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速之客(1/1)

姜静流计划用存了半年的工钱买点激发空间的灵石,到商店第一眼就看见灵石的价格又翻了几番,这个消息比镇长上个月送过来的配种登记书更惊悚。

这年头穿越人士越来越不好混了,当初她莫名以一个婴儿的身份诞生此地,惊喜万分地发现居然有一个随身空间。可随身空间这种东西,是这里每一个女性的标配对这个初诞生的宇宙而言,各种狂暴的能量肆意,广阔的宇宙中无数种族自由穿行,强大的活动能力使他们对空间和时间的利用达到了极致,高速的使用却意味着高消耗,要支持这样的活动需要高效而稳定的能源。在广袤的宇宙中寻找纯净的能源矿艰难而效率低下,幸而宇宙公平,女人平和稳定的精神体是最好的空间接入器,她们自身体和精神成熟起便能激发与身俱来的空间,在各自的随身空间中培育各种高能作物为所有宇宙种族提供安全而高效的能源。

自宇宙有灵以来,女人便承担了如此重则,时间横贯千万亿年,一个个以女性为中心的家族林立,毫不客气地瓜分宇宙资源。这个宇宙还很年轻,剧烈的黑洞活动不断产生新的星系,广阔的宇宙需要统治者,行星和土地只能分配给女性。

姜静流有家族庇护,在父母亲温暖的港湾生活了十六年,十六岁一到便被送到行政机构激发空间异能,最终结果非常不好,她的空间除了能装点东西之外,居然不能进行任何种植活动一个不能进行生产生活的女性空间携带者,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于是,在所有可知的方法无效之后,姜静流不得不按照国家法律从家族中独立出来,被统一分配到一个乡下星球,避免浪费宇宙资源好吧,在离家之前,母亲将自己空间产的高能作物果实分了一部分给她,作为万不得已的时候保命的手段。这是谁也无可奈何的事情,庆幸的是,她还没有被剥夺姓氏。

离开商店,姜静流的忧虑又多了一分,她的空间未被激活,她的身体更无法获得能量维持生机,几十年之后,当她的父母兄弟们都还保持年轻的面容的时候,她已垂垂老已。母亲赐予的东西,是继续用在尝试激发空间上呢,还是换成钱币潇洒度过剩下的几十年,这是两难的选择。而目前最迫切地问题,她到了该去男馆挑个男人以尽义务的时候了以弥补不能提供能量的缺陷。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姜静流在种子站外找到好友兼雇主叶丰,“灵石价格翻了一番,我没买。”

“种子也涨价了,看来上个月说要靠提高种子价格来控制产出的事儿错不了了。”叶丰掂着小袋子,塞入手腕上的空间接入器,“我买了一小袋,没办法,肚子里这个小东西要营养啊!我的空间才一级,每个收获季的产出有限,还没能力自己育种,只有暂时忍耐!外面产的这些粮食,再好也有限。”叶丰抱怨完转头看姜静流,“这边区小行星,本来就没什么像样的空间携带者,再有代理商层层盘剥,咱们的日子还算是好的了!”

姜静流身怀巨大缺陷,不低调无法生存,办完事就要回家继续研究空间。年龄接近二十五,生育黄金期就要过去,她的空间从九年前激发时的百余立方米增长到千余立方米,但空间内土地沙化严重,水分不能保存,更有几条巨大的裂缝连接虚空,连最基本的能量滞留也无法实现。她努力好几年,也只找出一点线索,却还需要试验来确认。灵石是最基础的能量储存器,在空间中集中爆发能够引发能量乱流以达到进化的目的,但价钱越来越贵,以她目前的经济实力还承担不起,于是道,“走了,回去吧,你肚子还大着呢!”

“别,我再去男馆看看。”叶丰拽着姜静流往小镇尽头走,“最近来了不少新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货。”

“你不是已经签了两个么?”

叶丰叹口气,拍拍肚子,“咱们这小地方能有什么好男人,签他们也是年龄到了,没办法。我要不找点好基因配种,这样下去,叶这个姓只有越来越差。再说了,男馆里的男人身份不清白,但偶尔也能捡漏。”

“我在外面等你好了!”

“可别!你看我现在这样还能干啥?”叶丰拍拍自己肚子,“我家那片田太宽,你一个人也种不了多少,下狠心签个男人来,好歹也能有个说话的人呢!”叶丰家底还行,有一片几十公顷的田,分租了几公顷给姜静流,“就算你能耐得住寂寞,把杂事丢给男人做了,还能多挤点时间出来修炼。”现实的土地种植的作物基本不含能量,在市场上作为消耗品流通,价格便宜又能饱肚,主要面对的是偏远星球的种族和没有资格吃能量作物的平民和罪民。

“我连自己都要养不起了!”姜静流陈述事实,这个世界和她的认知大大不同,女人被宇宙赏赐了随身空间以养育,男人则凭本事守护。女人有权利挑选自己需要的男人,男人也有权利找寻更好的饲主。你情我愿,皆大欢喜是双方的追求。要整个人回来两两相望,天天啃红薯,却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的。

叶丰挑眉一笑,“那你平时怎么解决?”

