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家,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管元帅挺着肚皮远眺,朝着嫣然招手说:“然然,快来,有好吃的。”

仿佛,嫣然只是刚刚从家出门,去医院看了一下,又很快回来。

嫣然扑过去抱住管元帅的手,问有什么好吃的啊?

管元帅指指客厅一筐红灿灿的小番茄说:朋“友自家种的,纯天然!我就等着你一起吃呢!”

结果,两个人去吃小番茄,管元帅酸的眉头翘上了天,而嫣然,吸溜吸溜一口一个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小脸蛋舒展开来,直说好吃好吃。

元帅一旁吸气,去问阿姨要一杯加甜蜂蜜水喝,嫣然招手让管大也吃,小筐子捧在怀里,喂了他一个。

管大眉头都不皱的吃下一个,当嫣然又要喂时,异常迅速的直起身,朝厨房走去,喊了一声爸。

嫣然边吃边晃小脚丫,唇红齿白,格外好看。

阿姨端出煲了很久的菌菇老鸭汤,清凉降火,瞬间房间里就都是菌菇的香气,只见刚刚还吃的好好的小姑娘,忽然呜了一声,放下小筐子往厕所跑。

“你媳妇儿这是怎么了?”管元帅问。

管大回答:“有点着凉。”

嫣然把刚刚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吐到最后胃里空空的,酸水刺激着喉道,被呛得咳嗽起来。

水池里红红的都是小番茄的残骸,空气里散发着刺鼻的酸味,她还来不及收拾,身后探出一条长胳膊,转开了水龙头,开始清洁水池。

嫣然捂着嘴看他的侧脸,这个男人一向爱干净的。

“我,我来。”她脸红心虚,还用小手在他鼻前扇了扇,生怕他闻见那味儿。

“别动。”他说,收起她的手,用另外一只手给她抹了抹嘴角,一脸的担心。

“我没事么,真的。”她撒娇,蹭着他。

“吃点胃药吧,等等喝点粥养胃。”男人发话。

于是,嫣然回房间休息,等待白粥。

可是,当管大端着白粥上楼去,明明是甜甜的米香,这姑娘愣是闻出了臭臭的味道,呜一下又跑厕所去了。

“这样不行!”管大从衣柜里拿一件厚厚的外套,要带嫣然去医院。

“我们才从医院回来的。”嫣然不想动,赖着不走。

“乖么,听话么,你这样一直吐怎么行。”他哄着劝着,把媳妇儿弄上车。

元帅也很担心,怎么搞的,我大儿媳一回来就水土不服?

在L市有这么一个规矩,不管去到哪个地方,得先吃一块那里的豆腐,豆腐是用那里的水做的,吃了豆腐就能适应当地的水质,就不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症状。

家里警卫员连忙出门买豆腐,元帅交代了,要最嫩的豆腐。

嫣然短短时间吐了三回,再到医院时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管大急急忙忙的挂了急诊,也不知道改看哪个科室,就去问身上带着红缎带布条的小护士。

他说:“我媳妇儿一直吐,闻见味道就难受,我要去哪个科室看看?”

小护士一抬头,入眼就是俊美如天神般的管大,愣了愣,才颤悠悠指着楼梯说:“四楼……”

管大道了谢转身去找坐在小椅子上的嫣然,那叫一个背影杀手,宽大的肩膀,挺拔的个头,一路上迷倒了一众小护士与病患。

嫣然捂着肚子垂着脑袋,刚刚还没感觉到,这会儿真觉得肚子不舒服了。

她握着管大的手站起来,管大看她连上楼梯都费力,干脆整个抱起来,那么小一只,轻飘飘的在他手臂里,他特别满足,觉得有安全感。

当然,他这个傻人也不知道什么是安全感,就是觉得好,觉得怀里满满的他放心。

大气不喘的把嫣然抱上四楼,一看,这年头医院最热闹,排队的人很多,可叫号很慢,极少见的,管大给管小二打了个电话说:“我带你嫂子来看病,但是人太多了。”

管小二在病房里抱着他闺女乐的不行,说:“哥你赶紧的带我嫂子过来。”

挂了电话,连奕对小二说:“看吧,你老大有点傻。”

很快的,嫣然被管大从门诊大楼抱上了住院部,等妥妥的挨着沙发坐下后,立马有白大褂女医生进来了,身后跟着护士长。

这架势,让管大放心不少,冲弟弟弯弯嘴角,惹得小二在床边笑的打滚,连奕捂着脸一副你没药救出去不要说我们认识的无奈。

特地来的这个女医生是妇产科的第一把手,早给嫣然开了抽血检查,管大什么都不懂,就安静看着,听医生说抽个血,连连点头。

他觉得,还是抽个血检查彻底一些才靠谱。

嫣然乖乖卷起袖子,细细白白的胳膊上可以看见青青的筋脉,护士长很有技术,一针见血。

等待报告期间,管大很详细的跟医生汇报了他媳妇儿的各种症状,洋洋洒洒一堆,就从没见他这么啰嗦过,管小天跌破眼镜,研宝在一旁哼唧一声,好像是说——伯伯真傻!

他说了一堆,总结不过一句话:“我媳妇儿想吐!爱吃酸!”

医生很淡定,说:“你别着急,这种情况是正常的。”

管大心想,这怎么能正常呢?我媳妇儿胃口一向很好怎么一回来就吐了呢!

他愣头愣脑说一句:“我媳妇儿刚从美国回来,今天刚刚到的,是不是水土不服啊?”

嫣然也一脸认真的点点头,还说自己可能是被凉风吹了肚子。

医生想了想,从口袋拿一个小东西出来,问他们俩:“我看你们挺着急了,如果实在等不了,干脆自己先测一测,准确率很高的。”

两颗脑袋凑过去,看见医生手上的是验孕棒。

唰——两个人脑子都蒙了,久久盯着那东西没抬头。

连奕终于说出口:“两个白痴!”

管小天在她耳边小声嘀咕:“小奕啊,我记得你也没多聪明的!”

当然,女王选择性遗忘这件事,给了管小天一个闭嘴的眼刀。

然后,就见医生把验孕棒塞到嫣然手里,说你进去试试吧。

嫣然哆哆嗦嗦站起来,傻傻看着管大,男人抿抿嘴,指着管小天说:“你给我出去,吵死了!”

想了想,不对,这是研宝的房间!

然后拉着媳妇儿的小手往外走,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开了一间房,硬要挤着陪着嫣然一起上厕所。

嫣然推他出去,不肯脱裤子,男人就弯着腰,那么高的个子俯下生,就能把媳妇儿整个圈住,硬朗的下颌垫在她纤细的肩膀上,长臂飞快的解着,真没看到这姑娘穿了这么多层,他抿着嘴堪比拆弹现场,怀里人推他,说你别胡闹!

男人抬起头,定定看着嫣然,轻声说:“没事的,别怕。”

嫣然有点想哭,她努力不哭,却被这句话说得心里酸呼呼的。

原来他知道的,我……有点害怕。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的妈妈和爸爸分开了,我离家出走两次,这么长大的我不是什么乖孩子,我学习也不怎么好的,怎么办?我不是个好榜样怎么办?

还有,我,我怎么就要做妈妈了呢?我真的可以么?妈妈……

她忽然垫脚圈住管大的脖子,鼻子里窸窸窣窣的,有眼泪顺着他的后领滑进去。

“不怕不怕么,老婆,我们快点看看么。”他哀求着,天知道他也怕啊,他管大地是不是就要做爸爸了啊?事情这样突然真的好么?呃……有点激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