物早已被抬进战舰,离开了那颗无人星。因为附近就是第19集团军,他们哪怕有隐形系统也不敢停留。

跃迁时太急,钟佐一行人都受了伤,被纷纷抬进了治疗舱。

可能是窒息勾起了记忆,钟佐的梦里全是少年时期的片段。

他被祁政抱上岸,便拼着两败俱伤把那二货打了一顿,最终是被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硬拉开的。

一天内打两场架,还把好几个小孩揍成那样。

工作人员皱眉看着他:“你再这样,我们就不能收留你了。”

钟佐道:“无所谓。”

工作人员气极:“行,我们和院长说一声,她如果同意,你现在就收拾东西走吧。”

钟佐“嗯”了一声。

反正他来这里只是想找个暂时的落脚点,原本就没想多待。

然而等他回到孤儿院,却听见他们在讨论新的教育资助,其中有一项是少年军校,15岁入校,三年期满便可以直接进部队。

他眯起眼,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选择,不仅能继续训练,还能避免被他父亲找上门,而且这里是孤儿院,能省去家庭情况的盘查,比他自己去报名当兵要便利很多。

哦,前提是他能不被轰出去。

他权衡利弊,找到祁政:“我要是现在去和他们道个歉,他们还会轰我么?”

祁政很高兴,看得出刚刚似乎是在考虑怎么能劝他留下,问道:“不走啦?”

钟佐道:“嗯。”

祁政凑近他,教育道:“你哪怕道了歉,阿姨对你的印象也不会变好,再说你得罪过那么多人,要是那些人以后主动找你麻烦,阿姨肯定认为是你的错。”

钟佐道:“没关系,能留下就行。”

祁政道:“可我有办法让阿姨对你改观。”

钟佐盯着他:“条件。”

祁政道:“条件是你得配合我矫正你,不能动不动就打人。”

钟佐道:“你指的配合是?”

祁政道:“比如我想拉着你出去玩,你不能十次里有十次都不去。”

钟佐思考两秒,决定先应付这个难关,便点头同意,见这二货逼出眼泪,扭头冲进院长的办公室,担心有坑,于是偷偷跟过去,入耳便是一声嚎叫。

“院长你们别轰他走好不好,都是我的错,我打他是想让他知道我喜欢他呀!”祁政哭得特别惨,“他对我说过他小时候的事,他爸是个虐待狂,每天都打他,他哪怕多呼一口气也会被按着打的!后来他爸死了,他只能捡东西吃,第一次成功吃到东西是从狗嘴里抢的,然后一直就是这么过来的,他只知道打架,是因为没人教他也没人在乎他啊!”

他一阵哭嚎,所有人都惊了。

祁政道:“我告诉他我和你们都会喜欢他,不会虐待他,他不信,所以我才想打醒他!”

他一边哭,一边发誓会慢慢教钟佐,不会再让钟佐打架,最终得到应允,被塞了一把糖果,心满意足迈出门,恰好和走廊的钟佐对上,由于情绪没恢复,微微抽噎了一声。

钟佐:“……”

这天过后,“凄楚可怜”的某人便在孤儿院里住下了。祁政得知他想报少年军校,也跟着报了名,遗憾道:“可惜不是大学,我原本想上个大学的。”

钟佐道:“你去吧。”

祁政道:“不用,我这两天想了想,觉得当兵挺好的。”

钟佐懒得理他。

有了协议,祁政此后便继续矫正他。

比如拉着他玩个游戏,强迫他念一段笑话,有一天还带着他爬上山坡的大树,在上面坐了一整晚,早晨抓着他晃:“快看,日出!”

钟佐被晃醒,沉默地盯着他。

祁政激动道:“怎么样,好看么?多么壮观!”

钟佐盯着他看两眼,面无表情把他踹了下去。

“滴滴”的轻响撞入耳膜。

钟佐从治疗舱里睁开眼,推开舱门坐起了身。

半南等人一直守着他,见状急忙围上前:“少爷,你醒了!”

