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遇到赵紫馨那年,路清文二十五岁,那时的他正意气风发,生意上做得顺风顺水,似乎这世间没有任何难题能够难倒他。

四月中旬,正是B市最为温暖舒适的时候,路清文到这里出差,在朋友的推荐之下去了郊外的一处小岛踏青,美其名曰回归大自然。

这座小岛四面都是清粼粼的水,岛上景致很好,花香弥漫,春意盎然。中午的时候两个人在岛上的一处房舍歇脚,房舍的主人是当地人,说着流畅的方言,路清文自然听不懂,便侧头询问好友他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谁料好友干脆打电话叫了一个人过来,而这人正是赵紫馨。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妈妈,她那时候也只有你这么大,又是急匆匆地跑出来,没来得及精心打扮,样子很平常,说实话,爸爸看到她的时候,只觉得这又是一个傻丫头。”

路清文接下来的话说得隐晦,路曼却听懂了,妈妈原本喜欢他那个好友,而爸爸那个好友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从来不会认真对待感情。

“那天她坐在爸爸那个朋友身边,全程做我们的‘翻译’,她的目光一直锁在他身上,会被他的玩笑话逗得脸红起来,也会被他气得跳脚。”

赵紫馨所有的情绪都是因为路清文那个朋友,除了刚刚见面时她的目光在路清文身上有短暂的停留,其余时候她很少会看向他,或许就是因为如此,路清文才有了对她的征服欲,任何方面,他都不想要输给别人。

“后来,爸爸便开始追你妈妈,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凭借一腔热血,想要打动她,远离爸爸那个朋友。”路清文叹了口气,“后来……”

“后来追到妈妈了?”

路清文陷在回忆里,过了很久才回答:“追到了,不过一开始的时候我看得出来,她心里的那个人不是爸爸。只不过爸爸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过了一晚,她就答应了爸爸的追求。”

路清文跟赵紫馨在那以后倒是真正地谈起恋爱,他甚至为了她多次临时起意去B市出差,两个人一起游湖,钓鱼,整个B市都留下了他们甜蜜的痕迹。

然而这样亲密的关系只维持了一年,年底的时候,路清文被家里人催婚,而他却始终联系不到她,当他再次看到赵紫馨时,她正跟他那位好友紧紧拥抱在一起,虽然多年以后他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她,不过在那个当下,他彻底地失去了理智,一气之下回了A市,跟杜芷兰结了婚。

路臻三岁那年,路清文犯了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他遇到赵紫馨,瞒了她自己已婚的事实,两个人三年未见,放纵之后,有了路曼。

赵紫馨了解真相之后,去过路家一次。她不是为了让路清文负责任,她甚至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怀孕的事,那样她在这场爱情里面,就太卑微可怜了。

路清文见到她,有无数话语涌上心头,却未作一句解释。他能解释什么呢,本来就是他的错,他不该在结婚三年之后,对她的身体跟灵魂进行掠夺。

这一天发生了很多,杜芷兰大发脾气,路清文默默地接受她的一切指责,而赵紫馨,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他低眉顺眼地哄着杜芷兰,表情、眼神平静到看不出一丝波澜。

后来赵紫馨回到B市,生下了路曼,四年后她因长期抑郁厌食,积郁成疾,不到三十岁的人,香消玉殒。

而路曼,便被秦昌远夫妇收养,从四岁一直成长到十二岁。

“爸爸还记得你回来的第一天,你阿姨跟你姐姐对你态度并不好,你站在伞下的时候,爸爸的车就停在不远处,可是爸爸却没有勇气下车告诉你有爸爸在,不用委屈。”路清文语气沉下来,“你跟你妈妈很像,很多事情都喜欢藏在心里,你们不说,爸爸便当作不知道。”

“以前路臻常常丢了东西就赖在你身上,你比她小,却总是可以在语言上绕个弯,让她最后不得不承认东西是她不小心弄丢,而不能怪你。爸爸的的确确是个很自私的人,只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你能解决得很好,爸爸便不插手。好在你成长得很好,爸爸很欣慰。”

路曼安安静静地听他讲,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从来没有人站在她这边为她说话,维护她,相信她,所以她只能自己想办法,把一切解决。

她本以为爸爸是真的对这些事一无所知,没想到真相却是如此,他说为她感到欣慰,她却为自己感到悲哀。

路清文继续说,“前几年爸爸的公司出了那样的状况,景旸帮了爸爸的忙,他在帮忙之前只说要爸爸把女儿嫁给他,却没想到他想娶的人却是你,爸爸那时想,你还太小,便劝他把路臻娶回言家,毕竟路臻所学的专业能够在事业上对他有所助益,他却很坚持,他说他不是想结婚,只是想娶你,所以爸爸以为他是因为喜欢你才会娶你。”

