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十辆路虎载着小两口回了F市,晚上在酒楼招待郑海涛这边的好友,当然,大院里的人都有请到。

嫣然去换掉婚纱,穿那件红色旗袍,火红的像只在跳舞的凤凰,照样是管大出去接她,伴娘嘻嘻笑说你俩感情真好。

嫣然微微脸红,拉他一下说:“你先进去吧,我想去厕所。”

“我陪你去。”他说。

“不用,我有人陪!”嫣然转头,好吧,伴娘不见踪影。

管大轻笑,“走了。”

他牵着她去附近的洗手间,站得直挺挺等在门口,脸上又恢复那种没有表情的淡漠,像尊门神。

忽然,听见里面有小猫喵喵叫。

有人唤他:“管大地你进来一下。”

他抬眼看门上的图画——一个穿着裙子的小姑娘,他踌躇两秒,刚刚的小猫咪哪里还有喵喵叫,懊恼的吼他:“管大地你给我进来!”

男人失笑摇头,侦查附近情况,闪进女厕所。

嫣然从其中一个隔间探出头来朝他挥爪子,扯着腿上的丝袜着急吩咐:“你去帮我拿双新的,就在楼上休息室里。”

管大看着她的腿又愣了,丝袜被勾了一个洞,在膝盖上来一点的地方,裙摆遮不住。

他有些渴,抿着唇线帮她拉拉裙子,有意无意碰到那片地方,滑滑的丝袜,下面是软软的肉。

喉结滚动,心里挺高兴的是——这姑娘真没把我当外人。

他说:“你等我。”

抬脚出去时却听见有人进来了,下意识的,被嫣然拉住衣领锁在了小小的隔间内。

两人紧紧贴着,两秒才如同炸毛的猫分开,嫣然捂着自己的丝袜后退,被管大一手捞过来放在怀里,轻声说:“别动。”

然后,听见洗手补口红的大妈们纷纷议论:“管家也不怕以后被戴绿帽子哦!”

“你没看管家老大那张脸么?说不定以后谁比谁玩的花呢!”

“唐家去不了马上就找下家了,小姑娘就是心眼多!”

刺耳的话传到耳里,像把尖刀,刺啦刺啦的刮着金属发出燥人的声音,嫣然轻轻推了管大一把,自我保护意识,想把自己隔离开来。

这些她从小听到大的话语,千篇一律,如今有了新的亮点,是她的新郎。

今天是他们摆酒的好日子,却在这里,听见了来宾对于这婚姻的比较……比较谁比谁以后玩的花。

可她后退一步,没有走开他的圈禁就被更用力的拥进了怀抱,男人的胸膛,硬挺强壮,像一颗树,一面墙。

他在她的耳边轻声说:“别动。”

然后,带着枪茧粗粝的手指穿过旗袍窄紧的侧摆,滑进来,摸到她腰上裤袜的边沿,一点一点,卷着往下褪。

“你!”嫣然惊呆了,却动弹不得,牢牢被锁住,锁在他的怀里,很宽厚的肩膀,很有力的手把她抱起来,她的下巴正好垫在他弯腰时的肩头,整个人仿佛小小一只,柔弱的被摆弄,她不敢出声,害怕被外面的人听见。

女士洗手间永远都是最好的八卦场所,八婆们进来了就不想出去,当她们开始猜测这段婚姻能够维持多久时,嫣然狠狠掐了管大一下。

却,掐在他绷起的肱二头肌,哒一声,食指指尖断了一截指甲。

她懊恼的藏起手,感觉男人把她的丝袜褪至膝弯。

下一秒,他蹲下,她整个人被抱坐在他腿上,他一手护着她的腰,一手利落的剥离那层薄薄肉色。

她的鞋被褪下,一只袜腿已经松开,接下来是另外一只。

管大的呼吸不经意擦过她耳边,热烫烫地,她缩了缩脖子。

明明每个步骤嫣然都清明的感觉到,但其实这些动作只用了短短几秒,她很快被扶着站起来,脚丫踩在皮鞋上,男人为她整理刘海,沉沉说:“把鞋穿好。”

嫣然刚想嘟嘴呲牙给他做个鬼脸,只听耳边咔哒一下,管大拥着她,推开了隔间的门。

那一瞬,嫣然在日后回想起来,都只剩下笑容。

正在惬意补妆的三个大妈,露出见鬼了般的表情,瞪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一副不敢相信。

管大攥着嫣然的手放在水龙头下清洗,张嘴清晰有力的说了这样一番话——

“老婆,以后我们老了千万别变成这样,挺招人讨厌的。”

