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议战和掌门的秘密(1/1)

防盗!晋江文学城独家连载, 需订阅, 请支持正版!支持作者!谢谢三个孩子趴在地上, 生死未卜, 其他人全都挂彩,身受重伤仍在苦苦支撑。

覃明惊讶地在他们的头上看到了代表生命值的血量条, 可是让人心惊胆颤的是,他们的血条都处于残血状态。

穿着仙衣的黄子葵、龙沐、李飘渺、唐笑四人防御能力比较强, 只损了三分之一的血量。没有仙衣的金小池只剩五分之一,却还英勇地拿着扇子, 不停地攻击妖兽。这扇子的威力,对付普通的野兽绰绰有余,对上妖兽, 竟只能在它身上划出一道小口子, 头顶上的长条血量纹丝不动。

林凛拥有武功,身手矫健, 妖兽的尾巴扫到他时, 他使用轻功躲了过去, 可血量也只剩二分之一了, 急需一个治疗给他奶一口。

手执仙剑的容聂封, 武功一般, 手中虽有威力非凡的仙剑,却因害怕而束手束脚, 无辜损了三分之二的血量。

当覃明的视线扫向凤琰时, 他一愣。

皇子殿下居然满血!

满血?

在这危险之际, 凤琰不但没有损血,反而还能沉着冷静地指挥众人,攻击妖兽。他手中的树枝,似乎泛着一层金光,每次击在妖兽身上,都带出一道血花,妖兽头顶上的血量减少了一点。

不知他们这样战斗了多久,覃明瞪着妖兽庞大的身体,有些害怕,然而他若再不出去帮忙,大伙可能真交待在这里了。

他咬牙,犹豫不决,突然看到妖兽的身前出现了一个技能读条,他脸色一变。

BOSS要运功发大招!

玩过网游的玩家都知道,游戏里的BOSS都有大招技能,发大招需要蓄时,所以便有了技能读条,一旦BOSS读完秒数,就会释放可怕的技能,玩家经常因此被团灭。

而此时此刻,除了覃明能看到BOSS的技能读条,其他战斗中的小孩全都看不见。

覃明条件反射地一个【蹑云逐月】,向前冲刺过去,达到攻击范围,脑中一闪【厥阴指】,身体同时使出技能,一道墨痕袭向妖兽,妖兽身前的技能读条竟然消失了。

覃明心中一喜,居然有用。他本就抱着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想法,冲上去试着打断,没想到竟然让他成功了。

然而他还没高兴多久,读条读到一半被打断的妖兽表示自己不开森,它大吼一声,发怒了。

“小心!”林凛奋不顾身地跳到众人的前面,想挡住妖兽的攻击,然而他已是强弩之末,头顶的血量条岌岌可危。

千钧一发之际,覃明的眼睛盯住他,脑中一闪【春泥护花】,林凛的身上倏地亮起一道绿光,周身旋转着光影绿叶,妖兽的利爪袭上他,他挥剑便砍,竟顶住了这一击。

覃明松了口气,不假思索,紧接给林凛上了【毫针】,不但为林凛提高外功的防御能力,还可以被攻击时恢复气血。

林凛感到全身似乎又有劲了,妖兽打在他身上竟没有之前那么疼了,他精神一振,对准妖兽的要害,继续攻击。

凤琰瞟到一道黑影冲过来,又有几道绿光在林凛身上亮起,摇摇欲坠的人突然生龙活虎。他诧异地寻找,看到了覃明那张白净稚嫩的脸。

稳住了林凛,覃明立即发挥奶花的职责,以最快的速度,给每个残血的小伙伴,都丢了一个【握针】,持续恢复气血,尽量大可能的帮助他们恢复生命值,同时,作为主T的林凛,身上的【春泥护花】和【毫针】都快没有了,他的血量只恢复到三分之一,覃明眼睛盯紧林凛,脑中一闪【水月无间】和【长针】,他头顶的血量瞬间回满。

林凛发现自己身上这起数道绿光,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浑身充满了力量,他惊讶地四处张望,看到一个身穿黑袍的小少年,手执一只奇怪的武器,随着他几个动作,一道道绿光在每个小伙伴身上亮起。

“覃明?”

