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脱离系统的剑三技能(1/1)

此为防盗章

天色渐暗,整个山谷冷嗖嗖的, 十个孩子开始收拾行李, 他们必须尽快走出山谷, 寻一个安全的地方。

“咦?覃明,你想做什么?”唐笑疑惑地看覃明围着那头巨大的妖兽打转。

覃明绕着妖兽走了一圈, 满脸困惑, 听到唐笑的话,他道:“这只妖兽, 出现得蹊跷。”

事实上,覃明想查看下妖兽身上有没有值钱的宝贝,怎么说也算一只小BOSS, 若是在剑三里, 刷完BOSS都会爆出一堆装备和材料了。

“山谷是它的窝吧?”卞离凑过来问。

“那我们岂不是送上门的猎物?”唐笑道。

“可不是?”覃明叹气。

“我曾听长辈言, 妖兽喜欢藏宝, 不知此处是否有宝藏。”容聂封抱着仙剑说。

“真的?”覃明眼睛一亮。

“即使有,若大一个山谷,从何处寻起?”唐笑摇头。

覃明感到身边站了一人, 不必抬头,便知是那位尊贵的皇子殿下。

“忱慕, 你觉得呢?”覃明自然地唤凤琰的字。

凤琰还未回答,林凛突然猛烈地咳了数声, 李飘渺奇怪地问他是否受了内伤, 林凛捂嘴, 忙摆手, 表示自己没事。

覃明看了一眼林凛,只觉得这少年这几日有些怪异。

“先道你的际遇。”凤琰的手搭在覃明的肩上,语气平常,手劲却不小。

覃明皱了下眉,正欲开口,其他人一听,全过来了。

“正是,正是,覃明,你是不是真正的仙人?暗中护我们去琼仙宗,危难之际,出手相助?”黄子葵天真地问。

覃明一愣,望着小姑娘水灵灵的大眼。

“我哪是仙人?我和你们一样,都是普通人。”覃明澄清。小姑娘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居然把他当成仙人。

“既然不是仙人,那为何会法术?”金小池问。

“不错,我的仙剑都奈何不了妖兽,你那法器竟能将之击毙。”容聂封面上略不服气。

孩子的脾性,都直率,想到什么便问什么,有些想法露于表面,覃明倒未计较。

他从腰间取出文曲之聿,在手中转了转,对众人道:“这不是法器,也不是凡物,我也说不清它的品阶。”

小孩们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令覃明会心一笑,竟是连凤琰也神情专注。

“我去捡柴,山谷突然地裂,本想跑到你们那边和大伙一起,不料地上裂了条巨缝,我就掉下去了。不知过了多久我才醒来,幸而身上穿了仙衣,没有让我缺胳膊断腿。”顿了顿,覃明将早就想好的言辞说与大伙听。他当然不能把真相告诉大家,剑三、九天逍遥、网游、穿越……都不能提,为了不引起麻烦,他只能扯慌。

他发挥编故事的能力,缓缓道来。

“我醒来后,浑身酸痛,好在没有受伤。那是一处山洞,有个天井,天井非常深,我根本无法爬出去,所以只能想法子自救。我在山洞里探查了一圈,闯进了一个石室里,竟然看到了一具……骷髅。”

“骷髅?”黄子葵缩了下肩,挨到金小池身边。

“是的。”覃明避开凤琰的眼神,继续道,“我吓了一跳,本来想跑,但身体不知被什么定住了,动弹不得。我快吓晕了,想着一个人在下面遇险,哭爹喊娘都没有人来救,那可怎么办呢。”

“哎呀,后来呢?后来如何逃脱的?”金小池心急地追问。

覃明唔了一声。总觉得骗一群小孩子,有点罪过。

“万幸没事,就是骷髅竟然说话了。其实也不是骷髅在说话,应该说是残留在骷髅身上的灵魂。他说自己是个大能,曾经在修真界,天下无敌,所向披靡,某日正要渡劫成仙时,被人暗算,他一时失察,差点陨落,撑着一口气逃了出来,藏身于这山谷地底下的山洞里,闭关数千载,可是由于灵力枯竭,最终回天乏术。肉体消亡后,他只留了一魂一魄,以及他的传承。”

