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后院的种子破壳出芽之时,饿狼很高效率地将全部机械设备休整完毕,各样水利设施完备,就连仓库和工人宿舍也完成了一大半,只剩下的那一个实验室据说材料需要用到大罗山上最坚硬的花岗岩,所以动工时间未定。一切条件完备,姜静流请了忘川和几个无事的山主观看下种,当她将一颗灵石放入播种机的能量槽中启动设备时,车轮翻动,带出水面下褐色的泥土,形成一条条整齐的秧苗田,细碎的种子均匀地撒在平整得如镜面一般的土地上。

以自然育苗的时间计算,这一季晚了,于是姜静流催动大阵,秧苗田上齐刷刷地冒出三寸左右的绿色秧苗,播种机立即又自动调换模式,开始插秧。一级米种植完毕后,姜静流将分割好的另一片水田放干水,泥土翻整好,撒下紫草的种子,最后在土地临近宫殿部分种下红果的种子。

后院聚集的水汽凝结成水,随着缓坡上的凹槽慢慢流向坡下,形成一条小小的溪水,清亮的水中蕴含山间的灵气,滋养溪边的植物,草木很快恢复葱郁,姜静流又在溪边的石块上随机刻了一些聚灵的符箓,水中自然带着丝丝的能量,欢快地加入整个大阵的循环。只三五日时间,环境的改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这里的空气更宜人,这里的水更甘甜,就连这里的小虫子生命力都要更旺盛一些。

大部分男人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进入女人的空间,自然无法得知那个神奇的所在究竟有什么样令人惊奇的景色,道听途说的各种空中楼阁、漂山移海或者那些幻想画家们笔下在广袤的星海中露出一脚的神仙境界,完全不如落在眼前这样一个小小的世界惊人。从来只有机会食用各种能量食品,如此近距离地观察植株不是容易的事情,或者,在他们久远的记忆里,和亲密的家人参加各种物种拍卖会才有机会一睹那些神奇作物的真容。

姜静流在完成种植后,站在山腰看山下连绵起伏的田地,心旷神怡,下山后在自家门口种下一颗母亲留给自己最宝贵的种子神木琼枝,枝干温润如玉,叶片指头大小,风起有玲珑之音,无花无果,聚天地正气,食之可保外邪不入体。

鸠雀和白玫住足了六日,依约消失,但轮班的人未到。清闲了三日,只有流川贪图新鲜以及时时管够的吃食,日日报道,跟在两人身后。姜静流有更多的时间打理自己的事情,掏出那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尝试过各种符箓无效后,试图在石块上描绘一些简单的符箓,不料这不起眼的东西根本硬度惊人,目前她还未试出任何手段能伤它分毫。姚启泰对这个东西的两个推论都让姜静流很动心,不管是聚合的能量源还是一个女人死后留下的空间,对她而言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将石头丢在一边,姜静流把这段时间弄出来的千余颗符箓全部集中起来,在空间中布置有史以来最大的阵,她已经不能忍耐无法使用空间升级的痛苦。布置这个阵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并且时间有限,姜静流在心中演练了无数次,又将布置的阵点在空间中一一标示出来,开始后,只要按照准备好的顺序一个个镶嵌进去便好。真正开始之后,姜静流才知道布置这样的阵法对精神力的消耗是成倍增长,完成三分之二之后,脑补胀痛,双眼发黑,甚至双脚完全无法提起,眼见阵点上的符箓开始波动能量溃散功亏一篑之时,随手揣在怀中的那块石头却开始发出温热,似乎有气顺着手腕上的经脉游走全身,双目清明,胀痛全消。

姜静流没有时间来查看石头,抓紧时间将剩下的阵布置完成,气喘吁吁站在空间中等待。一个个阵点亮起来,光线射开,仿佛一张巨大的星空图,卷起空间中的材料和剩余的灵石,狂猛的力量撕裂一切,卷入虚空中形成一股巨大的能量风暴,牵动大阵,飞入虚空中。

姜静流瘫倒在地上,看着越飞越高的大阵露出笑容,笑得泪流满面,掏出石头,似乎还保有温热,但慢慢又恢复平凡的摸样。

恶山之巅,一块巨大的滚圆石头落在峰顶,山风烈烈,卷起烟尘扑上石头下方的一排古朴石屋。

屋顶或坐或卧了几位形貌不同的男子,长长的衣摆飘摇,乱发遮眼。

“饿狼还没到?”

“抱了食物去东罗做火山孝子。”

鸠雀无聊伸个懒腰,“老头子还没搞好?”

白玫手指缠绕长发,“他一直这样喜欢故弄玄虚。”

“都下来吧,不要这样大声说我坏话。”忘川站在屋檐下向上喊,几声衣角破风之声后,落下八条人影来,忘川推开笨重的石头大门,跨步进去,首座上放置了几样物品,他当仁不让坐上去,把玩手中的枝条。

白玫全身无骨瘫坐在石椅上,无聊地打着哈欠,环视几张和自己一样无聊的脸,“这次要玩什么?”

