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047章(1/1)

那一瞬间, 祁政感觉心脏被整个扔进了绞肉机里。

他想也不想坐起身, 把人抱进怀里,扣住钟佐的后脑在耳边印下一个吻, 颤声道:“我在……我在这里。”

钟佐的额头抵着祁政的肩, 呼出的气息极轻,让人简直不敢相信他在哭。

那些浓烈的感情好像被压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只能通过痉挛颤抖的手指窥探一二,正因为宣泄口太过吝啬,反而更让人觉得他体内每一寸紧绷的皮肤都在叫嚣疼。

祁政虽然没有记忆, 但就是知道钟佐从来没有哭过。

五脏六腑顿时也进了绞肉机,疼得他恨不得把人揉进骨血里,可双手摸到的冷汗却拉扯着理智, 让他没敢用力。

他尽可能地把人往怀里搂, 咬着牙堵住内心狂涌的情绪, 安抚道:“宝贝儿,我在这里,我哪都不去。”

钟佐这次听见了声音, 手指松了一点力道。

孑然于世,风似的飘着。

他无所谓亲人和朋友,无所谓冷暖和喜乐,哪天飘到一个地方被高墙挡住,死便死了, 直到祁政像桥梁一样架在了他和这个世界之间。

“我在这里”仿佛喊醒了漫长的噩梦。

他闻见空气的味道, 祁政身上沐浴液的淡香, 胸膛暖融融的触感比以往更加清晰,温度源源不断地渗过来。

他闭上眼,慢慢放松紧绷的神经。

他终于又一次的,与这个世界和解了。

祁政的眼底蔓延上几缕血丝,但双手特别稳,因为竭力维持着冷静,后背绷得快要断裂。

蓝鸿宇、保镖和听到动静赶来的副官站在门口,看着相拥的两个人,没敢进去。收到保镖通知的钟思泽这时恰好过来,挥开他们往里迈了半步,看清情况后也停住了。

祁政抬头看着他们,摆手示意没事,然后小心翼翼地抱着钟佐从地上站了起来,几人这才发现钟佐已经晕了。

钟思泽一路跟着他回到医疗室,见他把钟佐放进治疗舱后便一动不动地坐在旁边盯着,低声道:“怎么回事?”

祁政跟没听见似的,继续望着里面的人。

钟思泽踢踢他:“嗯?”

祁政这才动了一下,极其缓慢地看向他,双眼不知何时已经通红一片,水珠在眼眶里打着转,好像随时能往下掉,哽咽地喊道:“舅。”

钟思泽:“……”

两分钟后,钟思泽把人拎到小吧台,给他倒了一杯酒,顺便把自己那杯也倒满了。

他今天和钟聂做了一个了解,颜逸还马上要回第五星系,不知什么时候能再见面,他本想一个人静静地惆怅一把,结果外甥也出事了。

他把杯子推过去:“到底怎么回事?”

祁政的胸口仍在一抽一抽地疼,哑声道:“他可能自己矫正过来了。”

钟思泽一怔:“有多大把握?”

祁政道:“八-九成。”

钟思泽欣慰地“嗯”了一声,觉得今晚总算没那么苦逼了,见他说完事要走,便叫住他,让他喝完这杯酒。

祁政很痛快,拿起杯子一口闷了。

钟思泽道:“……回来。”

祁政便清楚舅舅是想让自己陪着喝酒,哀怨地看着他:“舅,你没家室,我可是有的。”

钟思泽正要给他再倒一杯,闻言握着酒瓶的手立刻想拐个弯砸他脸上。

祁政的直觉再次发挥作用,及时抢过来自己倒满,没什么诚意地陪他喝完这一杯,赶紧跑了。

人们昨夜睡得都晚,哪怕飞船调亮了一点光线,醒的人也少。

这个时候,军火市场早已升起一轮红日。

市场上基本没有秘密可言,何况昨晚在湖心区的游客都看见了飞行器坠毁,有关系的人稍微一打听,很快得知军火王被杀,且动手的是第一星系的聂家。

瞬间平地炸锅一样。

他们前几天才对新人菜鸟科普过军火王的传奇史,还讨论过他的出现会对目前的局面造成什么影响,结果眨眼间就死了,还是在大佬云集的会议场地被杀的,今年这“状况”出的是不是有点大?

消息迅速传开,不只军火市场议论纷纷,匿名大学里也是一片震惊。

“干掉军火王”的生意只有骨干知道,公司会在适当的时候再宣布这件事。几名参与的骨干重新戴回面具,听着同僚们猜测军火王与聂家的爱恨情仇,面上不动声色地点头,心里则是万树开花。

跟着大佬混就是有前途,军火王都被他们干掉了,以后还有什么人干不掉!

他们暗暗握拳,实在压不住心里的激动,便以训练为由,排成一个小队去操场跑了几圈。

每次军火市场开市,网上都有直播贴,今年也一样。

高信息时代,事情传播得是很快的,楚荧惑、霸王龙和王容均等人全知道了。楚荧惑出事的当晚就收到了心腹的消息,多少有点惋惜,问道:“聂家怎么扯进去的?”

