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幻境中的渡劫老祖(1/1)

覃明穿梭在修士之中,听他们都在说凤东离的事。

凤东离是谁?

听了许久, 他终于知道。凤东离乃琼仙宗的老祖, 修真界唯一一位渡劫期修士, 可谓是天下第一人。

此时的琼仙宗叫琼仙大宗, 乃修真界第一宗门,因出了个渡劫期老祖,其它修真宗门对它马首是瞻。但是, 半年前魔修突然围攻各大宗门, 元婴以下的修士, 无一幸免, 琼仙大宗更是损失惨重。在此危难之际, 渡劫期的凤东离却销声匿迹, 毫无音讯。

琼仙大宗面临生死存亡,凤东离竟然没有出来力挽狂澜,反而是其它宗门的分神合体老祖及时赶到, 救琼仙大宗于危难之中。

魔修退去,给修真宗门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和损失。各大门派元婴以下的弟子, 所剩无几,这本是宗门的根基, 根基被毁,各大宗门对魔修恨之入骨。

然而,他们恨到极至的人, 却是琼仙大宗的凤东离。

魔修退败之前, 留下一句话。

“尔等莫等凤东离了, 他早已入吾等魔修麾下,若无他的指引,吾等如何畅通无阻地攻入各大宗门?”

琼仙大宗的掌门宫弈辰与凤东离乃是师兄弟,分神修为,听到此话,差点吐血身亡。

曾经的琼仙宗乃修真界第一大宗,经此一役后,宗门内可坐镇的老祖,凤毛麟角,隐隐有衰败之象。

魔修退去半年后,凤东离终于出现了,然而,他却没有回宗门,而是去了冲霄山,即将渡九天雷劫。

宫弈辰带宗门内元婴以上的修士,与其它宗门一起,前往冲霄山。

修真界的修士,闻风赶来。一则想看看凤东离究竟有没有入魔,二则想目睹一下修真界唯一的渡劫期老祖,将如何渡过九天雷劫,进入大乘。

此处正是冲霄山邻近的小镇,往来修士,众说纷云,覃明听了个大概后,对那位凤东离充满了好奇。

覃明如今是透明魂体,他终于明白,自己可能进入了幻境。

凤琰曾言,试炼之中,任何幻境皆为虚无。那么这个幻境,或许只是一个试炼用的小副本。

想到凤琰,覃明磨了磨牙,暂时把他抛到脑后。他追着人流,往冲霄山赶去。透明魂体就是方便,直接可飘在空中。

如此,飘了许久,他终于到了冲霄山。

冲霄山,山如其名,乃由七座陡峭的山峰组成,六座小峰围着中间的巨峰,巨峰形似剑,高耸入云。无数的修士,聚集在六座小山峰上,各怀鬼胎地盯着中间的巨剑峰,而那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凤东离,正盘腿坐天巨剑峰顶。

覃明庆幸自己是魂体,魂体可飘浮于半空,能穿越各种屏障,他好奇地往巨剑峰飘去,飞到半路,被巨剑峰顶上黑压压的雷云给吓着了。

那雷云酝酿着可怕的能量,轰隆隆地聚集弑神的力量。

虽说是幻境,然而那蕴含着庞大力量的雷云,充满了威压,仿佛可撕碎世间的一切。

顶着压力,覃明飘至巨剑峰附近。巨剑峰看似削直如剑,却异常宏伟,人类与它一对比,如蚂蚁般渺小。在诺大的山峰上寻人,本是困难重重,但覃明循着雷云所针对的方向,很快在一个如盘的平台石上找到了人。

精美华丽的赤红长袍,墨黑如丝的垂直长发,白玉凤尾发簪,手执一柄三尺长的寒冰剑,气势惊人,毫不畏惧地直迎即将落下的九天雷劫。

隔得远,覃明看不清他的脸,却觉得他的赤红长袍略为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飘到平台石的边缘,平台石有篮球场那么大,那人站在正中央,他的周身,布有阵法,繁琐的符文,流转着金色的光芒。

覃明绕了一圈,来到那人的正前方,光明正大地打量他的长相。

当看清那张白玉般的俊美脸庞时,覃明一怔。

似曾相识!