“痴情一百年!”一个白发男子笑嘻嘻道。

“不,爱美人不爱江山。”另一个娃娃脸兴奋道,“可惜美人有两个。”

忘川放下依然清脆的枝条,“这是七天前取的荆棘枝,断口依然新鲜,水分无流失。”忘川伸手拿出一个小瓶子,“这是从姜女后院取的水,灵气四溢,可调理身体,这只是目前发现的用法之一。”

忘川打开墙壁上的屏幕,现出几张飞船各个角度拍摄的高清图片来,“这是她们手中的船。”

“姜女对我说,要将黄泉发展成为一个出产能量作物的超级行星。”

厅堂内一片赞叹的喧哗。

忘川双手放置在腿侧,“请鸠雀描述一下身体现状。”

鸠雀伸拳,肌肉奋起,清秀的面孔上全是满意,“经脉流畅,充溢阳气,子夜时分没有任何寒症。”

“总结一下,两个女人,一个拥有至少二级空间的空间携带者,一个拥有神奇能量体系的废女,可利用能量进行生产活动、可治病疗伤。需要达到的目的,将黄泉发展成为超级行星。现在,发言吧!”忘川笑眯眯道,“我先说吧,这一次,我要参与。”

白玫懒洋洋举手,“她们有生育能力,我要生继承人。”

“我要能量。”

“我要带一个回大罗山。”

“我们围观。”

忘川皱眉,“姜女的野心可不止于此。”

“那是太久远以后的事,你要不愿意,伸手掐掉就是。”

“不,我很愿意。”忘川环视众人,“黄泉成为超级行星,可以给我们无数的可能性。白玫,如果我没忘记,你的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全新的白氏家族,没有女人,何谈家族?鸠雀,你在此困守三十年,不过是为一只青鸾,有能量,何愁没有神鸟?我们聚在此地各有目的,但这一次,我们有共同点了!”

白玫尖尖的下巴扬起,“你准备帮姜女重建家族?”

忘川浅浅一笑,“目前还谈不上,只是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异数,日子又过于无聊了一点,试试看吧!”

“那好吧,我负责内外交际好了。”

鸠雀眯眼,“内廷护卫我来好了。”

白玫侧目,“你是想把姜女弄到手吧?”

鸠雀不否认,“我已经厌恶和不同的女人睡觉了。”

忘川笑眯眯,“我还是主内政好了。”

“军队交给我!”一个冷峻的男子插话。

“谁负责科技?”忘川凤眼张开,“有足够的能量,可以开始为制造飞船做准备了。”

“我来好了。”意外地,说这个话的是肌肉纠结的男子。

“剩下的人呢?你们不可能留下来看热闹的。”

“我不觉得这个女人的潜力配得上你这样大动作,等你们的架构起来了,再来安排。”

“到时候,怕是没有你们的位置了。”忘川身体靠向后面,“她们已经有建立自己班底的意识,如不出错,第一季出产之时。她们会建议亲自到东罗,无论采用什么办法,会签一批人回来。”

“你高估这两个女人了。”男子冷笑。

“不,是你忘记我们的目的了。”忘川平和的脸上出现挑衅,“不管我们有任何目的,无法拥有和监察会,或者各个女性家族抗衡的力量,均是空谈。”

“依靠一个废女,你注定会再次失望。”

忘川不再劝说,“那么,表决吧,参加的人,举手。”

白玫和鸠雀手举得高高,忘川缓缓举起自己的手,看向角落里魁梧的樊落和冷峻的林萧,“我和饿狼一起,樊落和林萧这一次也参加。六个人,足够了!”

剩下的四人起身,便要散去,忘川缓缓道,“不参加的人,无法共享成果。”

几声冷哼,人影散去。

忘川叹息一声,转头看婉转的白玫和不说话的鸠雀,“你们有什么看法?”

白玫偏头想一下,“去东罗报备一下,他们四个会坏事的。”

“这个我来办!”忘川说完,又看向鸠雀,鸠雀无聊道,“行了,大罗山的杂务我会交待下去,明天起寸步不离。”

忘川笑眯眯,“我会让饿狼帮忙留意安全。我明日去东罗,顺便,买几个人回来。”

“你又有什么坏主意了?”鸠雀好奇。

忘川起身,修长高大的身材显出几分迫人的气势来,“不要对她们显露任何异常,我还需要观察潜力。”

四人向忘川告辞,身体跃下山峰,脚尖点在山石上,风声烈烈,白玫突然道,“你说老家伙这次怎么动心了?”

“看了姜女的能量阵就开始不正常了。”

四人在半空中交换视线,突然极有默契地停下来,身体悬在空中,硬生生转一个方向,鸠雀道,“他藏起来的宝贝”

“哦,这个恋尸癖的老家伙”白玫恶毒道,“我怀疑他不需要睡女人就是因为去睡那个千年老尸了。”

“他全部的能量都用来保鲜尸体了。”林萧声音带点机械感。

“每次打退野兽,他会收集兽血灌入地宫养尸。”樊落也加入讨论。

“能在黄泉活一千年”鸠雀打了个寒颤,“这一次,他们也许要倒霉了。”

“啊啊,这又关我什么事呢?”白玫重新发力,赶紧离开恶山这个诡异的地方,“年轻的女人永远都是那么的单纯可爱,和老家伙比起来,容易理解得让人感动。我会好好对待她们的!”