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大再也解释不了什么,他的小姑娘全都知道的,她一直没有说,她一直藏的那么好,他心疼。

退出来,狠狠抽了自己两下,脸颊红红的,坐在门口。

很快,连奕到了,与管元帅在书房里同身在西藏的管小天开始视频电话会议。

神通广大的连奕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一段视频,清清楚楚记录下刚刚在医院小花圃边发生的事情,管元帅一脸欣慰的看着她,管小天在西藏那头非常不安道:“小奕啊,被我老大知道我们就玩完了啊!”

正巧这时,管大打开门,一时间管元帅和连奕加上不在现场的管小天齐齐变了脸色,可管元帅桌子上那台破电脑忽然就抽疯了根本关不掉,死机画面定格在林楠呼喊:“郑嫣然你敢不敢问!”

无限循环中……

连奕捂着脸,强装镇定坦白:“医院监控我没毁掉,本来想拍下你媳妇儿打架的画面解解闷,没想到拍到不该拍的,所以我们都知道了。”

管大眼角抽抽,看看连奕,直接拔掉了电源线,连同另外一台电脑上管小天装死的脸也一并消失,他问元帅:“爸,上次买的中成药还有么?我怎么找不到?”

管元帅见他英勇神武的大儿子此刻顶着一双兔子眼,脸色灰白,上面刻着两道小猫爪痕,张嘴想教训,却也无奈,低吼:“我这里没有,你不会出去买啊!”

管大顿了顿,点点头,出去了。

他是跑着出去的,可十分钟后又跑回来,不敢进房间里,只好跟管元帅伸手讨钱,连奕趁元帅未发火前赶忙抽了张卡给他。

于是管大又跑了,刚出军区大门,天就开始下雨。

药店离得不远,但雨点又大又急,没几下他身上的毛衣外套就湿透了,重重的往外淌水,他仿若未闻,推开药店的门,脚下全是水,店里小姑娘正在擦地,不满的惊呼一声,他没在意,几步过去,留一溜脏兮兮的脚印子。

外边的天黑压压的,忽然闯进来一个如此高大的男人,浑身湿透,表情凶狠,这间小小的药店只有两个女人。

药柜大妈看他这吓人的样,声音有些抖的问:“要,要什么?”

管大低低的报一个名字,把卡递过去,可老天作怪般,店里的刷卡机坏了。

一切都不顺,饶是沉稳如管大,也暴躁了,跟在他身后的小姑娘还唠叨着:“哎你别乱动,等等原路返回,我刚擦的地板,我要下班了啊!”

然后抬头,才看见这男人的脸,吓坏了,躲进柜台不出来。

“先欠着行么?我没有现金。”

“那不行,每天都要对账的难道要我给你垫钱啊?”大妈壮着胆子。

却没想到这男人忽然就软了,低语哀求:“我媳妇儿生病了,我带上药回去一趟,等等就送钱过来,耽误不了你们对账的我保证。”

他什么时候这般低声下气,还保证说:“我家就住着附近,我很快就回来的。”

刚刚拖地的小姑娘一听就感动了,红着眼睛兜里掏出一张五十拍在桌子上,“快回家照顾你老婆!”

她刚失恋,看着管大就想起她那不靠谱的前男友!

阿姨推推她,小声嘀咕,意思是别信男人花言巧语,管大没逗留,拿过药往外跑,却跑得急,又踩了一串脏脚印。

店里小姑娘倒是呜呜的哭了,说从小到大没男人给她买过药。

天上开始轰隆隆的打雷,闪电劈得很低,劈断了路边榕树的一节枝干,唰唰掉下来差点砸到奔跑中的男人。

管大把药捂在小腹保持干燥,一个闪身躲过,急匆匆的脚步在路过那家粉店时停下来,进去对老板说:“能不能赊账给我一碗清汤粉加牛肉丝?”

他此刻落魄极了,老板一时没看清来人,躺在躺椅上摆摆手,“没有没有,乱来什么!”

