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响的时候郑嫣然正在被送往L市的路上,驾驶室上郑海涛的警卫员从后视镜轻轻瞟来一眼。

“喂……”嫣然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正常。

“祝贺毕业啊小姑娘!”电话那端,是永远元气满满的好听男声。

郑嫣然苦笑,有什么好祝贺的?大学毕业第二天就被人从家里绑出来押送去相亲?但,还是强打精神,捂着听筒小声问:“唐信你什么时候回来?”

得到这人要集训少不得一两个月的消息时,她偷偷松一口气,还好,这样就不会穿帮了。

与此同时,管大地背一个迷彩双肩包,在火车上给一个拿站票抱孩子的妇女让了座,得到周围一片赞好声却微微红了脸,不好意思的退至车厢尾,看着匆匆掠过的与基地完全不同的窗外风景,双眼微眯。

偶有路过的人们,在见到管大地那张脸时都会感慨:哇哦~

但下一秒,就感受到被阻击的尖锐目光,只能讪讪避开。

管霸天双手交握坐在桌前看似沉稳,但一直不停向门外打量的目光透露了他的激动,最后实在坐不住了,咔嚓咔嚓清脆的啃苹果在院子里打转。

有挂军牌的车子驶进来,嫣然下车,有礼貌的喊人:“管伯伯好。”

管霸天笑起来像是弥勒佛,却隐隐透着精明。

管小天被电召回去吃饭,刚踏进家门就愣了。

管霸天朝着小儿子招招手,拍拍旁边安安静静坐着的嫣然的肩膀无比慈爱的介绍道:“小二啊,来见见你嫣然妹妹!”

郑嫣然抬头看去,门口那个穿的花里胡哨,一张脸跟她差不多漂亮的男人,郑海涛口中人品优秀事业有成,郑家女婿不二人选的管家小二,就是她这次被绑来的万恶源头!

管小二挑着深深的双眼皮向自家大哥望去,也是刚进家门的管老大淡淡摇头,与弟弟相似的一双眉眼摆出事不关己的神情。

管霸天说:“你们年轻人聊聊天,很快就能开饭了。”

然后,非常刻意的回了书房。

管小二对着嫣然妹妹干笑,“呵呵呵……呵呵……咳,你等我一下。”

终于跳起来,也进了房间。郑嫣然只听得他喊:“元帅你等等我,咱俩聊聊!”

于是,客厅里只留管大与她两人大眼看大眼,管大一双往上斜挑的凤眼带着说不清的媚人却透出孩子般清澈的目光。

这个眼神,似曾相识,让她想要深究,却张不出口问当年,两人视线交缠,最后是嫣然实在顶不住压力默默低下了脑袋。露一节白嫩的后颈,耳边有淡淡粉色,玩着裙边。

管大常年扎堆汉子营很少有机会能遇见新鲜小姑娘,一回来就撞见自家小二相亲这件大事,心想得好好帮弟弟招呼一下。

端起一杯茶递过去,声线是与脸蛋完全不同的质感,沙哑,低沉,却仿佛空空的山谷下雨时的干净。

“喝茶。”

嫣然偷偷用眼角看过去,一时不能把这嗓音与脸蛋联系起来。

管大地怎么能不知道自己被偷瞧了,却淡定斟茶,送入口中,稍后,管小天弓着腰一副奴才相扶着管元帅出来了。

吃饭的时候,元帅说:“嫣然啊,你的房间都收拾好了,在二楼,趁着暑假好好玩,管伯伯这里没人管你,敢敢的玩哈!”

“噗!”管小天一口汤喷出来。

管大照样事不关己,只是在脑子里画了空间分布图,二楼?

吃完饭某位正主就遁了,可管元帅却笑眯眯,“老大啊,你带嫣然上楼看看房间呗!”

嫣然秀气的抿嘴撩裙摆,跟在管大身后,低头,是他长长的腿和干净的鞋后跟。

管元帅像只老猫狡猾的守着猎物,满心欢喜的看着自家老大跟小姑娘上楼去了。

也就是说,这场打着来世伯家过暑假招牌的相亲活动,某元帅做了两手准备。

管大推开一扇门说:“这是你的房间。”

一板一眼,实在是没有多少与鲜花般小姑娘独处的经验。

嫣然从他身后冒出头,正要越过却一脚踩空往前跌去,她自救的去抓眼前的人,触手,是管大没有一丝赘肉的窄腰。

“呜!”嫣然往前扑,撞在男人后背一条如钢筋般的脊柱上酸了鼻子。

管大僵了僵,连忙转身去扶人,把软乎乎的小姑娘捧在手里,问她:“还好么?”

