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线草的生长情况超出姜静流的预期,当它的颜色铁黑色慢慢转化成银色,姜静流知道,它从一级能量作物升到二级快要成功,更令她惊喜的是,整个周期不足三天。事实证明,符箓不是一般的宝贝,制作成阵之后的效果并不是简单的叠加而已,而是成比例倍增。

铁线草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她在联络器上查询了最新的能量作物收购价,换算了一下灵石的价格,再查询了由铁线草制作的机甲武器的价格,果断感觉不划算。从来原料供应都是价值最低端的一环,最高利润是控制产业链。

姜静流对机械不感兴趣,但十六岁之前的基础教育还是让她明白,每个女人最大的价值随身空间是一部分,更重要的确是构建自己独特的能量体系。根据每个人身体状况和精神力的不同,随身空间便会有不同的特性,百分之五十的随身空间特别利于种植,百分之二十的空间产出训育灵兽,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掌控宇宙各类精密科技。每一个科技产品最重要均是动力系统,系统的设计和能源性质相辅相成,目前的系统均为二元制,即每个独立的产品配置一个标准制的能量转换器和一个标准制的引擎。

不同等级的灵石被划分成不同标准单位,各个空间出产的高能作物被监察会统一收购后提取能量注入消耗一空的灵石。偶然有女人能有独特的能量利用方法,但因太过特别,没有推广的价值。

姜静流喜欢安静的生活,但是也稍微有一点小小的野心她想建立一个自己的能量系统,拥有一个全新的产业链。这不是不可能,符箓为她提供了一个完全不需要依靠空间的可能性,只要她操作得当,研究足够多的符箓种类,在聚能和能量集成上下够功夫,也许百年之后,她将成为除空间和灵石外支撑整个宇宙能量体系的第三支柱。

这个野心的最开始,她需要足够多的材料,一个精通机械、能量以及空间体系的全才。

联系姜静川成为不得已的选择,他的声音还是那么讨厌,懒洋洋地带着不耐烦,“又有什么事呢?我真的很忙,没时间照顾你。”

“我需要材料,金属材料和各种植物材料。”

姜静川在视频里的脸都要扭曲了,“穷鬼,你有钱吗?”

“我没有,但是你有!”姜静流慢慢道,“符箓很好用,你知道吧?”

姜静川面无表情,“有点用处,也不太大。”嫌货人才是买货人。

“我在做一个研究,如果做成了,你负责推广和销售渠道,算你一成的干股,口说无凭,可以签订合约。符箓不过是最初级的产品而已,我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不要说我不照顾你,看在兄妹的份上,便宜你了。”

“我几年前投资了几个女人,全亏本了,每个人都给我说她们的研究很有用,只要出了成果,分分钟改变目前宇宙的势力结构。全是骗子,拿了我的钱转身就去男馆包那些贱人,当老子的钱是白洞里吐出来的。”

“前期投资并不多,我需要的材料大多数是普通工业金属制品和最低级的植物材料。一期投资,十万钱而已,你就当自己败了个超光速机甲。”

“当我冤大头呢,不干!”

姜静流想了一下,创业开始,总是要亏一点,“这样,我做个样品给你看看。”

“做出来再说。”姜静川不高兴自己老是被麻烦,果断关闭联络器。

姜静流不高兴自己被这样对待,心中暗暗决定,出成果了必然将公司分成几个,最算一个最小的给干股,当她好心赏的。

姜静流走出客厅,站在玉兰花树下,道,“姬太,忙完了过来一下。”

姬太放下手中的工具盒,将散乱的头发合拢,整理衣衫,拍拍灰尘,这才走近姜静流。

“我给你把把脉。”

姬太伸出左手,姜静流放上两根指头,脉搏强劲有利,筋脉中流转蓬勃的能量,凶猛的药力潜伏在他的血肉中,显然他服下了那一支修复液。

“换手!”

姬太从善如流,“尊者,有什么问题吗?”

“药力太强,在冲击你的能量循环限制节。”

姬太不太明白,“这不好吗?”

“以目前的体系来看,很好。”

姬太眨眼,似乎不是很明白。

姜静流起身,“我们去仓库,我准备先改造一下农机,你对机械很精通?”

姬太起身,侧面引路走向仓库,他没有正面回答,道:“农用机械功能简单,操作方便,结构是所有机械里面最少的,稍微了解就能使用。”

仓库门被打开,姜静流被里面的整洁吓到了。

仓库两边摆放着整齐的架子,放置一些小型设备、零件盒维修保养工具,一台联合收割机、一个撒药的小飞机安静停在地面。所有金属制品被重新喷漆,新鲜的油漆味儿居然让这陈旧的地方显出几分活力来。

“我对这个完全不懂,你给我看看这些设备里最重要的部分。”

姬太走到联合收割机的驾驶室旁边,巨大的组合车轮下方有两个小小的部件,姬太指着第一个道,“这是引擎,最重要的动能部分。”又指着一个小巧的银色盒子,“这是能量转换器,能量不足的时候从这里放入灵石或者能量卡就行。”

“工作原理呢?”

