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防空洞(1/1)

目前所需要解决的麻烦就只有那群傀儡了,可从开始战斗到现在所有人都已经很累了,特别是下面下边的那几百名军人,他们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此时全靠意志力在战斗。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们的牺牲率自然会高很多,虽然在解决了“杨戏天”等十几个傀儡之后,道士们也重新开始跟军人们一起战斗,但因为弹药已经差不多用光了,他们只凭借匕首之类的近战武器对付傀儡根本挺不了多久,很快就死了好多人。

就在他们开始出现溃败的迹象了时,四周又开始响起激烈的枪声。我一看,原来是那些支援的军队赶过来了。

随着援军猛烈的火力,傀儡们一个个倒地,大街上目测叠起了一米多厚的尸堆。可傀儡还是不断地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最后一名军官手中拿着一个喇叭命令所有人撤退。

“我的天啊,到底有多少人被那雨给淋到了。”王强说。

其实我也非常地纳闷,不应该有这么多的人被雨淋到才对啊,怎么傀儡一群接着一群地来,怎么灭都灭不完。

这时好像听到身后有哭泣的声音,旁边的胖子和王强也听见了,我们一齐回头过去看,原来是韩熙雅在靠在墙上哭,而陈诗玉则在轻声的安慰她。

“咋了?大美女怎么哭了?”胖子问。

我们都在奇怪她怎么突然莫名其妙地哭了,赶忙问问陈诗玉怎么回事。

陈诗玉对我们翻白眼说道,“你们以为谁都像你们一样是冷血动物吗?见到这么多人死一点感觉都没有。

呃,敢情韩熙雅哭的原因是这个。我解释说这么多人死了我们也不是不难过,但难过又能改变什么?

“大姐,你的意思是讲你也是冷血动物咯?”王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然后,只见一道残影带着一阵凉风从面前飞过,下一秒王强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下身。而陈诗玉则抬起右脚对着他说,“你再叫我大姐一次看看?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变太监?”

“只不过是叫你一声大姐你就下手这么狠了?呃…疼死我了。”

王强刚说完陈诗玉又一脚踢向他的下身,让他疼到叫娘。

“还叫不叫?”陈诗玉板着脸问。

“不叫了不叫了,大姐你就绕了…”王强突然注意到自己又说错话了,赶忙改口道,“美女看见她了我吧,美女,不要啊!”

这时,我急忙抱住陈诗玉要攻击王强下身的那只右腿,我说道,“只是叫你一声大姐,没必要做的那么狠吧?”

“我讨厌别人这么叫我,显得我很老一样,你要不要体验一下那种痛苦?”陈诗玉微微一笑。

我看了她一眼,然后再看看王强那副痛不欲生的样子,下身有种凉嗖嗖的感觉。我曾经也体会过,知道那有多痛苦,为了保住我的命根子,只能好声好气地说,“陈小姐,你看这事就不要计较了,我那兄弟也不是有意把你叫得这么老的。”

没想到,我刚一说完陈诗玉突然凶着脸骂道,“你叫谁小姐呢?!找死!”

接着,她被我抱住的这只脚挣猛的挣脱开了我的手,把我踹翻在地,随后下身一阵剧痛,让我疼得连眼泪都飙出来了。

老家伙的孙女可真狠啊,我捂着下身再次体会了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韩熙雅见此急忙拉住想再次发出攻击的陈诗玉说道,“陈姐,算了吧。”

陈诗玉看了我和王强一眼说,“这次就先绕了你们吧,记住下次再说错话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们别闹了,他们全都走了。”胖子指着下边说。

走了?我跟王强互相搀扶着站起来,往下边一看,师父他们全都撤走了,而傀儡们也都不见了。

“他们走了那我们怎么办?”韩熙雅问。

“没事。”陈诗玉说,然后她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过了一会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是师父,陈诗玉跟他聊了几句后说就挂掉了电话。

她说,“我知道他们现在在哪,我们自己过去汇合。”

我问在哪汇合,陈诗玉说只要我们跟着她走就行了,其他的别问。

在下楼时,我们看见这居民楼的一个个屋子都有人打开门伸出头往外边探。原来这些人都在自己的家里躲着不出来,我还以为都转移到什么安全的地方去了呢。

县城的南边有一座高山,而山的半腰间有个洞口,据说这是抗日战争时挖的防空洞。

陈诗玉带我们走进洞里,刚没走几步就突然有好几道红外线瞄准我们,“什么人!不说我们开枪了!”

“幸存者,我们是来求救的。”陈诗玉说。

接着几道手电筒的亮光照在我们身上。

“确认,是人。”

随后几个轻快的脚步声向我们靠近,几名士兵拿着枪对准我们,“好了都放下枪。”其中一个看了陈诗玉一眼后说,“是你啊。”

“嗯,带我们去找大伙。”

“是!”

随后这四个士兵带我们走进防空洞深处,没想到这里面还挺宽敞的,整条通道里都装有电灯泡,应该是政府搞旅游开发时在这里装的,然后我们路过一个差不多有一个教室那么大的地方,这里聚集两百多名士兵,他们很警惕,一见我们来就拿起了枪,在确认了没有什么危险之后才松了口气。

我们再路过两个这样的地方,让我不禁想道,当年老一辈挖这个防空洞是得费了多大的人力和财力,竟然搞得这么大。

继续往里面走直至到了第十个后,我们看见一群道士在那里叽叽歪歪地不知道在聊什么。

“你们来了。”清风老道站起来说。

我点头说,“道长,我师父呢?”

“在那睡大觉呢。”

我朝人群中看一眼,师父真的躺在地上打着雷鸣般大的呼噜声。陈诗玉正想跑过去被我拦住了,“你干嘛,让师父他好好睡一觉,你别去打扰他。”

陈诗玉不说话,甩开我跑过去,然后她脱下她那身道袍盖在了师父的身上。

清风老道安排了人给我们拿来了一些水和食物,吃完之后我们坐在冰凉的地上,胖子问,“道长,那个杨戏天死了,事情是不是已经解决?”

“你想得太简单了,那杨戏天只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血魔还尚未露出它的真身呢。”清风老道说。

之前一直沉默的韩熙雅也开口了,“这个世上真的有道术吗?之前我怎么都不会相信有这些东西,但这几天发生的事让我…”

“哈哈哈哈…”清风老道笑道,“小姑娘,有些东西你不得不相信,这世上不仅真的有道术,还有鬼…”

清风老道故意把鬼这个字加重了,让韩熙雅被吓得畏缩在我怀里。

“行了,您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吓唬小姑娘。”陈诗玉说。

“哈哈哈。”

……

听着他们聊了一会儿后,我感觉很困了,就眯着眼睛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