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第二日早晨五点姜静流便起床,绕着小楼慢跑三圈活动身体后,穿过一扇隐蔽的夜玫瑰花墙壁进入后院。后院是她的秘密空间,百余平方米的土地被平均分成五份,每份四周均用聚能符箓列出一个简单的阵,丝丝灵气在阵中流转,滋养土地上种植的植物。这是她大胆的尝试,现实的土地不管多肥沃,因灵力浓度过低,高能作物的种子均不能出芽,更不用谈生长和结实,没有人会把高级种子浪费在这里。她手中有不少母亲赐予的果实,挑选了几种一级种子,以实验的心态开始培育,失败了三次之后,参考记忆中上辈子那些花俏的阵法排布,居然真的做成了这样一个聚能阵,而种子也顺利发芽。

姜静流委婉地向姜静川和母亲咨询过,就目前所知的宇宙,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她一边兴奋一边胆战心惊,如果公开实验结果,她将面临恐怖而复杂的局面,甚至,有可能引起一场技术革命,而革命的主题则是男性和女性她的实验结果,为男性摆脱女性的控制建立了可能的基础。她只想过平安的生活,偷偷制作的符箓也只有限地提供几种无关紧要地给姜静川玩玩而已。

例行给几种生长情况良好的作物洒水,肥厚浓绿的叶片表面饱含油脂,叶片下枝桠处冒出不少花骨朵,很快她就会面临第一次收获,而这一次的收获所得将满足她一年的生活所需。

姜静流蹲下身,看着漂亮健康的红果树发呆,这是一级作物,果实拳头大小,味道酸甜可口,是市面上出产最多最受欢迎的水果之一,但就是这样的一种果树,这个偏远的双月星能培育出来的人也寥寥无几。她叹口气,找出小铲子,小心掘土,拔出小树苗后仔细地放置在一个花盆中,撒下一点水,搬到车库放置在后备箱中,走出后院的时候顺手在篱笆门上设置了一个隔离气息的符箓。

完成杂事,姜静流回客厅办公桌列了一张长长的工作表,每日例行打扫卫生,一日三餐,花园整理修剪,稻田按时打药放水以及一些简单的文字处理事务全权交给那男子。她去厨房看了一下,男子的自制力实在惊人,冰箱内的食物居然一点也没有少,她尝试过饥饿的滋味,那可实在不好熬。

六点一刻,男子衣着整齐地开门出来,面容红润,精力充沛,完全没有姜静流想象中穿越星际的疲惫。

“这是你每日的行程,请过来拿吧!”姜静流将黄色的纸推到桌边,“今天上午我会带你去镇上登记。”

男子樱色的嘴唇勾起一抹笑,“感谢您的仁慈宽厚。”

姜静流摆手,“声明四点,第一,就算你是姜静川送过来的,我也没有任何优待给你。”

男子侧耳聆听,很认同地点头。

“第二,我的区域内,后院以及二层以上的空间,你不能进入。”

“第三,你看到了,我很穷,除了满足你最基本的生活要求,没有任何额外的补贴,这一点,你务必考虑清楚。”

男子略微吃惊,并没有立即回答。

“怎么,不愿意?”

“并没有!”男子向姜静流弯下腰,“我非常乐意。”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甚至把右手放置在心脏的位置。

男子的态度陡然殷勤而体贴起来,他迈着轻快地步伐进厨房,煎蛋、烤面包、热牛奶,端上来的牛奶不冷不热,入口刚刚好,煎蛋表面娇嫩,甚至还能看见里面流动的液体。姜静流还未来得及伸出手,男子便将餐盘推了过来,仿佛害怕她不习惯他的接近,他始终保持距离她的身体十公分的距离,甚至不会让自己的指尖触碰到她的皮肤一分。

吃完早餐,姜静流端坐一边等待,男子很恭敬地坐在下首,食物的分量比她略少一些,进餐速度很快,但姿态舒展优雅,明显没有丢掉过往的教养。男子吃完抬头发现姜静流盯着自己发呆,略微有点羞涩。

姜静流回神,尴尬地红脸,低头起身,“收拾好出来吧,我在门口车上等你。”她没料到自己的抵抗力如此低。

陆地车速度很快,车内很安静,抵达小镇的时候,政务中心还没开门。她将车停在一间热气腾腾的早餐店,冲里面喊道,“大姐,来两份荷叶蒸!”

很快有个少年拎着袋子出来,姜静流递出去两张纸币,示意男子接了,“吃吧,初月镇特产,味道还不错。”

男子接过热热的纸包,并没有立即打开。

姜静流心里嗤笑一声,所谓的贵民气节,大概是什么时候都不愿意放弃,表面再服帖,一些细微之处还是能看出内心的坚持。也许,对他来说,当众进食比当众**更不雅。

等了片刻,政务中心开门,姜静流下车取了号牌,向办事员报了自己的身份ID号,调出内存的配种登记书。

姜静流随意对男子道,“登记书上有要求填写姓名,你叫什么?”

