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个人,让他的小姑娘等了又等,可怜兮兮的哭,他管大地肚子上穿一个洞都要把她送回来见的人。

他一定让我的姑娘受委屈了,管大想起那天,嫣然抱着他哭,说结婚好不好。

根本就不需要判断的,他不喜欢他。

甚至,是讨厌。

管家老大什么时候,对谁,有过如此分明的感情?

讨厌,是的,就是这个词。

他甚至不吝向唐信点头颔首,他凉凉用眼尾打量,嗤之以鼻。

他低头看嫣然,说:“鱼丸汤要凉了。”

如此家常的小事,听在唐信耳里,却如此刺耳。

“糖糖,我们谈谈!”唐信把那只被嫌弃的手装入口袋里,看着嫣然。

真是讨厌么,管大皱眉头,捏了捏嫣然的手说:“爸爸一定饿了。”

他的借口,如此直白,汤凉了不好吃,爸爸饿了要吃鱼丸,所以,老婆,我们快点回家么。

嫣然点点头,就被男人牵着往里走,听见唐信后面一遍又一遍的唤她,心里也闷得难受,索性跑在了管大前面,到家大喊:“郑海涛你的汤快点来喝!”

郑海涛其实早知道门口蹲着个大狗,只是当做没看到而已,躲在书房里,听见闺女叫了才出来,看一眼管大,说:“待会下盘棋吧。”

管大点头说好,坐的直挺挺等岳父大人喝完汤吃完鱼丸站起来,他尾随,转头对嫣然说:“我等等就上来。”

于是嫣然无视门口那不肯离开的人,上楼洗澡。

她在浴室里消磨了两个小时,要去角质,要护肤,要润肤,等把自己收拾的水嫩嫩白亮亮,有人在外边敲门问她:“老婆你是不是晕倒了?”

其实,有人在门口看着玻璃门傻呆呆了两个小时。

看他媳妇儿怎么伸展胳膊蹬小腿儿的自己玩了两个小时。

楼下翁婿的谈话格外简单,哪里有什么下棋,只是郑海涛直瞪瞪的看着他,看到他自己张口说:“爸爸,我没事,我们都很好。”

所以很快就被放出来。

嫣然吓一跳,以为他真的要进来,忙裹着浴巾喊:“别进来我没事!”

她不喊还好,一喊某人就觉得全身哪里都痒痒非常想破门而入。

好不容易等到这姑娘出来,乖乖坐在床上,管大指指楼下说:“不许往外看,晚上睡觉要关窗户,你现在开始不要下床来,要什么东西我帮你拿就好。”

嫣然恩了应答,看他去洗澡,自己数着头发玩,听楼下唐信喊:“郑嫣然!”

她生气了,凭什么大晚上的喊我啊,老八婆们又可以聊天八卦很久了。

小狮子怒气腾腾的要下床往外扔东西,却有人更快,浴室里,传出泼水的声音。

狮子小姐愣住了,眨巴眨巴眼,小脚丫还没来得及穿上拖鞋男人就出来了,干净清爽的气息扑鼻而来,修长的手指隔空点着她的脚说:“不是说了别下床么。”

语气淡淡的,但嫣然嗅到了不开心的味道。

哗啦啦,大热天的,更加滚烫的一盆热水从二楼灌下。

唐信虽有避开,但还是淋了半身湿,热水沾在皮肤上格外难受,他本就暴晒一天,这下被浇醒。

“靠!”他怒吼,响彻大院。

管大是挺不开心的,他看见嫣然穿好拖鞋对他说:“我下去搞定!”

她还没抬脚就被他的眼神定住了,她解释着:“不能让他这么闹!”

他轻轻的摇头,语气淡淡的,却坚定,指着床。

嫣然只好爬上床,心里满满的都是抱歉。

她问他:“你想听么?你想听我就说。”

他还是摇头,说了句:“别下床。”

然后,在楼下不断的叫嚣中,从二楼窗台跳下,背影一闪而过,是他那套格纹睡衣。

“啊!”嫣然惊呼,光脚奔过去,只看见家楼下,管大挥出一个拳头,太快了,她连阻止都来不及,闷闷的声响在夜晚非常明显。

只是一拳,唐信被打倒在地,管大身上的睡衣刺红了他的眼,他爬起来同样挥拳,都是当兵的,只是,一个是空军,一个是陆军特种兵,力量悬殊得厉害。

管大不还手,灵巧躲闪挥过来的拳头,毫发无损。

嫣然大喊:“唐信你给我住手!”

