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袋子递过去说:“新婚礼物。”

嫣然打开,里面是一尊剔透的水晶狮子。

是她上次与他一起逛街看中,说等生日的时候要让唐家小信给她买的小狮子。

所以说,唐信失踪到现在。

管大正换了衣服从楼上下来,见着这一幕,夸一句:“挺好看的。”

嫣然瞪一眼小鸿鸿,说:“太丑了。”

唐维鸿哼哼:“你俩品味太不一样了,迟早要吵架。”

嫣然一个扫堂腿就踢了过去,管大抱胸站在一旁看,觉得速度可以再快一些。

他等自己媳妇儿教训完讨厌鬼了,上前很自然的牵住小手说:“走了,不是要带我去玩么?”

F市管大并不熟悉,有个姑娘拍胸脯要带他去玩去吃好吃的。

小鸿鸿抱着膝盖喊疼,没人理,自己破着脚没趣的跟在后面。

嫣然猛的转身哈一拳又揍过去,揍在他脸上,看着气势汹汹其实一点不疼,就是警告一下,说:“别当电灯泡啊,我这是新婚,甜蜜着呢!”

唐维鸿捂着脸伤心了,郑嫣然什么时候舌得往他脸上挥拳头啊,一般都是踹下盘的!

挨了揍就老实了,站在郑家门口看小夫妻说笑着走远,然后,唐家前停下一辆车,林楠走出来,笑着说:“恭喜啊,怎么没请我去喝喜酒?”

“跟你不熟。”嫣然直接这样回答,转头抱着管大手臂说:“走了,好烦哦。”

管大这是第一次见到林楠,这姑娘居然过来与他攀谈说:“你好,我是唐信的未婚妻,过段时间请一定要抽空来喝杯喜酒啊。”

林楠小巧,站在那里仰着头看人,脚下鞋跟再高也没用。

管大看自己媳妇儿,见她嘟着嘴,就摇头,“应该不会有空,我们都很忙,而且我不认识唐信。”

他的口中吐出“唐信”二字,林楠笑了,嫣然的心突突一跳。

感觉到手被攥紧,她看过去,男人好看的侧脸让这个她不怎么喜欢的大院蓬荜生辉。

他说:“而且我也不认识你,请让一让。”

林楠脸上挂不住笑,嫣然撒娇发嗲说:“老公~等等奖励你~”

有人实在是太喜欢自己媳妇儿古灵精怪了,很愉悦的恩一声,等坐上车后,挨近问:“怎么奖励么?”

嫣然那就顺口一说,没想到还真来讨了,眼睛咕噜噜转半天说:“请你吃鱼丸啊,我们这里鱼丸可出名啦!”

有人马上就不愉悦了,闷闷的哦一声,那小表情,就像被拿走玩具的小朋友。

嫣然实在不忍心,想了想问他:“你想怎样啊?”

管大抿着唇说:“没关系,不用勉强,以后等我们熟一些你可以亲亲我。”

他是真这么想就这么说了,自己媳妇儿,吃不到嘴里最起码可以亲一亲么,反正又不是没亲过!

倒是他说的太直接,把嫣然吓一跳。

妈啊,这是在卖萌一定没错,这男人一层面皮嫩的似小年轻,这样萌呆呆的向你讨吻,听众要有自觉啊!

嫣然顿觉自己责任重大,因为这男人说完又补充:“老婆啊,那个人站在那里不走是怎么了?她一定很羡慕我们吧?”

嫣然瞄准了叨叨念男人侧脸颧骨下来一些的位置,飞扑过去吧唧一口,他的脸不柔软,但细滑,是的,像小姑娘一般的好肤质。他的身上也都是她的味道,可能是因为昨天共用了一瓶沐浴露,她突然有些感悟到夫妻这个词的含义,最浅显的,不过是有个人,与你同吃同睡,你们长得越来越像,你们的味道越来越相似。

声音太响吻太香,管大是满足的笑了,嫣然被安全带弹回去坐好,之后就有人覆上来,大掌在她脑袋上揉啊揉的,说快点带我去吃鱼丸吧!

