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然哭笑不得的锤他一拳,却被男人用嘴含住食指。

她的眼睛渐渐适应黑暗,可以看见他的眼,格外的璀璨,像是要拿勋章的时刻,整个人亮眼到不行。

他浅浅的呼吸,变得深沉,皮肤带着可以灼伤一切的热度。

她对他,致命的吸引力。

“老婆我来了。”他低低言语,把自己埋入其中。

男人胸口满处一盆热水,熨帖得通身舒畅,血液中流淌着那种致命的毒药,叫做你是我的女人。

你是我的女人,你的全部都是我的,所以,这种只有我可以与你一起光遛遛的抱在一起的事情是我最执着的权利。

“呜……”

满意的听见小奶猫喵喵叫。

太过强烈的刺激,让嫣然张着嘴吸气,身体自然的微微向前拱起,无意识的要的更多。

“老公。”她唤他,却没听见答复。

男人停在半路,抬起眼望着她。

“老公。”她又娇娇滴唤一声,“老公你爱不爱我?”

她终于问出来。

男人硬生生的把自己全部推初来,一点也没留恋的与她分开,他直直的跪在床尚,眼睛盯着她的脸,双手握拳放在腿上,无比坚定并虔诚的告诉她:“恩。”

我爱你,从我不知道的时候起。

我爱你,现在我能明确自己的心。

原来,我这样早就爱上了你。

他像在宣读入党词,语调平缓却庄严。

他很认真,他从不对这种事情敷衍。可他到底也没说出那三个字。

嫣然翻翻白眼,算啦,这老男人是不会说的,算啦,他这么笨,我还担心他能去对谁说么?

而明明算是什么都没说的男人却害羞,这辈子第一次对人表白,他的脸,在黑暗中粉红粉红,为了弥补一下男子汉的气质,他努力面无表情,却未能得逞,因为他的小媳妇儿扑过来抱住了他。

他们之间毫无阻碍,他张开双臂接住她,轻轻抚着她后背如丝般的肌肤,下巴垫在她的肩头,脸颊留恋的贴了贴,听见耳边女人说:“管大地同志,今天表现还不错。”

受到了领导的表扬,兵王十分得意,糯糯的恩了一声。

“别……”嫣然似痛苦似愉悦的喊出来,小手从他的肩头落下,攥住了他的手腕,哀求着,眼神湿漉漉如小花鹿。

女人在床尚这般的表现,是男人最得意的时候。

管大不可能让嫣然如愿,因为她说的未必是她想的。

他从她的唇转战她的耳垂,往耳洞里吹起,难得淘气的说:“就要么。”

他明知故问,问她:“难受?”

小姑娘连连点头,然后不好意思的埋在他肩窝不肯出来,却一点都没停下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