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路曼从实验楼出来,准备回家。在实验楼门口,言景旸站在车旁,跟驾驶座上的林闯说着话,见她出来伸出手,把林闯的脑袋推进车里,命令他升上去车窗才转过身,向她走过来。

四月初的风吹来,路曼拨了拨颊边有些凌乱的长发,言景旸一步步迈上台阶,在她身侧站定,为她挡住风,也遮住有些刺眼的阳光。

“一起吃晚饭?”他问。

“不要。”她拒绝得很彻底。

“那我明天——”他话未说完,路曼已经迈下台阶,隔着车窗向林闯摆了摆手,径直往学校门口而去。

言景旸无奈地摇头苦笑,没再纠缠,坐进车里。林闯发动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之后终于忍不住问道:“老板,你怎么就那么放她走了?”以前他绝不会如此,不管对谁,只要是他想,他能让对方做任何事,不管用怎样的办法。

“她有她的自由。”言景旸望向窗外,她正在挤公交车,她身后的陌生男人紧紧贴在她身后,时不时伸出手轻轻推一下她的后背。言景旸握了握拳,终是忍住让林闯把车子停下的冲动。

回家后,吃完晚饭躺在床上,他脑海里一遍遍浮现她站在他面前,唱着那样的歌词时眼底的坚决,仿佛那作词人就是她,一字一句与她的心情完全契合。

他从来没想过追回她是件容易的事,可也从不知道她跟他离婚原来不是一时冲动,只是因为她的的确确对他太过失望,对他们的未来丝毫没有信心,为了不再受一次伤害,她毅然决然地选择由她先摔破一切。

如此地坚决、不留余地。

他侧过身,望着空着的、属于她的那半边床,觉得世间最难熬的莫过于此。

一开始他便知道路清文的为人,更不喜欢路臻那样娇纵蛮横的大小姐脾气,他以为路曼是不一样的,所以结婚后才会对她好,到后来他看到照片,理所当然地以为她在他面前一直在假装,虚伪至极。他潜意识里要求自己去讨厌她,可到头来,他除了冷言相向,对她却是讨厌不起来。

从有好感,到喜欢,再到现在的忘不掉、放不下,不过两年时光。

他感激路曼曾经那样真心地对待他、容忍他,为他付出了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时光跟青春,像一束光照进了他自以为明亮其实阴暗寒冷的世界。化解冰封之后,她却毫不留恋地收起光芒,独留重获呼吸的他一人在黑暗的深渊之下沉吟。

小时候他还未来得及真真切切地体会母亲的爱,他便永远失去了拥有它的机会,如今,他连得到一份真挚纯粹感情的资格也彻底失去了吗?

他原本以为,经历了那么多,活到这个年龄,他的内心早已强大到坚不可摧,任何人、任何事都没可能让他后悔自责却无能为力。

原来,只是因为那时候没遇到她。

**

第二天上午言景旸依旧等在她住的小公寓门口,看出她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不想见到他几个大字,便厚颜道:“楼道跟公交车都是公共场所,你不能剥夺我作为一名合法公民的人身自由。”

路曼也就由着他了,倒不是真正地妥协,而是今天上午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导师的某位朋友是某制酒厂的老总,有人举报说他们的酒里含三聚氰胺,所以他想要导师帮他做一下质谱分析,澄清谣言,另一方面,这位老板求知欲强,他的的确确很想知道啤酒里含哪些化学物质。导师今天临时有事情,便把去酒厂取酒样的任务交给了她。

所以她一下公交车,便双手抱胸、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对跟在她身后的人说:“我今天一整个上午都不会在学校,你还是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

“没关系,你中午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我可以等你。”言景旸看着她,表情跟语气都温柔得不像话。

路曼心尖一颤,愣了几秒,心底骂了句该死,面无表情地说不用,午饭她会在外面解决。

制酒厂老总姓王,是位微胖的中年人,年纪跟路清文相差无几,看起来还算亲切。路曼一到那里,他便招呼她坐,简单跟她聊了聊她这个专业的就业前景,中心思想概括起来只有一句:你们这个专业毕业的学生工作不好找,要不到时候来酒厂面试看看?

