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言景旸番外(上)(1/1)

**

言景旸三岁那年,他的妈妈永远地离开了他,那个时候他还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喜欢抱着他哄他的妈妈不见了。几天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掉泪,跑到正在书房办公的言世何面前,眼睛红红地问:“妈妈怎么不见了?”

言世何这时对他还算有耐心,他合上文件,拍拍自己的腿示意言景旸坐上来。等言景旸坐在他腿上,言世何摸了摸他的头,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过几天爸爸帮景旸带一个新妈妈回来好不好?”

听到“新妈妈”三个字,言景旸一下子哭了出来,言世何怎么哄都哄不好。

没过一个月,言世何真的如他所说,带了一个女人回家,那个女人很漂亮,在她身后,怯生生地躲着一个跟言景旸年纪相仿的小姑娘,言景旸坐在楼梯上看着他们,友好地向她们打了招呼。

言世何向他招了招手,言景旸放下手里的玩具,慢慢地从楼梯上走下来,喊了声爸爸,小姑娘却蹙起眉站出来,轻轻地推开他,让他离言世何远一点,“他才不是你爸爸,他是我爸爸。”

言景旸疑惑地看向言世何,后者弯下腰,向他介绍道,“景旸,这是妹妹,你以后要好好照顾她,知不知道?”

言景旸懵懂地点头,重新将视线落在面前这个并不友好的小姑娘身上,言景曈被他看了一会,重又躲在女人身后。

言景旸是在许多年之后才了解到当年他妈妈去世的真相的。

言世何还未结婚之前,现在的言夫人是他的初恋,两个人感情很好,认定对方就是自己将来的结婚对象,无奈言景旸的爷爷一直反对他们交往,更不同意两个人结婚。

他们也曾反抗过,两个人去了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城市,打算住一辈子,可是梦想敌不过现实,柴米油盐的生活让他们意识到并非有情饮水饱,言世何开始慢慢动摇。

言景旸爷爷稍加引导,言世何狠下心来跟自己的爱人分开,回去之后听从家里的安排,接受了这桩联姻。

结婚后不到半年,他心心念念的人却找了过来,他本不愿意背叛自己的婚姻,只是男人的意志在某些时候会薄弱到无视道德底线,于是后来有了言景曈。

言世何在家瞒得很好,一瞒便到了言景旸两岁的那年,言景旸妈妈偶然接到了言景曈打来的电话,她一开始并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出轨,她找了私家侦探,以消除心里的疑虑,却没想私家侦探带回的全是他跟那个女人还有他们的女儿在一起的画面。

任何一个女人都绝不可能深明大义到容忍自己的丈夫出轨,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了两岁的儿子。她为了言景旸,才没有彻底跟言世何闹翻,他却丝毫没有悔改。

她身体本就不算好,这样忍气吞声地过了一年,整个人的身体彻底垮掉了,言世何对她心中有愧,却依旧没把所有的时间分给她。

她去世那天,他依旧陪在那个女人身边。

言景旸知道这一切的时候,言景时已经四岁,他自然对言景时跟言景曈连一丝好感都不剩,只不过孩子的情绪会很轻易地写在脸上,言世何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怕他会伤害弟弟妹妹,而事实上,他也确实那么想过,只是一直没有实施。

他的整个童年充斥的都是来自弟弟妹妹还有言夫人的敌意,甚至言世何都很少再对他温声细语,而是越来越严厉,几乎所有的坏事都会怀疑是不是他做的。

而他也由一无所知的小男孩,长成情绪不易外露的少年。

大四那年他被言世何作为公司代表派去S市出差,遇到了那时在S市旅游的乔夜蔷。他在那之前从来没有对谁动过心,唯独对她,他第一次产生想要她做自己女朋友的想法。

后来他才明白,他对乔夜蔷的感情,更多的是对缺失多年的母爱的渴求,他在她身上体会到的关心是连他亲生父亲都不曾给过他的。

两个人在S市度过了愉快的三天,出差完回A市那天,言景旸站在S市的机场,拥抱了乔夜蔷。乔夜蔷并没有任何错愕或慌乱,她比他大三岁,又是女人,怎么可能看不出他的心思。

只是,有年龄摆在那里,她难免要担心当她不再年轻美貌,他会不会依旧把整颗心放在她身上,而且她如果答应地太容易,会不被他珍惜,所以面对他之后的追求,她刻意表现得不为所动,寻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避免两个人的关系上升到恋人。

这种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持续了整整两年。

确定恋爱关系之后,言景旸曾把她带回言家,言世何当时并未表现出任何不满,只是在乔夜蔷离开后,才明确告诉言景旸谈恋爱可以,但是他们想要结婚,他是绝无可能同意的。

那时路家跟言家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言世何的意思是两家联姻,让言景旸娶路臻。言景旸自然没有同意,每一次言世何为两个人安排的见面都被他以各种借口推掉了。

