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大一直没怎么睡着,到了半夜,感觉到有个小东西横跨了两条被子,贴紧了他的后背,整片都是她的体温,她紧紧的,无知无觉的缠着他的腰。

终于还是,在黑暗中,小心转过身,把小东西抱进怀里。

她嘟着嘴呼吸,想必是鼻子又堵住了吧。他不禁坏坏的想,如果这时吻住她,是不是又要给她渡气了?想着想着,就偷偷的,用腰身蹭了蹭她的腿。

一下就有了反应,却不敢再乱动,怕自己忍不住。

嫣然却什么都不知道,迷迷糊糊的睡得也不好,她开始做梦,又梦到十五岁那年,那个梦的后半段,是她在夜深人静时被人抱起来。

她害怕极了,以为是之前的那个老头回来了,那个老头一直摸她的脚她的肚子,她好怕,蹬腿踹,就怕自己逃不过这一晚。

但那个摸进来的人低吼:“别动!”

她才不管怎样,只是不依不挠,在极度害怕中被攥住了手腕,桎悎住了脚踝,整个人被拦腰抱起来往外走。

“放我下来!”她那时那么小,受到惊吓,竟然不能正确辨认对错,哭喊着闹着,差点坏了大事。

抱着她的人不说话也不停下,以极快的速度往前移动,借着月光,她只能看到,他们进了那片高粱地。

也不知道从哪里有冒出两个人,他们手上的,是枪。

她被扛在背上,只能呜呜呜的拍打男人的后腰,男人脚步一停,放下她反手一抬,她落进他怀中,被牢牢抱住。

这档口,她张嘴,咬在他身上,因为太暗了,也太慌乱了,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咬在了哪里,只是觉得牙齿都快咬碎了,也没听见男人的一点声音和停顿。

当她还在使劲咬人时,男人的身后,也就是她的面前,亮起灯火。

她感觉到他们前进的脚步更快了,呼呼的风声刮过,高粱地里的庄稼打在她脑袋上,手上,身上,村里有狗吠,有很多人在喊:“来人啊,有人抢人啦!”

她更加害怕了,脑子一片混乱,这段时间受到的恐吓威胁,在听见那个老头的嘶喊后终于崩溃,开始抓着带她出来的人哭喊:“不要,不要碰我!”

男人朝她俯下来,说话声带着奔跑的急喘,他的脸只有一双眼露在外边,她泪眼婆娑,看的并不是很清楚,只是记得那双眼瞪着自己的感觉。

很坚定,很刚毅的,他的眼里看不见慌张,他很笃定的说:你爸爸让我们来带你回家。

她呜呜哭着,终于卸下防备,说叔叔快救救我!

感觉到自己被抱得更紧,她终于安心,就算那些人在追着她,就算还没逃离。

村里的人追的紧,嫣然听见不远处居然有人朝他们开枪。

抱着她的男人只管往前跑,有一个留下来,往追赶的村民扔了什么东西。

她在天快亮时被带到安全的地方,有一架直升机等在那里。

被她咬了一口的男人把她转交给机上的人,什么都没留下,她也昏昏沉沉的被随机的医生摆弄着做初步身体检查。

这是那双眼,在高粱地里说我带你回家时那么镇定的眼,她一直没忘。

她被安全送回家,郑海涛就站在家门口等着她,见她没伤没痛,一张脸看不出表情,早早就离开了,是保姆阿姨给她煮了面让她过火盆,洗柚叶澡保平安。

梦到这里,嫣然隐隐约约,听见有人一声叹息。

她往大暖炉怀里蹭了蹭,醒不过来,沉沉睡过去。

管大挑着她额前的头发玩,一丝一缕,也在想着十年前的他们,他抱着她,那么小小一只,一直哭,说不要碰我。

那是一片贫穷并且封闭迷信的土地,那里的人不知道自己买媳妇是犯法的事情,所以人贩子非常喜欢与他们打交道,买个姑娘得花他们一辈子的积蓄,可他们需要传宗接代。

他当时接到任务整装出发,只是知道需要去解救一个小姑娘。

所以,他当时脱口而出安慰她的话竟是这般简陋——你爸爸让我们来带你回家。

之前已经有派谈判专家去交涉过,没有一点效果,还被村民们拿铁锹铁棍赶出来,这件事用文是没有用了,郑海涛听到消息差点气死,只能安排特种兵半夜把人偷出来。

他没想到那个兵就是管大地。

某人在夜里端详自己媳妇儿的小脸,呢喃:“幸好把你救出来了。”

