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029章(1/1)

市场分为几个大区。

钟佐他们待的这一片是特色-区, 贩卖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深受游客的欢迎。特色-区的街道只有三米宽, 经常处于拥挤的状态, 但路窄正是这里的一大标志, 官方并不准备变动。

小路错综复杂, 毫无规律可言,时间一长便会晕头转向, 幸亏官方考虑过这种情况, 在每个岔口都装了电子导航,否则他们的邮箱绝对要被投诉迷路的信件塞满。

钟佐没时间停下来问导航,好在旁边还立着地图。

他认图的能力很不错, 简单一扫便知道该往哪边跑,弯转的简直行云流水。

在“军火”市场的大背景下, 握着把硬币往人多的地方一洒,估计会砸中一半和黑道挂钩的人。这一路他们不慎又得罪几个爱较真的少爷, 少爷气不过,同样派人在后面追,导致队伍越发壮大。

战斗系的人毫无压力。

他们来这里为的便是寻找未来的东家,再者教官说过只要不弄出人命, 一般的情况校长都能摆平, 所以在发现这位设计院的学生有两把刷子时, 他们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展现自己的好机会, 但当追了半天都没摸到对方的衣角后, 带头的人面具下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了。

他们一致认为匿名大学就是佣兵学校, 其他的院系只是顺带而已。

可现在一群战斗系的要是杠不过一个设计系的,那乐子可大了。

没人喜欢当陪衬的绿叶,尤其还是在这种众目睽睽的时候。带头的咬牙道:“速度再快点,不能让他逃了!”

“好!”

从特色-区出去,对面就是高档区,中间隔着一个非常有情调的广场。

高档区的商铺鳞次栉比,窗明几净,空中还飘着悠扬的小提琴曲,稍微站一会儿,整个人都会变得愉悦。

蓝鸿宇坐在一家餐厅靠窗的位置上,乖巧地和军火商用餐。

这地方有匿名大学的学生,为防止被战斗系的疯狗抓到把柄,他便没有换掉身上的行头,好在军火商并不在意他是否露脸,确认完他的身份,便将个人终端交给了他。

蓝鸿宇道声谢,与他边吃边聊,拿起红酒轻轻地抿一口,突然扫见远处的特色-区里窜出一个设计专业的学生。那学生身形矫健,一路向高档区狂奔,后面跟着一长串的人,看着杀气腾腾的。

蓝鸿宇:“……”

他维持着握酒杯的姿势,目睹他们穿过广场进入高档区,沉默。

有本事把场面搅合成这样的,除了钟佐不做他想。

不过那小子又干了什么?挖人家的祖坟了吗?

军火商也看见了那个画面,见打头的学生和蓝鸿宇的校服一样,问道:“那是你朋友?需要我帮忙么?”

蓝鸿宇放下酒杯:“不用,我过去看看就行,今天谢谢您。”

他礼貌地与军火商寒暄几句,拎起个人终端告辞了。

此刻钟佐已经进入高档区。

这里的路比特色-区的宽,行人也少,且视野开阔。战斗系的人原本担心他会躲进人堆里让他们找不到,见状精神一振,觉得这小子跑不了了。最重要的是这地方遇见大佬的几率要更高,他们于是加快速度,继续往前追。

祁政这时却要受不了了。

他大病初愈,前段时间才勉强恢复到能正常活动的水平,这么高强度的一跑,很快便有点吃力。

副官一路跟着他,见他越跑越慢,担忧地劝道:“要不别追了吧,我让他们追过去把人绑来交给你,让你出气行么?”

祁政想也不想道:“不行!”

他暴怒时想干一件事,一般人是拦不住的,快速扫视一圈,发现广场上有人玩能量滑板,便冲过去把东西一抢,告诉人家找副官要钱,滑着就跑。

副官生怕他出事,把赔钱和安抚的任务交给了手下,急忙带着剩余的人跟住他,他们身后则是钟聂的保镖和几位被惹怒的二世祖的手下。

至于钟聂本人……他一向是走斯文的路线,何况他被踹了一脚,根本没办法追,便只是吩咐保镖追人,找地方捂着伤口抽气。

留下的保镖急忙找来医疗箱为他治伤,顺便通知了钟思泽的人。

钟思泽此刻正在高档区的另一家餐厅里吃饭。

他毕竟是星系领主,为避免麻烦,便入乡随俗尝试了一把这里的面具文化,且特意选的红黑色,戴在脸上既神秘又骚气。他对面坐着一位长发男人,长得非常漂亮,只是神色懒散,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保镖收到消息时,钟思泽正要试图拉人家的手,结果被无情地拍开,“啪”地一声轻响。

他们见状犹豫两秒,提着一颗心小心地凑过去,低声道:“领主,钟少被人打了。”

钟思泽微微一顿:“伤得怎么样?”

