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064章(1/1)

祁政的脑袋和内脏里都有小石块。

内脏的好办,脑袋里的却有些凶险。钟佐看完医疗舱的反馈, 眼神顿时冷了下来。

蓝鸿宇生怕他一个受刺激会调头干掉阿瑟, 便也守在了一旁, 直到祁政的生命特征稳定才放心,说道:“走吧,他明天才醒。”

钟佐没搭话, 冷着一张脸出了医疗室。

辰哥和二代坐在休闲区里等消息, 见他们出来,知道应该是没事了, 凝重的表情都是一缓。二代道:“现在怎么办?”

中立区的区域虽然小, 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开出去的。

而阿瑟将军只是失血过多, 恢复了意识绝对派兵追杀他们。军用战舰往往比飞船的速度快,一个运气不好,他们就会被追上。

钟佐也是明白现在还没有彻底高枕无忧,所以才没坚持守在治疗室里。

他点开通讯器联系穆将军, 简单叙述一遍过程, 告诉他祁政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穆将军悬着的一颗心落了点, 想到那位鼻孔朝天的阿瑟被他们搞进了治疗舱,暗道这些孩子真凶残, 说道:“我去和他谈。”

钟佐回想阿瑟将军的资料,问道:“把握多大?”

“不太大, 他不喜欢人类, 还特能杠, ”穆将军道, “不过放心,姓颜的离那边近,早带着人过去了,有我们两个人顶着,他应该不会拿你们怎么样。”

钟佐“嗯”了一声。

与此同时,留守在间嘉星上的情报人员发现驻军有动静,先后飞出了好几艘小型战舰,搞得他们集体皱眉。

“怎么回事,不是据说给他打了不少麻醉么?”

“对啊,没他下令,照理说下面那些人……”

话未说完,只见一个庞然大物缓缓升高,直奔天外,他们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急忙联系钟佐,颤声道:“不好了,阿瑟的指挥舰追出去了!”

既然能出动指挥舰,不管阿瑟在不在上面,至少说明这都是阿瑟下的令。

钟佐清楚阿瑟肯定醒了,估摸或许和兽人的体质有关,也或许是抗药性比较好,但如今计较这些已经没用了,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挂断后给穆将军发了条消息。

穆将军二话不说,立即拨了阿瑟的号。

片刻后,通话被接过,只见阿瑟脸色惨白,双眼充血,鬼似的出现在了屏幕里。他坐在指挥椅上,旁边两台医疗机器人伸出探针为他治伤,那脖子上的口子甚至还没有完全愈合,血呼啦的外翻着。

穆将军:“……”

“有事就说,”阿瑟道,“如果是为了你儿子和儿媳,我劝你歇歇,你说什么都没用。”

穆将军解释道:“他们是有原因的。”

阿瑟道:“哦,有原因。”

穆将军道:“我说真的。”

阿瑟勾起一个带着血腥味的微笑,目光冰冷:“我信你是真的,等我追上他们每人剁几刀,咱们再谈。”

穆将军怒道:“我槽你……”

通讯“啪”地切断了。

穆将军差点砸了通讯器,忍着怒火再次拨过去,被挂断就继续打,开始狂轰乱炸。

另一边,钟佐对蓝鸿宇他们说了说情况。

二代们有些不好,担心道:“在他们追上前,咱们能与颜将军会合么?”

“够呛。”钟佐说着打开了中立区的星图,铺展在半空。

辰哥道:“咱们找地方降落躲起来,拖到颜将军他们赶来?”

蓝鸿宇道:“如果他们丧心病狂把一个星球的信号屏蔽掉……”

他没有说完,辰哥和二代们的脑中却自动闪过了画面。

阿瑟的舰队追到星球上,封锁所有港口和信号,那他们将无法与颜将军取得联系,而阿瑟则可以调监控把他们全揪出来,等颜将军赶到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蓝鸿宇看向钟佐。

钟佐思考一会儿:“寻求庇佑吧。”

众人一怔,很快反应过来。

二代们轻飘飘地道:“管用么?”