钟佐冷淡地“嗯”了声,脑中仍残留着被那二货纠缠的噩梦,他破天荒有一点点不爽,但这太轻微,很快便被他调整过来了。

他走到餐厅,见蓝鸿宇他们也已经苏醒,便坐着和他们吃饭,听着二代和蓝鸿宇讨论以后的打算。蓝鸿宇道:“我不管你们有多想家,至少两年都别和家里联系,刚刚你们听见溪林人的话了,星球监狱是楚荧惑建的,他肯定能猜到咱们跃迁逃了。”

二代们自然听他的,纷纷点头。

蓝鸿宇便看向阿光和辰哥。

阿光主动道:“我以后就跟着你们混了,听你们的安排。”

蓝鸿宇和钟佐一个挂靠第五星系的凌家,一个是溪林人的契约主人,他不跟着他们混,脑子就是被驴踢了。

辰哥笑道:“我暂时还没想好,先跟着你们吧,你们去哪儿?”

“去第三星系,”蓝鸿宇看向钟佐,“之前说好的,你没改主意吧?”

“没有,”钟佐说着微微一顿,“我可以去上个学。”

众人道:“什么?”

钟佐道:“我只上过少年军校,想去上个大学试试。”

大杀器去过校园生活?

众人简直无法想象那个画面,集体沉默。

战舰在死寂下,缓缓开往了第三星系。

网上的哭嚎仍在继续。

几天后楚荧惑收到了心腹的汇报。

“蓝小姐接到消息就晕过去了,至今仍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心腹道,“其他几家也一样,打击都很大。”

楚荧惑道:“聂家呢?”

心腹道:“他们家的一个保镖请假回老家,至今没回来,据说以前专门负责训练钟佐,是他的教官。另外安全局的一名员工也请假了,当初钟思泽来访,正是他发现聂正洋和钟聂的关系不对,上报给我的。”

楚荧惑眯起眼,知道那两个人都是溪林人,果然他的猜测是对的,钟佐和溪林人有牵扯,当初是故意进的星球监狱。

心腹打量他,忐忑地等待指令。

楚荧惑道:“长期派人盯着那几家人。”

他还是不信那群人会死。

心腹道声是,切断了通讯。

此时的第五星系,某位将军成功劝动儿子,让他同意前往第三星系,并且为防止儿子总问小佐的事,安排他提前出发了。

祁政道:“不是还有一个月么?”

将军道:“我那边有不少朋友,副官带着你去认识一圈,时间就差不多了。”

祁政便接受了安排,情真意切和老爸道完别,迈上了前往第三星系的战舰,然后窝在房间里不出来了。

副官晚饭时没找到人,过去敲门一看,见他窝在角落里,双眼通红,顿时吓了一跳:“少爷,你怎么了?”

祁政抬头看着他,哽咽道:“没事,我心里难受。”

副官尽量镇定道:“出……出什么事了?”

“我已经都知道了,”祁政道,“只是要装着没事太难熬。”

副官立刻猜测他可能是偷听到他和将军的电话了,轻叹一声拍拍他的肩:“我们不告诉你,也是怕你受不了。”

祁政没有说话。

副官道:“少爷,你人生还那么长,总会再遇见一个喜欢的人,小佐他要是在天有灵,也不想看见你这样啊。”

祁政整个人一僵,霍然抬头:“你说什么?”

副官道:“我是想让你看开点……”

祁政揪住他的衣领:“他死了?”

副官:“……”

他猛地反应过来,“不是,你刚刚是在诈我?”

祁政松开他,面无表情重复道:“他死了?”

副官脸色发白,在他的注视下颤抖地点了点头。

祁政站起身,茫然地往前走,见副官拦住他,下意识想说点什么,结果话未出口,两眼一翻就抽了,特别快。

副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