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修炼之人,不拘小节(1/1)

第二天,回到南区小院, 覃明在小院里打了一套拳, 感到全身精神饱满, 经脉通畅, 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

“忱慕,你那方法果真有用,我丹田里内的容量扩大了。”覃明收了功, 对站在晒廊上的凤琰道。

“嗯。”凤琰手里拿着一块湿布巾, 见覃明走过来了, 便递给他。

覃明接过来, 擦了擦额上的汗。

“我们以后每晚便这样练功吧, 虽然姿式怪异了些, 但为了修炼,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

凤琰眼睛幽暗了下,道。“可。”

卯时快到了, 两人便出了小院,一起往太元殿走去。

太元殿里有最强的聚灵阵, 所有橙字弟子都需来此打坐,吸灵气, 每日不可落下。二人去得早,有半数的人未到,刚在蒲团上坐下, 便看到一个熟人走近。

正是当初带他们到南区小院的师兄, 叶羿。

叶羿成为橙子弟子已有七年了, 目前的修为停在炼气十二层巅峰,一直没有契机进入筑基,他自己也在着急,此次天极宫秘境,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不单要收集筑基丹的材料,还可以在其中历练。

历练,是提升修为的方式之一。

“叶师兄。”覃明和凤琰起身向他行同辈礼。

叶羿望着他们二人,心中感慨。此二人的修为,增进的速度,是其他人的数倍,短短三年,便进入了炼气七层,即将要突破八层。凤琰的资质,他清楚,乃极品金灵根,又是超灵之体,较之内门弟子还要好,偏因为灵体的关系,被归为外门弟子。

外门资源没有内门多,虽然资质绝佳,但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筑了基,也难成金丹。修为停滞不前,寿命有限,修真之路便走到尽头了。

叶羿为他可惜,却发现这位叫凤琰的少年,行事从容不迫,在有限的条件里,修为一路高升,看煞多少同门。

站在他身边的覃明,与他同样为中品三根灵的弟子,还在炼气三层挣扎,他却独树一帜,练到了七层,这不得不令人深思。他的灵体,是否有什么过人之处,只是不为人知,或者和超灵之体一样,被宗门视为禁忌,这才来了外门。

不过,最让他惊讶的是,他听到覃明喊凤琰“忱慕”。

这两少年,还未入道,便以道侣相称,还真是与众不同。

打过招呼后,三人便闲聊几句,覃明见叶羿欲言又止,不禁好奇地问:“叶师兄,可有要事与我们谈?”

叶羿微微一笑:“后日便可进天极宫秘境,我们外门弟子的修为,普遍不及内门弟子,能进天极宫的人数,不过二十人,唯二位师兄曾去过一次。此次由这两位师兄带头,共同于探险秘境,不知两位师弟,是否愿意一同行动,还是另有安排?”

覃明听了他的话后,便知道叶羿是好意。外门弟子修炼不易,能达到炼气七层者,皆为十年以上的老弟子,他和凤琰属于新弟子,却只用了三年便达到了炼气七层,实属罕见。

覃明看了一眼凤琰。

安排?他们当然另有安排,但若是此时明言,往后恐怕会被孤立。

凤琰握住覃明的手,对叶羿道:“我与覃明初次进天极宫,自该听从师兄的安排。”

叶羿满意地点头,又交待了几句,让他们事先准备些东西,便回自己的蒲团了。

此时,祁棂月进来了,覃明便坐回蒲团,开始打坐。

午时一到,他拉着凤琰急步离开,巫弦望着他们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覃明拉着凤琰,来到一无人之处。

“忱慕,你为何答应叶师兄,同他们一道?”憋了一早上,覃明终于问出心中的疑惑。

凤琰看他一脸着急,微微勾起嘴角。“我们皆是外门弟子,必然要与师兄们一道。”

“但我们不是与林凛他们约好了么?”覃明不解。

“天极宫秘境地形险恶,极易走散。”凤琰道。

覃明恍然大悟。原来凤琰打的是这个主意,与师兄们一起进入天极宫秘境,因地形险恶,可以趁机溜开。但是,凤琰为何知道其地形险?

“你去过?”覃明问。

凤琰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天空。覃明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视线落在了远处的一座山峰上。

“那里是?”

“天极宫秘境入口。”凤琰道。

覃明拉住他的手,靠近他,轻声说:“你以前也是琼仙宗的弟子吗?”

凤琰收回视线,低头对上覃明神秘兮兮的脸。

“晚上回帮会领地与林凛再商议下会合地点。”凤琰问非所答。

覃明磨牙。“你我如此熟悉了,我都将底细给你交待清楚了,你为何一直只字不提?”

凤琰的手按在他的后脑勺,把他压入怀中。“从何说起?”

覃明扒住他的肩,踮起脚,凑近他的耳边。“你的来历,你的过往,以及你为何会重头再来过?”