看过许多修真小说的覃明,终于编了出一个比较合理的故事,听得众小孩子一愣一愣的。

“大能?天下无敌,却遭人暗算?”凤琰的声音有些冷,深色的眼睛紧紧盯住覃明。

覃明感到一股寒彻刺骨的气息扑向他,一惊,后退一步,诧异地看向华服少年。

为什么这个少年的眼神那么可怕?仿佛会噬人般。

然而,其他人好像没有感觉到凤琰的变化,迫切地追问覃明。

“传承?你得了大能的传承?”林凛抓住重点,好奇地问。他曾长辈说,修真界,偶有发生大能陨落的事,却将传承赠于有缘人。难道,覃明遇到得正是这样的大能?

“是的,大能把他的传承传给我后,便陨落了。”覃明对林凛道,“我得了大能的传承,才突然变得这么厉害,有了这身衣裳和武器,以及一些独特的技能。”

众人听后,不禁唏嘘。

即使是强大如大能,与人争,与天道争,亦有陨落之险,人死如灯灭,一如油尽灯枯。

“原来如此,覃明走了大气运,竟然得了大能的传承。”唐笑一脸羡慕。

“幸亏覃明得了传承,才救了我们。”卞离道。“否则,我们都要成为妖兽的腹中之物。”

“是啊,太好了。”黄子葵为覃明高兴。

覃明把众小孩的表情都收入眼中,有羡慕,有高兴,有感叹,也有妒忌。唯有一人例外,从他谈及大能和传承之时,凤琰便一直面无表情,丹凤眼里似乎蕴含了无限的寒霜。

覃明伸手拉了下他的袖子。“忱慕?”

凤琰的手一转,忽在握住他的手,紧紧捏住,覃明痛得皱起眉头。

“既得了传承,便收着,将来或大有用处。”凤琰对覃明道。

“啊,哦。”覃明仰着头,凝视凤琰,发现他的气息又恢复正常了。

难不成,刚才是错觉?

“覃明,往后便要多多依仗你啦。”唐笑道。

“覃明这么厉害,再遇到妖兽,就不怕了。”黄子葵感叹。

覃明抿了下唇,转头望向树下的三个土包,半晌,他对众人道:“有道是怀璧自罪,我得了传承,本是件隐秘之事,我却告诉了大家,是因为我们同舟共济了这些日子,予以诸位信任。”

“你救了大家的命,又不避讳地坦诚自己的际遇,我们若有害你之心,便是禽兽不如。”林凛扬声道。

其他人点头附合。

覃明严肃地扫视过众人,郑重地宣布:“事实上,我只得了传承的一小部份,大能给我的传承共有九份,有缘人得之,我自然不能便宜了外人,所以想问问你们,是否愿意和我一样,继承大能的传承?”

“什么?”容聂封惊呼出声,同时他的眼睛一亮,灼热地盯住覃明。

覃明被他盯得发毛,转头望向其他人。“你们的意思?”

“这……”唐笑有些迟疑。

凤琰问:“为何想将传承分享出去?”

覃明抬头对他道:“此去琼仙宗路途凶险,吉凶未卜,一只妖兽,我或许能对付,可若是很多只呢?还有巨鬼,大家没忘巨鬼吧?连琼仙宗的引路仙人都无法抵挡,我们这些空有灵根的凡人又怎么对付得了?我一个人得了传承,孤掌难鸣。如果大家都有了传承,身怀绝技,一起战斗,便不怕路途艰难了。”

“覃明你如此深明大义,实在令人佩服。”林凛抱拳。

“覃明,你是条汉子。”李渺飘难得正眼看人。

“……谢谢。”受到姑娘的青睐,覃明微微一笑。

却不想被凤琰握住的手一紧,他立即收了笑容,不解地望着身边的少年。

“你欲分享传承,我本不该阻止。”凤琰道,“但人心叵测,如今我等年岁尚小,心思单纯,然而沧海桑田,万物皆难言永恒,何况人心。”

