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059章(1/1)

穆将军一看儿子的信息便知道他的意思。

然而知道是一回事, 执行起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五星系实在太大, 楚荧惑要是真的偷偷摸摸干点什么,他们短时间根本查不到。

不过好在能通过楚荧惑暗度陈仓的这一手里推断出派来的人应该也是钟佐他们认识的, 不然楚荧惑大可不必这么麻烦。

穆将军与颜将军通完气, 把名单交给管情报的手下让他们尽快查。同时“造势”计划要提上日程, 因为他担心再拖下去可能就来不及了。

另一边,祁政关掉通讯器,抬头便见王容均正看着他。

王容均道:“出什么事了?”

祁政道:“没什么啊。”

“从刚才起你的表情就不太对劲, 当我傻啊?”王容均半开玩笑地反问, 神色是平日里的吊儿郎当,语气恰到好处, 并没有咄咄逼人的架势。

祁政一时迟疑。

如同在嗨呀星系的时候, 他没告诉王容均霸王龙在军火市场干的事一样, 很多事他都不知道该不该对王容均说。

立场不同, 考虑的问题自然不同。

楚荧惑是第一星系的领主,无论是王家还是霸王龙军界新贵的家族,全与楚荧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哪怕他和钟佐当年上的少年军事学院,据说也是楚荧惑上位后搞的政策。

客观讲, 楚荧惑是个非常合格的领主, 一直深受民众的爱戴。

第一星系在他的治理下方方面面都很不错, 如果对第一星系的民众说楚荧惑想把第五星系纳入囊中, 他们八成会觉得自家领主很霸气, 忍不住纷纷点个赞的。

不同于钟佐对人对事都很冷淡, 祁政一向活得很积极向上,所以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没失忆,突然让他对上楚荧惑,他可能也会有点发憷,毕竟他以前是第一星系的军人。

王容均看他一眼,又看了看钟佐,猜测道:“和我们那位有关?”

祁政装傻:“怎么可能。”

王容均笑道:“你每次说谎都是这个表情。”

祁政微微一顿,还没想好要怎么应付,脚便被钟佐碰了一下。

与此同时,只听王容均道:“诈你的。”

祁政:“……”

王容均道:“看来就是了。”

这很好猜。

星球监狱是楚荧惑建的,钟佐他们都在里面待过,先前军火王毫无预兆地复出,又毫无预兆地被钟佐他们干掉,显然与星球监狱有关。换言之,他们和楚荧惑目前正站在对立面上。

聂正洋在旁边听得皱眉:“你们在说什么?”

王容均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别乱插嘴。”

聂正洋给了他一个冷冰冰的眼神,询问地看向大哥。

钟佐道:“听他的。”

聂正洋:“……”

王容均顿时忍不住笑出声,还嫌不够地把果盘拖到了他面前,气得聂正洋差点拿起来拍他脸上。

经过这一打岔,王容均没有再往下问,钟佐和祁政也默契地没再提。

几人吃完饭回到了穆家,王容均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跟着祁政进了他们的卧室,把门一关,挑眉看着他们,仍是先前的模样,并不打破砂锅问到底,如果祁政他们不方便说,他就开门回房了。

到这个份上,祁政觉得没必要瞒得死死的,说道:“你们那位吧……”

王容均道:“看上第五星系的什么了?”

祁政道:“可能看上整个第五星系了。”

王容均的神色变了变。

他本以为楚荧惑是想要第五星系的某个重要的东西,谁知答案竟如此凶残。

当年几大星系爆发过战争,好不容易才能和平,于是新星历启用时几大星系有过约定:若没得到求助,其他星系不得干涉别星系的政权。

这些年第五星系一直很乱,其他星系肯定没少趁机伸手。

但暗中伸手捞点利益就算了,直接把一个星系都弄过来可有些过,一个不小心,第一星系和第五星系就得开战。

他想起上次见到楚荧惑的样子,不禁皱眉。

祁政倒了三杯酒,拿着递给他一杯:“这只是结合种种迹象的猜测,并不完全确定。”

王容均知道他这两个兄弟都不傻,“不完全确定”肯定是有七-八成的把握,他抿了一口酒,说道:“我总觉得……”

祁政等了等:“嗯?”

王容均摇头,表示没事。

他感觉楚荧惑不太像是野心那么大的人,第五星系的资源是丰富,但那些东西第一星系又不是没有,何况第五星系的局势一向复杂,真弄过来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不过他们那位好厉害的领主确实心思比较深,谁知人家具体是怎么想的。

这事不是他能管的,他左右不了双方的决定,更对接下来的局面无能为力,最终只能道:“要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别客气,能帮的我一定帮。”

祁政拖长音:“哦……”

王容均道:“给他下药不可能,换。”

祁政道:“我是想让你吞个雷去找他。”

王容均笑骂:“这不一个意思么?”

