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启泰冷冷地坐在客厅沙发上,表情看不出悲喜,见姜静流走出来道,“我这次不拐弯抹角,也不摆任何手段,我来告诉你实际情况,最近可能会有大事发生。”

姜静流挑眉,坐到姚启泰对面,“那你还跑过来找我做什么?”

“仙临会戒严一段时间,我们的申请会被延后。”姚启泰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再过六个月在天琴星有一次空间考核,我必须参加。”

“哦,是你等不起了啊!”姜静流不慌不忙,“那晚上会很危险的,你不应该随便出门。”姚启泰这样轻易把自己的底牌摊出来,姜静流还有些不习惯。

姚启泰奇怪地看姜静流,“不用你操心。”

“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面对面保持平静的交谈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姜静流道,“我比较喜欢你之前鲁莽直接的行为。”

“好吧,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一个月内能完成所有的手续。”姚启泰从空间内掏出厚厚一叠资料,“今天下午接到家里的通知,希望能和你这边和解,争取半个月内跑完流程,不公开审理。”

姬太端了两杯果汁过来,分别推到两人面前后恭敬地站到姜静流身后。姚启泰看一眼姬太,正眼看姜静流,“你有什么要求?”

“你先告诉我你们所知道的全部。”姜静流消息来源有限,姚启泰这样高傲的人居然主动来找她和解本就不是平常事,能让她弯腰,不是小事。

姚启泰想了一下,“告诉你也没什么,但你明天必须和我去走和解程序,主动承担首先动手的责任。家里已经和上面的人沟通好,只需要你配合。”

“我会有什么惩罚?”废女主动挑起吞噬,所受的最大惩戒不过是罚款,这笔费用以姚家的实力应该完全承担得起。

“到时候监察会根本就顾不得我们了,直接遣返了事。”

“听起来挺好的。”姜静流也不说同意,也不表示反对,“你先说说消息好了!”

姚启泰想了一下,“这里有一份合同,你先看看。”姚启泰抽出一份合同递给姜静流,又道,“今天接到族内通知的不仅仅是我,整个东昊星以及边区所有行星的姚家人都接到通知,放下手中一切事务,立即收缩回中心星域。”

“铁家会同意?” 姚启泰冷眉冷眼,“姚家只是一直为他们提供药草而已,纯粹金钱关系。她们靠的是崔家。”

姜静流立即就懂了,姚启泰道,“赢霜回来的事情之前出了新闻,崔家那个时候就开始征兵了。”

所以,这是内战的节奏么?

“好了,合同看完了,赶紧签。”姚启泰伸手。

“这完全不够!”姜静流抗议道,“我说的是全部,全部!”

姚启泰忍耐道,“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你来问!”

“崔家会先动手,是不是?”姜静川从餐厅钻出来,吊儿郎当坐姜静流旁边,“等你们撤完了,边区的大军压过来,东昊星内的部队合围,要把赢家余部一网打尽对不对?”

姚启泰看一眼姜静川,没吭声,算是默认了。

姜静流接了合同仔细看,大约内容便是双方约定互相配合将吞噬事件的后果降到最低,姜静流主动承担发起者的责任,姚启泰以个人名义给予一定的补偿,补偿的内容空白,需要两人商议后写上去。姜静流想了一下,计算本次旅行的全部费用、罚款,又将在玫瑰号上赔偿船长的费用全算在内,双倍翻,心中定了一个数字。

“签这个合同,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可以等!”

姚启泰冷笑一声,“崔家和赢家打起来,边区、东昊立即就乱,你现在不走,几年内就走不了了,没有船会冒险来这条航线。你不要我好过的心情我理解,不过”姚启泰看一眼姜静流已经不能掩饰的肚子,“你更不方便。”

姜静流用笔点了点合同,“附加一条吧,我想要姚家的药草纲目。”

姚启泰咬牙,“姚家的不行,我的可以给你。”

姜静流笑了,“你看真是能豁出来,可见情形确实坏了。”于是也不拖延时间,在合同的空白处写上自己的属意的金额以及要求提供一份纲目,签完便推回给姚启泰。

姚启泰的字狂野不羁,张扬地落在纸面上,丢开钢笔,伸手丢出一本薄薄的纸书,又亮出合金钢圈道,“来转款!”

姜静流收了书,简单翻看一下,诧异道,“还真是迫不及待了?”

姜静川笑,“这样想来,具体围攻的时间你也不知道,说是半个月,怕是今天晚上就会开开始!”

