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番外之宝宝下(1/1)

**

有人说胎儿能够感受到母亲怀孕时的心情,就连模样也会受到影响。倘若她整日抑郁忧心,孩子生出来极有可能喜欢皱眉头,相反,倘若她每日心安幸福,孩子便会生得眉开眼笑。

路曼怀孕期间,言景旸悉心照顾,五个月以后,他开始照顾她洗刷、洗澡,做饭、买菜,凡事亲力亲为,因而她怀孕的十个月里每天都是好心情。所以言钧湛一出生就是喜欢笑的宝宝,虽然是单眼皮的男孩子,但是笑起来透着一股小小的迷人气质。

出院前,所有人都来领教了他的笑容。关奕承是被妈妈言景曈带来的,他看到小宝宝,并不觉得他好看,可是妈妈教过他小孩子不可以乱说话,因此他看着婴儿床上皱巴巴的婴儿,只是一味地笑。

言夫人逗他:“承承,你看小宝宝长得像谁?”

关奕承认真看了一会,又扫了一眼众人,视线最终落在一个高挑的身影上,他现在已经读二年级,辈份已经可以算得清,因此他说:“宝宝长得像他舅舅。”关奕承小朋友只关注了两个重点:小宝宝跟秦礼渊一样都是单眼皮;小宝宝跟秦礼渊一样爱笑。

总之不像言景旸那样,偶尔会板起脸来。

秦礼渊一愣,倒没说什么。

房间里的气氛诡异地安静了几秒,路曼对秦礼渊抱歉地笑笑,侧头看向言景旸,发现他的笑容比这尴尬的气氛还要诡异上几分,交握在被子里面的手轻轻晃了晃他的。

他看她一眼,转过头很耐心地对关奕承解释,“承承,小宝宝是舅舅跟舅妈的,你再看看像不像我们?”

关奕承被身后的妈妈戳了一下后背,自知刚刚说的不对,忙不迭点头,“小宝宝像舅舅。”

“那么,是哪里像?”言景旸本想这样循循善诱,后来想想还是作罢,朝刚刚说错话的人友善地笑了笑。

三个月后言钧湛的百日宴上,言景旸整个过程里都将儿子抱在怀里,生怕谁不知道他是他亲生爸爸。只要有人说,言总的儿子跟言总一样帅,他便是一副“说的很好,给你涨工资”的表情。

“我来抱他吧,你胳膊该酸了。”路曼倒不是心疼他,而是她越来越喜欢抱着言钧湛,因为他现在已经开始“啊啊啊”地说话,听着他稚气的童声,她的心就会变得很软很软。

“不用——”言景旸话还未说完,忽然感觉到胸前、肚子上一片湿热,一下子就顿在了原地,小家伙在他怀里开心地吃手指,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

“怎么了?”

“没什么,”言景旸局促地看了她一眼,“我去一下洗手间。”说完转过身走出几步,重又回头,脸上尽是不自然,“你陪我一起。”

“……”

她尽管觉得他表现奇怪,还是跟在他身后一起去洗手间,走到门口,言景旸将怀里的小家伙交给她,指了指自己的白色衬衣,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好啦,”路曼将小家伙的手指从他嘴巴里抽出来,一边安抚言景旸,“多大点事,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回去给你拿一件新衬衣过来。”

言景旸倒不是生气,面对自己的宝贝儿子他也根本生不起气来,可是他在洗手间等了很久,却迟迟等不到路曼回来。

她一定是把自己给忘了。几个月来这种事上演了无数次,她心里眼里全是那个胖嘟嘟的小家伙,他经常在出去打电话、在书房看完文件之后被老婆关在卧室外。

他不忍心吵醒他们,于是只好到其他卧室睡一晚,第二天早晨她才后知后觉地“咦”一声,“你怎么又不回卧室睡?”

言景旸顶着两个黑眼圈,目光幽怨得不行,“你昨晚又把卧室门给锁了。”

路曼丝毫没觉得愧疚,“你自己不是有钥匙?”

他是有钥匙,但是每晚都要用钥匙开自己家的卧室门,总觉得怪怪的。好像自己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言景旸想起过去这一阵子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待遇,真有些嫉妒小家伙了。他给路曼打电话,那头很久才接,“什么事啊?”

“……”言先生清晰地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不是说要给我拿衬衣的么?”

“啊……那个啊,”路曼咳了一下,“我给忘了。”

言先生心脏中了一箭。

“我们现在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是让司机过去,还是你自己打车回家?”那边紧接着传来“啊啊啊”的音,路曼没等他回答便急着挂电话,“你自己想办法吧,先挂了。”

“嘟嘟”两声响过,言景旸难以置信地站在原地,早知道就……不这么早要孩子了。可是小家伙又确实挺可爱的,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儿子的性格似乎比自己可爱、讨人喜欢得多。

其实路曼不是故意冷落他,小家伙跟言景旸小时候很像,照顾小家伙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似乎碰触到了心爱之人的童年,她错过的那段岁月。而且,自从生下言钧湛之后,她记性变差了,有时候左手拿着勺子,却是满屋子地找,直到言景旸不可思议地提醒她,她才能发觉原来东西就在她手上。

这天言景旸回到家,没有听到小家伙的声音,他走到卧室门口,路曼恰好从卧室走出来,她带上门,对着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湛湛睡了,你跟我来。”

两个人进了二楼的另外一间卧室,路曼替他一粒粒地解开衬衣的扣子,直到他结实的胸膛坦露出来,他自己褪下衬衣,路曼从衣橱里拿出一件淡蓝色的衬衣,在他身上比了比,“景旸,你穿这个颜色好看。”