嫣然不知道的是,当她带着管大去玩去吃,一辆车在唐家停下,袁玲英看见自己本应该在国外的儿子突然出现,差点真的患上心脏病。

而唐信,一脸沧桑,朝她跪下,当着林楠的面,说:“谢谢您生育我养育我,以后,请不要管我的事情。”

他都知道了,知道自己的糖糖嫁人了,就在几天前。

当时,他以为是一个玩笑,以为是他的糖糖太想他了,让小鸿对他开的玩笑,可唐维鸿说:“哥,别笑了,你应该哭。”

他脸上僵着笑,心里无比的害怕,就像十九岁的时候,糖糖失踪了,仿佛再也找不到。长大了,就能更加鲜明的感觉到那种滋味,生不如死。

没有了那个姑娘,他争这些又有什么用?

袁玲英气的咬牙,当着林楠的面,一脚踹在唐信肩头,“你给我闭嘴,现在马上回去!”

唐信却笑了,“回哪里?我本来就不应该去,你们都骗了我。”

他坚守了几十年的信仰毁于一旦,他想用自己的努力换来那姑娘幸福美满的一生的坚持变为泡影。

唐维鸿找不到他,但总有找到的一天,他不甘心,所以要让唐信也不甘心。

唐信原本应该呆在英国训练,目前的时间只是训期过半而已。

他在回来的路上什么也做不了,想不了,唯独,只是那天在河边,嫣然对他的告白,如果时间可以倒回,那该有多好。

“你给我清醒一点,郑嫣然她已经嫁人了,你也看清楚了吧,小姑娘心眼不少,不是非得你唐信不可!“袁玲英大骂不孝子,恨不得能撬开他的脑瓜瞧一瞧。

“您别这样说她!”唐信低吼,“她不是那样的!”

“唐信你是不是疯了!你是不是忘了为什么要送你去这次训练!你现在给我马上回去,其他的事情我和你爸爸会替你安排!”

“安排?安排什么?安排我娶她么?”唐信看林楠,随即轻笑,“不可能,就算我死也绝对不可能!”

飞行员,其实是很忌讳说到某些字眼,偏偏,唐信咬字清晰决断,他是唐家独子,袁玲英的期望。

袁玲英气得两眼翻白晕过去,林楠一边要扶着她,一边劝着:“唐信你别这样跟唐阿姨说话,她身体不好。”

唐信冷冷的看她,转身走了。

唐锦城匆匆忙忙赶回来,见妻子躺在床上,又快步出门,把站在郑家门口的儿子攥着往家走,脸上少有的愤怒。

“我不走。”唐信的脚下长了根,一动不动。

“小信,你要接受这个事实,她已经嫁人了,她很幸福。”

“你怎么知道她幸福,她一点都不幸福。”唐信怒吼,不怕大院里的人听见,他感觉自己就快要爆炸了,“爸,求求你,别管我,真的,别管我。”

“唐信!”

“真的,别管我。”他抬头看看天,中午最热的时间,太阳辣辣的,蒸腾他身上的每一分汗水,连同泪水。

他站在郑家门口,等到天黑。

嫣然下车的时候没注意,倒是管大看见那边有个人影,伸手拉了姑娘在自己身侧护着,目光狠准的盯着那个男人,站定。

嫣然手里还拿着一份打包的鱼丸,特地给郑海涛带的。

唐信的腿早已麻木,挪不动步,嗓子也干涩,唤她:“糖糖。”

只这二字,让不行于色的某人很不爽的抿了抿唇。

下意识的,嫣然摆脱了管大的手,拉开小半步的距离。

月亮高高在上,冷清孤傲的垂眼看地上痴情缠绵的男女。

“走了,爸爸在等我们。”管大不喜欢,非常不喜欢,这个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人,所以他一点也不优雅从容。

他一手接过那碗鱼丸,一手牵起嫣然,抬脚往里走。

下一秒,唐信忍着双腿的酥麻奔过来,拉住了嫣然的另外一只手。

如同小说的场面,却让嫣然不喜欢。

她要做个干干净净的女人,绝对不可以对丈夫不忠。

她先甩开的,是唐信的手,仿佛碰见脏东西的嫌弃,让唐信的心碎了一地。

我已经结婚了,我很幸福。她在心中默念。

然后,抬起脑袋看管大,月光下,他的脸有些僵硬,她拉拉他的手,说:“这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唐信。”

一天之中,第二次听见这个名字。

哥哥,对唐信来说,是一个很遥远的词。

“糖糖……”他小兽般呼唤,拜托她不要那么残忍。

但,这件事上,到底是谁对谁了残忍?

现在,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

管大打量这个叫唐信的男人,一眼就能看见的属于军人的气质,满脸的胡渣让他的长相相对粗犷,他的眼角有细纹,一定是个很爱笑的人,他的手,并没有明显的枪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