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经验丰富的护士长带着嫣然去高干病房,细心讲解了一下沐浴设施后离开,全程,管大尾随,脸色不好。

嫣然急哄哄的带上门,隔开他那张脸。

浴室里,揉搓油腻腻的头发,地上的水渍变成了淡淡的咖啡色,差不多她洗好的时候,男人敲门,递进来一张宽大的浴巾。

她不敢多说话,快速把自己包裹好湿漉漉的出来,一下,就被男人抱住放在了床上。

他的手里,多了一只电吹风。

她的头发长又厚,秋冬的天,刚刚还晴朗,此刻渐渐阴埋,沉沉暗下来。

“别动。”嫣然终于听见他吐出两个字,心里扑通扑通跳,讨好的咧嘴朝他笑一笑,又见男人说:“别笑。”

他都担心坏了,这姑娘还笑得出来?他牙痒痒的弯腰,吹风筒撤开,他找准她锁骨的位置咬一口,听嫣然哎呦一声,终于出气,松口,看见被他咬的红痕,又轻轻舔过。

房间里响着嗡嗡嗡的风筒声音,她的身体却奇异的酥麻。

“老公~”她撒娇,这样唤他。

管大挑着眉眼,深深的双眼皮带出一丝笑意,眼尾斜飞的弧度优雅好看。

她没听见他应答,执拗的再唤一遍,还小狗狗般蹭了蹭他的腰,“老公啊~”

“别闹,湿湿的。”他努力板着脸,有点知道这姑娘会看他脸色。

嫣然一听,更耍赖,张开双手抱住他的窄腰,他今天穿了一件烟灰的粗针毛线外套,贴在脸上暖融融的。

他没推开她,他们俩就这样和好了。

他继续为她吹头发,修长的手指穿近她的发根,感觉指腹的干燥。他的小媳妇就裹着单薄的浴巾窝在他怀里,身上软乎乎的香喷喷的,他急着想离开,带媳妇儿回家办事。

“现在是欺负我家兔兔不在身边,秀恩爱刺激孕妇吗?”门被无声推开,连奕拎着一个袋子站在那里,脸色非常之不爽。

管大手一带,整个人横挡住,让她看不见嫣然,嫣然得意的笑,听他说:“对啊,你也看出来了么。”

“我要告诉元帅你们俩不尊重孕妇。”连奕控诉。

管大没理她,挥挥手让她出去,说我媳妇儿要换衣服了。

“她有的我都有,有什么不能看的?”

嫣然不好意思,推推男人的小腹,低声说:“还是你出去吧。”

男人一掌拍掉那双小爪子,“我不出去。”

“切!”连奕嗤之以鼻,“我知道你们刚滚完床单现在甜蜜的很,但你们这样刺激我就是你们的不对了,我要告诉我家兔兔一个秘密,他要是知道他家老大新婚夜没吃上肉,一直都没吃上肉,最近才把媳妇儿办了,他会很生气的,他生气起来会哭的,哈,你们怕了吧,到时候我不帮你们哄他,你们就等着管小天的必杀绝招吧亲!”

连奕绝对不会承认的是,她此刻羡慕嫉妒恨的想吃肉,从怀孕开始就被管小天立下规矩不能滚床单的奕女王现在很饥渴!

嫣然瞪圆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连奕得意飞个眼儿过去,说:“你忘记了?你说过要跟我交流你男人的情报来慰劳我辛苦替你保守这个惊天秘密的。”

嫣然百口莫辩,我我半天说不利索,是管大挑眉说:“她现在还没到可以跟你交流的级别。”

一句话秒杀奕女王,女王大人无趣的退到门外。

嫣然反应过来,叫嚣着:“什么啊,你怎么知道我级别不够!”

男人轻笑,问她:“那晚上回家你露两手?”

小姑娘哼哼着,然后垂下脑袋不闹了。

“抬手。”他说,手里撑着一件套头衫。

嫣然果然是入门级别,嗖嗖抱着衣服窜进浴室,门嘭的关上前被管大一手挡住,透着一道小缝,小姑娘圆圆一双眼格外像炸毛的猫猫。

“这件也穿上。”他把那件套头衫递进去,嘴角终于忍不住的笑出来。

嫣然朝他淘气的皱皱鼻子,关上门。

管大双手插袋,在走廊上坐下,连奕挺着肚皮循循善诱道:“宝宝啊,你大伯真可怜,你以后可不能学他知道吗~”

管大无视,问她:“医生怎么说?宝宝还好么?”