钟佐道:“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众人默然,暗道也只能这样。

所谓的寻求庇佑,当然是找中立区里另一位能稍微管事的人。钟佐打了几通电话,问到了雷艾森的位置。

间嘉星某座酒店的细节虽然还没被报道,但“阿瑟将军遇刺”的新闻早已传遍第五星系,雷艾森自然要去看望,如今正往他们这边航行,预计一天后能相遇。

钟佐与他们商量几句,找人盯着显示屏,重新进了治疗室。

一天后,当他们发现雷艾森的舰队,祁政也恰好苏醒。

他的脑海里满是无声的爆炸,额头出了一层细汗,挣扎地张开眼,见钟佐就坐在旁边。

钟佐道:“醒了?感觉怎么样……”

话说到一半,手腕被对方握住,紧接着一道大力袭来,猝不及防下他整个人栽进治疗舱,被祁政用力抱住了。

熟悉的体温混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共同袭来,钟佐要起身的动作一停,没有动。祁政的胸膛剧烈起伏几下,扣住他的后脑吻了过去。钟佐察觉衣服要被扯,按住作乱的手:“等等。”

祁政哑声道:“不等。”

钟佐刚要阻止,便又被他吻住了。

眼看上衣要彻底遭殃,只听房门传来“咔嚓”的轻响,蓝鸿宇的声音随之响起:“他们看见雷艾森了,开始发求救信号……”

话音戛然而止。

下一秒,蓝鸿宇啧啧道:“我知道你们劫后余生很激动,但咱们能不能先顾一顾正事?”

祁政:“……”

钟佐:“……”

钟佐撑起身,给了他一个冷淡的眼神。

祁政也坐了起来,不爽地瞅瞅某人,重新抓住了钟佐的手。他心里有一大堆话想说,但思绪很快切换到了出事前,问了一下目前的情况,跟着他们进了驾驶舱。

二代们这时正在卖惨,表示他们的飞船出现故障,担心了好久,现在总算遇见了救星,尤其救他们的恰好是领主,他们可都是领主的脑残粉啊!

雷艾森被他们说得有些感动,安抚道:“你们别急,有我在,你们不会有事的。”

二代们道:“遇见你真是太好了,我们能过去和你合个影吗?”

雷艾森道:“可以,我……”

他说着只见驾驶舱的门被打开,进来几个熟人。

祁政和钟佐看着他,几乎同时打招呼:“领主好。”

雷艾森:“……”

既然是熟人,忙肯定要帮。

很快飞船与雷艾森的战舰建立了接洽口,一群人先后进入战舰。钟佐临走前设定了自动航行,接洽口断开后,飞船便缓缓开往了最近的空间站。

眼睁睁看着它飞走的雷艾森和护卫队:“……”

雷艾森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大步往外走,很快迎上了他们,问道:“你们不是说飞船坏了吗?”

祁政伤心道:“是坏了,你没看见它自己就跑了吗?”

雷艾森道:“那是开了自动吧……语海?”

尾音瞬间拐了一个诡异的弯。

祁政等人都是一怔,没等弄明白,只听语海哽咽道:“艾森哥哥救命!”

祁政等人:“……”

十分钟后,一群人坐到了休闲区。

语海双眼发红地靠着雷艾森,一副柔弱的样子,哭道:“我只是来旅个游,莫名其妙就被他们抓了,实在太过分了!长得美是人家的错吗?”

雷艾森沉默地望向对面的人,目光带着指责。

祁政比语海更沉痛:“领主你不知道啊,她渣了我兄弟,勾-引完我兄弟就抛弃了他,还给个理由说更喜欢女孩子,搞得我兄弟都变性去了!”

语海:“……”

雷艾森:“……”

“我想让她劝劝我兄弟,她完全不理会,一副吃完就扔的嘴脸,”祁政看着雷艾森,“她是什么样的人你不会不知道吧?”

雷艾森默默看着语海。

语海哭道:“我没有。”

祁政道:“你问她没用,她不会承认的。”

雷艾森沉默几秒,试图和他们讲道理:“那……那你们也不能绑人啊。”

祁政几人一直在观察他,见他不像是装的,心头一松,估摸他和语海不是一伙的,所以他们真是旧识?这么神奇。

祁政放心了,以暂时不想看见语海为由让雷艾森把她带走,并给辰哥他们使眼色让他们盯着语海,这才重新望着雷艾森,诚恳道:“领主,我有个请求。”

雷艾森警惕:“什么?”

祁政道:“你知道阿瑟将军遇刺了吗?”

雷艾森道:“我正要去看他,你们有线索?”

祁政道:“嗯,我们干的。”

雷艾森:“……”

祁政道:“他已经醒了,正带着人追过来,估计马上就到。”

雷艾森:“……”

“我们是有苦衷的,但他肯定不听我们解释,”祁政道,“所以我们就想起你了,你可是第五星系的老大啊,对吧?”

钟佐和蓝鸿宇:“嗯。”

祁政道:“而且你是一位好领主,民众有难,你肯定不会不管的,对吧?”

钟佐和蓝鸿宇:“嗯。”

祁政道:“我们都是你的粉丝,阿瑟将军再狂,我们知道在你面前也绝对狂不起来,对吧?”

钟佐和蓝鸿宇:“嗯。”

雷艾森:“……”

嗯个头啊!你们算是第五星系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