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景旸跟黎川集团的颜总所合作的项目于第二年的年初动工,无论是资金还是施工过程的监督管理以及精密仪器的采购,均进行得十分顺利,预计几月内便可完工。

只是他心里会不免地微微感到可惜,原本是为她建的实验室,她却要跑到国外待两年,等实验室建成,她那时恰好将离开国内。

他自己十分清楚,她突然通知他即将离开两年时,他心里很不舒服,像是意识到自己被她摆到了不是特别重要的位置,有失落不甘,甚至是委屈。

然而他也知道,他们现在依旧需要时间沉淀之前不好的记忆,只是两年对他而言,还是有些久了。毕竟等她回来,他都三十岁了,而她,却依旧那样年轻,有无限可能。归根结底,他现在对自己没有以前那样有信心,他很怕他不在她身边的两年内,她会遇到比自己更为优秀,更能保护、照顾她的人。

他不得不承认,他早已变得很在乎她,至于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自己恐怕都不清楚。

此时是下午四点半,言景旸坐在大班桌后,盯着电脑屏幕上面的视频,目不转睛。

刚刚过去的寒假里,他跟路曼去了很多地方。

去瑞士的圣莫里兹滑雪。她总要滑到他前面去,有一次她回头朝他做了一个炫耀的表情,没滑出几米便被雪地中的岩石绊倒,整个人以狼狈的姿势摔向地面。

他快速地滑到她身边,双手握住她的肩,将她从地上扶起,看到她睫毛上、嘴巴上全都是雪,鼻尖因为低温跟身上的疼痛泛着红。

“怎么那么笨?”他摘下手套,温暖干燥的手掌覆在她脸上,替她把雪一点点擦掉,责备的语气却有些不忍,“以后不要滑那么快,我们又不是在比赛,在前面也没有奖品拿的,对不对?”

路曼揉了揉发痛的鼻尖,闷声说知道了。

期间她问过他,跟她在一起滑雪会不会想起乔夜蔷,她问得直接,他的回答也很干脆:“不会。以后我关于一切愉快的回忆都是关于你的。”

四天后,他们滑完雪,从瑞士直飞捷克,去享受卡罗维瓦里的温泉,品尝那种叫做Becherovka的温泉酒。那些天他们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像是要把一辈子的舒适温暖都享受完,像是这世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从欧洲玩完一圈回来,两个人都有些回不过神,看向彼此的眼神里都是“可不可以不上班(上学)”的情绪。

好在两个人拍了足够多的合照,言景旸带了DV过去,几乎将她的一切动作跟神态都记录了下来。回来之后,空闲的时候拿来回忆那些天的美好成了两个人休闲时刻共同喜欢做的事。

而此时此刻,言景旸正在看其中的一段视频。画面里路曼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与周围白皑皑的雪几乎融为一体,她身后的阳光在她身体周围烫上一圈金色,闪耀、明亮。

她就在这样美好而又温柔的光圈里,回头对他浅浅地笑。

冬天的风有些冷,她的双颊被吹成水嫩的红,看起来诱人极了,画面外的人却忽然从DV上移开视线,淡声命令她把帽子戴好。

“我不。”路曼转身小跑起来,借着光滑的雪地越跑越快,言景旸愣了一下追上去。几步之后她已经近在咫尺,他抓住她的胳膊,将她带向自己,气已经有些急,路曼稍微一挣扎他力道便加大,你来我往地用力,也不知道是谁脚下一滑,两个人一起跌向雪地。

在落地之前,他迅速揽过她的腰,让她趴在自己怀里。

“……”路曼身上一点都不疼,后知后觉地发现她正骑在他身上,她慢慢抬起头来,对上他带着笑意的目光,他眼底毫不掩饰地写着“任君调戏”几个大字。

她看了他一会,忽然慌乱地站起身……言景旸对画面的回忆也就此被不疾不徐的开门声打断。

秘书进来递给他几份文件,他翻开看了看,眉头微蹙。恐怕这几天见她的机会又会少许多。

自从他知道路曼这年的八月份要离开,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还未好好享受跟她一起进餐的温馨愉悦,夜晚已经到来。晚上还未来得及尽情温存,天色已经亮了起来。

每天都是如此。

一天一天,像是上了发条一般,急速地滑向七月底,她即将离开的时候。

**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存稿的人真是伤不起……这章上半部分就这么多了,明天更下半部分,有可能不会有下一章,因为宿舍几个妹子考研完,要一起聚一聚吃个饭,抱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