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062章(1/1)

钟佐他们立即把情况反馈给了穆将军。

穆将军没有太意外, 这么多年一直与那几位将军勾心斗角, 他是不会因为查到科学家就轻易放松警惕的, 所以在中立区的人手都没有停止工作。不只是他,颜将军的手下也在抓紧时间干活。

祁政放心了,继续开着飞船在中立区里转悠。

语海不清楚他们的打算, 几次想试探地聊聊, 却见他们瞒得密不透风。

想色-诱吧, 钟佐有主, 蓝鸿宇他们则对她这种类型不感冒, 至于剩下的辰哥……在成功之前, 她很可能会先被气死。

因此她只能委屈地抿起嘴, 哀怨地望着他们。

“怎么了?又寂寞了?”辰哥按照她教的“男人要体贴”的知识,现学现卖道, “要不我把他们叫过来再打牌?”

语海:“……”

打你妹啊!

辰哥道:“嗯?”

语海心思一转:“要不你陪我看个电影?”

辰哥道:“成。”

语海便告诉他找个爱情片,准备看到甜甜的地方往他的肩膀靠一靠,兴许能培养感情。结果片子放了,肩膀也靠了, 当她满怀羞涩地看着身边的人时, 却发现某人睡着了。

“……”语海道,“喂!”

辰哥惊醒,看了一眼屏幕:“哦播完了, 你还看么?我陪你继续看。”

语海:“……”

所以你的“陪”就只是单纯的“陪”个人吗?!

一直到晚饭时间, 语海都没再搭理他。

穆将军那边依然没消息, 几人饭后聊了一会儿便各自休息了。

消息是半夜里发过来的。

钟佐睁开眼, 看了看祁政的个人终端,拎过他的胳膊想打开查看。祁政睡得迷迷糊糊,把人往怀里抱抱,在颈窝一蹭:“唔?”

钟佐道:“睡你的。”

祁政的意识不太清醒,反应了一会儿才再次发出一个音:“嗯?”

钟佐没回答,点开了消息,发现是一张照片和一小段视频,里面的人非常眼熟,目前同样在中立区里。

祁政这次清醒了点,吧唧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口,睁眼看过去:“这谁?”

钟佐道:“文森尔德。”

祁政之前闲着没事就喜欢追问他监狱的事,闻言说道:“就是星球监狱里最不招人待见的那个兽人?”

钟佐“嗯”了声。

文森尔德是4号岛上的老大,当初和他单挑时耍赖,导致打了一场群架。后来他们开着豪华版木板四处串门,宁愿去3号岛上瞻仰变态杀人狂,也不乐意去4号岛,双方的关系非常糟糕。

他敲字回复,见对方打过来,起身穿了件睡衣,这才接通。

穆将军暂时没开口,而是把颜将军也拉入了通话频道,因为这是颜将军的人发现的。

颜将军道:“他现在在间嘉星,是阿瑟副官的老朋友。”

钟佐了然。

间嘉星距离他们抓到语海的那个星球很近,并且是驻军基地的所在地。阿瑟将军是一位兽人将军,是除了秦将军和海登将军之外的另一大毒瘤将军。

第五星系八处有将军驻守的区域里共五块繁华区,剩余三块不是因为资源不行,而是将军太有毒。不同于第9区和第1区的乌烟瘴气,阿瑟将军管辖的第3区并不乱,但却很穷,因为他不喜欢人类,辖区里兽人居多,人类在那里工作会受歧视,高端人才自然不会过去给他打工。

第3区就和星球监狱的4号岛一样,等级森严,遵守强者为尊原则,压根不是一个正常态的社会。穆将军和颜将军都知道想要统一第五星系,第3区将是一大麻烦,他们太团结,并且很固执,一个弄不好就得硬杠。

阿瑟将军当年同意来中立区换防,一个原因是叶先生是他极少数认可过的人类,另外一个便是中立区种族多,人类占的比例不大,所以他乐意过来守着。

这段时间恰好是阿瑟将军的部队负责驻守,根据颜将军的手下反馈的消息,阿瑟在叶先生的祭日后暂时没回第3区,目前恰好在基地里待着。

穆将军道:“那什么尔德是冲阿瑟去的?”

颜将军道:“但第3区又不像第9区,他哪怕杀了阿瑟又能怎么样,这么短的时间里他还能说服副官篡位?”

钟佐思考几秒,问道:“如果是契约呢?”

频道瞬间一静。

大概过去五-六秒,穆将军才整个人都不好了似的开口:“不能吧?”