唯有一次路臻亲自找到公司来,他开完会从会议室走出来,周围全是公司下属,他不好发作只好跟她进了休息室,却是明确告诉她,他们结婚是没可能的。

路臻那时候对他很有好感,却没想到他会这样直白地将他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将对话进行下去。两个人气氛怪异地坐了一会,路臻便起身告辞。

下班后,他从车库开车出来,无意间看到路臻依旧站在写字楼门口,在她对面站着一个比她身高要低一些的女孩子,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路臻的背影透出孤傲的气质,而她对面的人却是笑容满满。

他开车经过她们身边,听到路臻对面的女孩子笑笑地说:“我在小花园的角落找到了你那条蓝宝石吊坠项链,可是它怎么会莫名其妙出现在那里呢,难道是狗狗叼走的吗?”

路臻的回答他没有听到,他侧了侧头,从后视镜里面看到那条项链的蓝宝石吊坠闪耀的光,一瞬之后,他回过头专心开车,嘴角浅浅的笑意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半年以后他像无数男人一样准备了鲜花、钻戒,向乔夜蔷求婚。乔夜蔷低下头,看着半跪在她面前的男人,心底涌上难言的情绪,她现在没有最开始的那般坚定,他却还像最初一样。

言景旸看她不反应,以为她太过感动,主动牵起她的左手,想要为她戴上戒指。戒指戴到手指的第二个关节,乔夜蔷突然屈起了手指。

“怎么了?”言景旸为她的动作一愣,问道。

乔夜蔷将手指上的钻戒摘下来,递到他面前,说:“景旸,我们不合适,所以,结婚的话,算了。”

言景旸听完她的话,慢慢站起身,依旧耐心十足,“我们哪里不合适?”

“年龄,家世,一切,”乔夜蔷看着他,“并不是我们刻意忽视就能够当作问题不存在,你看,到现在为止,你的家人都没有接受我,我们即便是结了婚,以后也不会幸福。结婚这件事情太大了,它不仅仅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不被家人祝福的婚姻是注定不会幸福的。”

言景旸听她说完,不自觉敛了敛眉,将戒指收进口袋,“夜蔷,我可以等你仔细考虑好之后再答复我。”

两个人分开后,言景旸原以为他会等到她的肯定答案,却没想到她任何招呼都没打,就出了国。后来的三个月他都联系不到她的人,去她家,乔任也不肯告诉他乔夜蔷到底去了哪里。

半年之后,他才有了她的消息,却是了解到她在国外交了男朋友。而此时路氏集团恰好面临最大的危机,他出资解救路氏集团,条件是路清文要将他的小女儿嫁给自己。

他那时候确实是因为被乔夜蔷刺激到,所以才想要尽快结婚。他痛恨言世何对他妈妈的出轨,所以从他决定结婚的那一刻起,他便没打算背叛自己的婚姻。

虽然那时候他冲动的成份大于其他,他依旧选择了路曼,至少他那时对她并不反感。

他跟路曼是举行婚礼在先,后来才领的结婚证。结婚那天,是他第二次看到路曼,虽然第一次只是后视镜里面小小的、模糊的身影。

那天的她很美。雪白的婚纱穿在她身上,裸|露在外的肩白皙中透着淡淡的粉色,精致美好的锁骨像振翅欲飞的碟,言景旸的目光就那样在她身上落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她的俏脸上染上好看的粉色。

他走上去将她打横抱起,她有些害羞地将头埋进他怀里。很奇怪,他明明穿了西装,却像是可以感受到她浅浅的呼吸。

在婚礼会场,他为她戴上戒指才记起,那戒指依旧是按照乔夜蔷的手指定做的,戴在她纤细的手指上大了整整一圈,那一刻心底对她的歉意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他俯□吻住她,却察觉到她的身体轻轻一颤。

“初吻?”他贴着她的嘴唇,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问她。

她微微睁开眼,眼睛里有很亮很亮的光,里面映着他的面容。

“嗯。”她闭上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下一秒,言景旸一手揽住她的腰让她贴向自己,一手按在她后脑勺,舌头毫不客气地长驱直入,卷进他清新而热烈的男性气息。

**

作者有话要说:盗文的同学请跟我保持两章的距离,也给我留口饭吃啊喂!

先更(上),本来想写一章,结果发现一章根本不够……

(下)的话极有可能今晚更不了。

还有啊,你们不用不好意思说要明信片哒,我订单都下了,目前是四十张。

ps:你们不冒泡,我会很不开森!哼(ˉ(∞)ˉ)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