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然说之前已经送过了,钱雅琳想了想,上楼拿了个钻石手链下来装在绒布盒子里,让嫣然带给连奕。

她说:“你弟媳家不稀罕这些我知道,但这是心意,你做大嫂的要做好。”

嫣然点点头,没有妈妈在身边,郑海涛从来也不会跟她说这些,她其实对这些事并不太懂,之前也是管大那家伙说要给宝宝送个见面礼保平安,她才知道原来要给小宝宝送吟饰是规矩。

她现在终于感觉到自己真的长大了,慢慢的在家庭中学到了这些东西。

并且心里暖烘烘的,有这么多人在关心她呢。

她过去一把抱住钱雅琳,小老太一样的叮嘱她:“我不在你身边你不要娇气,要乖乖吃药复查,如果约翰欺负你我让管大地帮你教训他!”

然后转头,看到等在车旁一双兔子眼的约翰,嫣然瘪瘪嘴,“好吧,我想管大地是没这个机会了。”

她蹦过去给了约翰一个大大的拥抱,约翰说她是angel。

她笑了,说:“no,i am a lion!”

气氛终于轻松一点,她挥手再见,也不知道这一别,什么时候能再见。

飞机略微颠簸的停在了F市的机场,嫣然拖着个大箱子走出来,跟上一回回来的架势完全不同,没走几步就看见接机的人群中那个最高,最挺拔,最好看的男人。

他的脸挡不住的喜庆,居然笑出了白牙,惹得旁边匆匆而过的小姑娘小空姐们纷纷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呆呆的对美男行注目礼。

男人心情好,也不一一阻击回去了,非常优雅的朝着嫣然挥挥手。

嫣然把箱子扔一旁,小鸟一般飞扑过来,管大张开手臂接住她,捂怀里好一会分不开,舌不得这姑娘离开他的怀抱。

快两个月了,嫣然抱着两个月没见的男人,脸颊往他的胸口蹭了蹭,在嘈杂的机场,听见他稳定的心跳,听见周围熟悉的语言。

管大揉了揉嫣然的脑袋,在她肩头低语:“饿了么?有没有睡一会?先回家好不好?”

嫣然从他怀里探出脑袋摇了摇,说要先去医院一趟才安心。

他们俩好不容易分开一丝距离,大掌牵住小手,往那个被嫣然抛弃的行李箱走去,身后人们议论纷纷,说美男养眼美女也养眼,这小情侣真般配。

嫣然笑嘻嘻的对管大挤眼睛说:“大家都说我漂亮也~”

管大定定看着她,唇角弯起,忽然转身揽着嫣然说:“不是女朋友,是我老婆。”

大家没想到这帅哥会这么一本正经,诧异的都瞪圆了眼,细细一看,心想,妈呀,这帅哥真是越看越帅啊,嘤,好可惜啊,都结婚了。

嫣然到医院的时候小宝宝被抱去洗澡了,连奕也在睡觉,房间里倒是安静,她蹑手蹑脚进去,看着床尚的连奕,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连奕看起来,好像多了些什么。

她不错眼的瞧,连奕幽幽说一句:“看什么看?我好看?”

新手妈妈指挥着嫣然给她摇床,管小天笑眯眯的推门进来,谄媚着:“哎呀呀我来我来,我的小奕我伺候!”

后面跟着管大,兄弟两一前一后,两张相似的脸,只是哥哥手上多了一个小包包。

嫣然两眼放光,哇一下迎过去,踮起脚尖想瞧清楚,管大拉着她坐下,把小包裹解开,重新给绑一遍,嫣然两眼发射x射线,却无奈小宝宝屁股上包着白白的尿片,啥都看不见,那小胸脯缓缓呼吸着,因为刚洗了澡很舒服,哼哼唧唧的不成调,微微撑开一道缝的眼,一直在管大脸上看。

嫣然戳戳男人的手臂,管大问她洗手没,她连连点头,他就捏着她的手指往宝宝脸上去,轻轻点了点,小婴儿软乎乎快要化掉的质感让嫣然猛的往后缩,听见男人笑她:“你怎么跟小二一样没胆?”