剑眉飞扬入鬓,丹凤眼看似多情却幽冷凌厉,挺鼻薄唇,面如冠玉,犹如古雕刻画,风华绝伦。朱红长袍,衬着如此一张倾世美颜,不但不显妖艳,反而有种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纵剑万里的豪情。

覃明笃定,自己不曾见过此人,可不知为何,内心犹如嫩草萌芽,对他产生了亲近之意。

他便是凤东离吧?琼仙大宗的渡劫老祖。

覃明本以为所谓老祖,怎么也会上点年纪,却不想他竟如此年轻,从面容上看,二十出头,实在与老祖二字搭不上边。

听说他只用了两千年便修炼到渡劫期,这在覃明原来世界的修真小说中也是少见的。

果然是个牛X人物。

覃明咋舌,寻思着幻境而已,不必担心自己被雷劈,他大赤赤地跳上平台石,走近凤东离。

凤东离如木桩般,纹丝不动,对半透明的覃明,视而不见。覃明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嘴角上扬,略显幼稚地笑。他好比进入3D电影里的观众,随意地溜达,在主角面前做了个鬼脸。

突然,头顶雷云轰鸣,覃明吓了一跳,抬头往顶上望去。

凤东离的眼睛微微转动,琉璃般璀璨的眼睛仿佛看向了近在咫尺的少年,仰着头望雷云的覃明,不曾觉察。他盯着可怕的雷云,那雷云厚重,黑压压一片,好像立即能劈下来。他缩了缩肩,后退几步,离凤东离远一些。

同时,数百艘修士宝船,密密麻麻地飘浮在巨剑峰附近,宝船上,皆是修士。这些修士,有些人是凑热闹看戏的,有些人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有些人别有用心,想捡取大能的宝藏。

不错,宝藏。

万年来,首个渡劫期的修士要迎接九天雷劫了,然而,此界已有数万年没有修士飞升成功,多少大能在雷劫中陨落。所以,此时此刻,几乎全修真界的修士都赶来了。他们除了要一睹天下第一人的风采,还怀有侥幸的心情,欲分一杯羹。

渡劫老祖的储物袋,想必法宝无数,灵器功法多如牛毛吧?

覃明飘至半空,眺望远处,那些宝船非常聪明的保持安全距离,既可观看平台石上的景象,又不会被雷劫波及。覃明收回视线,打算飘回平台石,头顶骤然响起轰鸣声,同时一道粗壮的紫色雷电破空劈下。

覃明被吓得差点跌落,他低头看向平台上的凤东离,那道粗壮的雷电分毫不差地落在他的身上,然而,他周身的符文阵法亮起刺眼的光芒,轻轻松松地化解了第一道雷。

赤红长袍亦非凡品,乃是真正的仙衣,袍摆翻飞,精美的符纹流光异彩,墨黑的长发,如有生命般,迎风飞舞。

如此惊绝之人,令覃明憧憬不已,前所未有地渴望拥有强大的力量。这是一个能与天道抗衡的强者,他的锐气锋不可挡,他的修为叱咤喑呜,风驰霆击。他无畏无惧,一剑指天,便可破天。

然而,如此轻松扛天劫的凤东离,却令其他修士心惊胆战。

他的天劫,居然是九九无归灭魂大劫。

一旦渡过此劫,便可成为大罗金仙之位,三界六道任逍遥。

几万年来,凤东离乃是首位经历此劫的修士。

若是往日,众修士定是既羡慕又担忧,他们许多人与凤东离有过交情,自是希望他能成功渡劫。然而,今非昔比,此次前来围观天劫的修士,是来兴师问罪的。

是否真如魔修所言,凤东离堕落魔修,成为魔修的尊者。

琼仙大宗的掌门宫弈辰率众乘坐宝船,接近巨剑峰,离雷劫最近,宝船上所有人都复杂地望着那平台石上的赤袍人。

他们曾经崇敬的老祖,为何在宗门危难之时,没有出现,隔了半年,突然来此渡劫,到底,有没有成为魔修,伤害同门?

第二道雷比第一道雷更轰动,绛紫的粗壮雷电劈下来,直接击碎了凤东离第一道符阵,金色的符文化为点点星光,烟消云散,凤东离不动声色,抖了抖手中的剑。

覃明被这道雷吓得后退数米,即使他只是半透明的灵体,却也震慑于九天雷劫,心理上产生了阴影,甚至预想将来自己渡劫时,该如何抗衡雷劫。

太可怕了!有木有!