保镖道:“有淤青,好在没伤到骨头。”

钟思泽道:“怎么回事?”

保镖道:“据说是别人打架不小心连累到了他,钟少已经派人追过去了,正要处理这件事。”

钟思泽淡淡地“嗯”了声,没有再问。

他虽然疼外甥,但不是那种无条件宠爱的类型,而且他觉得男孩子不能太娇气,打打架再正常不过,便不准备管。不过军火市场到底人杂,钟聂又是第一次来,他吩咐道:“你们派一个人跟着他,别真出事。”

保镖道声是,走了。

钟思泽看向对面的美人,把刚刚的不愉快忘掉,体贴地问道:“饭菜合胃口么?要是不好吃,咱们换一家。”

长发男人道:“还成。”

话音一落,他发现街道那边跑来一个人,后面还追着不少战斗系的学生,显然是要打架。

钟佐往后看了一眼。

交上手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些人不是新生,应该都接受过系统的训练,所以他打算拖着,一路拖到现在,队伍终于分出了层次。

他立即停住,转身冲向第一梯队的三个人,半路便毫无预兆地起跳,膝盖顶住其中的一个把人撞翻,紧接着往脚腕狠狠一踩,在对方的惨叫声里闪到另一人的面前,躲过挥来的拳头,快速往他肩膀一握,霍然卸了人家的胳膊。

哟!

长发男人意外地挑起眉,见那小子短短几秒内便利落地废掉了三个人,并成功在第二梯队追来前脱身,觉得这狠辣劲甚得他意,看了看心腹。

心腹明白他的意思,略微点头,出门跟上了他们。

被废的三名战斗系的学生仍躺在地上,其中就包括领头的人。

第二梯队见到他们不禁一停:“哥,你怎么了?”

那领头的脸色更加难看,吼道:“留一个给我找医疗箱,剩下的别停,都给我追,一定要搞死他!妈的!”

他不能倒下。

他们再开学就大三了,在学校训了两年又不是白训的。

一个设计院的学生单枪匹马干翻战斗系大三年级的一半精锐,他简直无法想象消息传回学校会成什么样。

哪怕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打不过对方,但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起码要让人们见识到他们战斗系不屈的灵魂!

祁政过来时便见有三个人在治伤,二话不说把滑板一扔,大步冲了过去,在副官的帮助下按住他们,狠狠地暴打了一顿,末了抹把额头的汗,呼哧呼哧地喘粗气。

副官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再次劝道:“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

祁政怒道:“不!”

他一个都不会放过!都他妈的别想跑!

他根本不听副官后面的话,拿起滑板继续追。

副官:“……”

士兵:“……”

真不愧是将军的种,发起疯来一样一样的,他们在心里腹诽,认命地跟住他。

队伍在高档区内又跑过了三条街。

钟佐故技重施,把第二梯队的人熬下去一点,趁机把他们也给废了,然后再次跑过一条街,见蓝鸿宇正迎面赶来,便停下脚,笑道:“阿二,你来得正好。”

蓝鸿宇打量他,见他好像没什么事,笑眯眯地道:“十三啊,你还记得自己现在是个大学生么?”

钟佐道:“记得。”

蓝鸿宇把个人终端递给他,没有劝他逃命,而是和他一起望着第三梯队的人跑过来。钟佐淡定地看着他们:“我说过这只是我和那个什么乐的私人恩怨,你们现在要是走,我就不计较了。”

“你少他妈废话!”战斗系的人在学校里横行多年,第一次踢到铁板,必须咽不下这口气,他们见两边的商铺有人围观,便拿出拼死一搏的气势,“上,好好教训他们!”

蓝鸿宇跨出一步与钟佐站在一起,迎上了他们。

等祁政追过来,最后一个战斗系的人恰好被凶残的二人组撂倒。

他追了一路,就打了一路,这次当然也一样,便气呼呼地把地上的人全打一遍,由于体力耗损严重,他打几个便会停下歇两口气,抹把汗,撸袖子接着打。

钟佐:“……”

蓝鸿宇:“……”

祁政打完最后一个,喘着粗气走到钟佐和蓝鸿宇的面前,见他们的衣服都一样,便掏出怀表:“谁、谁他妈刚刚踩的这个?给老子站、站出来!”

怀表的壳被踩坏了,露出里面的照片,正是在第一星系里流传甚广的海报。

蓝鸿宇恍然大悟,哦,原来是钟爷的脑残粉。

能在第三星系遇见第一星系的脑残粉也是蛮有缘的,而且为一块表能追出来好几条街,这脑残粉显然很铁啊。

他立刻就让开了,指着钟佐道:“他踩的,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