“能量转换器从灵石或者能量卡内抽出原始能量输入引擎,引擎内有一系列复杂的结构将原始的暴烈能量转化为可控的运动。”

“有没有能将这两套系统结合?”

“你是说一元制?当然,有很多人在做这个研究,也有人做出了一些试验产品,不过,效果不尽人意。”

“为什么呢?”姜静流将视线放在能量输入引擎上,如果,将聚能阵设置在这里以代替呢?但这首先要解决能量的兼容问题,目前市场上的引擎能否识别从自然中直接抽取的能量,如果不能,她又该如何改装引擎?

“宇宙中的能量种类太多,直接冲击引擎对引擎的要求太高,材料和结构的稳定性又导致这种东西的造价成了天价,而且,引擎的寿命很短。”姬太好奇,“尊者对这个有兴趣?我记得星域中心大学的网站上有这个系统的研究报告,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去那边付费下载。”

“你研究过?”姜静流双目闪闪发亮。

“小时候不懂事,略研究了一下。”

以姬太说话的谨慎程度,姜静流自然地转换成他算是半个行家。

“帮我把这两个东西拆下来。”

姬太没有问为什么,随手从架子上拿了一把小工具,在几个连接件的地方松了几个咬合口,用力掰一下,两块精致的东西便下来了。

“放在这,我看看,你去忙别的事情吧!”

姜静流首先研究的是能量转换器,黑色外壳,有一个放置能量卡的凹槽和放置灵石的小孔,内部结构她没兴趣仔细看。在这个现有的产品上,要尽快做出实验成果,她需要做得只是做出能量卡和灵石的替代产品。她环视一下周围的架子,在最下层发现一圈电缆,欣喜地扯过来,割开表皮,抽出里面指头粗细的铜线。

随手从空间掏出一张火符,捏开后包裹铜线,很快空中凝出一个指头大小的铜液。又用冷却符将铜液降温至千度以下,双手运力,自然地沾起铜液,在空中化起符来。脑海中揣摩过千万遍的符箓被发丝一般粗细的铜线制作出来,渐渐从单线变成一小团精美复杂的图案。这还是姜静流第一次尝试符炼,铜具有优秀的延展性和兼容性,制作中品符箓的好材料,尽管她现在做出来的成品铜线粗细有些不均匀,但不影响实验结果。

符箓完成的瞬间,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符箓落在她手中,繁复的铜丝够成一组组精致的符文,铜丝上流转光华,仿佛精美的艺术品。姜静流感觉空中的气流微微向自己手心集中,一点点豪光聚集又散开。她将铜符放入能量转换器的小孔中,只见输出孔上的指示灯微微亮起,明显有能量通过。姜静流有些得意地看向引擎,瞪足了十分钟,引擎却没有任何动作。她左右看,半天才反应过来,能量虽然在输出,但是输出的量明显不足以启动。拍拍额头,姜静流感觉自己蠢透了,目前她最需要的大概是能量储存器和测试装置。

将剩余的铜丝压成一张薄片包裹住铜符以做掩饰,姜静流兴冲冲地跑出仓库。院子里很安静,姬太不在,她又进客厅和厨房找人,依然不在,只好走向他的房间。房间门紧闭,姜静流轻轻敲了两下,扭开门锁。

“尊者!”姬太跪坐在地板上,面色苍白,满头大汗,蒸腾的汗形成一圈雾飘在他身体表面。

“你怎么了?”

“喝了修复液,半个月内每天会有一次能量暴动。”姬太艰难道,“尊者请稍后,还有几分钟就结束了!”

姜静流跨入客房,这是她第一次进入姬太的房间,房间内所有物品摆放整齐,完全没有多余的装饰品,空中还有他的气味,和他的人一样,清淡、不容接近却又想一闻再闻。从衣兜里扯出一块手帕,帮他擦额头的汗,“在我看来,修复液这种东西的缺点可不仅仅是忍受半个月的能量暴动。”

姬太笑得勉强,手指紧紧抠住地板。

“虽然它能够让你在能量循环被打断的情况下维持能量强度,解禁后实力不会下降太多,但是,你的筋脉被固定了,以后再没进步的可能。”

“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不是吗?”

姜静流莞尔,“当然,如果你付给我的代价完全让我满意,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尊者,你需要什么?”姬太认真看姜静流,琉璃色的眼珠清透,照出姜静流的五官。她的长相并不出色,可以说,她只不过是无数面目模糊的女人中的一个。姜静流感觉得到,这大概是姬太属于他半个月来,最真诚的表情。

姜静流看他间歇性抽搐的肌肉,温柔地拍拍他的肩膀,“帮我做一个储能器和能量计量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