黄子葵和金小池异口同声地叫喊,一脸惊喜。同时发现随着覃明动作过后,绿光在他们的身上亮起,被妖兽攻击所受的伤,缓慢地愈合了。

凤琰几步来到覃明身边,一把扣住他的手腕,正在给众人刷【局针】的覃明技能被打断,吓了一跳,转头看到凤琰,他一急。

“快放开,我还要给大家加血,别打断我。”

凤琰的黑眸紧紧锁住覃明,但见他身穿一件紫色打底不失华丽的墨袍,头发又长又直,后面挂了一个漂亮的发坠,手中的武器造型独特泛着柔和的光芒。人靠衣佛要金装装,覃明换了一套衣服后,像个小贵公子般,古韵而典雅。

林凛和容聂封苦苦硬撑,抵挡妖兽的攻击。刚才覃明不知使了什么“法术”,当那些绿光在他们身上泛起时,他们便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可如今一停顿,他们又开始力不从心了。

“凤大哥!”林凛回头着急地大喊。

覃明从凤琰的手里挣了出来,仓促地道:“先解决了这只妖兽,一会再细谈。”

给林凛和容聂封一人一个【握针】,继续快速地刷起【局针】,同时盯准妖兽,一旦妖兽想运功发大招,他就来个【厥阳指】打断。

战局随着覃明的加入,开始慢慢地反转。

金小池恢复到满血,无所畏惧地冲上去对准妖兽扇扇子,卞离不甘示弱地拿着铃铛跟上去。几个穿仙衣的姑娘比男孩还勇猛,拿着树枝围攻妖兽,刹时,妖兽的脚下热闹了起来。

覃明一看,差点吐血。

这么多脆皮跑到BOSS的跟前,送死吗?他照顾两个已经够累了,同时照顾七八个人,哪忙得过来?没有开启经脉系统的离经万花又不是云裳七秀或补天五毒,能群奶。

他忍不住发挥了曾经团长喊麦的特色,对那些不知死活的小伙伴大吼。

“散开!散开!不要所有人正面攻击妖兽!妖兽的尾巴一扫,你们全在掉血,想团灭吗?我X,说的就是你!金小池,你一个远程,靠那么近干什么?拿着扇子你站远些不会刮风吗?卞离你的铃铛声音没有距离限制,你跑妖兽脚下想让它踩死你吗?”

覃明边吼边不停地刷血,那群小孩的血狂掉得像过山车般,令他心惊肉跳。

然而,他吼了一嗓子,却没有一个人听他的,个子不高,胆子不小,全都在英勇奋战。虽然妖兽的生命值开始不停地减少,可是覃明却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他看不到自己头顶上有没有代表生命值的血量条,有没有代表内力值的蓝条,但是,不停地使用技能,一定会消耗内力值。时间一久,他没蓝了,无法持久刷技能。

覃明急得又吼了数声,仍无济于事,他急得直跺脚。

最讨厌不听团长指挥的队友了,全是坑货!

突然,一个身影闪至妖兽脚下,伸手一拎金小池和卞离的后颈,在他们的错愕之中,用力地丢到覃明的身边。

他死了吗?

死了应该没有痛感吧?会痛表示他还活着?意识好像能清晰地感受到身体里的细胞死了再生,再生又分裂,在毁灭与重生之中,他渐渐地有了知觉。

“啊……”他发出微弱地叫声。

“还活着?”

有人在说话,听得不真切,但他肯定这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嘘,噤声,他们会回来。”

另外一个少年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响起。

覃明艰难地睁开眼睛,仍是漆黑一片,全身的知觉都回来了,浑身痛得他想喊妈妈。

他在做梦吗?那些“流星”是假的吧?他还自己租的家里吧?