只是这一句,让某人不快了,不是让你别下床么,现在还偷看!

嘣一拳,照着唐信的脸打下去,再一拳,打在他身上某个穴位,胃部之下的地方看不出伤痕却会疼死人。

嫣然光脚跑出来,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裙,与管大站在一起,让唐信难过的朝天大吼,带着哭腔,如被野兽咬伤的小崽。

嫣然要过去,被管大一拉向后退两步,就是这几秒的时间,他再次抬手,闷闷的**被重击的声音,不是军体拳,而是一种嫣然从未见过的拳法,他甚至抬脚。

她发现,自己不能看着唐信被打,她飞身上前,挡在了他们俩中间,那一脚,差点收不回来踹在她腿上,她那么小,只需一脚,就能整条腿脱臼。

管大的头一次生气,让嫣然印象深刻到害怕。

她很少怕过谁,却在今天,害怕了这个一向对她很好,不怎么习惯做表情并且话少的男人。

管大怒着脸,冰冷得厉害,拎起她拽到一边吼:“你过来干什么!”

嫣然吓坏了,嚅嗫着:“我,我……”

“要帮他么?”他指着地上吐血的唐信,再抬眼看她,问:“你觉得我做错了么!”

其实在嫣然小姑娘看来,她与唐家小信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虐恋情深,她只是喜欢了他很多年,并且,告白没有成功,哦,并且的是,她被他妈妈和他的未婚妻欺负过几回。

仅此而已。

但在管大看来,这个男人是怎么都不顺眼了,半夜三更在我家楼下喊我女人让街坊邻居看我媳妇儿笑话,我怎么能忍你?我管大地在打架这种事上从来就没有输给谁过。

所以,我女人也不是你可以说见就见的!

他只是愤怒,离奇的愤怒,他不想听媳妇儿的解释,不需要,他不需要听到那些你的曾经你的过往你的伤心,因为这些,他已经感受得太多,他在没跟这姑娘结婚前,哪一次不是被这姑娘虐的身心都疼啊!

所以,我今天揍他这一回,没错!

嫣然攥着管大睡衣的下摆,说你别打了,会出人命哒!

那么大的声响,整个大院却没有人出来拉架,旁边几栋房子还静悄悄的熄灭几盏灯,不用说,是为了让肇事者更安心的揍人。他们就喜欢事情闹大,越闹越开心。

嫣然可以肯定,这些人一定都躲在窗口偷偷朝这边看。

管大说:“你现在上楼去。”

嫣然拉着他不敢放手,他说话的声音好冷,她索性抱着他,抱着他的腰不放。

如此,管大就挑衅的看着地上的唐信,问他:“还想挨揍么?”

唐信痛到不行,却被刺激得站起来,他的眼里是嫣然抱着另外一个男人的照片,是的,照片,静止不动的,永远刻在他的心里。

嗤嗤嗤的,他的心里往外冒血。

他说:“糖糖你走开,这事你别管。”

靠啊,管大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怎么就这样不顺耳呢?怎么他就是听出了一种我媳妇儿在维护别人的味道呢?可尼玛我老婆现在抱着的是我是我啊你这个唐什么信的失败者!

“糖糖?”他介意了很久的名字,辗转在唇齿间,低头看嫣然,怀里的小姑娘头发乱糟糟,大大的眼睛扑闪着,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可,这件事上,她又有什么错?她一直都是受了伤偷偷哭鼻子的孩子啊!

他低低对她耳语:“这件事我们以后再算,现在你回去,别管男人的事。”

嫣然怎么会肯,唐信打不过管大,她怕唐信被打死,也怕管大地打死人被警察抓起来。

一切,都是她的错。

她转过身,双手反背过去还是紧紧抱着管大的腰,冲唐信吼:“你回去,别闹了!”

管大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用一种挑衅的眼神阻击着对面的唐信。

月亮穿过云层终于洒下光亮,嫣然惊呼一声,月光下,她看见唐信的鼻梁,歪倒一边整片肿起来。

这一惊呼,某人又不爽了,拳头垂在腿侧很痒想把那根鼻梁揍得更歪一点!

此时,有辆车从外边进来,嘀嘀的按着喇叭,是送袁玲英去医院才回来的唐锦城。

“唐信!”他下车就看见自己儿子被打成这副模样,扭头找打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