垂在身侧的手,手指用力地蜷了蜷,路曼轻轻地说:“我以前也那么觉得,后来才知道不是,他不过是想娶一个更为年轻的人罢了。”

之后便是久久的静默。

路清文抿了一口茶,按了按鼻梁,再次问道:“离婚的事情,你确定自己想好了?虽然你现在还年轻,而且没有孩子的问题,离婚却毕竟不是小事,会对你以后的婚姻跟人生影响很大。”

路曼点了点头,“爸爸,我知道的。但离婚不是我一时冲动,我想得很清楚,我也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我希望爸爸能支持我的决定。”

路清文放下茶杯,看着她的眼睛,“既然你决定好了,爸爸自然是要支持你,虽然爸爸现在老了,能够为你做的很少,但爸爸希望你能给爸爸弥补的机会,不要像你妈妈那样,一声不响地永远离开爸爸,甚至不让爸爸知道有你的存在。”

“嗯……”路曼发觉自己的声音发哑,喉咙那里很难受,清了清嗓子才说:“我知道,以后我有事会告诉爸爸。”

**

路臻怀孕之后,晚上一过九点钟便会犯困,申远铮已经陪她到她以前的卧室休息,杜芷兰不爱熬夜,早已回了卧室,所以路曼下楼之后,客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春节晚会还在播,欢快热闹的声音一直灌入她的耳朵,今晚确实是除夕夜,可是她心里为什么这么沉重难过?即将迎来新的一年,即将开始新的生活的她,为什么会感到迷茫,不知所措?

她坐在沙发上,屏幕上火红的色彩、热闹的氛围跟她现在的心情格格不入。

她抱住膝盖蜷在沙发上,耳边是男女主持人悦耳好听的声音,脑袋却开始昏沉。

路曼是被一阵有规律响起的门铃声吵醒的,她睁开眼,迷茫地看了一眼四周,起身走去门口开门。

混沌的脑海在看到门外长身玉立的人的那一刻彻彻底底地清醒过来。

言景旸面容有些疲惫,眼睛周围是淡淡的青色,眼窝因此而显得比以往要深上几分,下巴上的胡渣虽不明显,在浓浓的夜色之下,却显得格外憔悴,唯有那双眼,看到她的时候明亮地像天上的星辰。

路曼看着他,心底泛起难言的情绪。明明才几天不见,却像过了很久,否则她为什么会觉得他一下子清瘦了很多?

两个人一个在门外,一个在屋内,面对面地、沉默着站了许久。

还是路曼最先打破沉默,“你终于想通,不再躲着不肯见我了?”

言景旸愣怔了一会,才扯起嘴角轻轻笑了笑,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我去了你哥的公寓找你,在公寓外等了很久,以为你不想看到我,所以不肯开门,后来有人告诉我你回家了,我才开车过来这里,又怕打扰你们一起过春节,所以等到现在才过来按门铃,没想到你真的开了门。”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始终有笑意,路曼却看得心口发疼。她甚至可以想象出他一个人坐在车里等待,时不时看一眼腕表的样子。

路曼轻轻晃了晃脑袋,逼迫自己狠下心来,她也笑,“我一直在等你主动过来,离婚协议修改好了吗?”

有涩意从心口溢出,蔓延至鼻尖,再到眼睛,言景旸及时闭了闭眼,整理了一下情绪才开口,“曼曼,就算要办理离婚也还有一周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会一直等你改变主意。”

“这么说,离婚协议本身没问题?”路曼说,“那就简单了,我们一起等,不过,我不可能再改变决定。我们都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在彼此身上,现在你就可以想想你究竟想要娶什么样的太太,不要再经历第二次失败的婚姻。”

言景旸心口一阵令人窒息的痛,他从来不知道她冷静面对他、面对他们之间感情跟婚姻的样子,可以这么伤人。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冰冷的空气像是夹杂了密密麻麻的刺,一下子进入身体,全身都被扎得生疼。

言景旸声音发涩,轻轻地说:“我来是想跟你说一声春节快乐。”

还有,我想你,很想你,他在心里一字字地补充。

**

作者有话要说:我要去吃个午饭TAT

第三更可能要晚上。

评论满25字会送分哦~~

ps:感谢绣花针君的地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