他直接飞到了琼仙大宗的宝船上,好奇地打量宝船上的修士。

这些修士,衣着华丽精美,皆有符文流动,乃是高级防御仙衣,他们面容肃穆,眼神冷峻,时刻关注着巨剑峰平台石上的赤衣渡劫修士。

“掌门师兄,如今凤东离正在渡劫,吾等该如何接近?”有蓝衣修士询问为首的银衣修士。

“等。”银衣修士只说了一个字。

其他人憋了一口气。

“如何等?师兄!若是让凤东离渡劫成功,便无法向他询问魔修之事。”蓝衣修士咬牙切齿地道。

“如若不等,你可要冲进雷劫?”另一修士问。

“他一旦渡劫成功,进入大乘,飞升大罗金仙是迟早的事。”蓝衣修士恨恨地道。

“众人皆道凤东离堕落成为魔修,然,他此时渡的劫,却非魔修劫。”

“不管如何,总要向他问个明白,为何要引魔修屠了自己的宗门!”蓝衣修士瞠目。

“纪元。”掌门宫弈辰低喝一声。“事无具细,不可乱下定义。”

蓝衣修士心有不甘,却不得不闭上嘴巴。

覃明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他不禁转头看向平台石上,承受第三道雷劫的凤东离。

比一二道更粗的第三道雷电,急促地劈在凤东离的身上,凤东离执剑一挡,寒冰剑在雷电中不断淬炼,隐隐射出一道红光,把雷电给冲散了。

“好强!”宝船上有修士惊叫。

覃明看向那位修士,他的修为较其他人低一些,身穿青色的法袍,背负一柄长剑,像个剑修。

“凤东离乃是超灵之体,他自出生时便可自行修炼,吸天地灵气,自然比普通人修炼得更为轻松,何况,他又是日灵和月灵同体,双倍的修炼速度,其他人更是望尘莫及。”蓝衣修士冷哼一声,面有妒忌之色。

“凤师兄不但拥有超灵之体,还是极品金灵根,短短两千年,便达到渡劫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剑修赞叹。

“那又如何?他做下叛门之事,为害修真界,人人得而诛之!”蓝衣修士愤恨地道。

“纪元,我知你平日与凤师兄有隙,然而,事情尚未盖棺定论,不可让人受了不白之冤。”宫弈辰道。

“掌门师兄,我虽平日与凤东离有隙,却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冤枉人。他定是为渡天劫,谋己私利,借魔修之手,攻上各大修真宗门,抢得宝物,只为化解天雷。”蓝衣修士忿忿不平地喊道。

“凤师兄怎可能如此卑鄙?”剑修反驳。

覃明在一旁听得一肚子火。

这个叫纪元的蓝衣修士是怎么回事?身为同门,不但不信任自己的同门,还处处挑刺,甚至直接给人定罪!

凡事讲究一个证据,他们连证据都没有,道听途说,蒙眼瞎猜,便把人说得如此不堪,实在恶心之至。

凤东离无畏无惧地正面迎击天劫,手中除了宝剑,并无其他法宝,这纪元睁眼说瞎话,竟然说他勾结魔修,抢了其它宗门的法宝。

抓人也得人赃俱获,影子都没有的事,居然编得有鼻子有眼。

覃明摸摸下巴,觉得这蓝衣修士十分可疑。

那边,凤东离已经接下七道天劫。他终于不再像初时那般淡定了,手中的寒冰剑焦黑,赤红长袍破损,一丝不苟的发丝,略微零乱。

七道雷劫,终于令他略显吃力,然而,九九无归灭魂大劫,乃有九十九道天雷。

这才受了七道雷劫,还有九十二道未劈下来,莫怪多少渡劫期的大能,在天劫之中陨落。

覃明不禁为凤东离捏了把冷汗。

天雷滚滚,不死不休,四周修士无数,虎视眈眈,这历劫之路,可谓困难重重。

琼仙大宗的人在等待,其它宗门的修士同样在等待。他们等待着凤东离被天劫击得摇摇欲坠,再趁机上前围攻他。琼仙大宗的人看在同门的份上,留有余地,然而其它宗门的修士却绝不会手下留情。魔修屠了他们的基础弟子,便是毁他们的根基,若不讨个公道,难消心头之恨。

覃明眼睁睁地看着凤东离又顶了三十二道雷劫,佩服不已。

他以前看的修真小说中描述,修士渡劫之时,会抛出各种法宝,与雷劫抗衡,然而,凤东离除了一柄剑,无其它任何法宝。

不但覃明看不懂,其他修士也面露惊疑之色。

没有法宝,难不成他仅凭一柄法剑抗衡九十九道天雷么?

又是十道雷劫,凤东离呕出一口血,已是强弩之末。

覃明紧张地飘飞过去,来到凤东离身边。他不知自己为何紧张,看到他受伤,人便着急了。那些修士如狼似虎,正等着这一刻呢。

头顶的雷劫暂时未落下,但雷云越来越厚重,看样子,正在酝酿力量。

趁着这一点空档,有心急的修士,冲近平台石,高声呼喊:“凤东离,你联合魔修毁修真界根基,汝罪当诛!”