祁政笑道:“为了我们,哥们你牺牲一下吧。”

王容均道:“滚。”

祁政一番插科打诨,气氛重新轻松。

但谁都不能当作事情不存在,王容均没有停留多久,喝完一杯酒,心事重重地回房了。

转天一早,聂正洋和王容均告辞,开始前往嗨呀星系。

又过几天,阿光和辰哥终于抵达穆家。阿光当初留在军火市场打拼,没有跟着他们去嗨呀星系,而辰哥虽然去了匿名大学,但在蓝鸿宇和二代们集体退学的大背景下,抽一个人混入军火市场是很容易的,因此他留在了阿光的身边,这次听说星球监狱有人出来,他便跟着一起来了。

这二人一个是5号岛的,一个是6号岛的,刚好能帮忙。

阿光和他们寒暄几句,便去看那几位曾经的手下了。辰哥站着没动,问道:“我们那个岛有人出来么?”

钟佐道:“有,这是今天发回来的视频。”

辰哥凑过去一看,惊讶道:“这不是鹰老大么?”

钟佐道:“嗯,前些天宣布复出了,他身边的人是你那个岛上的。”

辰哥点点头,快速看完,发现分辨不出人家有没有受控制,说道:“我需要接触他一下么?”

钟佐道:“暂时不用。”

几人等了一会儿,阿光便回来了,告诉他们有两个人可能说了谎,其他的不确定。

溪林人讨论后,推测或许是主人下的令不重要,也或许干脆只是一两句嘱托,因此导致那几人没有多少破绽能露。

于是事情又陷入了僵局。

另一边,穆将军和颜将军广撒网,马不停蹄地打探消息。

可星系实在太大,名单上的人又太少,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最烦人的是鹰老大宣布复出后,如今正搞得风生水起。他的旧部很多都在第9区,而第9区才换完一个将军,局势不是太稳定,这一番动作很像是楚荧惑先前没能拿下第9区,所以想继续图谋不轨。

楚荧惑确实知道他们知道,但万一要利用这一点反其道而行呢?

这么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地一搞,他们不重视不行,重视吧,如果是迷糊视线的,就是白浪费时间,这就让人很难受了。

穆将军气得又在书房里把楚荧惑连同他的祖宗十八代全骂了一遍,暗道这混账是谁养大的,真他妈的一肚子坏水。

事情的转机是在一次旅游上。

溪林人那边没进展,穆将军这里又没消息。

祁政在公司里窝了好几天,终于待不住了,于是查了哪些地方比较好玩,打着“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的旗子,严肃认真道:“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出去转转吧,兴许能帮上忙呢。”

钟佐道:“你觉得哪里好玩?”

“我觉得中立区不错……”祁政猛地一顿,反应过来,“宝贝儿你说什么呢?咱们是干正事,不是玩。”

钟佐充耳不闻:“想去中立区?”

祁政点头:“其他几个大区,咱爸他们肯定没少派人,中立区的种族多,都是一群没什么战斗力的人,平时老实又低调,咱们过去转转,或许能有新发现。”

钟佐知道他是想玩,没什么意见,反正现在确实没有进展,再说局面若真的朝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他们以后想玩都玩不成。

蓝鸿宇也是个坐不住的人,见状立刻要跟着。

但他不想当电灯泡,笑眯眯地拉上了辰哥和二代们,几人便简单收拾一番,轰轰烈烈地跑去旅游了。

祁政很多习惯都没变,旅游时除去品尝美食,还很喜欢拍照留念。

以前他是找路人拍,现在这份工作落到了队友的身上,并且可以吹毛求疵了:“你这拍的什么玩意儿,简直是直男拍照技术,小心以后找不到对象。”

辰哥:“……”

蓝鸿宇和二代们顿时笑抽,祁政不明所以,习惯性地看向钟佐,见钟佐在看照片,便道:“不好看,删了重拍。”

钟佐不答,而是点击放大,再放大。

一群人凑过去,只见照片的角落里有一个身穿T恤短裙、头戴鸭舌帽的女孩路过,虽然帽子遮住了一部分脸,但由于长得太好,完全掩盖不住那股迷人的妩媚——正是语海。

众人:“……”

语海早已发现他们,已经躲进了一家咖啡厅,并把他们游玩的照片和信息一起发给了楚荧惑。

楚荧惑点开个人终端,足足一分钟都没开口。

这么一个要紧的关头,这群人竟然还有心思旅游,脑子里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