凤琰偏了下头。

“你太弱。”

“啥?”覃明皱眉。这与他弱不弱有何相干?

凤琰突然抱起他,吓了他一跳,覃明急忙搂住他的脖子,坐在凤琰强壮的手臂上,头微微下垂,对上凤琰幽深的眼睛。

“干……干嘛……”覃明问。

凤琰道:“力量,当你拥有可抗衡整个修真界的力量,我便将一切告予你。”

覃明一惊。“抗衡整个修真界?为何要去抗衡?”

凤琰古潭般的丹凤眼里,露出毁灭般的狠绝,覃明打了个冷颤,眼前男人的气息,一改往日的清冷,浓重的黑暗笼罩在四周,如来自地狱的魔王。

“害怕?”凤琰轻柔地问他。

覃明咽了咽口水,再仔细看他时,那股黑暗已经消失了。

“你——”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朝夕相处的人,竟然还隐藏了另一面。

“嗯?”

“害怕倒不至于。”覃明吁了口气。“就是觉得……你竟然是双重人格。”

“双重人格?”凤琰抱着他,慢慢地走着。

覃明搂住他的脖子,侧首想了一下,道,“就是有两种性格,好像两个灵魂装在一个身体里。”

“呵……”凤琰没有否认,只是轻笑一声。

“你将来是不是要干大事?”覃明既好奇,又有些兴奋。男人都是好战的,不但渴望拥有强大的力量,还期待激烈的战斗。

“何出此言?”凤琰淡淡地问道。

“装傻呢?都要与整个修真界为敌了。”覃明贴在他耳边,小声道:“如果这是一个游戏副本,你就是隐藏大BOSS。”

“嗯?”凤琰停下脚步,站在膳堂门口。

此时,来来往往的同门,皆向他们投以好奇的目光,一些人的脸上充满了揶揄。

覃明初时没觉察,当凤琰停下脚步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被他抱着走。

“哎呀,快放我下来。”覃明拍他的肩。

凤琰轻轻地放下他,改握住他的手。

覃明微红了脸。“你为何抱我走一路?”

“不重。”凤琰道。

“这不是重点!”覃明想抚额。他一个大男人,就算现在的身体还小,但被另一个人像抱小孩一样的抱着走,被众师兄弟看到了,太丢脸了。

凤琰面不改色,拉着他进了膳堂。

覃明沐浴在师兄弟“关爱”的眼神下,心不在焉地用完了午饭,逃离般地出了膳堂。

走在去武堂的路上,覃明严肃地对凤琰道:“你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哪样?”凤琰挑眉问。

“以前还小,在深山里行走,你抱我或背我走,这无可厚非。如今我的身体已成长了,这个习惯得改改。”覃明道。

凤琰抬手,比了比覃明的身高,只到自己的肩膀。“还小。”

覃明气竭。“你等着,我日后定能长得与你一样高,不,比你还高。”

想想自己原来那一米八一的身高,目测比凤琰高那么一点点,所以覃明自信,现在的身高不是问题,多吃营养必定能追上凤琰。

他如今的身体只有十三岁,时间还很充足,凤琰已经十七岁了,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

“拭目以待。”凤琰道。

到了武堂,两人拿出橙字弟子的令牌,以及接了进天极宫秘境的任务牌,免费在武堂挑了把趁手的三品法剑。

去闯秘境,没有武器,可不行。

接着又去丹药堂领了一份低品丹药,数颗辟谷丹,以备不时之需。

晚上回去南区小院,在温泉里泡过澡后,去了帮会领地,与林凛等人会面,再探讨了下关于在秘境中如何集合的细节。

在凤琰的口述下,覃明绘出了一张大致的地图。

其他人心中惊讶,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拿了地图,塞进了储物袋内,什么话都没有提。

到了进秘境的前一天晚上,他们在帮会领地睡了大半夜,回到南区小院,等待天亮,覃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凤琰被闹得烦,抱住他,不让他乱动。

“再睡会。”

覃明被困住了,动弹不得。“睡不着。”

在帮会领地睡多了,回来接着睡,哪睡得着。

“那便来练功。”凤琰坐起来,拉起他。

覃明想想,反正还有两个时辰,那就练功吧。

“去温泉。”凤琰道。

“也行。”覃明道。

温泉里有灵气,练起功来,事半功倍。

进入温泉后,凤琰盘腿坐在温泉底下的大石块上,覃明自动地与他面对面坐下。

“呃……”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凤琰问。

“平时在屋里练功没感觉,现在这样,好像有点那什么。”覃明打哈哈。

“什么?”凤琰微微皱眉。

见凤琰一脸淡定,覃明深吸口气,定了定心神,道:“不,没什么。修炼之人,不拘小节。”