男子欠身,“已经忘记了。”

“男为女臣,宇宙以太为始,你就叫姬太吧!伸出左手来”姜静流将自己的左手放置在办事员面前,姬太口中感谢姜静流赐名,将左手放置在姜静流左手右侧,并稍稍退后一点。两人手腕上的合金钢圈碰在一起,叮当一声。姜静流手腕处有点发热发麻,钢圈上的芯片飞快运转,同时,姬太的面色开始发白,额头冒出淡淡的虚汗罪民的能量循环被封闭,任何筋脉上的冲击不次于一场刑法。几分钟后,运算完毕,姜静流收回手,拉开钢圈,原来的设置上多了一个罪民的下拉菜单,点击后却闪出一系列的惩戒措施,有效范围一公里。

“好了,你现在可以自由行动,拿着这些钱去买自己需要的东西,两个小时后在这里会合吧,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他即使一身简单的布袍站在大厅内,那飞扬的银发也太显眼,而她最不愿意的就是被人注意。

“好的。”姬太接过钱,目送姜静流离开。

姜静流开车向叶丰家飞奔,叶家算是初月镇上的老家人,繁衍了千余年,宅子是千年前流行的石头城堡。建筑五层,背靠大山,面临初月平原,仿若王者气势雄浑,住起来却非常不方便,叶丰多次抱怨要建一栋新房子,申请却多次被镇行政中心给拒绝理由是能量贡献值不足。

穿过大片玉米地,玄色石头城堡显露出来,姜静流开上吊桥,穿着睡衣的叶丰在二层楼的大露台上向她招手。这女人太堕落了,早饭摆在卧室外的露台上,几个男人环绕伺候,她唯一要做的不过是咀嚼和吞咽。

姜静流下车,小心捧着花盆入大厅,大厅挑高十余米,厅内摆放的均是颇有年代的古董,上楼的梯级两旁挂满油画,均是叶丰的几代先祖所作。画面纷芜杂乱,妄想多过艺术创作。

“真是贵客!”叶丰向她招手,吩咐身边的男子端出热饮,“请了多少次也不来呢!”

姜静流不客气地坐下,将花盆放在桌上,“你的肚子好像又长大了。”

叶丰满足地摸摸,“我有预感会是一个女儿。”

“儿子也不错!”

“儿子很费钱好不?”叶丰不满,“女儿的话继承我这边现成的东西就好,儿子总不能一直呆在身边,要想他有个好前程,总得接受点高等教育,不然被人送回家我的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姜静流喝一口饮料,“叶丰,咱俩算朋友吧?”

“一脸便秘的表情,有什么为难的事情,说吧!除了借钱,别的都好说。”

“你先看看这个。”姜静流说完,将花盆推向叶丰。

叶丰掐一下丰厚的叶片,绿色汁液沾满手指,清新的植物香气充满露台,“有点红果的味道。”

“就是红果。”

叶丰半信半疑,“别欺负我乡巴佬啊,虽然没见过红果树,我好歹是吃过红果的。”双月星偏远,星域间又实行物种保护,女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成果,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但凡涉及专有性的作物,统统联合起来要求监察院执行专利保护,连一颗种子都不会流出特定区域。所以,在叶丰自己的空间没有进化之前,她是培育不出来属于自己的红果的。

“你知道我的状况,家里人操心,随昨天那男人一起送过来的。”姜静流摊手,“他们知道我没法种,大概也知道你只能处理这个品级的,所以,这是变着花样给那男人准备口粮呢!”

叶丰颇为同情,拍拍她的肩膀,“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我虽然很同情你的遭遇,但不能你随便拿个什么过来我就收了吧?”

“别耍花枪了,不收你高价。”

“哎,罪民果然难养!”叶丰唉声叹气,“你说你想要什么吧!”

“先换一级米。”

“你还真是换口粮呢?什么妖精啊,一天晚上就把你弄服帖呢?”

“一句话,给还是不给?”

叶丰狠道,“给!不过,一株换一百斤。”

“行!拿出来吧!”

叶丰想说什么又忍住了,扬手从空间内掏出两个袋子,袋内是处理好的雪白晶莹大米。姜静流收到自己空间,起身,“不啰嗦了,我先走。”

“势利眼儿,有时间带那男人过来给我看看!还有,别忘了找采购商来收玉米和稻子。”

“忘不了,放心吧!”

姜静流飞奔回镇,再见到的是一个穿着修身的黑色套装的精致男子,他身上就简单的黑银二色,随意坐在政务中心大厅研究看板上的各种政策条文,脚下放置一个小小的购物袋,完全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她看了一会儿,没发现任何异常,缓步过去,“等久了?走吧!”

姬太起身,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正好看完镇上的相关规定。”

一路上姜静流更多不自在,姬太却是一副随性的样子。

进了家门,姜静流坐在沙发上,想自己的心事,姬太端出一杯温水,她接过喝了一口,水中有浅淡的花香味,正是满院子的野玫瑰。

姜静流将杯子放在茶几上,深吸一口气,抬眼看他专心等待自己的模样,“把手伸出来。”

姬太将手腕放在姜静流眼前,姜静流用食指和中指扣住其脉门,默默感受他的脉搏。

“换另一只手。”

姬太依言而行。

姜静流把完脉,认真看姬太,“消耗体能太过,筋脉损伤。”

姬太低头,长发流泻而下,遮挡他的眉眼和表情。

“明天我进山找点药,你修养修养。”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