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明见小果子躲在客厅的角落,便朝它招招手。小果子犹豫地看看站在他身边的凤琰, 缩着小身子, 往前挪了几步。

“过来。”覃明见它那副胆小的模样, 不禁笑道。

新主子和颜悦色, 小果子心里一暖,后腿一蹬,敏捷地来到新主的脚下, 却没有胆子顺着他的袍摆往上爬。

覃明坐到椅子上, 点了点茶几, 小果子立即会意, 跳到茶几上, 乖巧地蹲着, 红宝石般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

凤琰瞥了眼搜宝鼠,没说什么。

覃明对凤琰道:“我想喝茶。”

凤琰应了一声,转身去茶水室, 煮茶去了。

覃明侧坐着,尽量不压着某个地方, 他对小果子道:“你能否再次寻到像这个山洞一样的宝地?”

小果子歪着头,似懂非懂。

覃明道:“不懂么?此洞封印着远古修士的元神碎片, 碎片即为玄令,若收集了十个玄令,或可召唤神龙呢。”

小果子搓了搓前肢的爪子, 明白覃明的意思了。

它点点头, 表示可以寻到与山洞相似的地方。

覃明大喜, 捏起小果子后颈,桃花眼笑成了弯月。“你太脏了,我去给你洗洗。”

小果子一听洗澡,全身的毛都炸了。昨日因为害怕,头钻进泥土里,把自己弄得脏兮兮,但洗澡什么的,他却不喜欢。

正当覃明要提着它去洗漱室时,它全身灵气一转,灰色的毛立即恢复了雪白色,绒毛蓬松,又是一只漂亮干净的可爱小鼠。

覃明挑了下眉,把它捏在手里,搓了搓,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凤琰从茶水室出来,一手里提着壶茶,一手拿着两个茶杯。覃明放开小果子,起身从他手里接过茶杯,摆在茶几上,凤琰顺势给两只杯子倒上泡好的茶。

小果子抖了抖身上的毛,蹲在茶几的一角,不敢轻举妄动。

覃明见它如此乖巧,便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只普通的瓷杯,摆在桌上,倒上茶,递到小果子面前。

小果子望着眼前的茶杯,呆愣。

覃明点了点它的小脑袋,端起自己的茶杯,轻闻香味,再吹了两口,放在唇边轻轻地啄着。

清洌的茶香从唇齿间沁到喉咙,香如兰桂,味如甘霖。

“这是什么茶?”他问凤琰。往日他们闲暇之时,便坐在一起品茶,凤琰总能拿出许多好喝的茶。

此茶并不普通,乃是灵茶,入口后,可补充灵气。

“翠玉茶。”凤琰执着茶杯,优雅地喝着。

“好喝。”覃明喝完一杯,正想再倒一杯,凤琰动作更快,拿起茶壶为他续上杯。

“多谢。”覃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此前一直忘了与你说,我在山洞里得了一枚玄令。”

“哦。”凤琰慢悠悠在啄着茶,似乎对玄令不太感兴趣。

覃明从储物袋里拿出玄令,摆到茶几上。

小果子贴到瓷杯,小心翼翼地舔了一口,舌头被烫到,它立即缩了回去,眼睛浮起一层雾水,当看到覃明拿出一枚白玉放在茶几上时,双眼一亮,紧紧盯着白玉,不停地摇摆着尾巴。

白玉片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

“玄令竟是远古修士的元神碎片,你以前进过晋江界,可曾得到过玄令?”覃明问凤琰。

凤琰盯着茶几上的玄令,喝茶的动作一顿。

“这枚玄令原本是一个美女,她说了几句话后,就变成了一枚白玉片,她曾言,若收集十枚玄令,即可获得的一个机缘。”覃明道。

“嗯。”凤琰慢慢地点了下头。

“别嗯了,说话。”覃明催促。与凤琰相处久了,对他的脾性一清二楚,一旦他只“嗯”“唔”的,便表示不想多说什么。

凤琰放下茶杯,道:“每个人获得十片玄令所得的机缘皆不同。”

“哦?你以前获得过多少片玄令?”覃明好奇地问。

“十二枚。”凤琰道。

覃明咋舌。“这么多?难道玄令很好找?”

凤琰摇头。“能寻得十枚玄令者,凤毛麟角。”

覃明吃惊。“那你还得了十二枚呢。”

“大气运。”凤琰道。

言下之意,便是他乃大气运者,寻得十二枚理所当然。

覃明看了眼趴在瓷杯边缘喝茶的小果子,叹了一声。果然人比人气死人,他靠着搜宝鼠方能寻到一枚玄令,人大气运者,随便一走或许就能撞上宝物了。

“你当时的机缘是什么?”覃明问。

“……一个指引。”凤琰道。

“指引?”覃明疑惑。“是什么指引,有何用处?”

凤琰执着茶杯,手指磨了磨杯口边沿。

覃明以为他又要当闷葫芦时,却听他道:“关于凤髓珠的指引。”

“凤髓珠!”覃明惊讶地击掌。

凤琰曾与他提起过关于凤髓珠的事。他的灵体亦是因为凤髓珠而改变成了超灵体。

“出了晋江界后,我便金丹了,循着指引,得了凤髓珠。”凤琰眼神温柔地注视覃明。“凤髓珠,是万万年火灵凝炼而成的精髓,更在远古凤凰的血中浸染上数万年,乃绝无仅有的宝物。凤族血脉得之,修炼速度不但事半功倍,还可改变灵体。”

“难怪凤东离只用了两千便修炼到渡劫期。”覃明震惊。

“嗯。”凤琰点头。

覃明拿起玄令,在手中把玩,半晌,他神采飞扬地对凤琰道:“我们一起去收集玄令吧。”

