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逃离(一)(1/1)

姜静川回来的时候狼狈极了,衣服上全是污泥,袖子被扯掉半边,胳膊上拉了一个大口子,没有流血,但皮肉翻滚。姜静流睡饱了下楼的时候,正看见他只穿着内衣坐在沙发上以别扭的姿势为自己包扎。

姜静流走过去,扯开乱七八糟的纱布,“我刚查了,赢家的人已经占领了仙临市的空港、交易中心,正在组织力量进行空战。仙临全部航班停开了,你有什么办法?”她在姜静川的瞪视中抽出银针,扎在伤口周围止血,又抹上一点镇痛生肌的灵液,最后薄薄缚了一层纱布,打了个结,“姜静怡干了什么,居然还得整个姜家跟着倒霉。”

姜静川一点也不在乎伤口,起身道,“我也不知道,真是太被动了。”

“姬太呢?”姜静流左右看,客厅里空荡荡的。

“粮食限购了,他出去找门路,不然你每天吃的东西就是大问题。”

姜静流愣了一下,昨天买东西的时候只想着换价值高的,空间内存了一堆的灵石、材料和高能粮食,但是居然没有自己能吃的东西。

“这里不能久呆,崔家的太空堡垒在天上虎视眈眈,绝对想要在赢家的部队全员汇聚之前彻底洗清仙临市。监察会也不是好东西,把整个短租区圈起来,名为保护,实则挟持,赌的就是崔家和赢家不敢随便对各个星系的平民动手。但是,这两家已经明刀明枪干起来了,最后倒霉的还是我们!”姜静川捶一下空气,“早知道就把那架小飞船买了!”

姜静流皱眉,她们在这个星球上举目无亲,毫无根基,就算手中有钱怕也找不到出走的门路。

“有人来了,我去开门。”门铃震天响,姜静川穿上破破烂烂的外套走向院门,姜静流跟在后面,门打开,却是一个胖胖的身影堵在门口。

“你们好啊!我是蓬莱的陈翔,就住对面街区。”胖姑娘的声音还是那么有辨识度,探头看见姜静流,马上高兴起来,“是你啊,真是有缘分。”

姜静流看她的大肚子,再看她身后的几个男子,“有什么事吗?”

胖姑娘很主动地推开门,“让我进去吧,进去说。”

姜静川巍然不动。

“就在这里说!”

陈翔妥协,“好吧,这是非常时期!”她耸肩,“我有一条船!”

姜静流皱眉,侧头看陈翔,明显不信任。

陈翔道,“我从对面街区拜访到这里,大家都不信任我。但都到这个时候了,搏一搏总是有机会,难道真要等到崔家的人疯掉了用太空堡垒把仙临轰成渣渣?”陈翔焦急,“我家在蓬莱,本来航线就少,这次来更不方便,就开了家里的船出发,路太远,所以能量用完了。”

“船在哪儿?”

陈翔大大咧咧道,“我不会告诉你的,你肯定会偷偷摸摸去不带我。”

姜静川面无表情,“需要多少能量?”

“边区那一系星球是不能去的,原来的航线肯定被两家人瓜分了,我有新的星图,知道一条捷径,从东昊到大华。大华离中心星域很近了,那边肯定没有任何影响,可以自由买票回家了。这样一条路线,我们需要走半个月,能量三十万特。”

“你抢人!”姜静川冷冰冰道,“所以找这么久没找到冤大头?三十万特够维持整个仙临市运行十年了,你的飞船是战舰?”

陈翔满面笑,“是的,去年天穹最新产的XII,超级发动机,可以瞬间进行空间跃迁!”

操,败家的娘们!姜静川翻了一个大白眼,侧身看姜静流,姜静流微微点头,姜静川让开挡住门的身体。

陈翔高兴地进门,亲热地拉住姜静流的胳膊,“姐们,怎么称呼?”

姜静川有点紧张地看姜静流,姜静流道,“临时结伴,互通姓名就不必了吧!”

陈翔点点头,“明白明白。”

姜静流坐在沙发上,陈翔仿佛到自家一般,自己找了舒服的位置坐下,从空间中掏出一堆东西,指使自己的男人布置更舒适,又去弄吃的,房子里顿时繁忙起来。陈翔坐定,看姜静流一言不发看自己,有些窘,“要生了,所以麻烦,大家都不愿意带我。”

“他们都有门路?”

陈翔点头,“各个大学训练中心有常备的船,昨天晚上他们就在组织学生分批撤退了,有门路的人早就追过去了。现在还留在短租区的,大部分是零散的客人和来办事的人,但他们也在积极联系。”

姜静流挪动一下身体,“我们得到的信息是只要呆在短租区就不会有事。”

“如果今天上午赢家没攻击监察会,我就信。”陈翔表情夸张道,“你不知道赢家的可怕,他们搞出来的那个东西,我们攻击过,全部都无效,太恐怖了,宇宙是要被颠覆了吗?真的是异端。”

“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姜静流更关心这个问题。

陈翔有点害羞,“越快越好。”

姜静流点点头,侧头对一边摆出生人勿进造型的姜静川道,“去看看姬太回来没有。”

两个女人只等了半个小时,姬太便拎着一个大箱子从门外匆匆回来。姜静流起身走向姬太,他面上微微有点忧色,将箱子交给姜静流,道,“有船了?”