心腹道:“应该是钟佐杀的人,得手后再借着聂家逃离。”

“钟佐。”

楚荧惑默念这个名字,一次又一次搅黄他的事,他终于对这个人有了点兴趣,温和道:“告诉语海抓紧时间回来。”

心腹道:“是。”

语海此时仍在开往第一星系的飞船上。

她的头发被她毁掉,便精心挑了一个假发戴上,穿着抹胸裙,优雅地走过去开音乐,看向霸王龙:“老公,跳舞么?”

霸王龙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语海笑着在他对面落座,托起腮,一脸的天真无邪:“老公,你是不是在想把你推下游泳池的黑衣小姐姐?”

霸王龙道:“没有。”

语海道:“那是你认识的人吧?”

霸王龙道:“不是。”

“你们男人每次沾花惹草都推得这么干净,我真替小姐姐感到不值!”语海红着眼道,“还有我们的事,先前上床的时候你还说会照顾我一辈子,谁知扭头就是这个嘴脸,我真的看错你了!”说罢捂着嘴,哽咽地跑了。

副官:“……”

霸王龙:“……”

场面死寂了一瞬。

副官惊悚道:“你们……”

霸王龙黑着脸:“假的。”

副官呼出一口气,见队长仍在和王容均聊天,虽然说的都是一些家常,但他知道他们有一套交流密码。

霸王龙正在和王容均分析这件事。

军火王是被聂家杀的,这事很可能是钟佐动的手。所以钟佐装成穆文昊的女伴混进军火会议,目的是军火王。但他和语海能从海上城市出来是军火王帮的忙,由此推测,军火王或许是楚荧惑的人。

而上面点名黑狮队执行这次任务,搞不好也是提前猜到钟佐会过去,便派了熟人。

此外穆家是第五星系的人,军火王复出后八成要去第五星系发展,这也许是钟佐与穆家能联手的原因,那么楚荧惑派军火王去第五星系又是想干什么?

通讯器两头的人一时沉默。

第五星系,又是第五星系。

当初把他们的生活搅乱的便是一次第五星系的任务,谁知转来转去,还得再转回去。

二人做了几个猜测,很快结束交流。

王容均在那头想了想,给聂正洋发消息,问他有没有联系他父亲。

聂正洋也在关注军火市场的帖子,自然是联系了。

他问了军火王的死和聂家有没有关系,但那边至今没有回话。

聂父这时其实已经醒了,更看见了儿子的消息,然而由于太糟心,他实在不想回。这事说有关和没关都不对,人不是他想杀的,可动手的偏偏是他坑爹的大儿子。

不过他现在基本没心思计较这些了。

他被钟思泽的保镖强行掳到这艘飞船上,连命能不能保住都不知道。

飞船上的人陆续睡醒,简单收拾好自己,坐在餐桌上吃延后许久的早饭。

钟思泽实在很有毒,昨晚刚和假外甥摊牌,今早照样坐在一起吃饭,连聂父都在这张桌子上。

这就让聂父很难受了。

当年那层纸就和捅破了没什么区差,但钟思泽一个字都不提,甚至没有对他冷眼相向,就这么吊着人,让他完全猜不透对方想干什么。

钟思泽看向副官:“他不吃?”

副官道:“我去问问。”

话虽是这么说,但他已经做好了给少爷端饭的准备。

他迈进医疗室,见少爷维持着先前的姿势守着钟佐,便道:“想吃什么?我把早饭端过来。”

祁政刚想回一句“随便”,只听“滴滴”声响起,紧接着治疗舱的指示灯变成了绿色。他瞬间屏住呼吸,见钟佐眼睫微动,苏醒了过来。

他急忙打开舱门,扶着里面的人坐起身,问道:“感觉怎么样?”

钟佐道:“还好。”

祁政默默观察,觉得和平时没什么区别,试探地凑过去:“宝贝儿,给个早安吻。”

钟佐按着他的脸推开:“一边去。”

祁政顿时哼唧。

钟佐迈出治疗舱,听见副官说正在吃早饭,便道:“你们先去,我去洗个澡,换件衣服。”说罢扔下他们,头也不回地走了。

祁政望着门口,摸摸下巴:“你说他是不是因为昨晚跑过来投怀送抱,不好意思了?”

副官不理他,把人拉到了餐厅。

众人见只有他们两个人过来,猜测钟佐还没醒,便继续吃饭,片刻后见钟佐竟然来了,纷纷停住望过去。

钟佐随便找了件休闲服,踩着一字拖溜溜达达地迈进餐厅,对他们点点头:“早。”

众人道:“早。”

钟佐见祁政身边有一个空座,便慢慢走过去,察觉祁政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侧头很自然地在他脸颊亲了一下,淡定地拉开椅子坐下了。

所有人:“……”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