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太的身体损伤并不严重,能量循环被封闭后段时间内产生大量消耗,筋脉和内脏受到冲击,只需要静养并辅助补气的汤药就行。姜静流进山去挖了一些简单药材,稍微制了一下便开熬,当她端出黑乎乎的一大碗东西的时候,就算是一向表现得非常安静的姬太也迟疑了。这个世界的医疗比较直接,外伤了直接采用缝合或者光子愈合器,内伤了直接用能量疏通筋脉,见效快,只是耗费能量较多,是有钱人的的玩意儿。山上长得各种药材,因能量低位无人理睬,生长情况很是良好,几年来姜静流陆陆续续攒了不少好东西,煲汤炖肉很是不错,只疗效慢了一点而已。

姬太对汤药没有表现出抗拒,甚至是很顺从的服食了。

同时,姜静流发现自己的生活突然简单起来,起床伸手就能拿到搭配好的衣服,下楼张口就能吃到清淡可口的早餐,院子里随时整洁而充满生机,就连仓库里积存了一年的各种农机也被打理得干干净净。她是一个机械盲,东西坏了只知道丢一边不理睬,但姬太似乎对这些东西很了解,连说明书都没要,只花了几天时间便修理好了那些笨重的大家伙,该保养的保养,该上油的上油,该换零件的换零件。姜静流目瞪口呆地看姬太在巨大的播种机上爬来爬去,开着巨大的机器去翻一部分放荒的田,瞬间感觉这个男人也许自己养活自己并不是难事。最让姜静流满意的是,姬太非常有分寸,但凡她比较在意的工作区域、**区域,他碰都不碰。如果姜静流呆在客厅办公桌前,或者二楼,或者后院,姬太绝对不会出现在她的感知范围内,这让她非常放心。

姜静流在枯燥的研究符箓中等到了姜静川的邮政快递,这次不过一只三十公分见方的小盒子,她自己搬到后院,小心地打开研究。就目前而言,黄表纸所能承担的能量级已经被她摸清楚,制作出来的符箓品级不高,只能完成一些简单的任务,想要继续研究下去,只有尝试采用承受力更高的模板。灵石是这个世界自然生长的能量石,度量一切的能量单位,没有属性,中和性强,韧性和硬度都非常不错,虽然开采困难,但因指头大小一块所含能量便足够姜静流一个月的消耗,非常值得她进行实验。

随盒子送来的还有十支修复液,蓝宝石一般的色泽在阳光下十分迷人。姜静川从来不是一个大方的人,所以,这东西摆明了不是给她的。姜静流笑一下,将修复液放置在一边,伸手抓出一块灵石,考虑用什么样的工具进行雕刻最好。

姜静流尝试过各种画符箓的方法,最懒惰的方法便是打印,但弄出来的东西对能量没有任何反应,反复研究后发现,人的精神力才是让能量运行的最佳介质,所以,符箓这种东西,绝对是没办法量产的。姜静流拿出准备好的雕刻刀,脑海中模拟了一遍最简单的聚能符,提刀深吸一口气,运力落下第一刀。灵石的手感有点涩,和雕刻刀接触的地方发出沙沙的声音,细微的粉尘在空气中化为离散的能量,荡出一圈一圈波纹。适应灵石的硬度后,姜静流加快速度,很快完成第一块符石,在完成的瞬间,符文闪烁微光又隐入石头中,石块的色泽开始发生变化,光华内蕴,仿佛在吸收周围的能量。

姜静流眯眼,闪身进入空间。空间中依然是一派荒凉,天空中三条巨大的裂缝张牙舞爪,深幽的虚空隐藏其后,偶然有对流的风从中落下,卷起万丈沙尘。裂缝越来越大,如果没有有效的办法阻止,姜静流知道自己面临的便是被虚空吞噬成为宇宙的尘埃。

