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然移不开眼,只好跟着他走,可惜没走成,唐妈妈说:“既然来了就坐吧,嫣然啊,你也来认识认识,这是你唐哥哥的女朋友。”

唐信攥着她的手更用力的拖着她往外走,那个叫楠楠的女孩已经过来了,拉着她的手说:“你好,我叫林楠。”

“妈!”唐信红了脸。

唐维鸿从门口冒出头来,说:“嫣然啊你想踹死我么?快点带我去看医生。”

可嫣然说:“我刚刚被鸡汤烫伤了嘴,唐信你家有没有冰块。”

说完,甩开手,坐在唐爸爸旁边。

唐锦城站起来,落了筷箸,很不高兴的走了。

保姆看气氛不好,也躲在厨房不出来。

嫣然看有她爱吃的菜,就用了唐信的筷子,夹鱼肉吃,却没仔细看,一根细刺卡在了喉咙。

她咽了咽口水,不管用。

扬起笑脸问:“都看着我做什么?来吃饭啊!”

席间,她一直在听唐妈妈介绍林楠的家事和学历,并且听到她说:“楠楠啊,嫣然她的爸爸就是郑海涛,你听说过的吧?”

丑闻总会传千里。

林楠对上袁玲英揶揄的笑容,也陪着笑笑,说:“知道。”

“够了!”唐信站起来,掀翻了桌子。

这张红木桌还有他们小时候偷偷拿墨水涂抹过的痕迹,桌子一翻过来就看见了,小小的角落,画着一个猪头。

那时候大院里的人总说:“然然也不知道是像谁,也幸好是长得不漂亮,长大以后千万别像她那个妈。”

这句话后来就变成:“郑嫣然会不会是个野种?”

等她长大后,眉眼渐渐张开,这个问句变为了肯定句——是挺像她妈妈的,就是看不出哪里想老郑。

嫣然被唐信拉着跑出来,唐妈妈要追,是唐维鸿以身当着门吼道:“你们快走!”

就像落难的鸳鸯一般,虽然命苦却浪漫极了。

嫣然一点都不生气,因为唐小信从头到尾都没承认过。

这时,从大院门口驶进来一辆车,有人探头吼道:“郑嫣然你给我过来!”

今天好多人抢她呢。

郑海涛怒吼:“听见没有!”

他下车的时候那么着急,甚至绊了自己的脚。

大人的阻拦都没用,唐信开了维鸿的车,把她带走,F市有一条护城河,大中午的,河面反射的光刺眼极了,嫣然眯着眼,仰头看他。

随着他牵着她的手,停在河边的小亭子。

“糖糖……”他想解释,可张口却无言,能说什么?多说一句都是对她的伤害。

唐信不知道嫣然已经从L市回来了,忽然看见久没见面的她,他满心欢喜,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只想牵着她不管不顾的离开,然后说说,说说他没参与到的那个生日,说说她到底去L市为了什么。

他揉揉她的脑袋,说:“那不是我女朋友,我不认识她。”

嫣然弯着眼睛笑,酒窝深深的招人喜爱,她说:“她长得挺漂亮。”

然后说:“不过没我漂亮。”

唐信笑着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嫣然的手握着拳头藏在背后,鼓起勇气,她想表白。

过去的几年,她一直在等唐信开口,她一直认为,再过几年,只要她等下去,就能有那么一天。

可她等不了了,因为唐小信那么好,会有人来抢。

她说:“唐信啊,既然我比较漂亮,你也比较喜欢我,那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从她被人带离那片噩梦似的高粱地后,她回来了,就不再叫唐信为哥哥。

唐信向来随着她,只要她高兴。

她仰着脸看他,他似乎没有预料到她的表白,沉默了。

“好不好?”她虽然害羞又忐忑,却坚持要结果。

“糖糖……”唐信软软的声音,里面有着哀求。

“你不喜欢我?”她反问。

得到的,是唐信坚定的摇头。

“那有什么不行?”

有什么不行?有很多。

唐信看着嫣然的眼睛,那里有太多他懂得的东西,他又何尝不是这样,这样一直喜欢着她。

“你给我点时间。”他说,“现在不行。”

嫣然的笑凝在脸上快要挂不住,“就现在好不好?”