路曼婉拒,“我现在已经进入公司实习了,再过不久应该就可以成为正式员工,谢谢您的好意。”

“那行吧,”王总说,“我现在给你拿我们厂生产的啤酒样品,你早点回去,也好交差。”

“那谢谢您。”

王总交给她酒样后,又派车间主任领她在酒厂里面转了一圈,重点向她介绍了酒厂的废水处理工艺,炫耀说废水处理好后COD能够到100以下,路曼也就点头,表示她相信。而事实上,谁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这么一个小酒厂绝对不可能在废水处理上耗费那么多。

经济跟环保兼顾,对于这样一个私人开的制酒厂来说,实在太难。

临走之前,王总让路曼向导师转达他的谢意,并客气地说,以后如果有需要也可以打电话找他,他能帮得上的忙,一定帮。路曼只能微笑着点头说好。

回去的路上,路曼头靠在公交车车窗上,轻轻闭上眼睛休息。迷糊之间突然一阵心慌意乱,缓缓睁开眼后,手下意识地摸向手机。

果见上面有一条短信。是言景旸发来的,短信内容只有七个字:我在研究院等你。

她要做的实验,所需要的实验仪器,只有研究院那里的才是精确度最高的,她没告诉过他她回来准备去那里,但他却知道。路曼盯着那几个字看了一会,终究抵不住困意,再次眯眼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公交车已经到了终点站。她拿上包匆匆忙忙下车,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学校。

刚刚在校门口迈下出租车,几辆消防车、救护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进了校园。那种莫名心慌的感觉又来了,右眼皮也跳得厉害。

她没有多想,继续往实验楼走,一路上碰到许多脸上露出惊慌面容的学生,她向前走了几步,终是忍不住拦住两位女生,问道:“同学,请问一下,学校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位女生想要回答,说话却有些不利索,另外一位较为冷静的女生替她说完:“咱们学校实验室发生了爆炸,我们刚刚从那边过来,看到那边房顶都坍塌下来,大约得有一整间实验室那么大的地方吧,炸成一片废墟了,实验楼旁边的宿舍楼,窗户都震碎了……”

女生还在继续说着,路曼感觉整个世界都晃了一晃,身体也摇摇欲坠,声音都是颤的,“是哪个系的实验楼?”

“不清楚,”女生说,“我们俩不是这个校区的,今天周末过来找同学,不过那个实验楼只有一层,而且位置挺偏僻的,我看到离那座实验楼最近的宿舍楼墙上写着10,应该是10号宿舍楼旁边吧?”

只有一层、10号宿舍楼旁边,哪一条都证明那是他们系研究院的实验室无疑。

“谢、谢谢。”路曼告别她俩,好不容易才从包里摸出手机,想也未想便给言景旸打了电话,那边却迟迟未接起。

她一边往研究院的实验楼跑去,一边一遍遍、不厌其烦地继续拨他的电话,直到刚刚的消防车、救护车猝不及防地出现在视线里,她挂下电话,收起手机,继续向前走去。

刚刚发生爆炸的平房实验室只余一片令人惊骇的废墟,水泥里面的钢筋暴露在空气中,已经在爆炸的冲击力之下弯曲地厉害,不断有黑烟闯入天空,空气里满是爆炸后灼烧跟灰烬的味道,闻在鼻翼里,那样地令人绝望。

救援人员正站在一片废墟之中,寻救受伤的人。

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没办法去想。

只一瞬间,她眼里的泪便掉了下来。

她站在原地怔了很久,正欲再走近一点却被人拦了下来,“同志,里面是爆炸现场,现在已经封锁,您不能进去。”

“实验室里面有人受伤吗?”

“目前还不清楚里面有没有人。”

路曼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一些,每个实验室都不是随随便便能进的,他如果要等她,也不可能跑进实验室等她的,因为他不知道实验室门牌号。

他只有可能等在门口,所以他一定没事的。他只是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他的手机设置成静音,所以听不到手机响,也许这时候他已经回家了呢?路曼想到这里,再次有勇气拿起手机,却听到身后同学的声音。

**

作者有话要说:一会会有第二更~~~

要明信片的同学请留下邮箱,之后用那个邮箱将收件人信息(包括地址+邮编+收件人姓名)以及id发送至2337492507.com,如果有喜欢的句子也可以说,虽然作者字写得不算好,但还不是太烂。还剩三十张,先到先得,要快哦~因为作者君很快要考试了,争取在这周五之前寄出去,所以大家想要的话抓紧啦!还有不用不好意思,这是支持正版的童鞋该得的福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