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然终于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她与唐妈妈抱成一团,不管之前有什么的不愉快,此刻,她们担心着同一个人。

管大什么也不说,就呆在他媳妇儿身边,手术时间很长,从他得到消息到现在,已经过去六个小时了,可唐信还没出来。

他一会儿弯腰问问嫣然有没有不舒服,一会儿跟值班医生要了温水让她喝。

嫣然想起自己出来前答应过他要护好肚子里的宝宝,可因为大哭一场,宝宝似乎也感应到了妈妈的悲伤,有些急躁的翻了个身,肚子隐隐的难受。

她深呼吸,试着平复心情,手心一直抚摸肚皮,像在安抚宝宝。

唐妈妈看着她快要临盆的肚子,眼角又沁出泪水,如果当时不是她的阻挠,现在她儿子也不会躺在里面生死未卜,或许,她就快当奶奶了。

人,总是要在失去以后,才知道悔过,可这个世界,哪里来的后悔药?

这时,医生推开了手术室的门,因为知道病患的身份,特地提前出来告之一下。

得到的,是好消息。

唐妈妈跪倒在地,被抽去最后一丝力气,唐爸爸再度哭了出来,一直对医生道谢。

嫣然,慢慢从长椅上站起来,扶着肚子叉着腰,重重的松了口气,转头,对管大露出一个微笑。

她的眼眶还是红的,笑起来像是被管大欺负了的小白兔,男人也觉得安心了,刮了刮她的鼻子,揉了揉她的后心。

然后,弯腰碰了碰大西瓜肚皮。

这一切,这对夫妻的默契与温情,被唐家父母看在眼里。

知道已经脱离危险,我曾经在这里陪伴过,这就够了。嫣然蹲不下来,只好站着与地上的唐妈妈说话,她说:“唐妈妈……”

她这样说,就是不再计较以前的事情,过去被欺负的日子,她选择忘记,在有了孩子,自己也变成母亲以后,回头想想,她对唐妈妈的所作所为,可以理解。

其实,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了,我现在很好,我有了爱的人,那个人也爱我,我们还有一个孩子,一个家。

她过的很好。

“我就先走了。”嫣然说。

唐妈妈从地上爬起来,握住她的手,劝她:“再留留,恩?再留留好不好?”

嫣然长这么大,头一次看见她乱着头发,脸色如此憔悴,在求她。

她仰头去看身边男人,唐妈妈也感觉到了,对着管大说:“等他醒了你们再走,行么?”

男人点点头。

曾经,他害怕这个姑娘会离开自己,他不敢笃定,他没有信心。

而现在,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甚至特别骄傲,看!我媳妇儿就是这样离不开我!

别说等唐信醒了再走,就是常常碰面,他管大地也没什么好怕的了,这就是安全感。

就像出任务时,你的同伴,你对他的信任以及可以到达把生死交由与他。

不久,唐信被送到了监护病房。

第二天,他醒来了。

他醒来的第一眼,正巧,病房门开了一道小缝,有人站在外边说话。

说话的声音低低的,怕吵着他。

是嫣然,握着门把手,与偷偷来看唐信的林楠说话。

她了然,问她:“要不要进去看。”

林楠凄凉的笑,“你以为我的自尊心真这么不值钱?”

虽然嘴硬这么说,但她还是放不下,想偷偷来,看一眼就好,虽然知道他已经平安,但无论如何,没有亲眼见到,她总是不放心。

可,就这么偷偷摸摸的来,还是被嫣然撞到了。

林楠昨晚根本没睡着,一早就出门,没有心情打扮,素颜,穿一件帽T,脚上一双平底鞋,与嫣然站在一起,简直弱爆了。

她慢慢移开一点,不愿意理她这么近,垂眼看看嫣然的肚皮,没说话。

嫣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个人的感情,旁人无法插手。

她推门进去,看见唐信已经醒了。

她现在走路习惯用手撑着腰,发现唐信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她展开笑容,光线很好,打在她的脸上,曾经那个闹着要他带她去拜神仙的小姑娘,就这样长大了。

他措手不及,却好像松开了什么,心里的一个结,以前怎么也理不清的结,在看见她即将为人母的样子时,松开了,释怀了。

执念,偏执,终到头。

他为这一刻,哽咽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道歉,却被打断。

嫣然按了呼叫铃,很有经验的往旁边一站,说你什么也别说,先接受检查吧!

果然,如同之前管大重伤住院的场景,一群白大褂一涌而上,围住了他的病床。

她没有生气,他知道了。

等这个房间重新清静下来,嫣然倒了杯温水,给他润嘴角翘起的干皮。

他打着吊针的手,不经意碰到了她的肚子。

原来,是温热的。

他如同发现新大陆,正想再碰一碰,却有讨厌人走进来,挑着眉出声:“不许动!”

嫣然缓缓回身,见是管大,问他有没有买苹果,她想吃。

男人一手好刀工,一串苹果皮安全落下,把一颗干净漂亮的苹果再分成好入口的小片,才递过去。

他们很自然,自然到仿佛唐信并不在场,或者说,没有把他当过那个曾经暴躁恶劣的唐信。

管大朝嫣然招招手,嫣然乖乖过去挨着他坐下,他低头问她:“甜么?”

她点头,又吃了一片,然后对着床上傻了眼的唐信说:“别馋!你现在还不能吃!”

气氛太过美好,让唐信差点就忘了自己曾经有多坏,他还是想要正式道个歉。

可,某人不耐烦的再次打断他,管大说:“刚刚外边见着你女朋友。”

在他心里,都睡过了就一定是要结婚的!

小猫猫咔哧咔哧啃着苹果,附和道:“恩恩,我也看见了,她不肯进来。”

于是唐信沉默了,闭上眼装睡,可阳光太亮,他睡不着。

嫣然朝着管大偷笑,男人温柔问她中午要吃什么,她说要回家吃阿姨做的炖排骨。

她主动说要回家,让男人脸上笑出了一朵花。

管大看看表,说现在出发中午就吃得上了。

在他给家里阿姨打电话报菜谱时,嫣然拍着肚皮对唐信说:礼物不能少,记得来喝满月酒。

唐信差点哭出来。

从F市回到L市,家里排骨才啃了一块,嫣然就喊肚子痛了。

这让同桌吃饭的管元帅吓坏了,这还不到预产期呢,是个早产儿啊!

赶紧的,全家往医院奔。

晚上六点二十八分,嫣然顺产下一个小姑娘,全能特种兵王傻子似的抱着他闺女不放手,旁边小护士为难的等着要带宝宝去暖箱。

旁边管小天仰天大笑,人说女人生孩子一生傻三年,他家老大一样!

管家老大的小闺女,取名管明恬。

比她差不多大了整整一岁的小姐姐管明研小朋友被妈妈抱在手里来爷爷家看小宝宝,啊啊呜呜的指手画脚,一副老大的派头。

连奕砸吧嘴,看着当天就能下地,很快就出院回家的嫣然说:“顺产了不起哦?”

她当年也是想顺产的,无奈肚子不争气,生生挨了一刀。这辈子都没输过人的女汉子不爽的看着手里哼哈着的奶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