他主动贴近凤琰,丹田贴丹田,紫府贴紫府,双手结印,进入修炼状态。

“来吧。”他道。

凤琰的手指结成印,摆在膝上。

如此,灵气循环了一周天,覃明不像第一次那般累了,再行了二周天,他呼吸急促,却有更多的灵气冲入他的经脉之中,汇聚于丹田之内,他既兴奋,又期待,炼气七层竟隐隐有些松动。

他一鼓作气,冲击第八层,却在紧要关头,后继无力,无法冲破隔在第八层和第七层之间的禁|锢。

“呼——”他猛地睁开眼睛,满头大汗。

凤琰收了功,揽住他虚软的身体,以防他淹进水里。

“不可鲁莽。”凤琰轻斥他。

覃明欲哭无力。他不但没有冲击成功,还筋疲力尽。

“只差一点点。”他一脸惋惜。

“……来日方长。”凤琰道。

“若无你帮忙,我的修为只怕停滞不前。”覃明感叹。

“我自会帮你。”凤琰轻语。

覃明伸手抱住他,一脸感激。“打从我穿来这个世|界后,你一直在帮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

凤琰回抱他,抚了抚他的背。“日后报答我即可。”

“哈哈,你放心,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但对朋友,绝对讲义气,日后只要你说一句,我便义不容辞。”覃明豪气地道。

凤琰在他看不到的角度,勾了勾嘴角。

“嗯。”他懒懒地应了一声。

两人抱了一会,覃明突然面有潮红。

“忱慕,快天亮了,我们……是不是该准备准备。”他有些别扭地挪了下,但这一动,反而更令他面红耳赤了。

凤琰立即觉察到了,只说了一字:“忍。”

覃明不禁提高声音。“……怎么忍得住!”

凤琰却没有回话,只是安抚地拍他的背。

“别拍,越拍越难受!”覃明倒吸一口气。“你就……一点都没有兴奋过?”

“不去想便没有。”凤琰一脸淡定。

“我……我也没去想啊……但是好像控制不住……”覃明吞吐。

“你必定想了。”凤琰一脸严肃。

“啥?我能想啥?”覃明傻眼。“我一个直男,只对美女有想法,现在眼前又没有美女!”

“嗯?”

覃明猛地望向凤琰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一时呆愣了。

这……这也算……吗?

可是,凤琰是男人啊!

“我们先……先分开。”覃明挣扎着要起身,但凤琰却按住他。

“安静。”他声音低沉了几分。

覃明乖乖不动了,因为他感到凤琰好像被他影响了。

一时之间,整个温泉静悄悄的,直到天边出现一丝亮光,两人才从温泉里出来。

覃明穿上橙字弟子的制服,一脸尴尬。

以前年纪小,搂搂抱抱不觉得怪异,如今长大了,再这样亲密,一不小心会擦什么走火的。虽说压抑下去了,守住了真元,但是,多来几次,他怕自己会以后怕丧失某个功能。

唉——

一抬头,看到凤琰平静地脸,仿佛刚才的事完全没有发生过般,覃明便觉得自己是不是小题大作了?

“走吧。”凤琰过来,握住覃明的手。“去迟了,便赶不上宝船。”

“哦。”覃明一听宝船,便将杂念剔除出去。他们耽搁了些时间,去迟了,飞往天极宫秘境的宝船可不等人。

两人到达广场时,宝船正停在广场上,叶羿等十几位师兄已经到了,他们二人是最晚到的。看到他们二人过来,叶羿招了招手。

“我们没迟到吧,叶师兄。”覃明向他行礼。

“正是时候,上船吧。”叶羿道。

众人上了宝船,看到操控台旁,站着祁棂月。

“祁师叔。”众人向她行礼。

祁棂月点了点头。“人员到齐,便起程吧。”

“是。”

几年没坐宝船,当突然浮空时,覃明还有些眩晕。

宝船渐渐离开无常峰,覃明迎着丝丝微风,突然有些感慨。

他靠在船栏前,低头观看无常峰。第一次来是晚上,看不清楚,如今是白日,无常峰的全局看得一清二楚,规模庞大,气势恢宏。

凤琰站在覃明的身后,两手按在他两侧的船栏上,将他困于怀中,轻柔的风,吹起了两人的发丝,交织着飞扬。

“那是西区。”覃明一指底下那一排小楼房。三年前,他们初来乍到,正是住在西区的新弟子宿舍。

“嗯。”凤琰应道。

“时间过得真快。”覃明唏嘘。

一转眼,他在修真界,呆了三年了。

初来时仿佛做梦,游离于世|界之外,没有真实感,当获得九天逍遥后,更是把这里当成一个简单的游戏,直到同伴的死亡,才让他深切地体会到,他活着,实实在在地活着。努力融入此界,让自己成为其中一分子,而不是一个外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