他们管家的第三代头一只,寄予了所有人的期望。

准妈妈傲娇的更厉害,“哈,当然好,健康的不得了。”

“小二什么时候回来?最近西藏有点乱,人手够不够?”

“还要过几天,”连奕扶着肚皮,然后说:“监视镜头我已经叫人毁了,录像带也毁了,放心。”

他们俩仿佛在聊家常,显然这种事奕女王已经不是头一次干了。

“那就好。”他说,“车子停在后门,你先走,我们还有点事情要解决。”

此时嫣然推门出来,一身名牌,是她以前没穿过的牌子,粉嫩嫩格外好看。

“恩,挺好看。”连奕表示赞美,同时叮咛:“放开了敢敢的揍,衣服坏了我再给你买十套,输了就别来见我,我丢不起那个人。”

嫣然再次觉得,这个弟妹很难懂啊……

连奕退场,嫣然看着她短短头发瘦瘦竹竿的背影,再转头看看直着背脊坐在那里的管大,听他说:“好看极了。”

他们等电梯的时候,嫣然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却什么也没说。

明明拖了这么久,但有些人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管大看见唐信蹲在花圃前对他挑衅笑时,就是这么想的。

因为中午医生下班,医院也没了之前的人潮汹涌,住院部楼下的花圃区更是寥寥无几,偶尔闪过送饭的阿姨或者送水的小伙子。

唐信见着嫣然穿一身粉红,微微一笑,再对上管大的眼:“我说过你动不了我。”

嫣然也看管大,管大朝旁边等着的制服男挥挥手,一直没走的警车离开。

嫣然安心,朝林楠勾勾手指,“不是想挨揍么,过来啊。”

林楠脸上的妆都哭花了,她冲上去,恨天高踩得稳稳的,去抓嫣然的头发。

女人打架,不过是抓头发扇巴掌,嫣然自从十五岁出事后,就跟人学了几招,常常拿出来惩凶罚恶,自喻江湖儿女。怎么能被女人打架的招数给击败,出拳的时候快准很,刚刚林楠当着那么多路人的面给她难看,她此刻也不留情,一拳打在她探过来的爪子上,听她嗷一声,再挥手啪啪两次,扇回去两耳光。

唐信旁边指点:“糖糖,气沉丹田。”

嫣然徒然想起,一直,都是唐家小信陪着她练拳的,只是每一回他都偷懒,蹲在树下提醒她要气沉丹田。

管大的嘴角不爽的抿紧,同样指点:“抬左脚踹她。”

条件反射比脑子快,嫣然踹到林楠膝盖,林楠脚脖子一歪,狠狠的扭了脚踝,坐在地上疼的大哭,抱着腿喊唐信:“唐信你个混蛋,我跟你的协议从现在开始不算数!”

唐信却没有害怕,根本不把什么协议放在眼里,他的眼眸,隐藏着一种即将得到胜利的兴奋。

嫣然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地方被林楠再一次羞辱。

林楠恶狠狠的瞪嫣然,说:“郑嫣然我现在就告诉你,你特么到底做了多久的傻逼!”

嫣然此时还无所谓,从上俯视林楠,眼中满是鄙视,“你是不是又要再说一遍我爸我妈我家的那些事?林楠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就跟个老女人一样那么三八好事呢?嘴巴也够贱的,难怪唐信不喜欢你,你别强求了,抢来的就特别香么?你有没有自尊心啊?其实你想做什么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觉得这样能刺激到我么?我老公又看不上你我担心什么?”

她说着,看看不远处的唐信,说:“你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吧,想在一起就一起,合不来就别强求,别一天到晚出现在我面前。”

唐信站起来,表情变得严肃,张口却被嫣然打断,她说:“唐小信,当时是你拒绝我的你没忘吧?”

唐信摇头,有口难言,那些年少的憧憬,想给你最好的未来,都敌不过忽然你的身边冒出了另外一个男人,瞬间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了。

“还好,我还有人要,”嫣然笑着说,看看管大,“我现在很幸福,真的很幸福,你不用为我担心,谢谢你照顾了我这么多年,你也不小了,别再照顾我了,我老公会待我很好。”

她的话,犹如一把钢刀擦入唐信的心脏。

嫣然也是下定了决心,才能将这番话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