她扬手将符石抛出,石头在沙尘中打了个滚儿,很快开始聚集能量,一层极薄的能量膜似乎在石头周围三十公分的地方升起,其内的沙尘慢慢湿润,按照这个聚能速度,要看到明显的效果大概只有等一日了。

姜静流出空间,准备多刻几个符石组成聚灵阵进行试验,却被刺耳的喇叭声吵得心烦。

姜静流拉开篱笆门出后院,远远看见叶丰那辆嚣张的黄色陆地车掀起车架,叶丰从后座站起来疯狂按喇叭,两个男子跳下前座试图打开院门。姬太出来得很快,脚步轻盈,立在院门边,面色放松,但双腿肌肉紧绷,随时能在一秒钟以内进行致命的攻击。

“是叶丰来了,别太紧张。”姜静流拉开院门,两位男子无奈地向她道歉,其中一位躬身后退打开车门扶叶丰下车。

叶丰故意将肚子挺出来,大摇大摆往院内走,路过姬太的时候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番,视线扫过他的五官却愣了一下,然后居然有点脸红了。姜静流耸肩,姬太无论身姿还是五官均出众,他就是这么恭敬而安静地站在一边,却也比叶丰带过来的两个男人耀眼。男人五官过于秀丽会给人文弱的的印象,姬太的骨架又比普通人稍薄一些,整个人看起来仿若未成年一般。

叶丰下意识收敛自己不堪的姿态,挺了挺腰板,“姐们,真是好福气。”

“肚子这么大了还跑出来做什么?”

“当然是有好事才找你呢,咱们进屋说去。”叶丰伸手拉住姜静流,“果然是来了新人有新气象,连篱笆都长得更好些了。你看看,这花园是不是被规整得更漂亮了?”

“姬太,你去准备一点茶果。”姜静流侧身吩咐姬太,姬太点头称是,从侧门直接进了厨房。

叶丰眼睛定在姬太背上,“果然是从繁华行星来的,气质都不一样。”

“你们两个也去厨房休息一下,找点茶水喝吧!”姜静流实在看不下去叶丰的不着调,帮她做主了,“来,先说正事。”

叶丰心情似乎很好,从姜静流的野玫瑰一直夸奖到她装修房子的好品味,又从她衣服的裁剪夸奖到她家地毯的颜色。待进入客厅端坐,姬太端了香茶和点心出来,得知均为姬太手工制作,于是又从她家的茶水夸奖到姬太这人身上来。叶丰为人热情开朗大方,就是在男色这一点上太没有节制。

“也就男馆新来的那个能比得上。”叶丰最终下了一个评语。

姜静流不好评价姬太此时的内心活动,只道,“我还等着你说的好事呢。”

叶丰依然看着侧立一旁的姬太,示意姜静流,姜静流道,“说吧,没有什么他听不得的。”

叶丰瞪大眼,“你果然是疯了,准备让罪民做固定伴侣吗?!”

“我没你挑!”姜静流淡淡道,“如果从纯智商范畴来说,他比我强,所以,没什么不可以的。”罪民是折磨人的身份,不能自称为人,终身不得自由,这不过是得势者用来杀鸡儆猴的把戏而已,家族之间的斗争,倒霉的往往都是这些男人。玩玩罪民是大多数女人的选择,但让其参与女人的事务却是女人的固定伴侣才有的权利。

“就这么几天就能把你弄服帖了?”叶丰双眼晶亮,抬头对姬太道,“你去帮我教教带过来的那两个,手段就那几样,早腻味了。”

姜静流无语,“姬太,你还是先下去吧!”他在这里,叶丰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人话了。

“好啦好啦,就你正经!”叶丰用肩膀碰碰姜静流,难掩兴奋道,“那东西,种活了!”

“恭喜!”姜静流从善如流。

“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

“我母亲送过来的东西,能差得了?”姜静流自信的是自己的制符术。

“没意思!”叶丰失望,“我是来告诉你,昨儿去镇长家,她给我介绍了一门好生意,你看我这肚子也太不方便了,你有没有意思参一股?”