颜将军虽然没有提出质疑,但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溪林人一旦与主人定下契约,是不能再作为主人与别人定的。然而楚荧惑都能和普通人定立契约了,万一也能吩咐手下与别人定呢?这个可能性既丧心病狂,又令人毛骨悚然。

如果这是真的,那文森尔德就不是来杀阿瑟的,而是要找机会给阿瑟定个契约,让他也听楚荧惑的话。至于语海,肯定是来帮忙出谋划策的,就是不知是不是已经出完主意了,所以她才会出来放松游玩。

颜将军冷声道:“必须杀了他。”

钟佐道:“我知道了。”

“等等,”穆将军连忙叫住他,“中立区里不能交火,你们别动,我找别人干。”

这种时候自然顾不上交不交火了。

他会这么说,其实是担心钟佐他们一个不小心惹怒阿瑟,阿瑟会派兵把他们直接灭了。

钟佐道:“这边有能用的人?”

穆将军和颜将军沉默。

中立区有那条规定在,他们派的基本都是一些情报人员,身手绝对比不上专门训练过的钟佐。

钟佐道:“那就我来做。”

穆将军想也不想道:“不行!”

钟佐提醒:“现在耽搁不起时间。”

“是啊爸爸,”祁政插嘴,“放心交给我们吧。”

穆将军再次沉默,看着他们切断通话,心里哇凉哇凉的。

他不由得望向颜将军:“你说他们……”

颜将军冷酷无情地也挂断了。

穆将军:“……”

他立即拨过去,骂道:“你个混蛋玩意儿,没出多少力也就算了,陪我说说话还不行吗!”

颜将军道:“如果你又想说儿子儿媳省心,可以免了。”

穆将军道:“我不想说这个,我是担心他们。”

颜将军道:“我不会安慰人,这也免了。”

穆将军道:“难怪你至今还找不到媳妇,白瞎你这张脸!”

颜将军:“……”

如果不是正联盟,他绝对打这王八蛋一顿。

另一边,祁政关上通讯器,吩咐手下往间嘉星开,然后抱着钟佐躺回到床上继续睡,等他们睡醒,飞船恰好正缓缓进港。

蓝鸿宇起床后见外面的风景变了,便找到钟佐,得知原由后加入了进去。

而语海那边,祁政压根不准备把她挪出房门,她那间卧室的窗户也被调成了不透明,辰哥和几位二代只需要留在这里陪她打牌就好。

颜将军早已与手下打过招呼,他们便主动联系钟佐,报告了文森尔德的行踪:“他今晚要和阿瑟将军还有副官吃饭,在吉吉萨酒店定了一个包间。”

钟佐扫一眼暗下来的天空,问道:“还有多久?”

手下道:“一个多小时。”

钟佐道:“能查到他定的具体包间号么?”

手下到:“能。”

钟佐道:“嗯,有件事交给你们办。”

时间眨眼就过。

晚八点,文森尔德准时出现在吉吉萨酒店,笑容满面陪同阿瑟将军和副官进了门。

钟佐很快拿到他们的菜单,看见他们点的酒水的量,默默算着时间,吩咐道:“差不多了,动手。”

手下提前定好了文森尔德他们旁边的包间,闻言道声是,穿着早已换好的工作服,带着准备好的修理机器人,礼貌地敲响了包间的门,听见里面的人叫他们进去,便打开门,说道:“十分抱歉客人,楼上的管道在漏水,很快要渗过来,能不能让我们做个紧急处理?您放心,是下水道的管道,并不是厕所管道。”

阿瑟将军道:“去吧。”

手下道声谢,快速跑进洗手间,然后就待在里面不出来了。

四十多分钟后,文森尔德见他们还在忙,便和阿瑟他们打声招呼,起身去了外面的洗手间。

这层楼的包间全都自带洗手间,公共洗手间里基本没人。

钟佐几人一直在附近的包间里等候,把阿瑟将军和副官全等过一轮,如今总算等来了文森尔德。

他们望着文森尔德进门,便跟了进去。

文森尔德下意识扫一眼,见这几个人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神色微变,立即就要往外冲。然而当年他和钟佐单挑都没能赢,现在钟佐他们一起动手,他更不可能有胜算。

挣扎间他拼着一股狠劲打掉了下手最狠的人的帽子,望着对方冷淡的双眼,瞬间认了出来,暴怒道:“——是你?!”

钟佐淡淡道:“是我,好久不见了。”

文森尔德想骂一句,但紧接着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嚓,顿时失去意识。

钟佐和他们一起把尸体扛起来,打算按照上次对待军火王那样拖进隔间,这时只听耳机里突然传来手下的声音:“不好了,副官刚刚忽然惨叫一声疯了似的冲出门,阿瑟将军带着人追出去了!”

钟佐的心一沉,说道:“撤!”

然而已经晚了。

他们没跑出多远,便见副官满脸扭曲地冲了过来,显然文森尔德仗着过去那点交情先与他定了契约,虽然不清楚他们会不会像溪林人那样在主人死后丢半条命,但能感知主人的死亡这一点却是一样的。

副官脸色惨白,神色疯狂,二话不说就拔出了粒子枪:“我宰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