轰隆隆,地面抖动,墙壁上的白灰往下掉,姜静流本能转头看向声波传来的方向,冲天的光柱。 “乌鸦嘴!”姜静流咬牙。

姚启泰嘴巴抿紧,双手微微握起,起身告辞,“来转账,我必须先走了。”

这一次姜静流没拒绝,伸手开放权限,瞬间她的账户上便多了一个可观的数字。姜静川小小地欢呼一声,见姚启泰匆忙开门告辞,“咱们赶紧大采购好吧,多买点高能食品还有各种种子好了。”

爆炸的声音连续响起,空中马上有尖锐的警笛声,然后是各种机甲和飞艇划破空气的声音,姜静流听了一会儿,“你们说,谁会赢?”

“姚家跑这样快,崔家必然是输定了。”姜静川毫不犹豫,马上反应过来,“姜静怡这一次要倒霉了。”

姬太和姜静流盯着他看,他惬意道,“她想投的肯定是崔家,她的钱白投进去了,活该。”

又是一根光柱冲天,距离短租区似乎越来越近了,姬太起身,“尊者,你在联络器上星网,把钱全部换成灵石和食物、材料,我去开启防御系统,姜先生,麻烦你来帮忙一下。”

短租房的防御系统只能抵抗最低级别的单兵攻击,面对这样大规模的爆炸,防御结界跟破纸没区别。姬太双手飞快打开各种备用设备,架起各种结界后冲姜静川道,“你会画几种有用的符箓了?”

“三种?”

“哪三种?”

“巨力符,爆裂符,火符。”

“攻击力多大?”

姜静川很不满意道,“连那个死丫头的三分之一也没有。”

姬太透明的眼珠在夜色中发出冷冰冰的光芒,姜静川脊背发凉,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先各画十组出来。”

姜静川习惯性张口反驳,马上又闭嘴,心内却腹诽,让姜静流画不是更快?不过还是立即掏出随身带的各种零散工具,在设备房铺开黄表纸,热火朝天地干起来。

姬太猫腰出设备房,确认房子周围设置的各种安全设备正常运行,又加了几种小机关,聊胜于无。

姜静流回二楼卧室,在联络器上疯狂操作一番,终于顺利抢到一批本地送货的灵石和粮食,她从窗口探头,见姬太的身影在院子中闪动,又见远处冲天的火光,小声道,“姬太,需要武器吗?”

姬太应声出现在窗户外,单手扣住一块小小的凸起稳住身形,眯眼看远方,侧耳听了一下空气中传来的各种机械声,“这种时候,买不到。”

“你比较习惯用什么样的武器?”

姬太随意在姜静流的脸上亲了一下,“都可以!我去附近看看,十分钟内回来,姜先生在设备房,有事叫一声就好。”说完跳下窗,几个闪身消失在夜幕中。

姜静流有些紧张,心脏缩紧,小腹内孩子的动作也越明显起来。她小心下楼去找姜静川,设备房灯火通明,一地画废了的黄表纸,道,“你这是干嘛呢?省着点。”

姜静川不满道,“成功率上不去。”

姜静流拿起一张看了看,指点道,“这里画得浅了些,别怕朱砂满出去啊!我也来做几张防护类的好了。”说完拎起一只毛笔,笔走游龙,很快画了几张来,整整齐齐归置到一边。

时间过得很慢,又相继有几声爆炸,姜静流手抖了一次,废掉一张。

姬太很快回来,姜静流道,“需要布防御阵吗?”

姬太摇头,“周围的房子都有人,大家并不惊慌,只启动了简单的防御系统,然后在门牌上挂了监察会的标记。我问了一下,只要是来这边办事的,一般不会有事,我就挂了一个标记上去。”姬太柔和对姜静流道,“和大家一样就好,太特别了反而让人注意。”

姜静流点头,看姬太拿起姜静川画好的三种符各一张往外走,道,“你要做什么?”

“可以在小机关上和符箓联动,这样没有特别的能量波动,但效果会更好,也不招人眼。” “还可以这样?”姜静流好奇,跟了出去,看姬太在一个小巧的装置上挂了一个小小的金属扣子,又将符箓折成精致的三角形,小心塞入里面,加了一根极细的引线,姬太小声道,“有人闯入的时候,可以在设备房引动这个信号装置,启动符箓。”

姜静流随姬太布置了三个,将整个房子笼罩在安全区域内,这才放心进屋。

三人收拾了餐厅和厨房,听见外面的爆炸声越来越稀落,情绪也放松下来,各自回房间安置。姜静流换了宽松的裙子侧躺在床上,肚子越来越大,身体负担越来越重,连睡觉都会偶尔感觉憋闷。

姬太做了几个高温的热毛巾放在姜静流的额头、腹部、腰部和小腿上帮她缓解疲劳,姜静流双手在姬太身上游走,正想要说几句亲热话,却又听见半声浅浅的警报音,之后便是长久的安静。 姜静流转头看姬太,姬太做了一个安静的姿势,小心潜出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