“真的么?”他接过,利落又帅气地将衬衣套好,扬了扬下巴。

路曼会意,替他将衬衣穿好,她微微低着头,“人都说女人生完小孩会变笨,我以前不相信,现在终于信了,我的确变得挺笨的,常常心里想着两件事,却只能将一件做好,就像今天,我就把你的事情给忘了。”

“没关系,”他见她抬起头来,才道:“就算再笨我也喜欢。”

**

言钧湛十个月的时候还是不肯从爸爸妈妈怀里挣开,下地走路。事实上他也有拼命挣来挣去的时候,那天外面下着雨,路曼恰好不在家,言钧湛想到外面看雨,于是开始折腾自己的老爸。

“啊啊啊啊啊~”

“想出去?不行,外面在下雨。”

“啊啊啊啊啊~”

“那好吧,爸爸撑上伞,我们去外面站一会。”

言钧湛不说话了,咧开嘴笑。言景旸看到他笑,心情也变得很不错,于是脑袋一抽,拿了小家伙的小伞出去。

一开始,言钧湛听话地趴在言景旸肩头,大眼睛亮亮地盯着面前的雨丝,后来他便不知足了,身子拼命向后仰。

言景旸一手撑伞,一手按住他不安分的小身体,声音却严厉不起来,“湛湛听话,在爸爸怀里好好待着,不然会淋雨。”

小家伙哪里听得懂他说的话,依旧我行我素,一边后仰,嘴里咿呀呀地说着言景旸听不懂的语言。

等路曼回家,雨已经停了,她没看到他们两个的身影,便去了二楼,推开卧室的门,便看到这样的一幕:言景旸双腿交叠地躺在床上,他胸膛上趴着一个小肉球,小肉球撅着屁股,侧着脸枕着爸爸睡得正香。

路曼站在门口看了很久,竟不忍心将他们叫醒,直到言景旸半睡半醒之间感受到她令人难以忽视的目光,慢慢睁开了眼。

“你回来了?”他低声问。

“嗯,”路曼走上去,吻了一下他的嘴角,“湛湛今天乖不乖?”

言景旸将身上的小人儿轻轻抱起来,搁到一旁。小家伙咕噜一声,却没有醒。

揉了揉酸痛的胳膊,言景旸向老婆诉苦,路曼听完拿了一帖膏药过来,“贴这个,几天就不疼了。”

言景旸按住她的手,“不用,其实也没那么疼。”他十分不喜欢膏药的味道,很讨厌。

“不行。”路曼态度坚决,不仅替他贴好,又在他心口刺了一剑,“这几天你就不要抱儿子了。”

言总几天没能碰儿子,直到言钧湛小朋友为了找爸爸第一次走了很长一段路,他挣开妈妈身边,迈着小短腿要坐在沙发上的人抱。

他一张开胳膊,言景旸便弯腰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我们儿子会走路了。”他对路曼说。

路曼看到他眼里毫不掩饰的兴奋跟骄傲,鼻头发酸,轻轻“嗯”了一字才走上去,摸了摸言钧湛的小脑袋,“湛湛,叫、爸、爸。”

言钧湛搓了搓两只小手,忽然用指甲掐住言景旸的鼻子,笑了好一会才开口,“粑粑。”

言景旸听得心头一颤,就连声音也颤起来,“再喊一次,湛湛再喊一次。”

“爸爸。”小家伙不会懂他短短的两个字给抱着他的这个男人带来了怎样铺天盖地地激动而骄傲的情绪,喊完一次便咯咯地笑。

可是小孩子的耐心一般都很少,他叫了一会觉得没劲,转过头来对路曼张开手臂,“啊啊”地求抱抱。

路曼将他接过,对犹在回味的某人说:“这下公平了,湛湛先喊了‘爸爸’,”她摇了摇食指,“所以不要在露出‘我很可怜’的表情。”她说这话,很明显是夹杂了几分醋意在的。

言景旸听罢微微笑着说:“谢谢你,老婆。”他怎么会想不到,一定是她这几天偷偷教了他很多次,小家伙才能口齿清晰地喊他爸爸。

路曼倒没露出惊讶的情绪,坦然接受他的感谢。

第二天早上,路曼看到他的短信,内容只有一句话: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她看了一眼收到短信的时间,是晚上十二点零三分,那时候她已经睡了,所以他是那时候偷偷给她发了短信么?

她低头擦了一下小家伙嘴边的口水,嘴角带笑,“男人脸皮厚一点多可爱,你长大了可不要学你爸爸。”

很多年后,路曼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多听话,撒娇卖萌厚脸皮,完全不在话下,当然了,她很庆幸言钧湛有那些特质,才能将那么出色的儿媳拐回家。

(主角番外完)

**

作者有话要说:嗯,主角番外就这样了,下面会是秦礼渊的番外,不保证过程不虐,所以我想等开新文时一起发,到时候一次发完,预计新坑开坑时间2014年2月4日,具体时间会再通知。

所以年前就没有更新了,大家有什么想对男女主角或者其他人说的咩?

剩下的你们可以不必看:

盗文的妹纸们,我已经不求你们放过or给口饭吃了,只想问问你们谁好心给我发一份完整txt啊,最好每个章节的标题改成第一章,第二章这种,然后段落之间不空行,不同章节之间空行这样,我的邮箱是:gu【因为这样是定制印刷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