“什么生意?”

“镇长的女尊者姓铁,主刀兵的,估计是要打仗了,让我做个军品的供货商,我想来想去,啥都不会,也就能买卖粮食。铁家军多出名呢,粮食需求多大呢!镇长说了,粮食送多少收多少,货到现金支付,另外再给五个点的辛苦费,白纸黑字,我要答应了随时去签合同。”

“他那么抠,我不相信这样的好事能丢出来。”

“哈哈!”叶丰笑得得意,“我家老大和他关系不错呢!老大想去军队里奋斗一下,说是给孩子多积累点资本,最起码长大了能出双月星游历一番,镇长就给了这生意。你觉得怎么样?”叶丰很看重姜静流的意见,好歹人家在中心星域生活过,目前和家族那边还有联系,偶尔还能得到一点超前的消息。

姜静流想了想,“我可以帮你跑腿,别的就免了。”

“怎么了?”

“哪次打仗都说要先开始准备物资,每次一准备就是三年五载,现实里的粮食品质不好保存时间不长,就怕你现在收了到时候卖不出好价钱来。”星球太多,星域太广,人也习惯了慢悠悠懒洋洋的生活,什么事情准备起来都不慌不忙,连打仗这样的大事也要互相照会提前好几个宇宙年开始准备,“兵粮大事,就凭你我,有能力收,没能力护送,得再找一个势大的靠一靠。况且,征粮征到我们这样的边区小镇,有点反常了!”

“难道还要征兵?”叶丰犹豫道。

“说不准呢!”

“哈哈,那不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我瞧那石头房子不顺眼了好多年,挣点军功掀了重修。”

“败家子,你家祖宗几代都会哭的。”

“算了吧,她们连飞灰都不见了。”

“灵石也涨价了,种子也涨价了,又要开始征粮了,都不算喜事。”姜静流对未来不乐观,双月星是两个星域的交界处,如若真的打起来了,她绝对会被丢到战场上去做炮灰。心中一动,怪不得一向不怎么管她的母亲这次居然同意了姜静川的馊主意送个人过来逼着她生小孩,原来却不过是期望她能诞下一个资质优秀的后代,取得回调的资格,想必是母亲在中心区得到了什么小道消息。

“每次都是说起来战争厉害,其实对我们也没啥影响,镇长换来换去,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收税的人而已,监察会的体制是不会改变的。”叶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发出舒服的叹息,“说来说去还是该怪那些贵族女人,明明有这么多的土地了,还要贪心,咱们第五星域税收多如牛毛,皮都被刮下来好几层了。”

两人又抱怨了一番世道艰难,姜静流留叶丰吃晚饭。

晚餐时姜静流亲自动手,姬太在一旁伺候。菜十分简单,一盅人参鸡汤,一份清蒸鲈鱼,爽口的黄瓜,香甜的玉米羹,再加上一个非常下饭的干炒肉,姜静流在菜中放置了不同的药材,姬太颇有些不以为然。

姜静流看姬太的表情,“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筋脉运转流畅多了,身体很暖和,感觉很舒服。”除此之外,能量循环没有任何反应,对身体恢复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姜静流微笑,并不对姬太的不以为然辩解,低头准备餐后甜点和水果。

姬太看姜静流认真的表情,凑近道,“可以亲你吗?”

姜静流抬头,黑眼睛仔细看姬太,没有发现任何让她不适的表情,他雪白的皮肤为他增色不少,樱色的嘴唇微微合拢,姜静流沉默良久,“你是在勾引我吗?”

不想听到扫兴的答案,姜静流马上又道,“可以,这是我的初吻,你不要让我失望。”

姬太勾起唇,低头看姜静流,双眼流转,仿佛在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慢慢将唇贴到姜静流唇上,舌头微微一舔。姜静流努力控制涨红的脸,想表现得若无其事,但姬太的皮肤触感实在太好,气味也非常好闻,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