嫣然两眼泪汪汪的慌忙点头,闷闷的说:“我没事。”

他把她的手拂开,仔细瞧了一下,点点头,指指旁边的房间说:“这是我的房间,如果流鼻血了过来找我。”

说完,有电话来,他回自己房间接电话,嫣然慢慢踱步,看见贴着粉色壁纸的房间。

这层楼,只住他们俩人。

郑海涛的查点电话如期而至,父女俩说话如上了火药般相互看不过眼,嫣然有先见之明的带上了门。

“觉得小天怎么样?”

“就那样。”

“给我好好说话!”

“这不就是好好说这呢嘛!一张脸一双眼睛一张嘴,谁不是那样?”

“我就觉得他很好,你给我乖一点,别一天到晚疯疯癫癫被人家看出来还不够丢脸的,跟管小天多聊聊,爸爸今年给你办婚礼!”

“……”嫣然不是不想说话,而是被气到说不出话,以此为题的争吵在几个小时前的F市刚刚落幕,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在L市重新上演。

郑海涛了解郑嫣然如同了解自己,他知道女儿心里不舒服,但一贯的铁腕作风说一不二,让他无法轻声细语润物无声,何况,就算他想润物,也得这个姑娘肯给面子。

嫣然简直要呕死了,小脸涨得通红把手机摔在床上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听见管大关门下楼。

她把自己瘫在床上毫无形象披头散发,被押着穿上的白裙卷到腿跟,露出一双细长的白腿,心里觉得委屈,如小孩一般,偷偷的在房间里掉眼泪,看着天花板上面的粉红灯罩,水泽划过太阳穴埋进发丝。

管大本来要出门,却被拦在门口,管元帅乐呵呵的安排着:“老大你出去啊?去玩?哎呀带上你嫣然妹妹一块儿!”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

蹬蹬蹬,管大上楼,有礼貌的敲门。

嫣然显然没有哭够,可这里不是自己地盘,抹抹眼泪,起来开门。

管大有些愉悦,虽然不至于笑出来,但这种开怀想笑的心情也是很少见的了,他不动声色的说:“我爸让我带你出去走走……小二今天比较忙。”

嫣然点头就往外走,可管大地思量了一下,说:“梳个头吧。”

于是,嫣然妹妹在梳妆镜里见到了一只小狮子。

想要咆哮啊,刚刚还被叮嘱不要露马脚的……

管大等在楼下,见重新整装的小姑娘下来,一张脸虽然面无表情,却把笑意带上了眉眼,以至于管元帅激动得双手哈哈在空中挥出两拳,让家里保姆晚上加菜!

L市军区,管家的天下,储备军事力量防备隔海对岸某个很不听话虎视眈眈想要自成一国的小岛,出入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管大休假的第一天,带着半道冒出来的小妹妹,去参加同学聚会。

可以说,管大凑热闹这种事,真心难得一见,所以,场面有点大。

可这,对于常年呆在深山老林身边人口来去都很简单的管大地来说,就有些头疼了。

车刚开进去,就能看见订好的饭店门口一溜横排站着欢迎队伍,有些,他甚至认不出脸叫不出名字。

嫣然倒是淡定,反正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

管大今晚脱了一身军装,衣柜拉开完全都是当季新款,不得不说,他家小二在这方面绝对体贴周到。

面料上乘的深棕窄管西裤,同色系西装马甲,脚上一双小牛皮手工鞋,立马,这个剪着圆寸的大兵变身雅痞绅士。

管大下车,转身找到陈元钦,给一个很冷的眼神以询问。

陈元钦有个外号叫金元宝,主要是高中那会儿横向发展,可如今再见,哪里有元宝之势,真真一优质帅哥,只是,往管大身边一站,那就逊色很多了。

郑嫣然善良的给个可惜了的眼神。

元宝嘿嘿笑着与管大解释:“大家都想你了……”

管大一个更冷的眼神扫过来,他只能挺胸站好汇报到:“那你说想怎么样吧,反正我打不过你!”

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倒是让管大笑了,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今天身边还带着一小姑娘,停住脚,朝嫣然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