“那……凤大哥想如何?”林凛问道。

凤琰道:“起誓。”

“起誓?”其他人面面相觑。

覃明担捏了凤琰的手,凤琰低头。

“誓言这东西,说说而已,岂能当真?”覃明暗笑凤琰太天真。

“你不知这世|界有言灵?”凤琰淡淡地问。

“言灵?”覃明疑惑。

“不错。以天道为证,饮血立誓,将来若是破了立下的誓言,便遭天道九重雷劫。”凤琰道。

几个小孩子被凤琰的话吓得不轻。

天道九重雷劫,岂不要粉身碎骨,魂飞魄散。

“共患难易,同富贵难。”凤琰又道,“若无决心坚守誓言,便无共享传承的必要了。”

覃明侧首一思,觉得凤琰说得很有道理。

一个小团体,在绝境之中,最容易生出共患难的心态,有些人甚至会做出自我牺牲的高尚之举,但是,一旦过了这道坎,进入修真门派,有人前程似锦,有人前途无量,有人停滞不前,有人日暮途穷,每一个人的际遇都将各不相同,还能坚守初心吗?

凤琰年纪不大,心思竟然如此缜密。

不愧是皇宫里出来的皇子,经历过宫斗吧?

“好!起誓!”林凛第一赞同。

“我同意。”唐笑举手。

“不忘初心?这有何难!”第三个同意的竟是容聂封。

连容聂封都同意了,李飘渺当仁不让。“起誓就起誓。”

“我与他们一起。”龙沐笑得温柔。

“我懂唇亡齿寒的道理。”卞离认真地望向覃明。

金小池和黄子葵异口同声地道:“我们起誓!”

小伙伴们都下定决心了,覃明松了口气。

众人从行囊中取出木碗,寻了干净的溪水,咬破自己的手指,滴血入碗,捧起碗,排成一行,跪天地。

“天道为证,吾凤琰以元神起誓,得覃明传承者,恪守不渝,不离不弃,违此誓言者,愿遭天道九重雷劫。”凤琰一开口,所有人震惊了。

覃明差点端不住碗,他不可思议地望着少年将碗中的血水一饮而尽,天道似有感应般,空中传来一记闷雷。

这便是言灵?

这个世|界,天道无处不在。

第二个开口的是林凛。

“天道为证,吾林凛以元神起誓,得覃明传承者,恪守不渝,不离不弃,违此誓言者,愿遭天道九重雷劫。”

语毕,利落地喝完血水,抹了下嘴巴。

不意外,天道响应。

紧接着,一个接一个的起誓,无人犹豫,待小伙伴全都喝掉了碗中的血水,全都认真地看向覃明。

覃明突然豪情万丈,他扬声高喊:“天道为证,吾覃明以元神起誓,将传承予于众人,恪守不渝,不离不弃,违此誓言者,愿遭天道九重雷劫。”

捧着碗,仰起头,喝尽了木碗中的血水。

天道足足响应了十道空雷,山谷中,十个孩子的誓言掷地有声,化为言灵,形成无形的规则,刻印于每一个人的元神之中。

.

这是他穿来这世界的第一个晚上。

心惊胆战了一整天,身心疲劳,他恨不得现在能躺下睡个大觉。也许一觉醒来,仍在他的出租屋里,开着电脑,玩剑三呢。

然而,现在他还清醒着。

皇族少年提出要守夜,作为小跟班,自然是马首是瞻。

身上穿着能御寒的仙衣,除了夜风吹着脸有点凉,身上都暖和和的。旁边的皇族少年身上穿的是贵族的丝绸,却绝不御寒,他盘腿而坐,手成定印放于脐下,双眼微闭,神色淡然。

覃明不停地偷瞄他,只觉得在火光的映照下,那少年的脸越发精致,一丝不拘的墨发束在脑后,一路垂直到腰下,绛紫长袍铺展开来,气定神凝,不动如山,隐约之间,覃明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尊不会呼吸的古装娃娃。

摸了摸身上的衣服,覃明低下头,心里头有点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