然后管大逗着宝宝,说:“研宝啊你伯母好胆小呢咱们给她笑一个好不好?”

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此刻幼稚的没有底线,嫣然吃惊的看着他,看他朝她眨眼睛,说:“可爱吧!”

嫣然又伸了指头戳了戳宝宝的手,那么小的拳头,她张口就能吃掉。

“是个小姑娘啊!”嫣然笑了。

“管明研!”管小天一手揽着连奕,一手竖起个大拇指,“怎样,小爷取的,很好听吧!”

“研宝。”管大补充小名。

管家第三代头一个小姑娘仿佛知道爸爸和伯伯在叫她了,哼唧哼唧动了动襁褓里的小腿儿,嘴巴小小的,黑黑的眼珠子那样的纯真美好。

嫣然的一颗心忽然就软乎乎的了,跟管大学怎么抱,研宝小姑娘也是喜欢伯母的,换了一个怀抱很适应,变为眼睛瞧着嫣然的脸不转了。

管大在一旁看着,看着当年那个被他救出来的小姑娘现在怀里抱着另外一个更小的小姑娘,满心欢喜,俯下脸,当着弟弟弟媳的面,亲了她一下,正好嫣然转脸想跟他说话,就擦着唇边亲了上去。

管小天在旁边哎呦哎呦的怪叫,连奕借机教育研宝:“闺女你学会了没?以后就要这样泡仔!”

小宝宝觉得受到冷落了,哼唧哼唧又扑腾一下小腿儿,管大接着弯下腰,也亲了一口在研宝鸡蛋羹般嫩嫩的小脸蛋。

这时,连奕过世妈妈的亲妹妹,也就是连奕父亲后面娶的妻子,连奕的阿姨,拎着汤水来了。

连奕这个女人横看竖看正面看背影看,除非你把她扒光了看,不然你是绝对不能用肉眼看出她是一枚女子滴,所以,想当然的,新手妈妈在母乳喂养上很是头疼啊,她那两颗基本可以直接忽略的凶铺真心挤不出多少粮食。

所以,她的阿姨每天勤勤恳恳的一餐不落的给灌猪脚汤黑鱼汤鸡汤,但无奈,效果并不好,研宝已经在粮食不够的情况下渐渐适应奶粉了。

那罐好汤一打开,在场两个女人有了反应。

连奕是吃多了这些东西,现在只要闻到就恶心,而谁都没想到的是——抱着研宝的嫣然忽然脸色不好,飞快的把小宝宝传递到管大怀中,捂着嘴就钻厕所去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众人面面相觑。

管大站起来把小宝宝送进小二怀里,嘴上说着可能是受凉了,脚步急急忙忙的跟进去。

连奕非常有经验的说一句:“受凉跟我喝汤有什么关系?你老大脑子有点傻!”

管小二嘿嘿笑,说这世界上就没我媳妇儿这样聪明的!

嫣然一直干呕,只吐出了些酸水,刚刚也不知怎么了,闻见那猪脚汤的味道就觉得油腻,管大帮她撩起耳边的碎发,很担心的给她拍背。

“难受么?”他轻轻问。

嫣然的胃一阵痉挛,又开始干呕,看的男人着急,眉头都簇在一起。

“我们回家吧。”他说着。

嫣然捂着胃点点头,在他的搀扶下走出去。满室都有汤水的味道,嫣然呜了一下,捂着嘴忍耐。

先走了,我老婆真的很不舒服。管大快手快脚扶着嫣然离开,连奕半张着嘴,手举在半空,什么都来不及说,就没见了两人的影子,女王讪讪转头对着有女万事足的管小二说:“你老大脑子真的有点傻!”

奇怪的是,下了楼嫣然就好多了,也不想吐了,医院小花园里的空气还不错,她坐进车里,安抚管大:“我没事的。”

管大想了想,说:“外边的东西不好,没营养,你伤胃了。”

嫣然撑着头笑,这男人一直纠结与她把他孤零零的留在国内,现在是什么都能归结于美国的各种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