“什么?”

叶丰扬下巴冲街边装饰豪华的男馆,几个修长高挺的男人回以恭敬的微笑,“别告诉我你还是处|女**压抑久了精神活动下降,空间的活力也会没的。再说了,我从来没见你来过这边,也还不至于穷成那样吧?!”

姜静流侧头,穿越来这边二十五年,从刚出生时的懵懂寂寞到十八岁时定居初月镇,生活安静无趣,她当然是想过男人的。

“这样,今天姐高兴,请你去开荤!”

“不划算!”好男人不多,更不用说在这样的小地方。这镇上唯一一家男馆内也只有十几个男人,傲娇得很,女人丑了不见,心情不好了不见,报酬少了更不见,至于买种生孩子什么的,简直天方夜谭。姜静流常常郁闷,这宇宙善待的可是女人,给的随身空间多带劲,可这边嚣张的咋成了男人?天天对着女人挑三拣四,结成固定关系还要关心一下女人的空间等级,当初要不是叶丰激活了空间能种一级米了,她绝对是和她一样找不到固定男人哒,真是可悲!

男馆里的人并不多,装饰城深色的门楣上闪烁点点星光,两边的灯牌上来回滚动几个比较红的男人相片,偶尔有一张生面孔快速翻过去。叶丰扶腰浏览一遍,伸出手指点向一个俊秀的男人,“新来的,编号X71104,吔,编号挺靠前呢!”

“这种人挺麻烦的。”姜静流忍不住开口。

“为啥?”叶丰不是很明白。

“咱们初月镇太偏僻了,消息来得慢,但灵石和种子都涨价了,想来是供货商在囤积呢!咱们双月星属第五星区,和第七星区关系一直不怎么样,物资收缩明显是要有什么大动作。再说了”姜静流抿一下嘴,“编号X7的罪民”

“怎么了?”叶丰不是很明白,她祖辈都生活在双月星,家族力量不大,没有实力出门深造,更谈不上什么大局观。只要有好种子买,有好吃的喂饱自己的嘴,就是生活里最大的事情了。

“来自智星,智星属于第七星域中心行星之一,那边的居民贵族比较多呢!连贵族都被俘虏过来剥夺身份姓氏成为罪民,想来局势很不好了。一般而言,这种罪民质量比较高,怎么也轮不到咱们初月镇,但他就是来了,这麻烦还不够大?”

叶丰哈哈笑,“妞儿,想着方打消我主意呢!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姜静流笑笑闭嘴,手腕上的联络器滴滴叫起来,她向叶丰指一下手腕,走到街边僻静处打开按钮,一个小小的屏幕从硬币大小的联络器上升起来,一张严肃的女性面孔出现,姜静流笑一下,叫道,“母亲!”

女子点点头,“关于你的配种登记书,你哥哥已经告知我了,你的情况比较难办,我这边暂时没有合适的人给你。”

“我知道。”

“监察会的人非常讨厌,你的事情我不能插手太多。”女子面容并不高兴。

“我能照顾自己。”姜静流知道自己对家族而言是个巨大的难题,继续庇护明显是亏本的生意,但彻底放弃从情感上又过不去,于是只能这样辛苦地相处,大家都比较累一点。

“你哥哥已经帮你准备了一个人,加急特快专递,我把快递编号发给你,你马上去邮政接收。”女子态度非常坚决,不容质疑,“你抓紧时间生个孩子,我这边再想办法试试把你调回来!”

“不用了!”姜静流的话被关闭的屏幕打断,母亲从来不接收任何反对意见,沟通是件艰难的事情。随后,联络器又响起来,打开却是一长串数字,姜静流揉揉额头,这么穷困潦倒的生活还要养个男人,真是让人绝望。

“脸色这么难看?”叶丰关切走过来。

“姐们,跟我去邮局吧!”不能把人丢下不管,姜静流略微有点不高兴,“母亲给送来一个人。”

叶丰幸灾乐祸,“这多好!”

姜静流苦笑,养一个男人一个月至少要交一百钱的税金,更不用说他的衣食住行完全靠她负责。她目前租种的五公顷地,一年收成两次,几乎完全靠天吃饭,养活自己都很困难,更不用说还要存钱买别的东西。

两人顺着小镇的街走了十来分钟,停在墨绿色装饰的大门前,姜静流从邮局大门侧的墙壁上拉出一个终端,输入快递编号查询,设定送货上门的服务,人到了自然有邮政车贴心送到,她也就不去空港站麻烦了。