凤东离得了指引,找到了一颗举世无双的凤髓珠,他若聚齐十枚玄令,会不会也得一个不同凡响的宝物。

凤琰见覃明眉飞色舞,微微一笑,应道:“好。”

小果子动了动圆耳朵,前肢的爪子捧着空了的瓷杯,小肚子鼓鼓的。

总觉得听到了不得了的秘密,它不会被灭口了吧?它怯怯地偷瞟新主人的道侣,新主人的道侣完全无视了它,温柔的视线一直投在新主人身上。

小果子暗松了口气。

喝完茶,覃明提起小果子,举到凤琰面前:“它可寻到玄令所在,我们便跟着它走吧。”

凤琰略为嫌弃地瞥了眼小果子,小果子被他一看,四肢再次僵直,有一种想尿的冲动,它死命地忍住,不敢丢了新主人的面子。

“可。”凤琰点头。

两人一妖兽出了芥子阁,凤琰灵气运转,芥子阁缩小,成了拳头大的模型小屋,凤琰将它递给覃明。

“给我?”覃明盯着递来的芥子屋,推了下。“没事,放你那。”

“拿着。”凤琰坚持。

覃明无奈,只好接了过来,放进自己的储物袋。

走出山洞,外面天气晴朗,覃明眯了眯眼,适应光线。

凤琰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覃明抬头,凝视他俊美的侧脸,不禁扬起嘴角。

这是怕他走丢了?

凤琰目视前方,一脸泰然。

覃明用力地回握他,靠在他的身边。

“小果子。”他喊了一声。

雪白的搜宝鼠立即行动,直起身子,嗅了嗅,胡子一动,片刻后,它朝覃明吱吱叫了几声,蹬腿便跑。

“跟上去。”覃明道。

凤琰将他一带,御剑飞行,跟上了小果子。

小果子的速度很快,当瞥见新主人和他的道侣御剑飞行时,它便释放所有灵气,化身为闪电,穿梭于森林之中。

覃明大吃一惊。

原来搜宝鼠如此神速吗?上次它带自己去山洞,用的是最慢的速度吧?然而,就那速度,自己追得还有些吃力呢。

搜宝鼠的速度快,凤琰御剑飞行的速度更快,几乎擦着搜宝鼠的身边,这激起了小果子的好胜心,它发挥所长,灵气爆涨,加快速度。

然而,不管它如何快,都拉不开距离。

如此奔跑了一个时辰后,小果子萎了,它放缓了速度,小鼻子不停地嗅着,最后来到了一处断崖。

一块像蘑菇的大石头赫然入目,小果子果断地跑到蘑菇石下面,蹲着不动了。

“这里?”覃明从剑上跳下来,狐疑地走到蘑菇石旁。

小果子吱吱吱地叫了几声,覃明抬头一看,发现蘑菇盖顶有一个凹槽。

“忱慕,你看如何?”覃明问凤琰。

“不错。”凤琰望着蘑菇盖顶的符文,回道。

覃明心中一喜,捏起小果子,在手里揉揉了。“好家伙,你真是个宝贝。”

小果子微红了脸,蜷成一团,任覃明蹂|躏,突然,一只手捏住了它的后颈,将它从覃明的手中提了出去。

吱吱?

凤琰捏着小果子,把它丢到地上。

“妖兽皮毛间易生小虫子。”凤琰淡然地道。

“虫子?妖兽也会生寄生虫吗?明明摸着挺干净的。”覃明略显失望。

小果子耳朵一动,鼓起了腮。它是妖兽,妖兽不是普通的小动物,皮毛里绝对不可能长小虫子!

凤琰若无其事地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上品灵石,抬手嵌入凹槽。

刹时,蘑菇盖顶的符文亮起,一束光射了下来,凤琰带着覃明往后移了几步,小果子躲到他们的脚后跟。

这次情况与山洞里完全不同,没有什么修士的元神出现,光束之中,直接悬浮着一块玉片。

覃明困惑。

莫非不是每一枚玄令,皆会出现元神原本的意识?

他以眼询问凤琰,凤琰会意,点了点头。

覃明挑眉,伸出手,握住了悬浮的玄令。

当玄令落入他手中后,光束立即消失了。

此至,他获得了两枚玄令。

有了搜宝鼠,按这速度,他很快便可收集十枚玄令了。

简直轻而易举。

“景九,你这破罗盘究竟有没有用?为何我们来到了断崖?”

突然,一个洪亮的男人声音在附近响起。

“自是有用,我这罗盘乃是寻宝罗盘,之前都不曾错过,此次亦然。”一个傲然的声音回应。

“石海,稍安勿躁……咦,看来有人先我们一步呢。”另一个男人磁性的声音响起,同时,他们发现了站在蘑菇石下面的覃明和凤琰。

“刚才的光束,莫非源自这蘑菇石?”叫石海的大汉不善地打量蘑菇石下的两名雪衣男子。

两人不但长相俊美,气质更卓然,非一般修士。

石海心中一沉,生了警惕心。

“师兄,罗盘不动了。”摆弄罗盘的男子削瘦,眉宇间充满了傲气,他把罗盘对准蘑菇石,发现原本不断抖动的指针,停止了。

他一指覃明和凤琰,厉声道:“宝物一定被他们拿了。”

“显而易见。”被唤为师兄的男人,身穿墨绿法袍,身材硕长,相貌英俊,一双狭长的眼睛看向覃明时,瞬间露出贪婪之色。

“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呐。”他舔了舔唇角。

覃明握紧凤琰的手,冷若冰霜,他凌厉地盯着这个墨绿法袍的男人。

确实,人生无处不相逢。

他还未去寻仇呢,这人竟自动送上门来了。右手的玉龙环一抖,瞬间化为梵青剑。

而凤琰,丹凤眼内早已凝聚了萧杀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