姜静流指向陈翔,“战舰XII,需要三十万特的能量。”

姬太皱眉,这个数字实在庞大。

陈翔插嘴道,“越快走越好,等不起了。”

姜静流坐回去,姬太站在她身边,她道,“现在,我们来谈一谈具体的问题。”

“你说!”

“船在哪里?”

陈翔看一看姬太和姜静川,姜静流道,“不信任我的人,后面的事情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陈翔深吸一口气,“好吧,船我随身带着呢。”

姬太道,“战舰XII在太空中飞行的效率非常优秀,但地面启动充能时间太长,需要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谁能保证不被发现?”

陈翔有些面红,这也是被无数次拒绝的真正原因,她有些着急道,“你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是吗?”陈翔身后一个男子沉声道,“我们提供船,你们提供能量,再找一个合适的启停地便可。”

姬太扫一眼那男子,“船的控制权交给我,我们提供隐匿飞船的办法。”

“不,我们有星图,船的控制权不外交。”

“我们对飞船系统更熟悉,无论操作还是机械。”姜静川插话。

姜静流和陈翔对视一眼,这种时候仿佛没她们什么事了。女人要结果,男人负责过程,利益谈判,男人更擅长。

姜静流干脆起身,给自己和陈翔倒了牛奶,两人抱着杯子慢慢喝,安静地看几个男人就飞船的能量配置、控制权、航线以及飞行时间各种问题互不相让。姬太非常沉得住气,而且气势惊人,他的眉眼就那么冷冷一撇过去,樱色的嘴唇里吐出冷冰冰的话语,戳穿陈翔那边的一个个妄想,说实话,姜静流看得情潮翻涌。

陈翔微微叹一声气,小声在姜静流耳边道,“真是帅得我腿都软了,你哪里找的极品来?”

姜静流一眼看过去,陈翔尴尬一笑,“好啦好啦,对不起!”说完,她吃力站起来,拍拍手,几个男人看过了,她笑道,“既然越快越好,大家各退一步。这位先生既然这么有自信控制飞船,那就交给他好了。”

姬太微微颔首,看向姜静流,姜静流也起身,“都谈好了吗?谈好了可以安排行程了。”

姜静川扯过一本纸,“签合约,我只信这个。”

于是,就合同条款,男人们又进行了十分钟的激烈讨论。

陈翔略有些无聊,“他们也就只有在这些小事上找存在感了,你要理解。”

合同一式两份,姜静流和陈翔均未签名,只按了手印,一切谈定,天色渐晚。陈翔侧头看姜静流,“姐们,现在看你们的手段了,怎么隐匿?”

“飞船有多大?”

陈翔抬眼看看客厅的尺寸,姬太马上报出一组数据,陈翔吃惊地看向他,姬太垂眼不理,只留下一个惊心动魄的侧面。

姜静流想了一下,“附近哪里有空地?”

“我早看好位置了,跟我来!”陈翔回神,被自家男人瞪了好几眼,略有些心虚,仿佛弥补一般,有些讨好地挽住他的胳膊,匆匆忙忙走出客厅。

一行人出院子,街道上一列列巡逻的监察会卫队,见这一行人,非常关注。陈翔主动跑上前,亮了自己的徽章和通行证,又很说了一通话,笑容满面,卫队才挥手放开。陈翔满头大汗跑回来,面色不快,“不能随便走动了,快,我说出来散步的。”

两人拐进连通街区的路转到一片小树林,穿出小树林,赫然一个镜湖,陈翔指向湖对面,“那里有一个草坪,因为很偏,去的人非常少。”

“这种地方都被你发现了!”姜静流有点发愁地看水面,没船!

陈翔嘿嘿一笑,颇有些内容在里面。她转身让自己的男人抱住自己,男子看一眼姬太,眼神中多有挑衅,抬脚点地跃起,水面上一圈圈涟漪闪过,人瞬间就消失在湖水对面,随后,又是陈翔的另外几个男人通过。

姜静川嗤笑一声,“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说完双脚顿地,瞬间不见了。

姬太张开双臂,姜静流靠过去,两人在空气中飞跃,姜静流感觉自己被强大的**支撑,非常有安全感。

草坪不大不小,周围都是浓密的树荫,不注意看发现不了。

陈翔的男人仔细查看了周围的环境,安静地看向姜静流。姜静流抽出几张折叠成三角形的符箓交给姜静川,姜静川按照姬太所说的尺寸,用符箓圈起一块地来,空气中一阵轻微的波动,阵成。

“把船放出来吧!”

陈翔不可置信,以“你疯了吗”的表情看向姜静流。

姜静流坚持,姜静川干脆站到阵中,陈翔这次发现了异常,她能看到姜静川,但却感觉不到。这是神奇的体验,她看着姜静流,嘴唇动了动,终是没说出什么来。

幽蓝色的船体被放出空间,沉重地落在阵中,草丛被压服。陈翔手掌贴在船门的辨识屏上,转身得意冲姜静流道,“你会发现它的优秀性能,三十万特能量,很划算。”

姜静流想吐槽,敏感地察觉到空中有什么异常,冷声道,“附近有人,女人,这是从空间中出来的波动。”

话音刚落,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影从草丛中滚落出来,双手皮肉剥落。

男人们警戒地围成一圈,陈翔加快手中的动作。

肉块慢慢蠕动,发出沉重的喘息,“我手上有警报器,带我走,否则,我就按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