凤东离对那人视若无睹,只说了一个字。

“滚。”

那人乃是合体后期的修士,与渡劫期一线之隔,宗门第一老祖,为众多修士所崇敬,自认有实力和入魔道的凤东离一较高下,故顶着天雷的压力,冲进来质问他。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凤东离对他冷漠视之,一个“滚”字,简直令他颜面扫地。

“凤东离,你的死期到矣!”修士趁着雷劫未落下,手握法宝,带着凌厉的气势,击向凤东离。

“小心!”覃明挨到凤东离身边,忍不住出声提醒,然而他既然不为人所见,说的话,自然不为人所闻。

凤东离对攻击他的修士,不理不睬,当那修士近身约有半尺之时,凤东离的脚下突然亮起一道金光,一个巨大如盘的符文阵法升起,攻击中的修士脸色一变,强攻之中无法收势,他正面撞上金色阵法,手中的法器断为二截,他当机立断,抽身逃离,然而雷劫已至,他骇然失色,调动全身的灵气,只为一线生机。身疾如电地退开,丢出数件法宝挡住天雷,终于离开雷劫范围,劫后余生,他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秒,原本放松的笑容僵硬,扭曲转换为面临死亡的恐惧。

其他围观的修士,震惊地望着雷劫中的赤袍男人,不顾雷劫轰顶,对逃离的修士挥出一剑,那一剑带着毁天灭地的剑意,惊涛骇浪般地击在修士背后,合体期的修士带着惊恐的表情,在众人面前化为虚无。

这便是渡劫后期的老祖!

这便是凤东离!

所有想分一杯羹的修士,全都惊惧了,不禁捏捏自己的斤两,是否有命从凤东离的手中,抢夺一丝好处。

如此强悍的男人,怎会畏惧天劫?九九无归灭魂大劫又如何?人家只凭一身修为,硬是撑了六十多道雷劫,甚至还能顶着雷劫,轻轻松松地杀人。

这便是即将进入大乘,与大罗金仙一步之遥的凤东离!

有些胆小的人,偷偷地溜走了,但还有许多修士,不甘离去,他们仍抱着一线希望。

覃明飘在凤东离的身边,目瞪口呆。

这男人,可谓天仙之下第一人啊!

太强大了!

凤东离慢条斯理地收回剑,刚才那道雷劫,他以血肉之躯,硬扛了下来,仿佛完全不受影响。

然而,接下来,所有人都不敢置信。

凤东离好像放弃了般,雷劫一道紧接一道,他连法剑都懒得举了,直接用身体去承受。继淬炼法宝之后,他居然在淬炼身体!

很快,他身上的赤红长袍,失去了华丽光泽,变得乌漆麻黑,连垂直的墨发,都焦曲了。

覃明无语。

这算不算,有实力,就任性?

其他修士蠢蠢欲动,却无可奈何。

雷劫一道比一道强,巨剑峰都被壁得破败不堪,有坍塌之险。覃明渐渐飘离雷劫中心,他虽是透明的,却受不住这可怕的雷声和闪电。

“轰隆隆——”

在第九十道天雷劈下,巨剑峰炸碎了,轰然倒下,凤东离周身如有护盾般,御剑飞行,闪躲无数破碎的岩石。第九十一道天雷追赶而至,凤东离不再硬扛,手中抛出一块东西,那东西飞至空中,直接把雷劫给吸收了。

雷、劫、被、吸、收了!

修士们惊呆了。

到底是何法宝,竟能直接吸收天雷?

有高阶修士露出贪婪的神情。等待了许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杀!”

上百名合体期,化神期的修士,冲向了天雷之中的凤东离。

怎么回事?

覃明被这瞬息变化的局面给弄糊涂了。

这些修士不怕死吗?顶着天雷冲上去杀凤东离。凤东离究竟欠了他们什么,让他们如此奋不顾身地围剿?

凤东离用那法宝,化解了三道天雷,当看到众多修士冲向他时,他手一收,那法宝飞回他的手中。

覃明定睛一看,只见凤东离的手中,乃是一颗赤红色的灵珠。

咦?

他盯着那颗天珠,神魂动荡。

“凤东离,交出凤髓珠!”那些围攻他的修士冲他大喊。

至此,覃明总算看明白了。

这些修士,竟然想趁人之危,夺宝杀人。

什么凤东离入魔,什么凤东离背叛了整个修真界,全是借口。他们蛰伏了这么久,终其目的,便是凤东离手中的这块凤髓珠。

何为凤髓珠?