这是她最后一个哀求。

当唐信摇头时,她的心沉到底,浮不上来。

唐信一直觉得,一个男人,应该有所担当,他从小见到的是家里强势的母亲与一辈子生活在母亲强权下的父亲,现在,他的母亲不喜欢嫣然,嫣然的父亲也不喜欢他。

那么这样,他们怎么能在一起呢?

长辈的不喜欢,是他想用自己的实力来扭转的现实,他想给她一个完美的家庭,和和睦睦的家庭。

这些,需要时间,他在让自己变强,从这个姑娘十五岁离家出走丢下他,让他发现原来自己这样弱,谁都保护不了,他半夜醒来,偷听父母的谈话,原来她被坏人带走了,差点回不来。

那时十九岁的他格外心痛,因为他白天去看她的时候,她是笑着对他说:“你都不知道外边有多好玩,我吃了好多好吃的。”

那时的她还没有那么漂亮,笑起来憨憨的,脸上有被割破了的细细血痕。

他听见郑海涛的车停在后院,慌忙从窗户爬下去。

郑海涛不喜欢他,因为他的妈妈。

整个大院,把话说得最难听最难堪的,就是他唐信的妈妈。

郑海涛明明白白的同他说过这样一番话:“唐信,你们俩是不可能的,你要掌握好分寸,别欺负了她。”

唐信当然不肯,那时年轻气盛,二十出头的年纪,在部队摸爬滚打小有成绩,觉得自己可以,无所不能,他对郑海涛说:“叔叔,我是我,我妈是我妈,我喜欢嫣然。”

郑海涛还说过:“死心吧,我是不会让然然嫁给我们这样的人。”

那一天,唐信的天都要塌了,从嫣然被找回来那一天,她吃了那么多苦头却不让他知道,笑着跟他开玩笑的那天起,他无比确定自己这辈子就只能喜欢这一个姑娘了,这个缠着他要妈妈,缠着他去拜神仙,回来看见他被打烂屁股小声哭鼻子的小姑娘。

那时,他忽然就长大了,想要变得很强让谁都欺负不了她,所以他去了军校,再累再被人说是靠家里都咬牙忍下来,再难的飞行动作他都命令自己要完美完成,这样,就有借口可以给她打一个电话,洋洋得意,听她咯咯咯的笑声。

她好像不怎么哭的,最起码,那些他认为应该哭的事情她从来不哭——她总是挺直腰杆,把那些难听的话当做耳旁风。

但是,当时光渐渐流逝,大院里的女人们的谈资从“郑嫣然是个野种”变为“唐家儿子跟她不清不白”的时候,她又哭了,偷偷的哭却被他发现,他想拥着她却被闪开,那天,她不说话,也不敢看他,始终离他很远。

那时唐信的心里快要难受死了,他的假期被缩短,袁玲英也听到那些话,强打着笑脸应付来看好戏的邻居,当天晚上就把他送回了部队。

她居然会笑着跟他打电话说:“呐,唐小信子你法力不够啊,快点再修炼修炼出来打妖怪啦!”

他以为,他做的都是对的,进部队,变强,等待。

可那天,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嫣然的妈妈离开的时候他已经懂事了,大人们的话总是难听,他不知道哪句是真的,也不敢问,那天,他终于从郑海涛的话里知道了真相,知道自己这么多年都错了,错的离谱。

他不应该是个军人,不应该是个以服从为天职未来几乎没有时间去照顾家人孩子的军人,他可以是个科学家,可以是个职员,就是不能是郑海涛心里那块填补不了的过去里深深自责的军人。

唐信是被紧急电话招走的,每一回都是这样,他们都已经习惯了,隔离是唐妈妈非常单一的手段。

那之前,送嫣然回家,郑海涛就等在客厅,一张脸怒到通红,她转身对想要进来的唐信说:“你赶紧去吧。”

她目送他的车离开大院,才转回头来,听见郑海涛一巴掌拍在茶几上,茶杯叮叮当当跳起来砸在地上。

与郑海涛的争吵,嫣然驾轻就熟。

对话非常简单,不过就是他怒吼:“你还要不要脸?这样热脸贴人冷屁股你还要不要脸?告诉你除了管小二你其他人别想!”

“就不要脸了你想怎么样?反正我从小就没有脸,在这个大院里我有什么脸?你不也是觉得没面子才天天不回来?不要说得好像都是为我好,我从小没有爸爸妈妈是保姆和唐信带大的!”刚刚的告白失败,让嫣然脱口而出的这番话,是从未有过的苛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