姜静流和叶丰各自告别开车回家,她的家在初月镇的边缘,靠近初月山南麓,东边一条小溪蜿蜒而过,三层的带院子小楼挺立在缓缓的山坡下,她承包的地顺着山坡延伸向广阔的初月平原。此时正值盛夏,田地里种植了香稻米,大块稻田铺在水田中,空气里满是稻花的香气。红色地上车在横穿初月平原的公路上行驶半个小时后,一个帅气的急转弯后插入私家路,小楼前太阳能大门缓缓打开,姜静流打方向盘将车冲入一楼车库。

她的房子不大,胜在精致舒适。纯木搭建,白色面漆,房子周围种满芳香作物,攀爬植物几乎掩盖整栋楼,更不用说她在山里找的野荆棘玫瑰做篱笆绕出来的一大片花园,单从美丽来讲,姜静流已经没有更好的布置方式。

乡村生活比较无聊,在等待收获的季节除了做点补充养分和抓虫的工作外,大多数时候她是呆在空间里研究那些巨大的裂缝。姜静流会反复思考上辈子自己生活的那个地球中国的远古传说,关于女娲的那些神奇故事,她多次回忆,试图从中找出解决那些裂缝的办法。可惜,这个世界的基本理论和那个世界,几乎完全不同。

这个新生的宇宙,能量充足,他们获取能量的方式过于单调,或者从能量矿中获取高品位的矿石,或者依靠女性在自有空间内简单的种植来收集。目前一切高科技的运用,体系均建立在二者基础之上,又由于宇宙中能量矿太少,而女性俯拾皆是,更不用提一个女性大能所提供的能量,完全足够一个行星的正常运转。丰沛的能量在具现成实物时,总是会形成独特的纹,每个女性从空间呗激发的那一天起便拥有自己的纹,姜静流研究了九年,确认那些能量纹和上辈子学了十来年的符箓有类似。

姜静流换了浅色居家服,坐到客厅落地窗边的书桌前,随手拿起一张黄表纸,这是她利用山中原始的植物尝试制作出来的,手感方面已经接近记忆中的样子;又拿起放置在笔架上的毛笔,在旁边一个盛满红色液体的盘子里沾了沾,抬起手腕,流利地在纸条上画出各种扭曲的笔画。画符箓需要集中精神,线条流畅一气呵成,中途若有停顿形成墨迹,整张符箓便废了,运气不好的时候能量冲突还能引起爆炸。

十六岁的时候从天堂跌入地狱,母亲花费了两年时间带她走访所能接触到的女性大能,所有人均对她空间内的裂缝束手无策,最终只有按照监察会的要求来这偏远乡下。一个人的生活很无聊很寂寞,但多余的时间也让她把精力集中在符箓上,几年来,也略有收获,一部分符箓在聚能和能量的精细运用上尤其突出。

待完成几个符箓,姜静流已精疲力竭,放下毛笔揉揉手腕,这才发现门铃响起来。她起身拉开,却是披着邮局浓绿色外套的送件机器人,其身后一个巨大的笼子。为难地拉开笼子密封的门,里面是透明的玻璃,姜静流尴尬发现,她还是非常不习惯面对**的男体。

电子锁开启,叮当一声,玻璃门朝两边滑开。

这是一个纯白色的小空间,除了一张靠墙的单人小床和书桌,别无他物。

她从来未见过如此耀眼的男体,皮肤雪白,柔韧的肌肉潜伏在表皮下,修长的骨骼肆意展现出青春,长长的银发从颈项垂下,流水般倾泻在男人的背部。他就这样安静而随意地坐在书桌边上,嘴角甚至带着微笑他目前的处境可不是那么美妙。他没有羞涩,**的身体并未解除自尊的防卫,甚至,在姜静流踏入的瞬间,他的视线随意地扫过来,亲切的面容仿佛在问候一个老朋友。

姜静流面红耳赤。

男人挑眉,“很高兴见到您!”

姜静流一句话也说不出,手心冒汗,偷偷在衣服上擦了擦,为难着是不是该给一个握手礼?

男人安静地等待,体贴姜静流此时的尴尬。

“你好!”姜静流视线游移,却又忍不住转回去,“你,先出来吧!”

“好的!”男人起身,露出结实的腹部以及以下令姜静流不敢直视的部分,他自在地站着,强大的自信让他淡然。

姜静流扭脸,血色从头快速冲向脚底,侧身,“快点吧!”

男人微微诧异,似有不习惯。

姜静流停下脚步,有点慌张,她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想了一下,“对不起,我应该先给你找件衣服。”

男人笑,“姜小姐,签约罪民的女尊者为了让受约者明白自己的位置,一般都会给一个下马威。”他的手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这是您的权利,请别忘记执行。”

姜静流低头,她当然明白这些程序,小时候无数次见母亲执行这些程序,不过,这对她而言比较艰难。她快步返回客厅,随手抓起搭在沙发上的一块毛毯扔到身后,男人从善如流,伸手接住毛毯,展开披挂在肩部,动作流畅自然,仿佛回到自己的家。他抬脚乖巧跟上,门外的铁笼子被机器人收拢,快速退散,从标准流程而言,接下来的事便是买主的**,邮政机器人实在没有偷窥的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