“痛——”他才喊了一声,嘴巴就被捂住了,柔软的触感贴在唇上,没有怪味,倒有一丝清香。

“忍着,莫喊。”那人拖起他,揽住他的上半身,贴在他耳边发出警告。“若不想被巨鬼逮去鬼域,便噤声!”

巨鬼是什么?鬼域又是哪里?

覃明眨巴着眼睛,努力适应黑暗,终于在黑魆魆的地方稍微看清了状况。

他在一个密封的山洞里,洞口不知被什么堵得死死的,两米处隐约闪烁着一个图腾,微弱的光拯救了他的视觉。周围或坐或躺地聚了一些孩子,年龄不等,加上他,一共十三人。

这是哪里?为什么有这么多孩子跟他一个成年人被关在山洞里?

覃明慢慢地适应身体的痛感,缓过劲来,动了动手脚,想起身,身边的少年却把他抱得很紧,令他动弹不得,他只得放弃。

突然想到什么,他心里一惊。

这个身体不是他的!

否则他一个成年人怎么争不过一个少年?

迅速地观察了下自己的身体,小胳膊小腿的,非常陌生。

覃明压抑着恐惧,整理头绪。

他用新买的剑三账号,登入游戏时,突然停电了,紧接着外面下起了流星雨,一颗带火的陨石冲向他,他人一晕,便失去知觉了,再醒来时,已经在这个黑乎乎的山洞里,并且身体缩水,返老还童了。

如果不是做梦,那他就是穿越了!

这种烂大街的梗怎么让他撞上了?

他银行里还有一千存款,贷款新买的车只开了一星期,绘制了一个月的设计图,通过了甲方的审核,马上要签约了,热心的前辈正想给他介绍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花了一万多元买了个土壕剑三账号,还没捂热,人就穿越了,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连身体都换了。

从洞口那一闪一闪的图腾上便可推断出,这不是一个唯物的世|界。身边的少年刚才说了什么?巨鬼?鬼域?

鬼?

这个世界有鬼?

从小就胆小不敢看恐怖片的覃明被吓得身体一颤,身边的少年以为他身体又痛了,便轻柔地抱住他瘦小的身体,两人的呼吸挨得很近,覃明一僵,满脸尴尬。

如今完全摸不着头脑,保持沉默是最聪明的选择。他努力忽略少年温暖的怀抱,镇定下来。

人冷静下来,听觉就放大,除了洞里人浅浅的呼吸声,最刺激的是洞外的鬼哭狼嚎,偶尔夹杂着像炸|弹爆|炸的巨响。

覃明不知外面是什么情况,既然这帮小孩躲在洞里,洞口设有阵法,那外面一定还有我方人员在与巨鬼拼斗。

哦,为什么覃明知道洞口那个泛光的圈圈是阵法?从小玩游戏看漫画小说,曾经在二次元里混得风生水起的中二少年,一看到那发亮的五芒星阵,便知是防御阵法。

幸好洞口被堵个了严实,没有巨鬼来敲门。

才想着,洞口突然传来坍塌的声音。小孩们吓得如受惊之鸟,挤成一团,如果不是被别人抱着,覃明恐怕会被挤成肉饼。

洞口塌得很快,阵法光芒一灭,完全失去了防御作用。盯着那个漏孔,覃明不由自主地缩进少年的怀里,小姑娘发出细弱的哭泣声,所有人都露出绝望的神色。

堵在洞口的巨石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碎成小块,外面的光线射进来,令习惯黑暗的孩子们眼睛刺痛,然而无人敢在这个时候闭上眼睛。

白衣飘飘,手执长剑的青年步伐沉重地走进来,恐惧过度的孩子突然发出欢呼声。

“上仙!是上仙!”

“上仙打败了巨鬼!上仙打败了巨鬼!伙伴们,不要害怕!”

“呜呜呜——”

“呜哇哇哇——”

年纪稍大的都跑到青年面前,虔诚地跪拜,年纪小的,抱成一块,放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