还有——

“老婆,”他笑着唤她,原本斜飞入鬓的凤眼染上一丝笑意变得有些像她的眼睛,“军帽就是绿色的,我一直戴着。”

然后,牵着呆愣愣媳妇儿的手,轻轻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酒店长廊上,嫣然甩开了他的手。

她的小手湿乎乎,揪在一起,低着头。

她觉得给他丢脸了,因为自己的事,给他丢人了,还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

“怎么了么?”管大站立她跟前,弯腰垂脸去端详她,他松枝绿的裤腿闯入她眼帘。

嫣然抬起头,想与他说谢谢,却张不开笑容,一张脸笑着比哭难看,只是一瞬,眼泪就掉下来,啪嗒啪嗒打在管大油亮亮的皮鞋上面。

他似是轻轻叹息了一声,把她拥入怀中,他们站在圆柱的后面没人看见,她躲在那儿,哭的一塌糊涂。

妈妈走了以后,大院里风言风语,女人的舌头长爱嚼舌根,曾经,是还没开始变声的唐信扯着嗓子一个一个吼回去,捂着她的耳朵红着脸骂那些用异样眼神打量她的人。

每一回,被唐妈妈打完屁股他都对她笑,说:“糖糖别哭啊,一点都不疼。”

如今,护着她的人,不是他了。

年少过往那些暖心的回忆,慢慢在褪色。

她向神仙许的愿,真是从来没有灵验过啊。

“不哭了么。”管大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现在这种情况又不能扔下里面的人带这姑娘去吸溜一碗粉加五块钱辣牛肉丝。

所以,他着急了。

是谁说这姑娘好哄哒?怎么一直哭么!

“老婆你别哭啊,以后天塌下来还有我呢。”这是他能说出的最肉麻但也最踏实的话。

他娶媳妇儿了,从此,媳妇儿与弟弟一样,需要他护着。

可,嫣然听在心里,觉得过往受的委屈成倍成倍的往上翻,因为有了可以依靠的人,所以以往的风轻云淡,此刻,觉得委屈。

因为,可以不必坚强。

半晌,听见这姑娘含糊不清哼唧一声,他捧着她的脸抬起来,细细看她,嫣然哭花了眼线,流进眼睛里一双眼刺得红彤彤,鼻尖也粉红着,像是一团包裹着草莓馅儿的麻薯,软乎乎想让人咬一口。

管大就直愣愣的盯着瞧,嘴角动了动,哄她:“不哭了啊,以后没人敢欺负你。”

嫣然一听,哇哇大哭,哼唧着:“管大地,谢谢你!”

小拳头攥着他的袖口,六个字说的有情有义。

管大就笑了,他笑起来总是夺目,闪着比钻石还耀眼的光,他把军装袖子撸高,露出里面淡绿衬衣的袖子,伸过去给草莓麻薯擦眼泪儿。

淡淡的黑色晕染在袖口,他又笑了。

两人重新回到酒宴上,郑海涛已经喝红了脸,朝管大招手让他过去,嫣然乖乖坐下喝汤,望一眼,整场就只他一人,把那身松枝绿穿的格外挺拔好看。

他的背,直挺挺,肩膀宽宽的,她刚刚用脸蹭过的,很厚实。

她正想着,伴娘凑过来咬耳朵说:“然然你老公真不错。”

她的心里,轻轻附和,是不错呢,刚刚给我打老怪兽了可厉害了!

忙碌碌的一天过去,之前就商量好的了,要趁着管大还有假,在F市留一天。

所以,这天晚上,郑海涛看着女儿女婿上楼进房间了,头一次真切感受到郑嫣然已经嫁人的滋味。

管大在媳妇儿闺房里转转看看,她的床是可爱的粉红色,她的梳妆台上有很多瓶瓶罐罐,她的台灯上画着一只小猫,喵喵娇憨的舔着爪子,当嫣然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他还看见她的拖鞋,上面也有一只小猫,画着媚人的眼线,摇着尾巴。

“快去洗一洗。”嫣然说。

管大半晌,哦一声,窜进浴室,下意识的动作迅速把自己脱光,然后发现,忘记拿换洗衣裤。

这间浴室,也是透着浓浓的小姑娘气息,香香的,是嫣然身上的味道。

这时,她在外面敲门,喊着:“管大地你洗了么?那个粉红色的是沐浴露,白色的是洗头水,淡黄色是护发素,白色的是身体乳液,蓝色小瓶是洗面奶,旁边玻璃瓶是爽肤水,乳液我刚刚用完了,新的在柜子里,你拉开来看看,第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