可管大却不动,站在那里,挡着了老板看电视的光线。

老板不得不再次回头看,这回看清了,哎呦一声,连连抱歉,还拿毛巾给管大擦脸。

“我没事,”他不在乎,指着锅说:“给我打包可以么?身上忘记带钱了,我媳妇儿爱吃。”

老板常常见他带着嫣然来吃饭,怎么会不肯,赶紧麻溜的起来,锅里的汤是一直熬着的,浓香四溢,烫熟一份米粉,加汤加油葱加豆芽韭菜就成了,一听这小伙子冒雨出来是给小媳妇买的,还特地多给了点牛肉丝,笑眯眯的装好递过去。

管大说谢谢,怀里多了一份热腾腾的米粉,烫的肚皮上的肉红彤彤。

一进门,看见连奕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掏口袋想还她卡,却没找着,脑子根本不记得到底是忘在哪里,嘴角抿紧,先去了厨房。

连奕嗅到了米粉香,跟着进去讨一碗,却听男人闷闷的说:“你的没有,这是我媳妇儿的。”

孕妇顿时火大,“老娘给的钱!”

男人摇头,“没有,我欠账的。”

连奕觉得不对,抬头看管大,这男人好像失了魂,根本吵不起来。

“老大你别这样。”她也是不会安慰人的个性,想了想只能这样开口。

“唔,你的卡被我弄丢了,我有空了补你一张。”

连奕顿时无语,这是能补给我的么?老大我那是无上限金卡啊靠!你能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啊你这样我想揍你啊!

感觉事态大条的准妈妈给准爸爸打电话,头一句是:“管小天你儿子要吃清汤粉!”

“宝贝儿,我让人给你送过去,你还在大院吧?大碗粉加蛋加肉皮加咸肉加牛肉丝加辣椒可以么?”管小天说话的时候还在翻着会议书,显然是很忙。

连奕第二句是:“你马上回来吧,你老大要出事了。”

刚刚还顺口麻利的管家小二不做声了,几秒后推开椅子站起来,只听见手机里他交代助手:“项目继续谈,给点甜头,拉出一个洞口每年的收益全部往上送,说入股也好其他名目也好,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另外,给我定下一班回去的机票。”

十五分钟后,管元帅的警卫员出去门口一趟,从管小天小弟手里拎回来两碗加量加料的粉,连奕捧着进去书房与管元帅分享,却迟迟没有发表对楼上那对的看法。

管元帅着急,想跟她聊聊,连奕却说:“老爸您别掺和,这事老大做错了,那女人我见过,非常令人讨厌。”

于是元帅闭嘴默默吸溜粉,连奕说晚上让阿姨多加个菜,小二回来吃晚饭。

管大上楼去,轻叩门两声,听见里面说:“别吵。”

他想了想,又敲两声,附耳仔细听,这回没听见里面说话,壮了壮胆子,转门进去。

嫣然的手盖在眼睛上面,听见他小声进来。

“吃,吃点东西好不好?”男人捧着个托盘,局促的站在床边。

嫣然摇头,仍旧是没有看他一眼。

想得到关注,就算是打骂他都甘愿,他把人扶着坐起来,看见她已经穿上了衣服。

挑一筷子米粉细细吹凉,递到嘴边,哄她:“很好吃的,你尝尝么。”

嫣然没胃口,轻轻推开,翻出手机找号码。被冷落的管大锲而不舌,“吃点东西才能吃药。”

嫣然仿佛没听到,这个房间仿佛没有他管大地这个人,她的手机通了,却迟迟没人接。

“别这样好不好……”

他赖着不肯走,嫣然就下床来,留他一人在房间里。

可她刚踏出门一步就被拽了回来,结结实实扑进管大的怀里,被他牢牢抱起来,丢尚床后重重压上来,嘴急切的找寻她的唇,狠狠吻住,不顾她的踢踹与拳头,一只大掌就能桎悎住她一双纤细的手腕过头顶定住,一条腿就能让她动弹不得。

嫣然左右摆动着侧脸不让他得逞,他的唇几次划过她的耳边,热气喷腾,身体相贴,她闻到他脖颈新鲜的雨水味道,他身上的衬衣是湿的,裤子也湿漉漉的,粘着她。

“呜!”她一个不留神,被咬一口,男人霸道的舌闯进来,找寻渴望已久的滋润,顶着她的舌尖推抵,搅乱了柔软口腔中的今夜,觉得甜,更加用力的吮吸。

嫣然张嘴咬下去,满口的铁锈味道却没能让男人松开她,她狠了狠心,再咬一口,咬在之前的伤口上,这样更疼。

可男人却闷闷的笑了,胸膛起伏紧贴她柔软的凶部,摩擦间身体起了反应。

“你又咬我……”他呢喃,抵在她额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