覃明不懂,但他知道,必是宝物中的极品。否则,凤东离也不会在最后几道可怕的雷劫中祭出它来。能吸收天雷,必然是个好东西。

修士的围攻,来得又快又急,凤东离长剑一挥,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呈扇形攻击众人,刹时,整个巨剑峰陷入了战火之中。

天雷不断,法宝满天,剑气肆意,越来越多的修士加入战局,整个场面一片混乱。

有些人还未冲上去,便被天雷波及,死于非命,有些人使用法宝,顶着巨大的压力,冲进战斗圈,却被凤东离的剑意扫到,神魂俱灭。

琼仙大宗的修士仍在宝船上,眼睁睁地看着混战。

掌门没有下令,无人敢上前战斗。

覃明被这些人斗得晕头转向,他只有炼气七层的修为,这些化神期、合体期联合对抗渡劫期,简直是大神打架,小神遭殃。

当最后一道雷劈下来时,蕴含了无限的力量,这是天道最强最无情最冷酷,能灭体丧魂的天雷,便是强大如凤东离,也无法轻松招架,何况此时有诸多修士围攻他,偷袭他,令他防不胜防。

那粗壮的霹雳带着死亡气息,还未完全落下,便已令许多修士望而却步,他们争先恐后地逃跑,祭出无数法宝,一边护身,一边攻击凤东离。

凤东离不顾众修士的攻击,他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了最后一道天雷上。

扛下了,他便渡过雷劫,进入大乘,踏上大罗金仙之道,扛不过去,神魂俱灭。

他捏紧手中的凤髓珠,瞬间的犹豫,竟没有丢出它为自己挡住雷劫。

覃明心急如焚。这么可怕的一道雷劫,不用法宝,只凭肉身,分明是自寻死路。

“轰隆隆——”

整个巨剑峰被天雷夷为平地,逃跑不及的修士魂飞魄散,而凤东离呢?

覃明飘浮着,寻找那个赤红长袍的男人。

那些逃过一劫的修士,再次聚集起来,搜寻凤东离。

尘埃落定,烟消云散,覃明看到了被天雷劈平的巨剑峰,躺了一个人,生死未卜。

众修士幻化为影,冲了上去。

覃明一急,紧追而去,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他震惊地看到一有个修士的剑,刺入了凤东离的身体里。

那修士本以为会落空,所以只是随便一刺,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成功了!

凤东离的身体一震,被利剑刺中,毫无反应。

“死了?”

有人惊道。

“莫不是顶不住最后一道天雷,神魂俱灭了?”有人惊喜。

“凤东离陨落了——”

修士一个比一个高兴,贪婪之色暴露无疑,全都挣着要抢宝物。

所谓宝物,正是凤东离右手之中的那颗凤髓珠。

“我XXX”覃明飘浮到凤东离的身上,又气又恼。

凤东离真的挂了吗?被一剑刺中,没有动弹,莫非真的魂飞魄散了?

众多修士出手抢凤东离手中的珠子,当有人的手指碰上之时,凤东离突然睁开眼睛,瞪向那人,那人吓得大叫一声,僵在当场。

“凤东离未死?”

覃明心中一喜,想看看这些作死的人下场如何,然而他却失望了。

凤东离睁开的眼睛,没有焦距。

“不必自己吓自己!分明已死!”有人叫道。

无数的手,再次伸向凤东离右手中的凤髓玉,突然凤髓玉发出一道刺眼的红光,覃明仿佛受到感应,他趴伏在凤东离身上,修士们的手像被岩浆灼伤,痛得他们直打滚。

许久,他们镇定下来,看向凤东离后,全都震惊了。

只见凤东离的身上燃起了一只庞大的火凤,火凤的焰翅袭卷之处,灰飞烟灭。

嘹亮的凤鸣声,彻响天际,炫丽的金色凤羽在火焰之中灿灿生辉,火红色的尾羽,完美巨大的体态,无形散发的王者威仪,无不令所有修士卑躬屈膝。

覃明有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他仿佛化身为凤,傲视苍穹,正欲冲上九天云霄,忽然整个世|界天崩地裂,幻境破碎成泡影,化为虚无。

他再次陷入昏迷。

很久以后,他幽幽转醒,手指动了动,似有若无地闻到一股焦味,脑袋猛然清醒,他倏地坐起身体,四肢沉重,手掌费力地按住胸口,呼吸急促。

他此时正在一座宫殿里,宫殿空荡荡的,什么摆设都没有,但覃明却目视前方,一脸呆滞。

赤红长袍的俊美男子,姿式优雅地坐在王座上,神情淡漠地注视地板上的覃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