再看看,不自主的摸摸她的脸,“你还叫过我叔叔呢,我有那么老么。”

嫣然突然咳嗽起来,大掌温柔的给她拍背,轻轻说:“下次再淋雨就真的不管你了。”

第二天,霸气小狮子是彻底起不来了,倒在床上小脸通红,管大心疼得要命,板着脸给她量体温,睡衣扣子解开来,面无表情的把体温计插进那细嫩小胳肢窝里,也不看露出来的一片雪白,冷冷的盯着她。

嫣然哼哼着,也不服输,虽然人难受,却还是强打精神与其怄气。

男人心气不顺呼噜她脑袋,刚要教训阿姨就在楼下喊他接电话。

管大看看表,下去接电话,金元宝呵呵笑着说:“老大你电话怎么一直关机啊?”

他才想起昨晚手机被水报废了,问说:“找我有事?”

“就是趁着今天你不是休息么?早早来邀你玩呢!”

“你怎么知道我休息?查我那么紧是想挨揍么?”管大皱眉。

元宝嘿嘿笑,“老大你天天在家玩啥?你媳妇儿就这么好玩?”

管大地差点吐血,好玩?家里小猫不老实,天天跟我闹脾气!嘴上,却淡淡吐出一个恩字,让金元宝羡慕嫉妒恨。

那就带上你漂亮媳妇儿,“咱烧烤去吧?元宝兴致勃勃。”

管大看看表,快到十分钟了,想挂电话上楼,就说:“不行,我媳妇儿身体不舒服。”

这句话在元宝听来格外有内涵,他惊叫:“这就有啦?”

管大地再次要吐血,语气更为不快道:“感冒!”

然后,急匆匆上楼去看体温计,一看,好么,三十九度么,小姑娘你还跟我哼哼?真想咬你!

然后这一天,某人脑子里一直转不停的是:这就有啦?

郁闷的不行,又出去跑圈,兜里带着十块钱,回来时给媳妇儿买了一碗粉加辣牛肉丝。

嫣然其实就想吃这个,只是不愿说,见这人端到面前了,也厚着脸皮吸溜吸溜,嚼着牛肉丝,知道是他多加的。

下午管小天过来给哥哥送手机,兄弟俩在楼下聊天,嫣然躺在床上捂被窝发汗,手机响时睡得迷迷糊糊,接起来饱含鼻音的哼哼一句:“谁……”

钱雅琳的越洋电话都能听出女儿生病了,着急的问:“然然你感冒了?严不严重啊?有没有吃药?”

是有多久没有在生病的时候被妈妈这样询问了她自己也不知道,反正钱雅琳出国后,每次电话来,嫣然都淡淡的,报喜不报忧。

她一直以为与钱雅琳的感情淡了,却在今天知道,原来妈妈就是妈妈,这份血缘哪里会淡。

她躲在被子里掉眼泪,咬着被脚不想被她听见自己在哭,钱雅琳一直得不到回答,更加着急,唤着她:“然然?然然?”

最后变成:“糖糖?糖糖你说话啊!”

嫣然抹抹眼睛,气喘呼呼的说:“我发烧啦,难受着呢,有事么?”

她故意说得如同往日般娇气,好让钱雅琳放心。

“哦,妈妈过几天要回去一趟。”

“有事?”

“回去看看你。”

嫣然一听,忙说不用,“我好着呢,别来了。”

“……我也不忙,就是想看看你。”

嫣然也不知道钱雅琳是怎么了,突然说风就是雨,只好让她定再晚几天的机票,免得传染病菌。

挂了电话重新窝进被子里,不到五秒又打来,她看都没看接起来说:“你不会是要跟我说现在就要过来了吧?”

那边轻轻笑了声,说:“你怎么知道!”

顾茵云。

嫣然猛烈的咳嗽起来,差点把肺咳出来,听见她说:“你果然病得很重,我今天没什么事,这就过去看你呢,到门口了再给你打电话啊。”

嫣然病着,赌气按了挂断,然后关机。

楼下男人终于知道上来看看她了,一手撑着床垫一手捂她的额头,后面管小天双手端着碗稀粥,说:“嫂子您烧得像只小苹果哇,嫂子您喝粥吧,嫂子这是我老大亲手熬得呢可香啦!”

他说话时挤眉弄眼,是故意要逗嫣然笑,可嫣然笑的比哭还难看,被管大一手捂住脸,转身说:“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